当前位置:

第9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安静地坐在屋里,绣着一张帕子。

    一旁玉惠与鹦哥儿也忙忙碌碌地将屋里的东西收拾着,还给明秀挑着鲜亮的丝线,时不时看着明秀用绣架绷着的那帕子上的图样儿说两句。

    罗遥袖着一个匣子进来的时候,就见了这样的画面,就见贞静秀美的少女目光安然地坐在窗下,阳光洒进来,落在她的脸上与绣架上,看着又安静又温柔。这一刻,她只觉得岁月静好,外头的喧嚣与烦恼都远去了。

    罗遥的眼睛亮了亮,抿了抿嘴角轻咳了一声,见明秀仰头看过来,一贯冷淡的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笑纹,走到明秀身边坐下往上看了看,见上头是一副祥云的花样儿,里面几个憨头憨脑的小蝙蝠若隐若现,就问道,“这是在绣你的嫁妆?”

    虽明秀身份儿尊贵,然而至少也得自己动针线一点,也是个意思了。

    “给表姐的。”明秀拿小剪子剪了线头,与罗遥说道。

    罗遥仿佛要笑一下,却到底忍住了。

    “阿南的绣了没有?”

    “绣了表姐的,再给表哥绣。”明秀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害臊了没好意思给慕容南绣荷包,见罗遥心情不错,便笑道,“等我嫁了人,表姐处就没有荷包儿了。就为了这个,我也得多绣几个给表姐预备着不是?”见罗遥仰头看天很有一言难尽的意思,这府里大大小小没有不知道的事儿的荣华郡主就坏笑了起来,也不继续绣了,回身就抱着罗遥的手臂笑嘻嘻地问道,“表姐没有什么与我想说的么?”

    “没有!”

    阳城伯府送来的大大小小的簇新的荷包,就不要告诉坏心眼儿的表妹了。

    屋里藏着阳城伯夫人外加冯瑶热情给自己绣的太多的荷包袜子鞋的罗大人觉得心好累。

    不就是伸手帮了一个忙儿么,这是黏上不撒手的节奏啊!

    简直就是在耍流氓!

    明秀高深莫测地看了一眼死不承认的罗遥,哼哼了两声,却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昨日明华过府,偷偷摸摸与自己说的这八卦,据说罗遥军中最近汤水特别丰富,全都出自阳城伯府的手笔。

    跟着主将胡吃海塞的一路军中兵士,大多胖了一圈儿。

    当然,明华是怎么知道的,这姑娘红着脸支支吾吾没说,不过明秀到底看出了些。

    那军中还有个王家表哥在呢!

    “行了,我来寻你,也不是为了这个。”见明秀笑靥如花,因是在家中只穿着简单清净的衣裳,脸上不施粉黛,一把黑黝黝的长发叫一根红绳绑着歪在肩膀上,看着清凌凌的可人,罗遥决定不要再纠结什么荷包的问题,抱着跟自己拱在一起的明秀从自己的衣袖里将早就预备好的匣子取出来放在她的手上,目光温和地摸了摸她的头发轻声说道,“这个给你做嫁妆。”

    “我不要。”明秀见罗遥伸手就将匣子打开,里头好几张仿佛是一些契纸,便摇着头不肯要。

    这些该是罗遥的私房,也是她这些年在沙场上出生入死换回来的。

    武将的银子大多沾着血,明秀不想要这样沉重的东西,将匣子推回罗遥的怀里低声说道,“表姐有心,我心里就很快活了。况表姐日后也要嫁人的,总不会嫌东西多。”她扭头不看这近在眼前的东西,又抓着罗遥仿佛是在撒娇,然而这一回,就见罗遥头一回没有顺着自己的意思,只合了匣子就信手丢在了玉惠的怀里。

    “郡主?”玉惠都傻眼了,没想到怎么这烫手的东西就到了自己的手上。

    见这丫头手足无措地抱着匣子看看自己又看看明秀,罗遥便淡淡地说道,“你一个女孩儿,多存些东西原是好的。”

    “表姐!”见玉惠将匣子又放回罗遥的面前,明秀便唤了一声。

    “你唤我一声表姐,却连我给你的东西都不肯收?”

    “太贵重了。”明秀低声说道。

    若只是一些银子首饰的,她自然是愿意要的,只是罗遥给的东西太多,这情分太沉重,她……

    “我父亲与母亲还在塞外赶不回来,这算是咱们一家给你的填妆。”罗遥脸上生出了淡淡的笑意,拍着怀里的女孩儿柔弱的肩膀轻声说道,“平王府再是姨母家,姨母不必说待你极好的,只是府里的下人面前,京里京外都看着你的人眼里,这都要做脸。”

    所谓嫁妆,是给别人看的,也能显出一个女孩儿在娘家的地位。

    “母亲给我预备很多了。”

    “这是我给你的。”罗遥温声道,“况,并没有花多少银子。”

    这话是真的。这些日子罗遥走遍了京中各处,还带着一个唧唧歪歪不甘不愿硬说自己耽误他斗鸡斗狗却说什么都不肯滚蛋的冯五,买了这京中的几家酒楼脂粉铺子来给明秀当日后的嫁妆。只是不知是纨绔太强悍不要脸会讲价,还是那几家店中本就急着脱手,竟要价很低,据冯五的意思大抵就是白菜价儿了。

    因为太便宜,罗遥也曾心存疑惑,只是冯五说这都是京中开了很多年很有信誉的店铺,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因便宜,罗遥这回连蜜饯铺子都买了,只当给明秀日后零食之用。

    自家的铺子,总比外头的要叫人安心许多。

    “一共没花这个数儿。”见明秀说什么都不肯要,罗遥便在她的面前比划了一下。

    “这有点儿便宜。”明秀迟疑了一下,担心罗遥糊弄自己,然而见她一脸的正色显然并没有撒谎,到底收下了。

    见她收了,罗遥脸上的笑意就深了些,拍了拍明秀的肩膀这才起身走动了一会儿,与明秀说了些话,就听见外头有丫头进来说恭顺公主叫明秀往上房去。左右无事,罗遥便带着明秀一起过去。然而一入正房,明秀只觉得这屋里的气氛有些沉重,平王妃竟然脸色有些迟疑地坐在上手,恭顺公主脸上虽然还有些笑意,然而笑容却十分勉强,见明秀进来只唤了一声,便低着头不说话了。

    明秀眼神好使,就见恭顺公主的眼眶有些红。

    “姑母,表哥。”明秀唤了一声,见平王妃对自己慈爱地笑了,目光就落在一旁对自己微微一笑的慕容南身上,脸上一惊。

    慕容南虽还笑得云淡风轻,然而脸色却有些苍白,一条手臂吊起,上面缠得都是白色的绷带,还有一些白色的布带从他的袖子里探出头,一直延伸到了他的手上。

    “表哥这是?”

    “前些时候不小心跌了马,不碍事。”慕容南说得很轻描淡写,然而看伤势,显然不是这样简单,至少平王妃的眼眶都红了。明秀是骑过马的,自然明白跌马的凶险,脸都白了,急忙问道,“可还伤了别处?”

    见慕容南噗嗤一声笑了,之后摇着头看着自己仿佛将此事并未放在心上,明秀不由疑惑地问道,“表哥素来极小心的,怎会不小心跌下来呢?”慕容南的骑射向来极好,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故。

    “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呢?”平王妃眼眶有些红,却只是带着几分轻快地说道,“况你表哥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心里一快活,就少了些警惕。”她虽看着轻松,然而想到那日儿子满头是汗地叫人送回王府的画面,心里就疼得厉害。

    这傻儿子在家休养了几日,就忍不住来见明秀,劝都劝不住。

    “阿秀坐在我身边。”恭顺公主笑容勉强,竟然没有打趣,唤了明秀到自己身边坐下。

    “嫂子。”平王妃央求地唤了一声。

    “我明白,我就是要问问两个孩子的心意。”恭顺公主挤出了一些难看的笑容来说道。

    平王妃今日大清早就来了,还没等她欢喜呢,就叫她挨了当头一棒。

    批了八字,相冲相克?若成了亲,这是要彼此都要倒霉的意思么?

    恭顺公主本不想相信这个,然而看着伤成这样儿的慕容南,却不由不有点儿相信了。

    慕容南从来没有这样不小心的时候,为何这才说要定亲,就这么巧吃了这个?这是不是老天爷给她的警醒,是不是在说,这婚事做不得?今日还未伤及性命,若真成了亲……

    恭顺公主很喜欢平王府,也很喜欢慕容南,却没有喜欢到要拿自己闺女的命来赌这么一把。

    她就明秀这么一个女孩儿!

    “嫂子啊……”平王妃也是硬着头皮上门的,谁不愿意自己儿子的亲事顺顺当当的呢?只是这样的八字,她心里本就有些烦闷,然而慕容南哪怕是此时命都差点儿交待了,却还是不愿意失了这门亲事,这叫她能说什么?

    她只能顺着孩子们的心,哪怕是日后会生出更坏的事儿,也想圆了儿子与外甥女儿的这心事。此时见恭顺公主有些要反悔,她心里咯噔一声,生出了几分悔意。

    若她不好信儿去批这八字,就没有这样的波折了。

    “我就是……”恭顺公主想说只是舍不得,然而平王妃都能舍出儿子不愿退亲,她也有些感动。

    “这是怎么了?”见平王妃与恭顺公主的神情有些异样,还带着古怪,明秀不知就里,不由好奇地问道。

    罗遥的目光落在没有半分异色,只是将目光落在明秀身上的慕容南的身上,皱了皱眉,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亲事有碍?”她突然冷淡地开口问道。

    “这……”叫罗遥当场说破,平王妃犹豫了一下,见明秀愣了,心里又喜欢又难过的,叹着气点了点头。

    恭顺公主见她脸色不好,也知道慕容南这受了伤这些天平王妃只怕日子难熬,恐她动了胎气急忙叫人去取安胎药,又见明秀一脸的茫然,只好自己将这些话儿与闺女说了,说到最后已然有些忧心忡忡,时不时地往慕容南的胳膊上看上一眼,低声叹息道,“旁的不说,我与你姑母是很为难的了。这婚事……”

    若不是有平王妃面子在,她当场退亲的心都有了,忍耐了一回儿方才有气无力地说道,“有些不合适。”

    明秀静静地听了,下意识地将手抹过了插在发间的金簪。

    慕容南只是静静地看着她,见她头上还戴着自己亲手打的那只金簪,眼睛就微微亮了起来。

    他不记得跌下马来时自己究竟想的是什么了,也不记得那时几乎死过去的疼痛,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眼前那时闪过的明秀趴在墙头看着自己展颜一笑的模样。

    他昏昏沉沉了好几日,听着床边母亲抱着自己的哭声,心里有些愧疚。

    母亲说他是她的命根子,他明白。他也知道母亲对这亲事的迟疑,不过是恐失了他。

    可是他想,比起没了性命,他更害怕的大概是失去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哪怕是以后真的没了性命,只要能娶她,他也是心甘情愿的。

    这大概是他这一生唯一的一次任性与执着。

    母亲虽然难受,却还是应了他。

    眼睛突然有些湿润,慕容南没有想到到了这一步却横生枝节,见明秀静静地低着头没有说话,他的目光忍不住落在了皱眉带着几分不赞同,显然是要悔婚的罗遥的身上,之后目光就看见了立在门口并没有进门,只是脸色严肃的沈国公。

    他知道今日做主的不是舅舅舅母,只会是眼前的女孩儿,却并不逼迫她,起身迎了沈国公进门,见这位平日里对自己很还算客气的舅父只是对自己点了点头,脸上就露出了苦笑。

    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脸色有些发白。

    “八字?”明秀都不知道眼前众人与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沉默了一会儿,方才轻声问道。

    “是呀。”恭顺公主目光殷切,只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明秀,就等着她说不愿意。

    只要闺女说不愿意,她拼着与平王妃翻脸,也不会再议这门亲事了。

    “怎么说的?”明秀却并没有母亲的紧张,只是笑了笑,抬头问道。

    她其实并不大相信这个,不过是个好彩头罢了。莫非上辈子现代的那些夫妻,每一个都测过八字不成?还不是很幸福地度过了一生么?

    心中并没有对这些的敬畏,明秀其实心里也是一松的。不然方才平王妃与恭顺公主那样的表情,她还以为是慕容南这表哥突然寻着了真爱要跟自己来一把“你要明白我的心!”呢。只要不是被劈腿,荣华郡主其实百无禁忌,还心里松快了许多。

    “相冲相克。”沈国公的表情也有些沉重。

    “表哥?”明秀含笑往慕容南的方向看去。

    “是。说若是你与我成亲,我们两个彼此都不会有好儿。”慕容南见明秀淡然的模样,眼睛仿佛是星辰一样闪亮,声音也温柔了很多,看着明秀柔声说道,“今日我跌马,明日,许还会有更厉害的。”

    “表哥怕么?”明秀仰头看着他问道。

    “我不怕。表妹怕么?”慕容南轻声问道。

    “表哥不怕,那,我也不怕。”明秀笑了。

    恭顺公主看着这两个说什么都要成亲的不懂事儿的孩子,眼泪都出来了,可是不知为何,却没有忍心拒绝。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