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真的还要嫁给表哥呀?”

    问这话的,就是有些迟疑纠结的明华了。

    当然,知道了八字不合之后,该纠结的都很纠结。

    就说沈国公与明秀她大哥沈明程,天天在她院子外头走来走去目光严峻,看见她就用一种沉默的眼神看着她,叫荣华郡主压力很大。

    恭顺公主没有说什么,一边预备嫁妆一边唉声叹气特别悲凉。

    明秀见明华都在用“不想活了你!”的眼神看着自己,就笑了笑。

    愿意跟自己玩儿命也要娶自己的人,她看的分明,对自己是真心的,这就够了。

    “不过是八字不合罢了。”

    “可是表哥是真的伤着了呀!”明华急了,拉着明秀就不撒手,脸都是青白的,带着几分凝重地说道,“我知道你跟表哥的情分,只是这太叫人担心了!”

    比起不大与沈家二房走动的慕容南,明华更在乎的是明秀的安危,她不懂什么别的,也不愿听家里大姐明静与她说的什么“患难见真情真心一个也难求”,她只知道这婚事不好有危险,许会要人命的,此时眼眶都红了,低声说道,“天底下,也不是就表哥一个。”

    她能说出这话,也是对自己真心,明秀心中感动,握着明华的手劝道,“天底下,如表哥这般待我的,也就这么一个。”

    “你这死心眼儿的!”平王府与国公府这亲事算是定了,明秀点头的那一天,平王妃竟又哭又笑的,回头就往国公府送了聘礼。

    当然八字不合的事儿外头知道的不多,只是都疑惑平王妃这亲事定得有些急切,竟连皇帝的赐婚都不要了。

    “死心眼儿遇上死心眼儿,也好。”见明华摇着头脸色哀哀的,明秀也不愿意因自己的亲事叫大家伙儿都跟着心里不舒坦,急忙换了话题与明华笑问道,“二姐姐今日怎么有空儿来瞧我?不必在家等表哥么?”这里头说的就是王年了,托纨绔们的不要脸唾面自干的脸皮的福,哪怕是二老爷拼命想把这狗皮膏药给撵走,却还是叫个笑嘻嘻的纨绔混进了家中,从此混吃混喝顺便勾搭自家的闺女。

    二老爷与二太太那点儿脸皮完全不够看的,况王年嬉皮笑脸的,谁会往这样的笑脸人身上打脸呢?

    再说,当日若不是王年出头,二老爷分家的时候只怕就吃了大亏了!

    “今天表哥回家奉承二姑母去了。”明华脸红了,总算有点儿小女孩儿的羞怯的,揉着自己的衣角小声儿说道。

    她从前都不会想到,自己竟然会喜欢上一个纨绔,还是资深的那种。只是看着王年对自己笑嘻嘻唤表妹没心没肺的那样子,明华的心里却觉得欢喜。

    这个人与她那道貌岸然的姐夫是完全不同的性子,哪怕没有那样出息,没有那样会读书,还很会叫人看不起,可是待她的心,她却明白。

    这人手上只有一两银子,也愿意拿这银子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只为了叫自己开心。

    只是她心中还是有些顾虑的,见左右的丫头知姐妹俩要说贴心话儿都退下去了,这才往明秀的身边凑了凑,摸着头上一只很漂亮,据说是安固侯府老太太的私藏——叫王家纨绔看见以后撒泼打滚地讨了来给了自己的簪子有些叹息地说道,“表哥是待我很好。只是三妹妹,我跟你说的你别笑话我,我是怕极了姑母的。”

    王年对她很好,她愿意嫁给她,可是,可是她是真不愿意给安固侯夫人当儿媳妇儿呀!

    那天天在婆婆手底下受气遭罪,自己这日子怎么过?

    明静就吃够了婆婆的苦头,明华看见了,也觉得自己看够了。

    关于安固侯夫人的话儿一出来,明秀就沉默了。

    她再期待明华与王年这一对儿,也不得不承认,安固侯夫人是个大问题,也不愿劝明华单单为了王年,就往安固侯夫人手里送死。

    “二姑母……”明秀苦笑了一声,什么都不想说了。

    这二姑母最近干的,就是想把太夫人身边儿的方芷兰推销给平王妃,因被平王妃断然拒绝了,这些日子有些不好听的话出来,说明秀还没嫁人就是个悍妒之人。

    为了这个,王年特特儿地往国公府上来给沈国公赔罪,还给自己送了许多的嫁妆来。

    “太夫人病好了没有?”想到方芷兰这柔弱单薄的痴心人儿,明秀就想起来据说分家就病了的太夫人了,觉得太夫人这病有些膈应人,她见明华一怔便皱眉问道,“还没好?三叔家中银子补药都不缺,老太太这怎么就不见好?莫非是因三婶儿看顾得不尽心?”

    她知道一些三房分家之后的事儿,知道三老爷从分家之后就带着大把的银子去了自己的外室家中,从来都不管自己府中事的。

    三太太本还想往各处走动一二,谁知道分了家,人家也就不认她了,就算巴巴地送上门去,也冷淡。

    一来二去,三太太在勋贵之中走动得也不勤快了。

    “老太太这回是真病了。”二太太不是有底气的恭顺公主敢从此不再往来,还真往三房去看了几回,回来就摇头,说是老太太不大好,“仿佛是心病,你也知道,她一心想在这府里子孙满堂,如今却分家出去。”明华细细地看明秀身边的一个绣架子,见上头有很好看的莲花儿的图样儿,花瓣儿粉粉胖胖的十分可爱,还有大片的碧绿的荷叶看着叫人心中清净,便低着头低声说道,“还有四妹妹,这病得有些沉了,说是相思病。”

    “相思病?!”明秀上一回听说有这毛病的,正在宫里做她的芳嫔娘娘呢!

    “荣王不理睬她了,回去她就病了请了大夫上门,也不知谁这么缺德,就传出去她为荣王害了相思病的话儿!”明华心中很庆幸分了家,不然有这么一个还没成亲就犯了相思病的姐妹,这简直就是陪着名声烂大街的节奏,小小地松了一口气,她便带着几分鄙夷地说道,“那荣王也是没有心肝儿的人!”

    沈明珠与荣王的点点滴滴不是假的,这家伙竟然还能翻脸无情,得多不是东西。

    前一阵子只要出门必定和荣王“偶遇”,被吓得不敢出门的明华只觉得荣王恶心极了。

    “有了这说法儿,四妹妹怎么嫁人呢?”明秀扼腕叹息说道。

    这只怕是永寿郡主的手笔了,不单是叫沈明珠嫁不成荣王,还叫她谁都嫁不成。

    “可不是,连三叔屋里的那几个庶出的如今也没人说亲了。”明华与三房庶出的女孩儿不熟,此时有些唏嘘却并未放在心上,拉着明秀笑道,“前些时候叫你解围的那个,”见明秀点头,显然还是记得的,她便笑着说道,“她倒是个有福气的人。那家里知道她家名声不好了,却还是愿意这亲事。三婶儿本不愿还想拿捏的,只是那家里去寻了三叔,三叔允了,方才成婚。”

    那女孩儿嫁的是镇上的富户,高高大大很憨厚的青年,并不英俊,也不贵气,可是有这样风雨中不离不弃,也是难得的了。

    想到这个,明华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明秀哪怕知道婚事有碍,却还是愿意嫁给慕容南了。

    “荣王可还……”

    “不知父亲怎么就与唐王殿下熟悉起来,前儿荣王竟然敢上门,还是唐王殿下来,将他给提出去的,从此荣王就再也没有来了。”皇子驾到,哪怕二老爷再不愿意也不敢将荣王拒之门外,正觉得自己倒霉呢,那头儿唐王就一脸铁青地来了,也不知与荣王说了什么,就跟掐小鸡似的将荣王给掐走了,第二日据二老爷说唐王在朝中被皇帝呵斥了一早朝,盖因荣王的半边脸都青了。

    仿佛是被揍的。

    “唐王?”明秀诧异地问道。

    她没有想到竟有唐王出头。

    莫非二老爷虎躯一震,叫唐王殿下引为知己?

    “父亲说唐王殿下从前见过就很和气,这一回挨了呵斥,也没有迁怒他,还相约日后上门喝酒。”明华也觉得唐王这热情有点儿古怪,皱了皱没有方才说道,“初时母亲担心……”担心唐王打的跟荣王一个主意,想娶一个沈家的女孩儿做侧室笼络沈国公,然而之后却再也没有这顾虑了,“只是唐王下一回来,还带了唐王妃,父亲母亲就都安心了。”

    唐王妃是京中知名的妒妇,若是唐王有一点儿的纳侧的心,唐王妃也不会心平气和来别人家吃饭。

    早就烧了二老爷一家了!

    “大抵是二叔能干,叫唐王侧目了。”唐王不大喜欢明秀,从这几回见面明秀能感觉出来,此时也不觉得这唐王是为了自己。

    “这话叫父亲听见,不是要美坏了?”明华如今分家不在太夫人手底下做小可怜儿了,也有了几分开玩笑的心,见明秀摇头笑了一会儿,沉吟了片刻方才说道,“父亲还担心唐王意在沛公,与大伯父说了一回,只是大伯父说不碍事。”

    沈国公很不爱与皇子们勾勾搭搭,平日里也不大亲近,这一回却默认了唐王与二老爷走动往来,实在是叫人有些奇怪的。明华见明秀摇头,便小声儿说道,“大伯父会不会……”

    “父亲不会结党的。”明秀沉默了一会儿,也觉得这事儿有些怪,却没有多想什么。

    外头男子的事儿她不懂,也不想参合,就想安安稳稳在后院儿呆着。

    虽然没出息到了极点,不过也是人各有志了不是?

    明华每回来总会有些有趣的话出来,明秀正与她说笑,顺便问问二老爷一家分家之后境况如何,就见恭顺公主笑吟吟地带着许多的丫头摇摇摆摆地进来,见了明华也不叫她请安,含笑说道,“知道你来了,我家丫头们做了些点心给你们尝尝。”见明华谢了,她叫丫头将几样点心摆在两个女孩儿的面前,自己在明秀身边坐下与她笑道,“前儿太子生辰完还入宫给皇后磕了头。皇后今天传话儿出来,明日,她在宫里宴请咱们。”

    这也是皇后叫太子的孝心给哄得欢喜,方才愿意趁着此时热闹热闹。

    恭顺公主在家里憋闷得不行,如今有了这松快的机会,就想带着明秀过去瞧瞧。

    不然叫她天天在屋里想这糟心的婚事,也是受够了。

    “母亲愿意去,我就陪着母亲。”明秀知道恭顺公主最近心情不好,也愿意叫她往宫中散心请皇后开导开导,便柔顺地说道。

    她愿意跟自己进宫,恭顺公主心里松快了许多,只是目光落在一旁的绣架上,抿了抿嘴角,笑容有些僵硬了。

    明秀只当没有看见,对着明华眨了眨眼睛笑了。明华却是个很识趣的人,知道恭顺公主心里高兴才叫见了鬼了,推说家中还有事便告辞走了。

    第二日明秀一大早起来,略想了想便穿了皇后在宫中给自己预备的那套冰蓝色的宫装,将自己打扮起来方才跟着恭顺公主往宫中去了。恭顺公主见闺女今日果然很听话自己把自己打扮得很好看,越发地欢喜,入了后宫就往皇后的宫中去了。一进门,就见皇后与昭贵妃对坐在上头不知在说些什么,皇后脸上笑眯眯的仿佛很和气,只是昭贵妃一双眼睛倒竖,眼看着恨不能挠皇后两把似的。

    下头太子妃带着几个东宫的侧妃赔笑,见了恭顺公主在,急忙起身相迎。

    “这又怎么了?”恭顺公主看着炸毛儿了的昭贵妃无语地问道。

    皇后这什么恶趣味呀,莫不是非逼着恼羞成怒的昭贵妃背后扎她小人儿才好?

    “就为了昨儿晚上一幅画儿,贵妃娘娘说那画儿好看,仿佛是想要回去赏玩,母后没说给不给,就吊着贵妃娘娘的胃口。”每当昭贵妃觉得那画儿皇后就要给了她的时候,皇后总会哎哟哟地想起来些事儿将这画儿又给放一边儿去了,等探头看着那画儿的昭贵妃觉得够呛了不去理会了,又拿着这画儿在昭贵妃的眼前忽闪,来来回回几回,终于叫昭贵妃忍不住了。

    逗猫呢这是?!

    提起这个太子妃就眼角抽搐,只是皇后鲜少与旁人这样儿,还是能看出她心中昭贵妃的不同的。

    明秀一抬头,就见昭贵妃气鼓鼓地转身背冲着皇后,一边磨牙一边小声儿骂街。

    “真是……”觉得皇后吃饱了撑着了,恭顺公主见太子妃今日竟然还带着几个侧妃前来,挑了挑眉,看着这个贤良人。

    “到底是为了太子殿下生辰之喜。”太子妃自然是个贤良人,左右皇后的心里没有这几个侧妃,带出来走走也能叫自己的名声好听些。

    “给你罢。”上头皇后见恭顺公主带着明秀到了,脸上露出了笑容,将手上一卷画卷往昭贵妃的手边一放,笑眯眯地说道。

    “谁要你的破画儿!”昭贵妃摔手怒道。

    贵妃娘娘宫里这玩意儿多了去了!

    只是皇后拿着这画儿总在她眼前晃,不耐烦了,一把抄起了这画儿,昭贵妃气鼓鼓地摔在桌上一下,之后方才又打开了,目光怔忡地看了这个一会儿,之后脸色有些暗淡,对着明秀招了招手。

    “给你的,你瞧瞧。”

    明秀好奇地上前,却见那画卷之上,是一副石榴花开,色彩明丽的图画,不由露出了诧异的模样。

    “听说你定亲了?这个寓意好,给你做个彩头。”昭贵妃无精打采地拉着明秀的手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