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昭贵妃有点儿哀怨,一眼一眼地看明秀,拉着她不肯撒手。

    这明秀就有点儿尴尬了,算是明白过味儿来,咳了一声。

    “你有这心,阿秀也谢你。只是你也不怕吓着孩子。”见昭贵妃方才与自己生气抓狂的鲜活劲儿都没了,皇后也知道平王府已经往沈国公府下了聘礼的事儿,心里虽然可惜,却还是与昭贵妃轻声哄道,“你今天不舒坦?一会儿叫小厨房做一个莲子羹来。这个你与阿秀都爱吃是不是?回头,你再与她下棋去。”见昭贵妃闷闷地应了,皇后便对有些不安的明秀笑道,“斐儿在御花园呢,你寻他玩儿去。”

    明秀本不自在,见皇后给她解围,急忙应了带着人出去。

    见了昭贵妃这样儿,她多少明白安王的心事昭贵妃是知道的,只是不明白为何昭贵妃知道自己对安王的拒绝还会对她这样和气。

    若换了明秀,多好的人那都不会再理睬的了。

    心中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儿,明秀想到那一日与慕容南在墙头对话时那一掠而过的翠色衣裳,赫然就是慕容宁最喜欢的衣裳的颜色,叹息了一声,却不敢再多想了。

    不管安王对她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只是她如今既然已经定亲,就装作不知道,大家都不要揭破徒增尴尬就是了。

    “前头的可是皇长孙?”见前头不远处的一处假山环抱的小湖之侧的草地上,正有两个孩子在坐在草地上说话。一个一边坐着一边好奇地拉扯着草地上的青草带着几分懵懂,一个脸色严肃还护着弟弟坐着,说是说话,却只是点头抿嘴很有威严的模样。

    这两个孩子都还是矮包子呢,亏那个小的还在用亮晶晶很依赖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兄长,那模样叫明秀都忍不住笑了,上前低头,见慕容斐眼睛亮了,爬起来就抱住了自己的腿看着自己不说话,就摸了摸他的头。

    一旁那个小的的正是太子次子慕容明,小小的孩子仰头好奇地看着自己。

    “记得。”他努力地想了一会儿,拍手怯怯地说道。

    慕容斐拉着他起来,还低头给他拍了拍身上的草叶儿。

    见慕容斐是真心在照顾弟弟,完全没有半分对庶出弟弟的忌惮,明秀只叹息太子妃教养极好,也摸了摸慕容明的头,见他眼睛亮了,只是与自己不熟,因此躲在兄长的身后探出小脑袋看着自己。

    这时候的皇子皇孙,该是最单纯的时候,还没有被外头的那些给污了心。明秀目光温柔了起来,含笑问道,“殿下方才在玩儿什么呢?”

    “编草。”慕容明羞涩地说道。

    他还有些无忧无虑的模样,明秀想到方才太子侧妃之中并未见他的生母陈侧妃,就知道只怕陈侧妃是犯了太子的忌讳因此被冷落了,看着眼前这个还不明白什么的皇孙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

    荣华郡主虽然多才多艺,却还没什么都会,连编草都会呢。

    “想你。”无时无刻不在刷存在感的皇长孙将弟弟摁回自己的身后,自己在明秀的面前小声儿说道。

    “我也想念斐儿。”明秀一边说一边带着慕容斐兄弟往假山外走,只觉得这又是山又是湖水的,在宫中难免叫人担心。才走动了一下,就见另有一队女子冲进了这假山之中。

    当首一个面容傲气还带着些骄横,头上满是珠翠摇曳,正是永寿郡主。这女孩儿气势汹汹地进来,见了明秀眼睛都发红了,冷笑了一声也不让道,看着明秀面无表情地抬起身看着自己,讥讽道,“什么时候,这宫中是什么人都能随意进去的呢?!”

    “好狗不挡道。”明秀是个客气的人,微笑说道。

    “你说什么?!”见她竟然折辱自己,永寿郡主顿时恼了。

    “你还挡道么?”明秀还是很温和地问道。

    挡道是狗,不挡道了岂不是怕了这丫头?!永寿郡主肺都要气出来了,只觉得自从沈明秀入京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顺心过,想到家中父亲与母亲的大吵,她眼眶就红了。

    她从未见父亲淮阳侯与母亲争吵得这样厉害。

    淮阳侯是个温文的人,不喜欢永乐长公主平日里也大半不过是无视冷落,然而这一回不知是谁起的头,吵得整个侯府都要被掀起来了一样儿,到了最后永乐长公主哭嚎着跌坐在地上,淮阳侯一脸铁青地拂袖而去,叫冲出来的永寿郡主看得眼睛都红了。

    她回头细问才知道,因上一次赐婚荣王与永寿郡主得到的贺喜太少,永乐长公主想要设宴宴请京中三品以上的朝臣与勋贵给闺女做脸,却被淮阳侯拒绝了。

    淮阳侯真不敢再这样儿显摆自己了。他都担心荣王上位不成先叫唐王把淮阳侯府给参到姥姥家去,哪里还敢设宴笼络群臣碍太子的眼,因此对永乐长公主这种坑全家的事儿一概不许。

    后又有新仇旧恨外加淮阳侯前儿竟与明秀十分温柔地说话,还叫淮阳侯府的姑娘在明秀面前赔笑,这都是罪过,永寿郡主越发恼恨了。

    虽然不知因明秀说了什么,淮阳侯将自己膝下几个得宠讨厌的庶女纷纷寻了人家要嫁出京城去,然而永寿郡主却半点儿都不觉得感激。

    她母亲说得对,若没有恭顺公主与沈明秀,她这日子其实可以过得很好。

    “妖精!”永寿郡主想到淮阳侯说起沈明秀时那温和的眼神,心里就恨得不行。

    “以己度人,郡主不必自谦。”明秀笑吟吟地回口,就见前前后后的宫人都大惊失色,显然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说出这样无礼的话来。

    “想动手?你试试。”左右都撕破了脸,明秀才不玩儿虚的呢,见永寿郡主大步上前,也冷笑了一声。

    别以为她是个柔弱的姑娘,虽然武艺不如罗遥,不过当年也是练过的!

    “坏人!”慕容斐很讨厌这个总是看不起人的永寿郡主,见她仿佛是要动手,动着自己的身子就到了明秀的面前,张开自己的小胳膊护着明秀。

    慕容明也咿咿呀呀地拧着小身子跟着兄长扒拉明秀的腿。

    永寿郡主前儿叫明秀那两耳光抽怕了,也不过是色厉内荏,见明秀抬眼,一双眼睛如同寒冰一样,心中一抖,竟退后了一步,之后见着了明秀身前的慕容斐,目光一闪。

    她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竟然见着了沈明秀,今日来这假山处,原是为了慕容斐的。

    方才她在皇贵妃的宫中正与皇贵妃查看自己的聘礼之物,就听说皇后今日请了许多女眷入宫说笑,还叫皇长孙都入宫来,不过是说了几句酸话,却叫皇贵妃一句无意的叹息给激出了心中的一点毒火儿来。

    皇贵妃含糊地说,如今荣王不能上位,别的都好说,只一个是没有嫡子,才是叫人阻挠了大事的缘故。太子身边带着皇长孙,这就是有血脉延续,朝臣看在眼里自然是心里有底儿,皇统后继有人。

    若是没有皇长孙就好了。

    皇贵妃说的不过是不走心的抱怨,然而这抱怨却印在了永寿郡主的心里。

    她嫁给荣王就是为了做皇后的,可是太子与皇后这些年看着岌岌可危,却从来不曾真正地动摇过,难免叫她心中焦急。如今听了这话,就叫她心中有了些别的主意,只想着,既然太子依仗的是皇长孙,那若是皇长孙夭折,岂不是再也不能与荣王抗衡?

    她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就算生出什么事端,与不得皇帝宠爱的皇长孙比起来,还是自己更重要,想来也不会被治罪。

    就算治罪,只要她推出一个替罪羊,就说皇长孙是夭折在自己的丫头手里,将那丫头退出去就完了。况人若都死了,就算有些小小的麻烦,却与皇位这样的大事比起来,远远都不如了。

    此时看着瞪着大眼睛敌视自己的慕容斐,永寿郡主就露出了淡淡的杀机。

    不仅有皇长孙,还有次孙慕容明,一窝端也好!

    只要这两个死在这儿,谁跟她找后账呢!

    飞快低头掩住了目中的异样,永寿郡主本浑身气势就带着骄横,此时也并没有叫人生出疑惑来。

    “走吧。”见她踱步给自己让出了一条小路,明秀皱了皱眉,只觉得心中不安,忍不住伸手护住了身前仰头对自己咧嘴笑的两个孩子,也不叫他俩离开自己面前的就往假山外走去。皇后宫中的宫人急忙护在她的身后亦步亦趋。

    明秀想不到永寿郡主狗胆包天,只是下示意地护着两个小孩子罢了。

    谁会光天化日陷害两个皇孙呢?

    “坏人。”慕容明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永寿郡主那扭曲狰狞的脸,小身子抖了抖,跟着兄长学,指着猛然抬头脸色阴狠的少女叫道。

    “不要这样对长辈无礼。”恐永寿郡主恼羞成怒恨上这小孩子,明秀急忙摸了摸他的小脸儿。

    慕容斐不爱看永寿郡主,拉着明秀的手就走,然而就在要越过她的时候,却见永寿郡主突然厉声叫了一声,从背后往明秀那几个宫女的身上撞去!

    明秀只觉得身后一股气息扑来,正要转身架住这发疯的永寿郡主,却眼前一晃见那几个永寿郡主带来的宫人也往自己面前的慕容斐抓过来,心中已经知道不好,口中喝了一声,叫跟在自己身后的皇后宫中的宫人上前,她犹豫了一瞬,俯身就将见了面前凶神恶煞的宫人脸色发白的两个孩子给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身体将他们遮蔽住。之后就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极大的力气,将自己推了出去。

    明秀来不及动作,将慕容斐与慕容明一压,整个人往对面的假山上撞去!

    她只觉得额头上一阵剧痛,,眼前一阵眩晕,之后就听见了宫人惊恐的叫声,脸上露出了苦笑,就没有了意识往地上滑去。

    耳边模模糊糊地传来小孩子的哭声,然而她只听见了一会儿,就什么都听不见了。

    永寿郡主这用力地一撞,本是要将明秀身前的那两个小崽子都给撞死的,却没有想到沈明秀竟然狗拿耗子,宁可自己撞了石头都没有叫这两个小东西受伤。

    她见此时那突出来的假山上一块大石上全是血迹,沈明秀什么都不明白了地倒在草地上,头上全是鲜血,却还是不肯将下头的那两个一起嚎哭出来的皇孙给推出来,心中顿时慌乱起来,本是要继续上前,却见方才被她撞得扑在明秀身上,害得明秀撞上了假山的皇后宫中的宫人爬起来,一脸惊慌地将明秀等人护住。

    “这!”见明秀头上碰的不轻,仿佛头上都被撞破了,那宫人唬得直哭。

    慕容斐与慕容明哪怕还知道什么稳重老成,哭着从明秀的身子底下爬出来,抓着明秀的衣裳不放。

    “我……是她多管闲事!”见沈明秀生死不知的模样,永寿郡主也知道怕了,将错事往明秀的身上一推大声道,“谁叫她挡住我的路!”

    她心中一横,竟叫那几个皇贵妃宫中的宫人过去拦着那几个宫人不许她们将明秀抱起来送出去,咬着牙低声说道,“我就是叫她死,怎么了?!”

    她今日宰不了慕容斐,就送沈明秀去死。一个臣下之女接二连三与她做对,她就叫京中都看看,这就是她的下场!

    “郡主不怕陛下责罚么?!”她带得人更多些,皇后的宫人只能护住慕容斐兄弟与沈明秀,却冲不出去。

    “等她死了,舅舅又能如何责罚我?!”永寿郡主高声说道。

    她一脸的有恃无恐,然而却在此时听见了外头有嘈杂的脚步声,之后便见慕容宁带着几个宫人冲进来,本不过是寻常的神色,然而见了倒在地上一地鲜血的明秀,慕容宁那张美丽夺目的脸上,慢慢地露出了一个叫人心生恐惧的狰狞之色,只大步上前将明秀给扶起来轻声唤了两声,见她无声无息的模样,那表情之中变得惊恐,之后抬头,抱着明秀双目赤红地看住了永寿郡主。

    “你干的?”他的声音叫人心生恐惧,叫永寿郡主浑身冰凉,想不到这个没用的四皇子竟然能露出这样叫人害怕的表情。

    “就是本郡主,四表哥要与我如何?!”永寿郡主冷笑着抬头说道。

    “你等着!”慕容宁浑身恨得发抖,只恨不能将永寿郡主千刀万剐才能解恨,然而抱着明秀,却什么都没有再说,托起她就走。

    他只觉得心口冰凉,整个人都恍恍惚惚的,一双手臂都哆嗦起来,脚底下发飘。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无力地,被伤害了之后倒在自己的面前。只有上辈子,她在自己面前自刎时,才流了那么多的血,这样无声无息,怎么唤都唤不醒。

    “阿秀……”他快步地在宫苑内跑起来,哪怕是浑身都没了力气,害怕得想把自己缩成一团,却还是抱着自己心爱的这个女孩子往皇后的面前去。

    “阿秀。”他一遍一遍地唤着她,浑身冰凉,只一张嘴,就有不知多少的眼泪落了下来。

    他说过要爱惜她保护她,可是却总是晚了一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