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并不知道自己昏迷之时竟然生出了这么多的事端。

    待知道永寿郡主没死的时候,她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那丫头死有余辜,你还觉得可惜了不成?”见明秀眉目安然,哪怕是此时该伤口疼得厉害却依旧云淡风轻的模样,恭顺公主就知道这孩子大抵是恐自己担心,又觉得闺女懂事,又觉得是自己的错,含泪说道,“若不是我非要入宫……”

    “若您担心的是这个,日后您闺女大抵只能在家哪儿都不去才安全了。”明秀笑吟吟地喝了一旁宫人奉上的汤药,头疼得厉害,眼前发晕却只是柔声说道,“若我不想来给皇后娘娘请安,您也说不动我不是?”

    皇后当年善待过恭顺公主,对她伸出过援手,就为了这个,她也不会做白眼狼的。

    “永寿也太恶毒了!”

    “恶毒的是她连孩子都不放过。”明秀皱了皱眉,头一回觉得永寿郡主有点儿恶心了。

    若冲着她来,什么她都能接下。只是慕容斐与慕容明还这样小,永寿郡主竟然也能下手。

    “幼子无辜。皇贵妃如此,可见心性。”前朝掐出人头狗脑子来,也都不过是一句成王败寇,之后想要斩尽杀绝也只是帝王心术。只是皇贵妃前朝动不了太子,后脚就朝太子的子嗣下手,内里太过龌龊,明秀更看不顺眼了。

    若这样的下作之人做了皇帝,做了皇太后……这日子还真没法儿过了。

    “你也是!”恭顺公主想说那样危机的时候谁还管什么孩子呀,护住自己要紧的,只是见闺女柔顺地对自己微笑,知道这死丫头从来有自己的主意的,又见慕容斐与慕容明两兄弟醒了,一起趴伏在明秀的身边好奇地看着自己,嘴角动了动,终于没有说什么。

    “疼疼。”慕容明还是个胖乎乎的小肉球儿呢,此时爬到明秀的身上,趴在她的胸口眼泪汪汪地看着她,肉嘟嘟的小脸拧成了一个委屈的表情,咬着自己的小拳头抽抽搭搭地往明秀的怀里拱。

    “不疼。”明秀只觉得这小东西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软乎乎的,嘴角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再如何纷争龌龊,她也不希望这些沾染到单纯的孩子身上去。

    “下来。”慕容斐仿佛也很想扑到明秀的怀里,只是看了看她头上被缠着的伤处,到底年纪大些更明白道理,拉着弟弟的手就要往下拉。

    “没事的。”明秀抱着怀里伸着小胳膊搂着自己脖子的慕容明,伸出手摸了摸慕容斐的头。

    慕容斐眼睛红红的,老成持重什么都没有了,眼睛里带着恐惧,这个时候,现出了孩童该有的模样。

    “是,永寿郡主。”他把脸蹭着明秀的手,小手在自己的身后死死地握紧,小声儿说道。

    虽然永寿郡主被削爵,然而一时大家都改不了口。

    “以后我好好儿治她,斐儿不要担心。”明秀知道这一回慕容斐冲击大了,含笑安抚地说道。

    “她要害我,还要害你。”慕容斐在明秀的身边缩成一团,小声儿说道。

    “她这是捅了马蜂窝了。我跟斐儿,她不是都惹不起么?”明秀恐这孩子的心里生出什么不好的阴影来,便柔声说道,“你还小呢。等以后你只看着,你皇祖母,你父亲母亲都给你出气。”她顿了顿,便和声说道,“日后带着弟弟们出去,不要太随意了。”

    皇贵妃能害一回人,就能害第二回第三回,防不胜防的。

    “嗯。”慕容斐趴在明秀身边,拉着她的手小声儿应了。

    慕容明乖乖地等明秀与兄长说完话,这才糯糯地趴在明秀的颈窝里小声儿说道,“以后,我也保护阿秀姐姐。”他仿佛害臊了,还扭了扭自己胖嘟嘟的小屁股,见兄长抬头沉沉地看着自己,羞涩地一扭头,又把头埋进了明秀的脖子里。

    “喜欢。”他小声儿抱着这个会在危险的时候护着自己的女孩儿小声儿说道。

    这辈分有点儿不对啊!

    “叫……姑姑。”明秀忍不住摸着他的头说道。

    “姐姐!”慕容明仿佛就记住这个了,抱着明秀傻乐。

    “你啊。”见两个矮包子抱着明秀不撒手的模样儿,恭顺公主真觉得这还不如不认识好呢,只恐这两个孩子再伤了明秀的伤口,却见闺女对自己摇头,素来知道这个孩子对孩子更多宽容的,便低头哼了一声。

    “你醒了,一会儿皇后就该来了。”她过了一会儿就说道。

    “还是皇后娘娘处太医多,不然,我只怕不会好得这样快。”明秀掐了掐怀里慕容明的小肥脸蛋儿,见他红着脸在自己怀里扭,下头的慕容斐很不开心地看着自己,急忙雨露均沾,也捏了捏慕容斐的脸方才低声说道,“只是我想着既然已经醒了,就该家去。”

    “你怎好这个时候动弹呢?”恭顺公主急了。

    “到底是宫里。”明秀慢慢地摇了摇头,见恭顺公主这是不得不应了的模样,便安慰地说道,“况,还是在家自在,百无禁忌的,我休养得也能安心些。”一个臣女受了伤死赖在宫里不走,这样的话,她并不想听见。

    而且皇后宫中再好,也不及自己家中叫自己安心。

    那里有爱她的兄弟姐妹,又会对她嘘寒问暖的母亲,还有什么都不说,只会给她做主的父亲。

    哪怕那个是皇帝宠爱的人,她的父亲也没有迟疑不能动手。

    也没有什么“为了家族大局为重从长计议”。

    他就知道要给自己报仇。

    这就够了。

    “知道了。我就说,你事儿特别多。”明秀心思重恭顺公主从来都知道的,见她执意不肯留在宫里,也只好在皇后与昭贵妃联袂而来的时候提了。皇后自然不肯,然而恭顺公主再三请辞,也只得罢了。

    另有太子妃再三道谢挽留,恨不能代明秀受过的模样,一时乱糟糟的。

    “这两个孩子,亏了是你。”皇后临走前拍着明秀的手臂,看着慕容斐兄弟两个扯着明秀的衣裳不放,仿佛要跟着一起出宫的模样,便叹息了一声,看着明秀苍白温柔的脸感激地说道,“能有你护着他们两个,是他们的福气。”

    “您再说这些,日后,我是不好再入宫请安了。”明秀只是摇头笑道。

    挟恩以报,她做不出来。

    “这事儿没完,你且看着。”皇后嘴角露出了冰冷的线条,低声说道,“她如何在宫中碍眼,我都可以不去计较,总归不是她也会是别人。只是……”她压低了自己的眼睛慢慢地说道,“她不该来害我的子孙!”

    还有那位帝王,今日不为她做主,将她的儿孙践踏在脚下,来日,就不要怪她心狠,不顾当年的夫妻情意了!

    “娘娘只不要乱了心弦,叫人钻了空子就好。”明秀一边哄着两个非要跟着自己回国公府的孩子,见慕容明瘪着嘴儿就要哭,急忙低头一人亲了一下,见这两个孩子这才好了,便柔声与皇后说道,“有永寿在,左右她与荣王都要生出更大的乱子来,您何必急在一时?”

    荣王娶了已经被废的永寿郡主,这就是已经输了。

    就算没有被废,永寿也是够呛。谁都不是受虐狂,除了沈国公府,永这姑娘得罪的勋贵宗室海了去了,这么些人捆在一起,荣王有的头疼呢。还结交宗室朝臣呢,永寿郡主撒一回泼,荣王那点儿心血全都得完蛋!

    “她是她,我是我,我总不会什么都不做。”皇后敛目说道。

    这到底是皇贵妃差点儿弄死皇后的孙子,恼怒也不过是寻常。涉及宫中纷争明秀笑了笑也不再劝,低头与慕容斐两兄弟许了不知多少的愿望方才叫这小哥俩儿撒了手。正要走,却见昭贵妃正鼓着脸看着自己。

    “我知道娘娘为我出头了,多谢娘娘待我的心意。”昭贵妃难得这样安静,明秀便感激地说道。

    “我测过你的命,是大富大贵的命格,以后,否极泰来呢。”昭贵妃就想到那日的签文了,觉得这真的是很准的,见皇后抱着两个孩子退后了些,急忙上前抱着明秀的手心疼地说道,“至于皇贵妃,你放心,你就等着看,我定要给你出气的!”

    “您已经给我出了气,我很欢喜了。”明秀笑着说道,“许是您给我的那护身符极好,因此才叫我这样安稳地过来了。您照拂了我这么多,我已经不知该如何感激。”见昭贵妃怔怔地听着自己说话,不知在想些什么,她便歪了歪头。

    “娘娘?”

    “我就想着,你若是……”我的儿媳妇儿该多好?

    她一定拼命护着这个孩子,叫谁都不敢招惹的。

    如今,却师出无名……

    昭贵妃到底知道分寸,也不愿说多了叫明秀劳心,只是摆了摆手,低声说道,“我叫人给你装了许多滋补的药材,你一定都得吃了。若没吃完,我是不会依你的。”她见明秀感激地对自己笑了,动了动嘴角叹息道,“你头上那伤,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听太医话中之意,这孩子头上会留疤。那平王世子,会不会就不喜欢她了?

    昭贵妃不知为何,就为明秀担心。

    哪怕这女孩儿不能嫁给她的儿子,她也希望她能幸福快活地过日子,而不是被夫君不喜的。

    “添了疤,莫非就不是我了不成?”明秀对这些倒还豁达,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见昭贵妃忧心忡忡,便笑眯眯地说道,“这日后呀,我留长长的头发,额发厚重,也该很好看呢。”况不过是个伤,又不是要命的病。

    她对慕容南还是有这个信心的。

    昭贵妃闷闷地应了一声,这才放开明秀的手。

    恭顺公主在一旁听昭贵妃说什么“算命”头都大了,她现在最忌讳的就是算命这玩意儿,只是到底知道昭贵妃好心因此忍住了,憋得够呛,见明秀与众人皆告别,这才匆匆叫人带着明秀回了国公府。

    明秀到底伤得不轻,又是碰在头上难免有些不爽利,一路歪在母亲的肩膀上回了府中。

    平日里还算热闹的国公府今日却十分安静,显然知道因明秀在宫中受伤,主子们的心情都很不好。许多的丫头屏气凝声地侍候着明秀回了自己的院子好好儿安顿下来,恭顺公主看着明秀歪在床上,气色又有些不好,这才顿足道,“叫你逞强!”

    多在皇后那儿休养两天能死不成?!

    明秀也不跟母亲对嘴,笑眯眯地听着母亲与自己的抱怨。

    回了家中,她才觉得自己是真的安稳了。

    见她不与自己对嘴,恭顺公主也有些没意思,也不愿闺女更多疲惫,就坐在屋里给明秀掖被角。

    今日沈国公也没有上朝。

    谁家闺女出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有心侍候皇帝去呀!

    只是国公爷素来是个对皇帝忠心的人,虽然朝堂上今日没有他的身影,却还是留下了他的传说。昨日将永寿郡主撞得差点儿去见了阎王爷之后,沈国公出宫也没有干别的,只去与平王喝了一口茶。

    国公不是一个公报私仇的人,只是淮阳侯府到处漏风,虽然淮阳侯的两个弟弟已经被唐王参回了老家,不过就算在家待着,沈国公也得叫他们知道知道什么叫闭门家中做祸从天上来。平王今日一早,就该参这两个倒霉鬼纵奴行凶与民争利放印子钱等等了。

    到底是谁干的这些坏事儿国公不管,只要是淮阳侯府自己闹出来的,那就够了。

    至于淮阳侯……沈国公从前从不爱跟这等货色计较,计较多了倒显出国公对他的在乎了。

    不过这一回不一样,想必今日淮阳侯也没法儿上朝了。

    从来不爱理睬淮阳侯的沈国公,昨日出宫就打断了淮阳侯的三根肋骨,由着他昏死在自己面前。

    狗胆伤他的女儿,一家子给陪着就是了。

    至于尖叫连连痛哭失声的永乐公主,沈国公倒是没管,他是个和气的人,不跟女人计较。

    至于回头遭了无妄之灾外加看见淮阳侯没了半条命的淮阳侯府一家子会不会与永乐公主计较,这个,国公爷就只能说一句不知道了。

    此时带着沈明程兄弟与罗遥一起来了明秀的屋里,沈国公默默地坐在恭顺公主身边,见闺女还对自己龇牙乐呢,心疼得不行,面上却还是一贯的严肃,皱眉问道,“都这样,还不歇着?”一旁的罗遥已经伸手扶着明秀躺下。

    她一脸的冰冷,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这又不是大事。”明秀其实有点儿犯恶心,她知道这大概是那什么脑震荡了,也不敢拿自己的身子骨儿开玩笑,见沈国公敛目,仿佛对自己有话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心中一动,只当不知道,笑眯眯地劝着家人别为她担心。

    恭顺公主拉着沈国公的手,欲言又止。

    屋里正是寂静的时候,却突然,有两个丫头匆匆地进来,当首一个竟是一贯温和沉稳的玉惠。此时这丫头花容失色,天都塌了的表情,冲进门见了一屋子的主子竟就忍不住跪下了,之后仰头对着撑着身子看过来的明秀哭道,“郡主!”

    “怎么了?”哭丧呢这是!恭顺公主就不快地质问这一惊一乍的丫头。

    “平王府,”玉惠都不敢抬头,只哭着将头磕在地上,失声哭道,“平王府来退亲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