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听到玉惠说了这个,顿时身子一软。

    “什么?!”恭顺公主霍然而起,脸色阴晴不定。

    小小的明嘉趴在姐姐的手边仰着头看,不明白母亲与父亲的眼神为什么那样复杂。

    仿佛……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王府说要退亲!”玉惠是知道明秀与慕容南的感情好的,况这些日子只当慕容南是未来的主子了,听到这个只觉得天都塌了,趴在地上哭着说道,“王妃就要进门了!国公爷,公主……咱们郡主,咱们郡主……”可怎么办呀!

    明秀才与平王府定亲,这转眼就要退亲,日后可怎么办?

    “大妹妹到了府里没有?”恭顺公主目光闪烁,往明秀的身上看去,却见这个因病了有些单薄的女孩儿垂着头看不清模样儿,然而浑身都在颤抖。她虽然心里因要退亲多少欢喜,却忍不住心疼起来,拉着沈国公的衣角没了主意,小声儿讷讷地说道,“要不,要不叫大妹妹再想想罢!”

    她是忌讳极了这门亲事,可是却不忍叫明秀伤心,若是闺女这辈子都不开心起来,她又为什么要阻拦这婚事呢?

    “你要乖。”沈国公拍了拍恭顺公主的手,摸着明秀的头轻声说道。

    “我信表哥不会害我。”明秀仰起头,轻轻地说道。

    哪怕到了这个时候,她都相信,慕容南不会坑害她。

    为什么要退亲,她能猜出些,然而就是因为这个,她才在心里更添难过。

    背信这罪名,他替她背了。

    “父亲。”她将头抵在沈国公坚硬的手臂上,哽咽地唤了一声。

    到底是无缘……

    “父亲都明白。”沈国公一贯冷硬的脸上有微微的动容,摸着明秀的头发轻声说道,“咱们都是为了你。”

    他说完这个转身对恭顺公主等人招了招手,并低头与仰着头抱着流泪的姐姐手臂的沈明嘉沉声问道,“嘉儿可能陪伴你大姐姐?”

    “嘉儿长大了,能照顾大姐姐。”沈明嘉虽然年纪小,然而此时凝重的气氛却叫他仿佛一瞬间有了属于自己的责任感,抱着明秀的手拍着胸口认真地说道,“嘉儿能保护大姐姐。”

    “那你姐姐,就托付给你,不要叫你姐姐伤心,嗯?”沈国公摸着沈明嘉的头说道。

    “我也是沈家儿郎呢。”沈明嘉被父亲这样信任,心里越发认真起来。

    沈国公看着沈明嘉爬到明秀的床上轻轻地给她擦眼泪,还安慰闺女不要哭,眼睛中神色飞快地变换了一下,带着有些不安的恭顺公主往前头去了。

    前头平王妃与平王才到,脸上都有些凝重。

    “大哥。”平王妃眼泪都要出来了,拧着帕子实在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是觉得这亲事事有不谐,可是为了两个孩子,那是真的上心了呀。可是怎么转眼功夫明秀就在宫里伤成那样?更离谱儿的是,儿子慕容南往宫中去了一回,回头就跪在了她的面前,垂着头说不想再要这门亲事,只求母亲去给自己退亲。

    想到慕容南说起退亲时那苍白绝望的脸色,平王妃只恨不能抱着儿子哭出血来,掩着眼角的泪痕郑重地给沈国公与恭顺公主拜了拜。

    “原是我家那孩子随心所欲的罪过。”她强笑道,“说定亲的是咱们,说退亲的也是咱们。”

    “对不住。”平王敛目,扶着含泪的平王妃沉声说道。

    他看得明白儿子的意思,却觉得儿子更有担当,生出淡淡的骄傲。

    愿意将退亲这样的恶名都背在自己的身上,是他的种!

    至于明秀,他从来都当亲闺女看的,自然不愿意她因为这亲事有了什么闪失。虽然就此无缘,然而到底明秀还管他叫一声姑丈,以后自然还是一样亲近没有改变。

    “不是,其实是我……”恭顺公主知道,顶着这八字不合相冲相克的名头,谁先退亲都得担一个贪生怕死的名声,此时不安地抓着平王妃的手低声说道,“我心里有这样的忌讳,却唯恐失了名声不好与你们说,是我晚了你们一步,对不住。”她心里对平王府主动退亲又感激又羞愧,见平王妃对自己摇头叹气,急忙又问道,“阿南如何了?他如今可还好?”

    “从宫里回来就没有精神,这孩子,心事成空了。”平王妃与恭顺公主都是明白道理的人,这回退亲也不是因纷争,实在是命不好,此时便叹气忧虑地说道。

    “他进过宫?”恭顺公主心里咯噔一声,脸顿时白了。

    “他没有去见阿秀?大概是不忍心看她伤成那样儿。”平王妃见恭顺公主脸色不好看,恐她不快慕容南这样怠慢,便急忙说道,“从阿秀出事,他就没有合过眼,这孩子……”她想着儿子对明秀的一颗心,心里就难受得厉害,抚着自己的心口与恭顺公主说道,“但凡,但凡有点子法子,我也不会叫两个孩子到了这个份儿上!”她一边说,一边歪在平王的肩膀流泪。

    “也是我家阿秀没有福气。”恭顺公主叹息说道。

    慕容南再没有不好的地方了,若明秀能嫁给这样的男子,平安喜乐,一生都不会有忧虑了。

    她不敢想没有了慕容南,以后明秀还能嫁给什么样儿的人。人心隔肚皮,谁知道谁的心呢?

    “聘礼,回头我给你退回去。”恭顺公主眼眶红红地说道。

    “给阿秀留着做嫁妆吧,就当是我这个做姑母的最后的一点儿心意。”平王妃喜爱的儿媳妇儿都没了,还要什么聘礼呢?

    “以后,叫阿南的媳妇儿知道了,到底不美。”恭顺公主摇头叫人去取了平王府的聘礼单子,与平王妃说道。

    她家那死心眼儿的儿子还娶媳妇儿呢,都恨不能遁入空门了!

    平王妃却明白这是恭顺公主对自家的亲近之意,到底应了,之后悲悲戚戚地带着平王回府。

    从此平王府与沈国公府骤然解除婚约,京中侧目。

    平王妃是沈国公的亲妹妹,下头的慕容南与沈明秀从小儿青梅竹马,都说是天作之合,怎么就退亲了呢?

    有消息灵通的就知道了些,原是八字不合,平王世子恐牵连几身,不得不忍痛退亲。

    因这个,倒霉被退亲的荣华郡主还真叫大家蛮可怜的。

    不过这年头儿成亲不是为了玩儿命的,平王世子不乐意这门亲事,也是可以理解的。

    众说纷纭,不管京中勋贵如何八卦,这亲事到底是就此了结,至少明秀好容易能起身的时候,就听了这么一个消息。

    “郡主。”玉惠与鹦哥儿都陪着她,恐她做出傻事儿来。

    从平王府退亲,明秀就有些恍惚,吃得少了,用得也少了,整日里怔怔的。

    “我无事。”明秀静静地看着自己手心儿上那带着划痕,金光灿烂的金簪,仿佛还能看到那时慕容南看到这金簪插戴在自己头上事那明亮的眼睛。

    她以为这金簪她会戴一辈子,可是原来……

    “我想见表哥一面,替我传话儿吧。”她握紧了这金簪,抬头与捂着嘴静静地哭着的玉惠说道。

    “郡主!”

    “去罢。”明秀疲惫地合了眼,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不管怎样,总要有个了断,她不愿意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就散了。

    玉惠见她这样坚持,不得不往恭顺公主面前递了话儿,之后为了传话儿便去了平王府。

    知道慕容南愿意见自己一面的时候,明秀吐出一口气。她披了衣裳,将那金簪插在头上带着人走到了院子里,就见那院中一个欣长清隽的青年一身青衫立在树下,眉目俊秀温文,转头看来的目光无悲无喜。

    他看着消瘦了很多,眉宇间带着疲惫。

    “表妹。”慕容南看见明秀头上明晃晃的金簪,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

    “我今日要见表哥,只想说,退亲,我不愿意。”明秀扶着玉惠靠了一会儿,见慕容南静静地看着自己,闭了闭眼方才认真地说道,“八字命理,信则有不信则无。前些时候也不过都是些巧合。我与表哥亲近这么多年,从未相克,为何才有了一点事端,就要忌讳这些?况,”她抬眼用坚持的眼神看着目光若有所动的慕容南,轻轻地说道,“若我所嫁之人是表哥,就算真的被克,我也绝不后悔!”

    她不愿意辜负这样的深情,也不愿意错过一心为她的男子。

    他并不是不喜欢她,那么她为什么要丢失这样的良人?

    “我曾与表哥说过,我不怕!”

    “可是我怕了。”慕容南不敢去看明秀热切的眼神,他担心自己一抬眼,所有的坚持就都成空了,敛目温和地说道,“是我怕了,我很怕死。”

    他怕他心爱的女孩儿,因为这桩亲事,死在他的面前。

    哪怕他们或许不会再有波折,或许此生圆满,可是他却不敢去赌这万分之一的可能。

    “就这样吧,我还是会护着你的兄长。”慕容南垂着头,听着明秀处传来的丫头的隐隐的哭声,仰头将眼里的眼泪都逼回心里去,强笑道,“是我对不住你。”

    “是我对不住表哥。”明秀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捂着脸哽咽说道,“都是为了我!表哥不必与我说这个排解我,原是表哥待我的心,我都明白。”

    “为了谁,又如何呢?”慕容南伸了伸手,却到底没有抬起来去帮明秀擦擦她脸上的泪水。

    近在咫尺,咫尺天涯,原来说的就是这个。

    “天底下好男儿好姑娘本多得是,我们这亲事做不成,日后,还是会有你我的良缘。”慕容南飞快地擦了擦自己的眼角,见明秀单薄的身子在风中颤抖,她的头上还缠着白色的伤带,便敛目强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今日之事,你只觉得天崩地裂,然而来日再看,其实也不过如此。”他轻轻地说道,“失了表妹我心中难过,可是我还是会去寻一个心爱的姑娘,一生幸福。”

    哪怕是做给她看,他也得努力幸福,叫她安心。

    只是或许,再也不会有知道她会嫁给他时,那样的快活了。

    “表哥。”

    “没有谁失了谁就不能活的。表妹快些好起来,日后,我给你寻一门最好的亲事。”他微红的眼神看着央求的女孩儿,低声说道,“以后,我就只是你的兄长。”

    “世子别丢下咱们郡主!”玉惠从来温顺,此时都忍不住跪下来央求起来。

    她知道明秀不愿意退亲,此时也顾不得别的了。

    “好好儿照顾你们郡主。”慕容南却不肯应承,也不叫伏在地上失声痛哭的玉惠起身,看着明秀温声说道,“与表妹这亲事波折太多,我在京中也不会自在。”他见明秀顿时踉跄了一下软在了鹦哥儿的怀里,揪着自己的衣襟仿佛喘不过气来,知道她听出了自己话中的意思,便温柔地说道,“我已经请旨往关中去。左右三五年,或许到时,咱们这些流言,也都叫人尽忘了。”

    他笑了笑,仿佛还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表哥不必为了我,就远离京中。”明秀看慕容南坚持的模样,知道他不会再改变心意,抹了眼泪勉强地说道,“关中荒凉。这桩婚事本就是我对不住表哥,怎还能连累表哥远走?”

    “我不愿意看见。”慕容南在明秀迷蒙的泪眼里喃喃地说道。

    “看见什么?”

    “没有什么。”他微笑摇头,目光带着几分释然。

    他不会告诉她,他其实也是个心胸狭窄的人。

    退亲已经是极限,他不愿意看见日后,她在自己面前笑靥如花,欢欢喜喜地嫁给别的男子。

    看着她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或许是安王,或许会是别人,看着别人给她幸福,叫她快乐。那样的画面,他不想看,也永远都不会看。

    或许,他真的是个自私的人,叫她怀着对自己的愧疚从此在心里记住他的痕迹,哪怕是嫁给另外一个人,却永远都不能搁下他。

    他很自私,可是他这一次,真的做不了圣人。

    与其两家不安彼此忐忑成亲,不如叫她记他在心里,一世不忘。

    “过几日,我就出京,表妹到时不必送了。”平王夫妻也愿意叫自己出去几年散心,许回来之后心里就再也没有这些小儿女的悲伤春秋。慕容南心里是感激自己做什么都愿意纵容着自己的父亲与母亲的,想到平王妃与自己的殷殷叮嘱,他看着明秀的目光更添暖意,柔声说道,“母亲叫我与表妹说,不管发生过什么,她与父亲待你的心,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他这话出来,明秀只觉无颜见人。

    “以后这簪子,表妹不要戴了。”慕容南笑了笑,走到了明秀的面前最后一次触碰自己心爱的女孩儿,信手从她的头上将金簪拔起收在袖中,轻轻地说道,“藕断丝连,从来不美。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收回手,再也不能坚持露出温柔的表情,脸上有一瞬间的悲伤,之后转身轻轻地对明秀摇了摇手,大步地匆匆地走了。

    他怕听到明秀的哭声,自己就走不了了。

    明秀只是静静立在远处,看着他的背影泪流满面。

    她与他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却已经结束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