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太夫人提起这门亲事也是迫不得已。

    谁愿意叫孙女儿嫁给一个什么能耐没有,就知道败家气人的纨绔呢?

    沈明珠是太夫人寄予厚望,希望能光耀沈家三房门庭,给她带来荣耀的孩子,从小儿如珠如宝地长大,从来舍不得有半点儿叫她吃委屈。沈明珠也很争气,才貌双绝扬名京中,还与最得帝宠的荣王青梅竹马。

    荣华富贵就在眼前。

    可是一转眼全都成空,沈明珠落魄,荣王翻脸无情。

    就算婚事没了指望,太夫人也没有想过落到今时今刻难堪的境地。

    沈明珠许和荣王没有什么缘分,可是京中勋贵,对沈明珠有意的也有一二家,虽然不如沈国公府的富贵繁华,可是却也是有爵位有名望的人家儿不是?太夫人才想把孙女往外推销一下,晴天霹雳。

    不过是生了一点点小病,不知哪个杀千刀的非说是为了荣王的相思病,从此连那几个人家都没了。

    太夫人在家愁坏了,就担心沈明珠这样的名声嫁不出去。

    本也是,众目睽睽之下娶个害相思病的姑娘给自己戴绿帽子的,那得是多缺心眼儿呀。

    若这个是沈国公亲闺女,缺心眼就缺了,问题是沈明珠不是。她爹是个没用的老纨绔。

    太夫人强撑一口气努力地排查了这京中的人家,之后回头一看,王年竟然条件还很不错。

    安固侯府世袭罔替,王年是嫡子身后站着沈国公,是未来的安固侯的不二人选,就算再败家,可是安固侯府风流显赫,纨绔也能败得起。又有王年这些年虽然斗鸡斗狗招人烦,可是内里正经没有什么通房赐妾的,很干净,沈明珠嫁过去,凭她的手段,王年该被牢牢地握在手心儿里才是。

    王年哪里见识过沈明珠这样多才多艺的姑娘呢?还不得把沈明珠当天仙儿供起来呀!

    若能嫁与王年,至少沈明珠还能做个侯夫人,以后姑母做婆婆,还有什么不顺心的呢?

    别看太夫人对几个继女继子的挺缺德的,可是对自己的亲孙女,那是真心疼爱。

    王年生得虽然不如慕容南那样俊美风流,然而却也还算英俊,当然因纨绔久了,这英俊里带着点儿油腔滑调的意思,可是到底不恶心人不是?沈明珠平日里对上这样的丈夫,想必心中也不会太过抑郁。

    想了这么多的好处,太夫人愕然发现王年竟然还真是一个好女婿的人选,顿时迫不及待了。

    安固侯夫人看着趴在踏上撑起了身子对自己露出期待表情的太夫人,脸上就不好看了。

    她来这姨母的家里,是为了给自己宽心,不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的!

    “姨母浑说什么!明珠怎能嫁给我家年哥儿!”安固侯夫人用高高在上的语气与太夫人说道。

    “什么?”见她竟然还不愿意,太夫人脸都青了,恨不能低头再吐一口血。

    沈明珠的品貌就是做王妃都是使得的,若不是落魄了,怎会便宜了王年?!

    她忍着怒气努力往心里压了压腾腾的火气,把声音变的更弱势了一些低声叹道,“他们表哥表妹的从小儿一处吃一处睡,说句青梅竹马也不算什么了。”这话有点儿唬人,跟王年青梅竹马一处吃一处睡的乃是阳城伯府冯五爷来的。

    纨绔们一起斗鸡斗狗抱着酒坛子睡在一起,感情可好了。

    “那又怎么样?明珠那丫头怎配得上我家年哥儿!”安固侯夫人傲然地说道。

    沈明珠才是国公府三房,又不是沈国公正经的闺女,身份与正经的贵女远了去了。况三老爷那样无能窝囊废不说,还特别地好色,在外头名声特别地不好,有这样的岳父还能忍受的,那可真是真爱了。

    “她给我做侄女儿,我也乐意疼她,只是她没有什么身份,名声也坏了,我家年哥儿又不是娶不上媳妇儿,怎么就非得娶这么一个东西!”安固侯夫人特别地“耿直”,连平王妃都能气倒的,更不要提“区区”太夫人,冷冷地弹了弹身上的灰尘哼道,“荣王与明珠这丫头的事儿闹得这么大,以后年哥儿娶了她,还怎么见人?!”

    和沈明珠一比起来,安固侯夫人不得不憋屈地承认,明华比明珠强出几条街去。

    至少二老爷还是个品阶不低的芝麻官儿来的。

    “你!”太夫人大病未愈就听到这样刺心窝子的话,浑身都哆嗦了,一双老眼死死地看住了不耐烦的安固侯夫人,许久之后带着几分悲凉地说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是……”她默默流泪说道,“可是明珠可怎么办?她这辈子,还怎么嫁人呢?!”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安固侯夫人拒绝接收别人不好要的丫头给自己儿子,漠不关心地说道。

    她这话出来,太夫人榻边的屏风里,就传来了少女无助的哽咽,之后一个美艳苍白的少女匆匆地走出来,一头就跪在了含泪的太夫人的面前,抱着她的腿哽咽地说道,“老太太不必为我这样烦恼,就算嫁不出去,索性我就不嫁了又如何?!若怕人笑话,我剪了头发当姑子去!”

    这个自然是看见安固侯夫人看不起自己心生难过的沈明珠了。

    她叫永寿郡主坑了一把,如今正是满心抑郁的时候,况因永寿郡主歹毒在京中到处传她的流言,她从前的几个极要好的手帕交都不敢与她亲近,恐被她的名声拖累生出更多的事端来,如今,已是穷途末路。

    太夫人的意思沈明珠明白。王年好拿捏,安固侯夫人又是个哄哄就什么都听话的蠢蛋,这样的人家嫁过去,十几二十年之后,就是沈明珠在侯府当家。虽然不如荣王府那样显赫荣耀,可是却也可叫人说一声勋贵。

    她的心里念着荣王,却也知道,有永寿郡主在,自己只怕是嫁不得荣王了。

    如果能嫁给王年,也是好的。

    心里明白太夫人的良苦用心,沈明珠含泪哭诉了一回,之后便膝行到了在一旁喝茶,仿佛置身事外的安固侯夫人的脚下,哀哀怨怨地说道,“姑母最知道我的,本就是一个没有防人之心的人。当初与荣王交好也是光明正大,可是……可是永寿郡主是个妒妇,光风霁月却成了内里藏奸,只当我是仇敌!”

    “你不是跟荣王挺好的么。”见她话一转荣王就只是好朋友了,安固侯夫人到底有点儿心疼这姑娘,急忙扶了一把,只觉得沈明珠鲜亮的衣裳下头的手臂干瘦没有一点儿肉,消瘦得厉害,便唏嘘地说道,“你也放宽心,没了荣王,以后还有别人呢,啊!”

    “只姑母将我放在心上了。”沈明珠扑进了安固侯夫人的怀里委屈地哭了起来,片刻之后方才红着面颊抽抽搭搭地退出来低声说道,“您是最疼爱我的人了,见了您,我就跟见了主心骨儿似的,这竟忍不住。”

    安固侯夫人看她偏头隐忍悲伤的模样,更难过了。

    说到底,她是真的挺疼爱沈明珠的。

    “以后你有为难的事儿,就跟姑母说,姑母一定为你做。”安固侯夫人宽慰地说道。

    “弃我者不可留,荣王殿下种种我已尽数全忘,只待日后全心侍奉我的夫君,”沈明珠这时候也不说自己要出嫁这话了,目光闪烁地与安固侯夫人说道,“老太太原是疼我才说了许多的话,姑母心里不愿意,也就罢了,都是我命苦……”

    “怎么说这话呀。”安固侯夫人叹了一声,便不客气地说道,“你也是的,非跟荣王勾勾搭搭,如今可好,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这清白都不知道还在不在了,叫我说,这亲事还真是挺难办的!”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清白?!

    饶是沈明珠心中经历了荣王种种坎坷更添心机,也要被这狗嘴气得吐血!

    “我与荣王清清白白的。”她要嫁到安固侯府去,就不能叫安固侯夫人怀疑这个!

    “这谁知道呢?”安固侯夫人怜惜地看着她。

    没准儿以后生个儿子,都不知道是谁的呢!

    安固侯夫人虽然待沈明珠更慈爱,每每只在沈国公一家面前盛气凌人,可是叫沈明珠自己说,她宁可如沈明秀那样当安固侯夫人嘴里的狐狸精也就罢了,实在是不想听这样堵心还得笑出来的话。

    “您误解我了。”她恨得眼睛里流血,却还是不敢发作。

    没有了荣王这个靠山,她是不敢再如从前那样张狂的。

    “这话,你得跟你未来的夫家说去。”安固侯夫人一肚子的委屈憋在心里,却还得给个小辈当解语花,实在是撑不住心里的火儿了,干巴巴很不耐烦地打断了沈明珠,顿了顿便与太夫人问道,“芷兰那丫头呢?”

    “那孩子也是个苦命的,知道南哥儿不愿意娶她,竟病了,是个痴心的孩子。”太夫人这回是真的有些忧愁了,想到缠绵病榻还拉着自己哀哀地哭,求她给自己说句话成全了自己这一颗心的方芷兰,只觉得满心疲惫。

    慕容南人品卓绝,俊美温文,哪个怀春少女不愿意嫁给他呢?

    虽然方芷兰愿意嫁给慕容南,也大半是因他是平王世子的缘故,可是这做亲,不都是得门当户对么?

    “实在不行,我去与你大哥说去。”太夫人老脸上全是最近愁出来的新鲜的皱纹,此时一口气出来,歪在踏上病怏怏地说道,“三丫头本就是一个和气的性子,就容了她表姐又如何呢?左右日后南哥儿身边还得有人,不如是自家亲戚不是?都是一家子的姐妹帮衬着服侍阿南,她不是也省心?芷兰那丫头又不会与她争身份地位的,多好的事儿!”

    见她仿佛还很茫然的模样,安固侯夫人忍不住诧异地问道,“姨母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自从搬出沈国公府,太夫人就真的很消息闭塞了。

    三老爷也不回来,一屋子的女人也不好天天在外头命人探听京中事。况沈明珠的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多日下人打探回来的都是这个,一来二去的太夫人就烦了,索性不叫人去打听,免得听多了自己上火。

    “南哥儿跟三丫头退亲了。”安固侯夫人冷笑道。

    她是看不上明秀的,自然觉得这是慕容南看清了明秀真面目的缘故。

    “我就说过,他俩就成不了!南哥儿是什么身份,她是个什么人呢!”新仇旧恨的,左右是在太夫人面前,安固侯夫人就口无遮拦了起来,只见太夫人的眼睛猛地就亮了,亮得叫人心惊,心里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退亲了?!为什么?!”太夫人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外之喜,急忙连声问道。

    “说是八字不合,相冲相克,南哥儿自然不会舍命娶一个败家的丫头。”安固侯夫人觉得这都是借口来的,不过是叫沈明秀这亲退得体面些,越发地不客气地说道,“我就说那丫头一脸的福薄相,就跟她母亲似的!况平日里勾勾搭搭,连年哥儿都说她的好话,可见人品!”

    “年哥儿很看重她?”太夫人心中一凛,明秀退亲的喜悦就散去了,不安地看了死死地咬住了嘴唇的沈明珠一眼。

    这沈明秀是不是专门爱挡人路?怎么哪儿都有她?!

    若说从前太夫人犯坏特别想叫沈明秀嫁给王年这么一个纨绔,如今她可不愿意了。

    “这样的丫头,实在是祸害人的妖精,叫我说一句,只能说不安于室,叫人不放心。”太夫人仔细观察安固侯夫人的神色,见她深以为然地点头,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斟酌地说道,“南哥儿这是看出来了,也不知她日后,会去祸害谁。”

    “哼!”安固侯夫人冷笑了一声。

    “那表哥呢?”沈明珠眼中一亮,急忙问道,见安固侯夫人诧异地看了自己一眼,急忙掩饰地说道,“表姐若知道这个,该欢喜了。”

    “再欢喜,你大姑母看不上,她也是白费劲儿!”安固侯夫人泼冷水地说道。

    平王妃也看不上沈明珠来的,不然沈明珠这个时候,真的想要问问平王妃,想要个儿媳妇儿不。

    她一定好好儿孝敬这姑母!

    只是看平王妃那意思,想必不会允自己嫁过去,慕容南也不是好糊弄的人。沈明珠眯了眯眼睛,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目标放在王年的身上,这在心中想着这些,就见太夫人房间的门口,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晃晃悠悠地进来。

    “年表哥!”沈明珠目中一亮,急忙收了脸上的一贯的傲气惊喜上前,伸出了自己的一双葱葱玉手想要挽住王年的手臂,带着几分仰慕地说道,“表哥是来接姑母的?要不,就跟老太太坐一坐罢?”

    王年一踏进门就见了期待地看着自己的表妹,本有些迷糊的目光顿时明白了过来,看着面前红着面颊对自己伸出手的美人儿,嘿嘿地笑了。

    “原来是表妹啊。”他仿佛不记得从前的龃龉了,笑呵呵地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在沈明珠目光流转之中很悠闲地挖了挖自己的鼻孔,信手就抹在了自己面前的那干净的美人儿的衣袖上。

    “方才鼻子痒痒!多谢表妹的衣裳哈。”他挤眉弄眼地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