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一晃三年。

    明秀已经十八,这三年来,并不在外经常走动,从前荣华郡主或温柔或张扬的流言都慢慢地散去了。

    “我就说,你也该在外走动走动,只这样儿,京中只怕都要不认识你了。”苏蔷挽了妇人的发髻,却依然带着几分柔弱的风情,坐在拿着小剪子专心地修剪面前花枝的明秀不客气地说道,“你都成了隐形人了,天天在府里住着,你是想做个老姑娘不成?”三年前的一场宫中风波,明秀从此在宫中销声匿迹,除了偶有托恭顺公主与皇后昭贵妃请安之外,便再无其他了。

    如此收敛了光芒,渐渐地,荣华郡主的名声便不显了起来。

    她这样冷清,苏蔷看着心疼,觉得手帕交这是有离世之意。

    “你也该热闹热闹了。”苏蔷摁住了明秀的手,对面前不施粉黛的女孩儿轻声说道。

    太子妃这些年一直都在唏嘘明秀姻缘上的波折,还叫她与明秀开导,叫她宽心不要纠缠往事。

    况苏蔷也知道,明秀三年不大出门,安王慕容宁,竟然就也跟着无声无息地等了三年。

    哪怕连更年幼的荣王都成亲了,安王却一直都没有动静,更叫人诧异的是,安王这年纪不小,昭贵妃竟然也从不逼迫。

    “我这府里还不热闹?只一府的闲事儿,我就日日不消停了。”明秀却并不觉得如今的日子冷清不好过,况沉淀了自己的心情,她更觉出了与从前不同的生活,见苏蔷摇头,风姿卓绝,便含笑揶揄地说道,“你在王府的日子过得好,莫非就惦记起了我来?这叫你家二爷知道,我这国公府的小院儿,只怕是要被人放火。”见苏蔷脸红着嗔了自己一句,她便抿嘴笑了。

    苏蔷两年前嫁入闵王府,做了慕容轩的妻子,虽然慕容轩不是王府世子,然而这些时候,等闲没有人敢小看王府的二奶奶。

    实在是闵王妃与慕容轩都护得厉害,半点儿都不肯叫她吃委屈。

    “我的日子,却并没有你这样悠闲。”苏蔷有时也羡慕明秀的清净自在,没有烦恼。此时她便顰眉叹了一声,从明秀的手里接过剪刀捡了几下花枝,到底搁在了桌上,一脸的没心情。

    “怎么了这是?”她难得这样发愁,明秀便笑问道。

    “就是大哥了。”这说的就是慕容轩的兄长,闵王府世子慕容敬了。这位世子是个情圣,最是怜香惜玉的人,因与他有情的丫头太多,还个个儿叫他舍不得伤害,才三年,竟然已经有了三个庶子,实在是叫人刮目相看。只是这儿子太多也未必是福气,这些年闵王妃为了这个儿子的亲事操碎了心,盖因京中勋贵只要明白点儿事儿的,知道这厮当爹当得这么开心,都不大愿意结亲。

    结亲是为了两姓之好,是为了联盟的,这么个宠妾灭妻的东西出来,是结仇还是结亲呢?

    勋贵家的女孩儿也不是地里的小白菜,一个一个很金贵的。

    “既然不愿意成亲,就这样儿罢,他自己不是过得很好?”明秀觉得慕容敬已经妻子双全了,做什么还糟践好人家的姑娘呢?

    “他若闭门只管自己房中事也就罢了,偏还唧唧歪歪的。”苏蔷最恶心慕容敬这么个东西了,当年若不是知道慕容轩对自己确实很用心,她退亲的心都有了,揉着眼角很无奈地说道,“天下之事真是没有十全十美,我家二爷极好的……”她在明秀的面前到底有些羞涩,红了脸说道,“母亲与父亲也都是和气的性子,只他!”闵王夫妻都不是爱插手儿子后院儿的人,况闵王妃宽和,待苏蔷十分慈爱,婆媳相得。

    “又给你家二爷送妾了是吧?”明秀含笑问道。

    慕容敬大概自己得了丫头们的爱还不算完,还想帮弟弟做个月老。

    “有个服侍了我家二爷五六年的大丫头,倒是个十分妥帖的性子,”苏蔷哭笑不得推了嘴巴很坏的明秀一把,这才叹气道,“这是我家二爷很看重的丫头,盖因这丫头忠心耿耿,只安心服侍他的起居。当年我才嫁过来,这就是个很明白的人,把二爷屋里的差事都交了出来,跟在我的身边服侍,不再贴身服侍二爷。”这是个很有骨气的姑娘,也十分明白事理,知慕容轩的心意,因此也不往前头凑。

    “听着极好,怎么了?”明秀好奇地问道。

    “你给郡主说说。”苏蔷在明秀面前素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性子,从不避讳,也有叫自己有个知心人说知心话的意思,此时便指着身后一个低眉顺眼的丫头无奈地说道。’

    明秀好奇地看去,就见苏蔷身后那个一直屏气轻声,很没有存在感的丫头抬头,露出了一张花容月貌的脸来。

    “这……”见这丫头给自己福了福,明秀不由诧异笑道,“怎还跟着来了我家府里?”

    “不是叫她来你家,是我想着这回带她出来,就送她离开王府不要再回来了。”苏蔷今日往明秀处来也不过是在王府寻一个出门的借口,就是为了带着这大丫头出府,见明旭面露不解,她便淡淡地说道,“她还是个好的,没有什么歪心,只是大哥越来越过分,时常指着我家二爷的房里说事儿,说二爷该纳几个姬妾全了这些丫头的念想!我听着不开心,况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呢?就得叫她们知道害怕。”

    “你打的主意,我觉得与你的名声有碍。”明秀顿时就明白了,微微皱眉说道。

    苏蔷送了这大丫头离家,王府一转眼就没了个人,没准儿都得以为这是苏蔷干掉了慕容轩身边得意的大丫头。

    “二爷待我好,叫我不必担心这些,只是我心里就是不痛快。”苏蔷有些失神地说道,“我总不能总叫他护着,对不对?”

    “叫他护着,他心里才欢喜呢。”明秀给她倒了一杯热茶,见她道谢喝了,便温声道,“他愿意顶在你的前头遮风挡雨,你又何必再做这个恶人?”

    “夫妻一体,他能做,我也想做。”苏蔷摆了摆手方才冷冷地说道,“实在是无耻到了极点!”

    “奴婢并未心生妄想,只是世子每每垂怜看着奴婢伤怀,叹奴婢一片痴心逐流水呢。”那丫头也是个干脆的性子,与明秀软语轻声地说道,“前儿还命人带了我到二奶奶的面前,直说要成全我,世子给奴婢做主呢!”可把她给吓坏了,实在是这丫头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意呢,这世子大人就都帮她给补充上了,非要叫自己“心愿得偿”,定要慕容轩给自己一个交代。

    慕容轩到底记得这是个忠心的姑娘方才容下了,不然前头二爷房里那被拖到院子里当着满王府打得断了气儿的爬床了的大丫头,就是她的先例了。

    服侍了慕容轩很多年,知道这其实最是个能下狠心的性子,这丫头可不敢在慕容轩的面前呆着了。

    她也很怕世子再拉她躺枪,送她去死。

    苏蔷愿意放了她的身契送她归家,还给了许多的嫁妆,与她而言,已经是很知足了。

    “闵王世子,这也太……”这年头儿还没有逼着丫头去给人做妾的,明秀便微微皱眉说道,“越发地不像了。”

    “他就是见不得我与二爷这样好。”苏蔷冷哼了一声,转头命人送这丫头回家从此不要再回王府,这才与明秀低声说道,“我听说他最近常往你家三叔家中去,瞧着,只怕是对沈明珠还不死心。”

    沈明珠在荣王的身上吃了大亏,又没有嫁成王年,况从害了“相思病”之后名声败坏风流之名名扬京中,有点儿身份的人家都不会再看重她,因此这姑娘三年了,也没有嫁出去,还待字闺中,不知何时就又跟慕容敬好起来了。

    来往亲近,听说还给闵王世子殿下纳了几个鞋底,十分周全。

    可见这是真爱。

    “你家王府若是愿意,其实也是良缘。”这俩彼此祸害也是好的,明秀便含笑说道。

    “母亲多少知道些风声,只是我瞧着是气坏了。”沈明珠头上顶着的名声太不好听,闵王虽然不是宗室之中顶尖的人家,那也不是白丁呀,怎么能吃荣王吃剩不要的东西!

    这么掉价,得多叫人笑话呢?

    “只是我冷眼看着,沈明珠倒是比从前聪明了许多,还会说话儿了,想必拢住了大哥。”苏蔷点到即止,见明秀对沈明珠嫁给谁并不在意,嘴角就勾起了淡淡的笑容,目光也温和了起来,柔声说道,“你这性子越发什么都不在意了,若从前,你总会与我说笑沈明珠两句?”见明秀摇头不语,她便轻声说道,“斐儿很想念你。你如今东宫也不去,皇后娘娘面前也不去的,他想见你,还得偷偷儿地过来。”

    “他也大了,多读书才是好的,往国公府上来,到底折腾。”

    虽然明秀不往后宫去了,然而皇后太子妃都有感当年她护住慕容斐之事,是有问询赏赐,记挂在心的。慕容斐也是个有良心的孩子,明秀不入宫,他就带着弟弟慕容明往国公府来寻明秀。

    “这话,你跟他说去,看能说动他不能?”苏蔷知道明秀也说不动皇长孙慕容斐的,便叹息道,“只是若是我,我也会亲近愿意一力护住自己的人。”

    危急关头才现出真情,多少人眼前说许多的漂亮话儿,回头遇事就退了呢?明秀那样电光火石的时候都能下意识地护住怀里的孩子,这就是心性了。苏蔷心中感念,也明白慕容斐为何对明秀另眼相看,便忍不住低声说道,“当年,真的是多谢你。”

    慕容斐是冯国公府全部的心血,若是没了,冯国公府也就没有什么指望了。

    到时就算太子登基,然太子妃若没有嫡子,别说后位不稳当,就是以后,还有什么争心呢?

    “这话太子妃与你不知说了多少遍,我听着耳朵都疼。”明秀便丫头说道。

    “你若心疼他,就往东宫见他去?”苏蔷试探地问道。

    “我躲个懒儿,实在不爱走动。”明秀摇头拒绝道。

    苏蔷张了张嘴,想问问明秀知不知道安王等了她三年,只是想到明秀冰雪聪明,只怕都在她眼里的,便在心中叹息了一声。

    恭顺公主处仿佛是看中了她家三哥,这些年虽然不显,却多有询问,冯国公府也十分动心,虽然觉得截胡不大道义,只是这年头儿得了好儿媳妇儿才是真的,只好对不住安王一回了。

    巧得很,恭顺公主看中的,正是苏蔷的三哥。

    因这个,太子妃头发都要愁白了,一面是自己亲弟弟,一面是苦情人当了好多年的小叔子,真是两头舍不得,不知该怎么好了。

    明秀多少也听恭顺公主露过口风,因不大愿意明秀嫁到皇家去,因此恭顺公主这些年在京中遍寻勋贵子弟,终于翻出了冯国公府的青年才俊,此时她心里也多少有些无奈,却不好大咧咧地与苏蔷说自己还记得她那个想要以身侍虎,当年为了太子妃想要牺牲自己一把娶了母老虎永寿郡主的那脑子不好使的三哥呢,此时只好顿了顿,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我心里,不大愿意亲近旁人。”

    这话苏蔷听明白了,默默点头。

    “我三哥说句良心话,比不得安王出众。”

    安王殿下真是一个十分犀利的存在,看着可怜巴巴含情脉脉的,在明秀面前那叫一个小可怜儿呀,转头就能吃人!

    皇贵妃兄长当年入阁才不过三个月,就不知怎么卷入了户部贪墨案中,一口气牵连出了三十位朝臣,天下侧目。

    这位庞阁老最后叫荣王死命地从泥坑里给拉了出来捡回一条命,灰头土脸从此再也不敢在朝中摆阁老的谱儿不说,还落得个出卖同道的骂名。

    一起被牵连的都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就他啥事儿没有不说,从庞阁老从大理寺天牢里出来,户部之中又被送进去了十来号。

    据说都是庞阁老为了自保交代出来的,拿小伙伴儿的性命,换了自己的安危。

    这就太不是东西,太不道义了!

    怎么能贪生怕死出卖小伙伴儿呢?!

    人性呢?!

    明明庞阁老这老家伙自己还贪墨了八十万两白银,从此就没信儿了!

    都说了,京中世家往来联姻,没准儿一个看城门的都还能管某王爷叫个姑父姨夫的呢,这些朝臣家中也不是白给,自家抄了家,姻亲好好儿地在朝中站着呢!

    庞阁老的日子可想而知,十分苦逼,这些年也是几次被攻歼,三次都下了大狱,不是荣王捞得快,坟头儿都能长草了!

    苏蔷后来从慕容轩嘴里多少知道一些内情,原来这都是安王在背后兴风作浪。

    这么缺德坑舅舅的家伙,苏蔷还真的是蛮服儿的。

    此时,被闵王府二奶奶从心中夸赞了一把的安王殿下,默默地侯在街角目光凝重,时刻准备着!

    沈国公骑在马上高大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街角,更前头,就是沈国公府。

    看着沈国公的马越来越近,慕容宁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之后心一横,双目紧闭,一头滚在了马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