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柔弱美貌的青年滚在地上,叫人怜惜不已。

    他的表情是那样脆弱,仿佛触碰一下就会被折断了身体一样儿。

    谁看见,不得心疼一下呢?

    沈国公连同他座下的高头大马都没把马蹄子底下滚进来个人当一会儿事儿,那马连嘶鸣一声都没有,轻飘飘转了马蹄避开了这青年,预备往边儿上走。

    那青年微微睁开了一点儿小小的眼皮看了一下,急忙往同方向一滚,整个身躯都暴露在了这马蹄之下!

    下一刻,或许就会被踏碎!

    “王爷?”沈国公本想当看不见的,只是这四皇子太不要脸了,叫他想把这家伙当透明人都不行的,不得不皱着眉头往下看了一眼。

    安王发出了一声呻/吟,颤巍巍地睁开了一双迷茫的眼睛。

    为了保证沈国公别抽冷子跑了,安王殿下默默地抱住了高头大马的一条前腿。

    马低头,也看住了这个敢抱大腿的家伙,一脸想要尥蹶子的暴躁。

    沈国公坐在马上冷着脸,居高临下地看着安王在自己面前伪装坚强地笑了一下,努力扶着马腿起身失败之后便伏在地上求助地看着自己,再看看近在咫尺的沈国公府,沉默了一下,下马将安王扶起来淡淡地说道,“王爷哪里难过?微臣,送王爷回王府好生修养。”

    还在他的面前装蒜!还装!今日早朝笑呵呵地求了皇帝给庞阁老一个天大的体面,叫他去主管科举之事,这王爷坏成这样儿,一看就是皇帝的种!

    庞阁老还想当一把天下学子的座师呢,这回不被坑到姥姥家去,沈国公就跟皇帝的姓!

    连他一个武将都知道这期科举有猫腻。

    “王府,太远了,小王真的撑不住了,求姑丈怜惜我。”慕容宁把自己秀气的头枕在了沈国公的肩膀上,一双手死死地抓住了国公爷的衣袖,一心就想往人家家里去。

    沈国公推了这小子一把,叫他离开自己的肩膀,顺手抽出衣袖面无表情地弹了弹自己的衣裳,说不出的嫌弃。

    国公爷的肩膀那是给自家媳妇儿留着的,这么个东西也敢把头放上来?脑袋不想要了是吧?!

    自从为了闺女将永寿郡主撞得命悬一线,如今头上还有点儿不规范的意思,沈国公在京中真是威名赫赫。

    不是皇帝求情的快,皇帝给力,永寿郡主就是一个死。

    不过如今比死也差不多了,天天儿头疼越发暴躁,又见头上凹下去了一大块儿,那永寿郡主的脸真是不能看了。

    从前还能说一句人比花娇,如今……其中血泪只有天天跟那姑娘睡一个炕头儿的荣王才明白。

    慕容宁也不管沈国公怎么嫌弃自己,只用一双可怜巴巴的眼睛看着对面的中年男子。

    他从三年前就一直想要常驻沈国公府,奈何明秀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哪怕是被退亲,然而依旧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也不在乎这个,只一心等着,就这样等了三年,如今知道了京外慕容南的近况就松了一口气去,才好这样大咧咧地上门来。

    他虽然无耻,可是当年也没有好意思趁人之危夺堂弟的姻缘,然而如今慕容南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他自然就不会再错过明秀。

    只是不知道沈国公是否听说慕容南如今在关中之事,慕容宁挤了挤自己的眼睛,见沈国公沉默地看着自己,急忙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顿了顿方才扶着沈国公一同看过来的眼神鄙夷的高头大马,用心地说道,“况小王今日本就是为了来给姑母请安,您瞧瞧,这拜礼还在呢。”他目光一转,就见远远地街角躲着的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厮赔笑将一个很大的食匣奉上,对沈国公笑了笑。

    沈国公继续沉默。

    “小王还有与姑丈有些朝中不解之事,求姑丈解惑。”慕容宁一脸仰慕地说道。

    沈国公没有再说什么,眯了眯眼,转身就走。

    他并没有叫自己滚蛋,慕容宁自然不会自己把自己给滚了,急忙跟上厚着脸皮到了沈国公府,就见满园繁花如火如荼,繁花似锦分外美丽,便在心中称赞了几声,又见沈国公大步往恭顺公主的房中去了,急忙跟着过去,就见此时堂中一个眉目清媚婉转的女子正笑吟吟地与身边的丫头说笑,一边说笑,一边往一个盘子里放几样儿精致的点心,口中还笑道,“阿蔷定爱吃这个!”

    “二奶奶常来开解郡主,奴婢们瞧着郡主也活泛了很多呢。”就有一个丫头凑趣儿说道。

    “她们俩在闺中就投缘,如今还跟分不开似的。”恭顺公主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频频点头说道。

    “二奶奶平日奔走也是辛苦,叫奴婢说,郡主也该往国公府上走动走动,也叫二奶奶歇歇呢。”那丫头继续笑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恭顺公主被这机灵的丫头说出了心事,越发眉飞色舞了。

    慕容宁一进来就听到了这个,耳朵敏锐地抖了抖,直觉这里头有点儿不对。

    恭顺公主就算喜欢苏蔷,可是就算要感谢,也得往闵王府上去不是?管苏蔷娘家冯国公府屁事!

    安王殿下觉得这里头有些不好了,心里咯噔一声!

    他想起来了,冯国公府还真有个模样儿学问都很不错的苏三待字闺……没娶上媳妇儿呢!

    好啊,竟然敢撬安王殿下的墙角!

    心里这个糟心就不必说了,安王殿下想不到自己三年前走了一个情敌,本着君子之道没有见缝插针,还傻乎乎地在一旁蹲守了三年,才能登堂入室就见识了这么个情况,此时见恭顺公主脸色之中带着几分满意,显然觉得那丫头说得很叫人开心,慕容宁就在心里回想了冯国公府的苏三一把,从模样儿到性情到学问到家世,之后,猛地一头冷汗。

    苏三性情温柔面容秀美不说,论学问,这小子前次科举中了三甲的探花,跨马游街那会儿,多少大姑娘小媳妇儿的把荷包往他身上砸呀!

    单论家世,冯国公府家风清正,一家子的和气人不说了,还有苏蔷是明秀的手帕交,这不是……

    心里拔凉拔凉地,安王殿下觉得自己也该在恭顺公主面前刷一下存在感了,心里默默挠墙,面上哀怨上前躬身作揖,恭敬地说道,“给姑母请安。”

    恭顺公主正想得开心,就见了眼前出现了一个越发美貌艳色的青年,那逼人的美貌冲击在自己的眼前,叫恭顺公主呼吸都停滞了一下,微微一顿,她就见这是慕容宁,脸上笑容虽然浅薄了一些,却也柔和了许多,俯身扶起这青年温声道,“上回在宫里我瞧见你,只觉得你消瘦了许多。皇后说得好,前朝事儿是忙不完的,你也得松快松快不是?太子拿你当亲弟弟,可不是叫你给做牛马的。”

    “多谢姑母关怀。”等着明秀这三年,慕容宁专心经营朝中,就想着叫自己强大起来,日后给明秀一个依靠,

    如永寿郡主这种东西的冲撞,他是不想再看见了。

    想到前些时候连淮阳侯都叫自己设了几个圈套从此做了富贵闲人,慕容宁绝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淮阳侯完了,下一个,就是永乐公主!

    他不叫永乐连她闺女一起去死,就不是慕容宁!

    “你怎么过来了?”恭顺公主知道这小子是为了什么,虽然心里并不中意他,然而谁不喜欢对自家闺女痴心一片的人呢?倒也慈爱温和。

    “我这些时候大抵是休息的不够,方才晕倒在姑丈的马前。姑丈怜惜我,叫我过来休息一会儿,缓缓。”安王殿下笑眯眯地睁眼说瞎话。

    “我说什么来着,这就累着了不是?”恭顺公主扼腕,见慕容宁只是羞涩地低头笑,便温声道,“叫我说,你也该娶一个媳妇儿在王府照料你的起居,不然孤零零一个,虽有一院子的奴才,谁会安心呢?你母妃也是的,竟不为你着急,平日里我瞧着竟只知道自己与皇后怄气了。”

    昭贵妃这三年别的没长进,脾气越发不得了了,前儿还因皇后的几句话嗷嗷地扑上去给了皇后两下,恭顺公主看的眼珠子都掉了!

    皇后大抵是理亏笑呵呵地没有说什么,回头唐王殿下默默地踹了倒霉弟弟几脚,算是迁怒。

    “不急。”这是在与自己说不中意自己了。慕容宁目中一黯,脸上却只是笑着说道。

    他知道恭顺公主不中意自己什么,泰半都是为了那个坑儿子的皇帝陛下了,还有一少部分,就是因荣王与永寿郡主之故。

    永寿郡主做了荣王妃,恭顺公主不愿意叫明秀与她做妯娌。

    “你都多大了。”这也是个死心眼儿,恭顺公主便叹气道。

    “表妹近日可好?”这么兜圈子,兜到海枯石烂自己都没个话儿,慕容宁如今更有心机,见恭顺公主脸色一僵,便笑呵呵地摸着自己手腕上一串儿翡翠珠子给自己静心,柔声说道,“母亲在宫里念着表妹,直说表妹是个小没良心的丫头,竟好几年没进宫与她说笑了。”见恭顺公主脸上的笑容放下来了,他知道自己这话说得亲昵极了,急忙又说道,“母后也想念表妹,想来姑母怜惜表妹,舍不得叫她入宫。”

    “呵呵……”恭顺公主笑了。

    当她不入宫,什么都不知道似的!

    “天儿晚了。”恭顺公主觉得安王这小子越发精怪了,端茶在手抿了一口,看了看慕容宁。

    “既如此,侄儿就告退了。”慕容宁笑靥如花地说道,“明日,侄儿再来给姑母请安。”

    你还来?!

    恭顺公主瞪着这个厚脸皮,张着嘴竟说不出话来。

    这小子怎么就摇身一变,变得这么无耻了呢?明明这三年好好儿的,好好做他的安静暗恋着的美青年呀!

    慕容宁羞涩地笑了,青涩动人,特别地纯情。

    也真是蛮纯情的,天可怜见的,安王殿下从重生一回到了现在,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和尚一样清净。

    他那群兄弟,那可是都已经妻妾成群了来的。

    当然,这里头唐王殿下的情况比较特殊,就不在参考范围之内了,只是慕容宁觉得,若自己能娶了心上人,就算被自家王妃天天挨着饭点儿地抽打,那也愿意呀!

    心中更哀叹了一下,他也知道此事不是一日之功,很干脆地起身,却黏黏糊糊地拉着脸色冰冷的沈国公说了许多的话,之后话锋一转,与很不耐的沈国公羞涩地说道,“我听说阿笑有孕了?这可是大事,明程有福!这等过几天,我好好儿给明程庆祝一下,叫大家好好儿热闹热闹,姑丈可别舍不得放人。”慕容笑嫁给沈明程两年,效率挺高,已经有孕了。

    沈国公府有后,这确实是喜事,沈国公脸上便缓和了。

    慕容宁偷眼看了,心中暗喜,觉得自己越发地聪明会拍马屁,面上却笑眯眯地与沈国公恭顺公主道别,自己出了上房不必沈国公送的,一路走一路歪歪地探头探脑往后头看去,却见那不远处的角门儿处,一个虽然不过是家常打扮,然而眉目越发温柔娴静的女孩儿立在一辆车前,正与车上探头出来的柔弱美人道别,他心中一跳,竟忍不住就躲在了树后贪婪地看着,看她熟悉的笑容。

    虽然几乎三年不见,然而她还是他记忆里的模样。

    他每天都能梦见她,只觉得从未与她有过分离。

    一旁恭送他的沈国公府的管家有些为难地看着安王这样偷看自家郡主,有心想喊到底恐伤了明秀的闺誉,心一横,闪到了安王的眼前!

    安王殿下心中柔美婀娜的心上人不见了,只有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幽怨地看着自己。

    这冲击大了点儿,慕容宁吸了吸鼻子,却生出了不知多少的欢喜,眼见自己再一看心上人不见了,抿了抿嘴角,抬手赏了这忠心户主的奴才一锭金子。

    管家捧着这沉甸甸的金子,心生惶恐,呆呆地看着大方的安王殿下。

    “王爷!”

    他可不会为了这点儿金子卖了自家主子啊!

    担心安王这是要买通自己日后继续觊觎自家郡主,这管家觉得金子烧手,顿时将这金子双手托到了慕容宁的眼前不敢要。

    “赏你的,你就收着,担心什么。”慕容宁十分和气地对着惶恐的管家温声说道,“我还能对你怎么样不成?”

    “奴才……”

    “你若担心,禀明了姑母姑丈再收也是好的。”慕容宁见这管家警惕地看着自己,一双桃花眼里全是情意与风流,含情脉脉地握住了这管家的手,笑靥如花地说道,“只要你以后……”

    这管家默默运气,想要喊救命了。

    这是没看中他家郡主,看重了可怜汉子的节奏啊!

    “都这么拦着登徒子,不叫他们看见你家郡主,就可以了。”慕容宁不知这管家心中百转千回的惊恐,继续笑吟吟地说道。

    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得意的锋芒。

    苏三什么的,一根头发丝儿都别想见着他家明秀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