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那锭金子管家到底没要,塞给安王就恭恭敬敬地说道,“王爷这赏赐,奴才不敢要。”

    他这样规矩,一点儿差错都不敢有,想必苏三那小子在也得这么拦着。慕容宁更安心了,也不计较,拿了这金子拍了拍得力的管家,笑眯眯地走了。

    等他以后当了这国公府的女婿,一定好好儿给这管家说好话!

    明秀并不知道自己竟然叫人偷看了一把,送了苏蔷回闵王府,这才往上房去,就见恭顺公主掐着沈国公的脖子横眉立目的不知在说些什么,后者目光软和极了,搂着恭顺公主的肩膀不叫她从自己怀里跌出来,虽然还是没有什么表情,然而目光之中却透着几分笑意,摸着恭顺公主的头发低声说道,“你放心,不过是与承恩公有些冲突,他懂,我也懂。”

    之前早朝沈国公刚和承恩公掐了一把,满地狗血的,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京中那点儿兵权的小事儿。

    皇帝看起来挺满意。

    承恩公与沈国公这样对立,他才能安心,不然……把皇位赶紧让给太子算了!

    “你就是为了他,生出这么多事端,我只担心日后承恩公府记恨你呢。”恭顺公主忧心地拍着他说道,“为了陛下,你还真什么都顾不得了!”

    “皇位上那人还是他一天,我就忠心他一天。”沈国公低头把玩着恭顺公主细长的手指,心满意足地说道,“换了谁,我都不会叫人专权与京中兵事。”

    他忠心的不是帝王,而是皇位,谁是皇帝,他就一心为谁,别的都是不管的。

    至于承恩公,应该明白他的心意。

    等太子登基,他自然也就效忠太子了不是?

    “他待皇后那么坏,承恩公有点儿小动作,本也是应该的。”这两年皇帝越发地不像了,前儿又纳了两个极美的臣女充入后宫,简直就是姹紫嫣红,也不怕马上风!

    “你劝着皇后些。”沈国公对皇后日子过的好坏其实没有一点儿的兴趣,不是当年皇后在恭顺公主落魄时出手相助说了几句话,他才不管皇后死不死呢。只是如今不成了,荣王娶了永寿郡主这败家玩意儿,若是日后荣王做了皇帝,沈国公一家该如何行事?莫非叫国公爷的心肝儿们都跪在永寿郡主面前当奴才?!因心中警惕了这个,沈国公这两年对太子虽然依旧疏远,然而更多小事,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只有太子登基,才有恭顺公主母女的好日子过,沈国公明白这个道理。

    只是也不知荣王殿下知道这么个内情,会不会呕血三升。

    “前儿二公主生辰,他偏偏不给办,如今都说二公主失宠呢。”

    二公主乃是顺嫔挣命生下来的孩子。

    顺嫔当初投靠皇后因此失宠,小心翼翼地怀胎十月生下了一个女孩儿。因皇贵妃所出的大公主生来体弱多病只能养在屋里不好出门,二公主就成了公主里的头一份儿,不仅皇后很喜欢时常抱来疼爱,看起来,连皇帝也蛮喜欢的,还因此晋了顺嫔的位份,如今都称一声顺妃了。

    不仅如此,皇帝还加二公主食邑,与诸皇子比肩,又常看顾顺妃,隔三差五地赏赐临幸。

    顺妃最风光的时候,宫中都传说要再出一个皇贵妃了,谁知道一转眼,顺妃就失了宠。

    其实也怪顺妃自己个儿,明明已经得了帝宠春风得意,还烧皇后这冷灶儿做什么呢?还抱着二公主天天儿给皇后请安,这么就招了帝王的恼怒,从此冷落起来了么。

    若说起这个,没有不说顺妃傻的,只是恭顺公主却对顺妃的印象更好了些。

    风光时也不忘旧主,不管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还算是个聪明人了。

    想到这个,恭顺公主便憧憬地说道,“二公主软乎乎的,到底有趣。我只希望阿笑这一胎顺顺利利的,也叫我能得一个小孙儿。”

    明秀正笑着在门外听这个,就见另一条回廊上,头上简单挽起,不施粉黛的慕容笑带着许多的丫头走了过来,急忙上去扶住了她嗔道,“太医都说前三个月不稳当,叫嫂子好好儿休息呢,这怎么又来了?”她一边扶着慕容笑赶紧往屋里去,见慕容笑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便撑不住笑了,小声儿揶揄地问道,“我听说昨儿你院子里头,闹起来了?”她素来管慕容笑叫表姐的,如今虽然喊了嫂子,却更亲近。

    “我叫他睡书房,他说他不干,就闹起来了。”慕容笑跟偷了鸡的小狐狸似的得意,与明秀低头挤着眼睛说话。

    她自然也不希望沈明程去睡什么书房的,也就是按规矩客气一下来的。

    她嫁给这个男人,天天儿看都看不够,恨不能趴在他的怀里一辈子,怎么舍得叫他晚上不在自己身边呢?

    “不干?”明秀想到沈明程那张刚硬的脸,又想了想这张脸做出了一哭二闹三上吊,顿时窃笑不已。

    慕容笑也跟着偷笑,眉飞色舞觉得那时的沈明程简直前所未见来的。

    板着一张脸往床上一倒,多有霸道世子的范儿呀!

    因平王妃爱惜自己,陪嫁来的丫头婆子都是精挑细选过的,也没有个糟心的玩意儿在这时候跟自己提什么给丫头开脸趁着她不方便的时候服侍沈明程,慕容笑越发顺心,也觉得自己这眼光极好,挑中了方正内敛的夫君,此时便趴在明秀耳边小声儿说道,“我听了你的话,还跟他说呢。就说我这时候最想他了,下了朝,一定得赶紧回来,不然,我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

    听了这话的沈明程脸上的表情,慕容笑就不跟小姑子兼表妹说了。

    那是她的秘密来的。

    “安胎药喝了没有?”明秀见她哼哼地等着自己问,却偏不问,只笑眯眯地问道。

    “喝了,苦。”慕容笑幽怨地看着不配合自己的明秀,哼了一声摆着老佛爷的款儿扶着明秀的手臂迈进了上房,一进屋,讨债的脸就变了。

    “给父亲母亲请安。”她甜甜地说道。

    “你身子重,还出来做什么。”恭顺公主最近觉得自己特别喜欢儿媳妇儿,急忙拉了过来连声问道,“今天觉得如何?”

    “我觉得好些了,太医也说极好,想来不会有什么。”慕容笑摸着鬓角的一只宫花憋着心里的欢喜说道。

    她素来喜欢簪花,然而因有孕,鲜花儿到底不敢用了,还是沈明程给她在外头寻摸了好大一匣子精致的宫花,叫她每天换着戴。

    儿子夫妻和睦,恭顺公主心中自然更欢喜,见慕容笑一脸的无忧无虑,就觉得还是自己这个做婆婆的好,也跟着得意地仰着头。

    儿媳妇儿舒心,还是她和气慈爱才会如此呀!

    明秀看着上头母亲嫂子眼睛都笑得眯成一条缝,还有点儿相似的神色,忍不住垂头笑了一声。

    “太医说,这是个男孩儿呢。”慕容笑欢天喜地地与恭顺公主献宝道,“我知道了,就赶紧来与母亲说。”

    “小子闺女的,咱们都一样儿地喜欢。”这话是恭顺公主的真心话,其实论起来,明秀这个做闺女的比两个兄弟还要更得宠些呢。

    恭顺公主与沈国公都更喜欢女孩儿,见慕容笑似懂非懂地点头,她便拍着这儿媳妇儿的手温声说道,“别在心里记挂这个,你只要好好儿地把这孩子给生下来,是男是女,都是大哥儿的血脉,咱们也只有尽疼的。”她见慕容笑点头,便感慨地说道,“一转眼,程儿都要有孩子了。”

    虽然从前很羡慕皇后有了乖孙,然而真到了这一步,恭顺公主不得劲儿了。

    她做了奶奶的人了,岂不是在说公主殿下老了?

    “美人迟暮呀。”心情很不错的恭顺公主揽镜自照,一边哀怨一边拿眼角去瞥一旁的沈国公。

    “无事,我也老了。”沈国公安慰她说道。

    这时候,就应该说公主殿下您一点儿都没见老呀。

    荣华郡主默默地仰头看天,见恭顺公主又要去啃沈国公的脖子了,噗嗤一声笑了。

    “你还知道笑!”恭顺公主见自己竟然成了娱乐闺女的人,顿时不乐意了,暂且饶过沈国公等着回头算账,手就往明秀的方向一指道,“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我都担心你要发霉了!”

    虽然不大出门了,不过明秀却还是得说,三年前跟永寿郡主掐完又掐某某某这样的狗血日子真的少了很多,她的心境也越发地平和,没有了从前的躁动。

    “明明还去给大姑母请安了呢。”明秀为自己辩解地说道。

    “你大姑母处是外人?还不是自己家。”明秀这三年常往平王府走动,一心服侍平王与平王妃,恭顺公主都已经习惯了,便哼哼着说道,“你大姑母家还算外头?你倒是清闲自在。”她知道明秀对平王府心怀愧疚,因此这些年说一句代替远走关中的慕容南承欢平王夫妻膝下也差不多了。然而越是这样儿,她就越心疼明秀。她也知道慕容南是个好孩子,可是看着明秀辛苦,做亲娘的,总会在心里难受。

    若叹一句情深意重怂恿闺女就这么等着全了这场情分,恭顺公主若不是明秀的母亲,自然是期待这佳话的。

    然而落到亲闺女的身上,这就不大美妙了。

    明秀只是笑了笑,低头转着手上的茶盏不语。

    她逼走慕容南,平王妃从未说过她半句,然而越是如此,她就越发不能自顾自地幸福。

    “若我说,我也爱去见伯娘呢。”慕容笑管平王妃喊一声大伯娘,也是叫平王妃疼爱长大的,见明秀这是死心塌地的样子,也有点儿心疼,却还是转圜地笑着说道,“母亲又不是没有看见过,我家的二弟生得多好玩儿呀,肉滚滚的,小球儿一样。”

    平王妃两年前生了平王的次子取名慕容瑾,这是一个极好听的名字,有美玉之意。又带了格外的期望,只是可惜了的,慕容瑾不知怎么,就长成了一个小胖子。

    才两岁大,却已经胖成了一颗球儿。

    恭顺公主也想到了,顿时嘴角一抽,见沈国公正低头与明秀说着什么,便小声儿爆料说道,“那你可不知道,南哥儿小时候,比瑾哥儿还胖呢!”这真是黑历史不提也罢,别看慕容南如今是谪仙一样的清隽美人儿,想当年……

    慕容笑张大了嘴,一脸被刷世界观的模样。

    她记事起慕容南就已经是个翩翩美少年了,竟不知堂兄原来还有这样的时候。

    “这么说,瑾哥儿以后也能是个美人?”想了想张着小白牙傻乎乎地看着大家的小胖子,慕容笑有点崩溃地问道。

    恭顺公主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之后想到慕容南,却有点儿发愁。

    她下意识地往与沈国公含笑说着什么的闺女看去,又叫人上了清甜滋补的汤水,扶额不语。

    闺女都十八了,成了老姑娘,怎么办呢?

    真愁人!

    明秀却一点儿都不觉得自己该发愁,当从沈国公处知道罗遥的父母在外任期已满即将回京述职,想必不会再往地方去了,她就默默地在心里给死都不成亲的罗遥点了一根蜡,之后很没有良心地问道,“姑母姑丈何时返京呢?好多年都未见,我都想念极了,恨不能迎一迎呢。”三年前她才退亲那会儿,她那对儿姑母姑丈的回来过一回,只是来去匆匆,并未停留多久。

    “大抵月余。”塞外远着呢,沈国公见明秀捂着嘴偷笑摸了摸她的头。

    等罗夫人入京,罗遥的逍遥日子算是该到头儿了!

    “也该给姑母收拾京中的宅子了。”罗家并不会住在沈国公府,而是另有一处宅子,这些年一直空着,也得好好儿拾掇拾掇。

    “回头你吩咐人过去就是。”沈国公温声道,“你母亲平日里劳心,你嫂子又有孕,你多帮衬些。”

    “知道了。”明秀应了,见上头恭顺公主又摸着慕容笑的肚子笑起来,便在一旁凑趣儿。

    过了两日,叫更稳重细致的玉惠带着人往罗家老宅去了,明秀想了想,便往平王府去请安。

    因她常来常往,因此平王府的丫头下人都当这是自己的主子,十分欢喜地给迎了进去。明秀才一进这门口,就听见了平王妃的欢喜的笑声,一抬头,就见平王妃的脸上带着惊喜之色,见了明秀,那笑容变得有些无措,仿佛有些为难。

    “姑母见了我,怎么仿佛不安起来,莫非我生得这样吓人?”明秀便笑问道。

    “你最是个美人儿,我见了你欢喜还来不及呢。”平王妃想到今日接到的慕容南与自己的家书,看着明秀温柔的脸,心中忍不住叹了一声生出了几分难过,急忙拉住了明秀的手轻声取笑了几句,见明秀脸上带笑,竟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觉得难以启齿,之后狠了狠心,摸着明秀的脸柔声说道,“只是……我觉得对不住你。”见明秀露出了诧异的模样,茫然无辜,她便叹息道,“你表哥,在关中成亲了。”

    明秀一怔,之后心中生出的,竟是释然。

    她没有误了他的一生,他还可以幸福,这就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