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平王妃看着低头敛目的明秀,心中生出了无法排解的愧疚。

    她不明白,好好儿的一场婚事,怎么就到了如今的地步。

    虽然慕容南走出来了,娶了妻子有了新的生活,然而平王妃心里却更加难过。

    她觉得对不住明秀。

    当初,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地非要去合什么莫名其妙的八字呢?若没有当初这么一档子事儿,两个孩子如今都在她的身边,那得多幸福?

    “挺好的,表哥有福气。”明秀一抬头就见平王妃含泪看着自己,知她心中所想急忙笑着安慰道,“从前的事儿都过去了,我知道姑母疼我,只是我往姑母面前来,也并不是为了表哥,而是为了叫自己安心。”她伸手给平王妃抹着眼泪轻快地说道,“姑母如今只想想,表嫂是个什么样儿的好姑娘,表哥什么时候回京一家团聚,就足够了。”她微微地笑起来,没有半分芥蒂,平王妃却更难过了。

    “你可怎么办呢?”平王妃拿明秀当亲闺女的,拉着她的手含泪说道。

    “我可不愁嫁,您不知道,想娶我的王孙公子,能从平王府排到护城河了。”明秀一仰头,带着几分傲气地说道。

    平王妃看这孩子一心逗自己开心,噗嗤地笑了一声,却还是叹息道,“是你表哥对不住你。”明秀守过来了,一直等着,然而她的儿子却变了。

    “当年究竟是非如何,姑母真不知道?原就是我误了表哥,何来表哥对不住我呢?”明秀笑眯眯地说道,“表哥能如此圆满,我心里大石才落了地,不然您想想,我害得表哥远走,闹出这么多的风波,都睡不着觉了。”

    “如今,可安心了。”她真心笑道。

    她这样明理,平王妃就越发心疼,到了明秀被念叨得烦了,便抱着平王妃的手臂笑嘻嘻地说道,“莫非要我与姑母面前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不成?且饶了我,我这身子骨儿单薄,房梁只怕都爬不上去呢。”说了好些话,见平王妃攥着手上的家书不敢给她看的,她便柔声说道,“当年的姻缘,早就断绝,男婚女嫁各不相干,日后也只是兄妹。我与姑母亲近,不过是您是我的姑母,再无其他。”

    平王妃面上不显,心中已经苦得厉害,却只是握着明秀的手不放。

    “表嫂无辜,日后若回京,您不必与她说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况表嫂是您正经儿媳妇儿,我知道您疼爱我,只是别伤了表嫂的心。”明秀恐平王妃愧疚伤了日后慕容南的妻子,便温声说道,“以后我还得嫁人呢。您若是这么舍不得,我可怎么办呢?”她叹了几口气,见平王妃转头抹了眼泪,低头装看不见,心里却不知为何,仿佛有沉重的东西缓缓地散去了。

    慕容南终于能走出来,她就放心了。

    她对他的亏欠已然还清,日后,可以为自己活着了。

    想必想明白了的慕容南会很快回京,到时平王府一家团聚,她使人骨肉分离的罪孽,也算是了了。

    “表嫂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呢?”明秀到底好奇,便问道。

    “说是关中豪族之女。您也知道你表哥往关中去,身上带着差事。只是关中民风彪悍,又近西凉凭生事端,你表哥在那儿得了那家很多的帮衬。”平王妃爱惜地给明秀理了理衣裳,这才慢慢地说道,“你表哥在那儿少人照顾,也是那家上心照顾他这些年,他信上虽然说的少,只是我想着,那也该是一个温柔体贴的好姑娘。”慕容南不会看中跋扈的女子,性情也该温和。

    “日后姑母,就该享儿媳妇儿的福儿了。”明秀便抚掌笑道。

    平王妃笑笑,却并未多言。

    当年的亲事,也不知谁亏欠了谁,若日后明秀嫁得不好,她这辈子只怕都没法儿心安了。

    她就这么等了三年,已经十八,都算是老姑娘了。

    沈国公权势显赫,然而老姑娘又多少人家会真心喜欢呢?

    “瑾哥儿呢?”明秀见平王妃目中有淡淡的愁绪,心中一转已经知道她的心思,心中一叹,急忙问道。

    “那小子害臊了,正不知躲哪儿去了。只是听说你来,想必就要来见你。”明秀问的是慕容瑾,平王妃的眼睛果然就亮了。

    都说老儿子大孙子的,慕容瑾年纪小,又是平王妃高龄诞下的儿子,自然在平王妃面前很得宠。

    “怎么了?”慕容瑾很喜欢与明秀亲近,明秀见平王妃满脸疼爱,便笑问道。

    “给他做了一身儿的新衣裳,今儿穿了,我觉得很好看的,他却臊了。”平王妃与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的明秀笑吟吟地说道,“正经针线上极好的绣女给做的,软乎乎的料子,别提多好看。”见明秀抬头看天很有无语的模样,平王妃也不恼,只又说了些慕容瑾的日常闲事,就见敞开的大门口,不知多少丫头窃笑的目光里,一个颤巍巍软绵绵的小身影趴在门槛处探头探脑,见了平王妃的目光,抖了一下,颤巍巍地缩回了头。

    明秀顺着平王妃的目光看过去,顿时咳了一声。

    那小身影听见明秀的声音,仿佛是在犹豫,之后慢吞吞地探出头侦查了一下“敌情”,见只有可怕的母亲与心爱的表姐,便哆哆嗦嗦地爬过了门槛,撇开小腿儿往明秀的方向摇摇摆摆地过来了。

    都不肯搭理自己亲娘的,显然记仇了。

    这小小的孩子胖嘟嘟的,两只圆滚滚黑漆漆的大眼睛无辜地笔直地看着明秀,还离得很远就摇摇摆摆地伸出了手求抱,瘪了瘪嘴儿有点儿委屈。

    亲娘太欺负人了!

    明秀见他身上穿着一身儿的老虎斑纹的衣裳,连着一个虎头帽儿,身后还拖着一条尾巴,浑身毛茸茸圆滚滚,就跟小老虎崽子似的,手心就觉得有点儿痒痒。

    “好看吧?”平王妃很得意地对明秀问道。

    上回是兔子装,这回是小老虎,这做娘的这么坑儿子真的好么?

    见慕容瑾期待地往自己面前滚过来,胖嘟嘟的还有些笨拙,明秀觉得这年头儿没有照相机这玩意儿真是太好了。

    不然若照下来留着长大看,妥妥的黑历史呀!

    若真是那样,哪怕这表弟日后再如何玉树临风浊世佳公子的,这心灵创伤也铁定跟一辈子了。

    “瑾哥儿仿佛长高了,是不是?”明秀见平王妃兴致勃勃,还想伸出毒手□□一下毛茸茸的儿子,急忙将表弟给抱在怀里,只觉得面颊上毛茸茸的,赫然是自家表弟在心满意足地帖着自己的脸来回地拱来拱去,就实在撑不住了,跟着慕容瑾幸福地拱在一起,抱着这小老虎不撒手,嘴里还问道,“瑾哥儿有没有很想念表姐?表姐想死瑾哥儿了。”这种触感,还真是蛮有趣的。

    “想。”慕容瑾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板着手指头奶声奶气地说道。

    “他一天念表姐八遍儿,恨不能晚上睡着了都梦见你。”明秀对小孩子很有耐心,当年平王妃生下了慕容瑾,明秀一则为了照料姑母,一则看顾小孩子天天都在她的身边帮着抚养,都不假手于人的,显然是很上心,平王妃含笑看着明秀与慕容瑾温柔地说话,如今已经说到要给慕容瑾往院子里去一起捉迷藏,想到若这孩子与慕容南成亲,想必儿女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心中唏嘘,连精神都打不起来了。

    “表姐今天不走。”小老虎肥嫩的小爪子勾着明秀的衣角,眼巴巴地说道。

    “我如今,不是也每天来看望瑾哥儿么?”明秀陪着慕容瑾在地上笨拙地走路,时不时夸赞一声,见他眼睛亮晶晶地,便含笑说道。

    “晚上,一个人,冷。”小老虎表达了一下深夜无人入睡时的空虚寂寞冷。

    眼瞅着他的大眼睛里滚出了晶莹的眼泪花儿,明秀就撑不住乐了。

    “跟谁学的!”这孩子这么小,想必还不明白忧愁是什么意思呢,明秀见他装模作样,便弹了他大脑壳儿一记。

    “堂兄。”小老虎头上的耳朵耷拉了下来,及其无辜地趴在明秀的腿边儿,甩着大尾巴小声儿说道。

    “哪个堂兄?”荣华郡主笑容不变,其实心里已经将诱拐她表弟当小白花的家伙千刀万剐。

    “安王堂兄。”小老虎老老实实地回答这个问题。

    平王妃嘴角顿时一抽。

    “你才见了你堂兄一回,就学上了?”朝中有名儿的食人花说的就是心肠很坏的安王慕容宁了。更叫人恶心的是,这货生了一副柔弱美丽的面孔,在外头逮谁咬谁与唐王并称黑白双煞,然而一回头,就敢在沈国公面前鞍前马后各种讨好,时不时还流出一点点晶莹的眼泪柔弱动人,小白花儿到了极点,虽然没有动摇沈国公的铁石心肠,然而平王妃一想到这么个变化系的家伙,就头疼。

    “三回!”慕容瑾板着手指努力算了一下,小手儿一伸,严肃地说道。

    “在哪儿?”慕容瑾平日不大出门,出门也只在家中亲戚里走动,实在不知道这这么就撞上了这么一尊邪神。

    “大舅舅。”小老虎继续严肃地说道。

    有一回他跟着大舅舅沈国公与父亲平王在外逛街,还很威风地骑在面容严峻的亲爹的头上四顾,那真是坐得高看得远呐,远远就见自家堂兄滚出来了,在他大舅舅面前笑得很讨喜的,之后不知说了什么,眼里光芒流转泪光点点,虽然父亲与舅舅都是铁石心肠,然而小老虎敏锐地发现,当堂兄眼泪欲落不落的时候,周围围观的大家伙儿都露出了可怜与妥协的表情。

    平王妃仰头,在儿子无辜的目光里深深地叹气。

    明秀却捅了捅这个表弟,哼笑了一声。

    不知这表弟随了谁,还挺会告状的,小白花的技能满点。

    只怕安王不知何时招了这表弟,这是上眼药儿呢。

    “表姐。”知道自己被看穿了,小老虎扭着毛茸茸的小身子就往明秀的身上拱,意图脱罪。

    “日后觉得自己火候儿不到的时候,就不要轻易出言,不然叫人看出来,更落了下成为人非议。”明秀一点儿都不介意表弟是个芝麻陷儿的,不过芝麻陷儿也得黑得有格调才是,见慕容瑾对着自己眼巴巴地点头,很听话的模样,她摸了摸弟弟的头和气地说道,“都说三思而后行,瑾哥儿要谨记才是。”她说完这个,又笑眯眯地取了点心给表弟甜甜嘴儿,见毛茸茸的小虎头在自己面前垂下来了,就摸了摸。

    可惜她弟弟沈明嘉已经大了,不然,也穿上这一身儿,还真的蛮可爱的。

    无良大姐心里想着这个,又揉了揉小老虎毛茸茸的脑袋。

    慕容瑾忙里偷闲,边吧唧吧唧吃点心边抱着她小声儿说道,“堂兄,巴结。”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堂兄这么巴结自己的舅舅,只是总觉得不怀好意,因此记在了心里。

    “我知道了,瑾哥儿眼神儿真好。”安王虽然并未明说,然而等了自己三年,明秀不是白眼狼,到底也是不安的。

    “安王倒是个痴人。”平王妃从前看安王不顺眼,盖因那时慕容宁与她儿子是情敌来着,谁会喜欢一个想跟自己儿子抢媳妇儿的人呢?然而如今变故一回,慕容南另娶她人,平王妃就能站在长辈的角度公平地看问题了,见明秀怔了怔,便忍不住轻声说道,“他另有一种痴处,比之你表哥也不差什么了,况叫我说……”她顿了顿,便神色疲惫地说道,“他虽然为皇子,然而昭贵妃待你也好,当年那婚事上,我家胜了的,也不过是先走一步。”

    若不是她是沈国公的妹子,明秀会不会定亲平王府,也是未必的事儿。

    “我才多大,您就跟母亲似的,急着撵我走呢?”明秀心中暗叹一声,便笑眯眯地说道。

    安王待她的心意,她是明白的。

    或许,她真的该给爱慕了自己很多年的这个人一次机会,也叫自己忘却旧事,重新圆满。

    三年已经能看清人心,安王是个好人,她也想再努力一次,一起幸福地过下半辈子。

    只是这些都再说,她不过是动了这个念头罢了,抱着抖着耳朵露出了有些不妙的表情的慕容瑾,就忍不住噗嗤一声。

    “堂兄,表姐?”小老虎觉得自己不开心了,点心都不香甜了,张着小爪子叫道,“不许,抢走表姐!”堂兄好讨厌,下回,他还得背地里干坏事儿!

    “这孩子!”

    “表姐,我的,瑾哥儿的!”小爪子抓着笑得不行的明秀的胳膊,慕容瑾胖嘟嘟的小身子都贴在明秀的身上,拱着自己的小屁股警惕地看着平王妃,仿佛自己一松手,亲娘就要将表姐给送给堂兄了。想到这,小老虎的大眼睛里滚出了晶莹的泪花儿,憋着嘴儿冲着平王妃叫道,“瑾哥儿,亲生的!”

    亲生儿子也喜欢表姐呢,怎么能把很美很温柔的表姐送给堂兄呢?

    还是不是亲生的?!

    晚上不吃饭了!

    “这都跟谁学的!”平王妃再稳重,见了甩着尾巴撒泼打滚儿的儿子,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您这回知道,我不愁嫁不出去了罢?”明秀好得意地抱着心满意足蹭着自己的小老虎,与自家姑母摊手笑道。

    这炫耀得太明显,平王妃的脸顿时一抽。

    “我的!”觉得表姐这是爱自己呀,毛茸茸的小老虎尾巴翘起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