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笑眯眯地在慕容瑾的含泪的目光里许下了很多的愿望,明秀这才告辞出府。

    “你这丫头,谱儿比主子还大。”鹦哥儿今日格外地沉默,在平王府里头也不凑趣儿说笑了,明秀一上车就见这丫头满脸的抑郁之色,便含笑问道,“鹦哥儿姑娘这是怎么了?心里有什么不舒坦,只与本郡主说说,本郡主给你做主。”

    她如今对玉惠与鹦哥儿更宽容些,盖因自己这些年没有嫁人,本已经定亲了的玉惠与年纪也不小了的鹦哥儿都磕了头不想出去,说是陪着自己。

    有这样一心为自己的丫头是自己的福气,明秀不想在她们面前摆主子的谱儿。

    当然,别的丫头就没有这么样的情分了,再也不会有了。

    “没良心的人。”鹦哥儿忍了这么久,在明秀的面前方才忍不住了,眼泪都滚出来了,抹着眼角哽咽地说道。

    明秀一怔,想到她说的这是什么意思了,脸上就露出了怜惜之色。

    “你啊,就是看不开。”她摸了摸鹦哥儿的脸。

    “世子怎能这样儿!”鹦哥儿抹着眼睛小声儿哭着说道,“郡主对他如何,他看不出来?!这些年您就这么等着……”

    “我等着,只因我亏欠了他。如今他好了,我为他欢喜。”明秀却只是温声笑道,“你在我身边这么多年,这个都看不出来?”

    鹦哥儿其实看出来了很多,只是却还是在此时生出伤心难受来。

    “日后,姑母处咱们就不必常来了。”明秀面上依旧十分温柔,在鹦哥儿霍然抬头看向自己的目光中淡淡地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与表哥差点儿就成亲,这就像是一根刺。若日后表嫂回京,我大咧咧在姑母面前走动到底叫人不自在,若揭出什么来,表哥表嫂夫妻之间难免生隙或是叫人非议。”

    她不会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地在平王府走动刺表嫂的眼睛与心,也不会假装懵懂,叫人不快。

    发生过就是发生过,既然与慕容南共度一生的另有其人,她就不能插在人家夫妻之间,平生事端。什么过去的事儿已经过去再做兄妹,不过是糊弄人,她不会用这样的借口大咧咧地与平王府走动。

    那太恶心人。

    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她心里有数。

    既然有过旧事,就要避嫌,说什么心中再无从前旧事,那都不过是唬人罢了。

    那只是她安慰平王妃的话而已。

    “怎么总是叫郡主退让?!”见明秀这是要退一步的意思,鹦哥儿顿时不干了。

    “不是退让,而是理应如此。”明秀并不觉得自己委屈,她是念着平王妃一家的好的,温声笑道,“当年是表哥退了,如今,我还给他不是应该?你家郡主都没说吃亏,你倒跳出来了。”

    鹦哥儿已经气得满脸通红,背对着明秀掉眼泪珠子。

    “瞧瞧,这丫头的气性竟比我还大些,莫非还要我来哄你?”明秀口中虽这样说,到底软语轻声哄了鹦哥儿破涕为笑,一同回了国公府。

    恭顺公主也知道慕容南娶了妻子的事儿了,此时满心欢喜,觉得自家闺女终于可以寻觅第二春了。

    明秀一进门,她就巴巴儿地将闺女唤到了面前,忍住了心中的喜悦只叹气说道,“你听你姑母说了没有?你表哥的事儿?”她垂着头却偷偷儿偷看明秀,见明秀面上并无伤感,顿时松了一口气,拉着女儿的手温柔地说道,“你这孩子呀,从前就叫人不放心,如今母亲这心里头,竟挂着你了。”明秀看似温柔,却比谁都倔强,一旦主意落定,谁都拉不回来,就如慕容南之事,说等三年,就真的心无旁骛地等了三年。

    “我这样任性,母亲却一直迁就,是我叫母亲为我操心了。”明秀感激地说道。

    “做闺女的,任性才对呢。”恭顺公主见明秀眉目清朗,心中一动,将一张信揣进了自己的背后的衣袍里,努力正容地说道,“只是你如今也是不是该放开心走动走动了?”见明秀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恭顺公主知道闺女这是应了的,眼珠子越发地转了起来,压着自己快活的心说道。“要我说,阿蔷这些年待你如何,你都知道的。你不爱出门,她哪怕嫁人不方便,却还是来瞧你与你说笑,这样的心,也是难得的了。”

    她不觉得慕容南娶别的女子有什么不对,反倒觉得慕容南想通了,也挺好的。

    两个孩子都没有错儿,为什么不能各自幸福呢?

    “您说的是。”明秀也知道这几年叫父亲母亲操心坏了,不愿再做任性的人,便柔声说道。

    “这回,你也往闵王府走动走动,也像个样子不是?”

    明秀的手帕交泰半都已经出嫁,除了一个翰林家的姑娘不知为何还未嫁人,连当年闹出了风波的将门虎女孙娇娇都已经嫁人了。

    冯瑶也已经出嫁,嫁的就是孙娇娇的兄长,这几家也算是往来姻亲不绝了。

    可惜的是孙娇娇与冯瑶都跟着丈夫往地方去做官,在京中与明秀最好的,也只有苏蔷一人。

    不知为何,明秀想到当年几个投缘的女孩儿坐在一处说笑,想着如今人都分离,竟生出了几分惆怅。

    “阿蔷,也是一心待我了。”明秀说这话,就是愿意往闵王府走动了。

    恭顺公主越发欢喜,却不动声色,只叫闺女寻了许多的有趣的玩意儿做给苏蔷的礼,又给明秀亲手挑了一件夺目的银红宫装,上头大朵的桃花盛放,看着明秀穿上后面上添了更多的血色,真正的艳若桃花,就很满意地叫明秀回去,第二日又叮嘱了几句,亲手将闺女送上了车。

    明秀只觉得母亲这叫人疑惑。

    闵王府又不是别人家,穿得这么好,有什么用呢?

    只是她如今不大愿意违背恭顺公主这样的小事儿,带了鹦哥儿与几个小丫头便去了闵王府。

    闵王府并不远,盖因京中宗室勋贵都大多住在一起,很扎堆儿。

    她算是贵客,因此命人早早儿地传了话儿,闵王府虽然闵王妃并没有出来迎接,然而苏蔷却等在门外,笑眯眯地。

    明秀被她迎进闵王府,便笑道,“该与王妃先行拜见。”

    “你可愿意出来了,自然是得拜见的,母亲也念着你呢。”苏蔷今日也人比花娇,显然生活被滋润得不错,此时抿了抿头上摇曳的金流苏方才与明秀笑道,“况母亲也觉得你能守了这么多年,是个好姑娘,对你……”她有些尴尬地停住了,自然是不知该如何说下去。

    三年前闵王妃对明秀的印象并不好,只觉得这个沈明珠的堂姐也不是个省事儿的姑娘。

    不然,怎么就撺掇父亲沈国公上门,非要讨个说法儿呢?

    这样咄咄逼人,哪怕闵王妃在皇后面前说了明秀的好话,却并不能叫闵王妃喜欢明秀。

    然而明秀消声灭迹这些年,又有苏蔷说起从前旧事,闵王妃倒是对明秀改观了很多,直说这是个不错的姑娘。

    其实闵王妃还动过心将好姑娘给聘来做世子妃的,不过想到长子慕容敬那坑爹的玩意儿,到底没敢。

    这若是提了,不是好事,反而像是在结仇。

    不结仇也得叫沈国公把女婿给宰了。

    “你这是叫我谢你为我美言的意思么?”明秀笑问道。

    苏蔷见她还开玩笑,唾了一声,笑着拉着明秀往上房去。

    才走到了半路,明秀就听到不知何处传来了小孩子的嘻嘻哈哈的欢笑声,之后是女子悦耳的声音。

    “这是?”

    “大哥的那几个庶子。”苏蔷见明秀疑惑,便很无所谓地说道,“一个个儿的都大了,那些个姨娘什么的,心也都不小,都有大志向呢。”

    慕容敬娶不上正经的正室,这对这些姨娘来说真是一个好消息。况慕容敬日后是要继承王府的,若只有庶子没有嫡子,日后王府世子位到底归谁那真的就不好说了。为了日后世子位,哪怕闵王还没死让位呢,慕容敬屋里的竞争就已经十分惨烈。

    勾心斗角你死我活,后宫都没有这么热闹的。

    “可牵连了你没有?”慕容敬闹得这么厉害,明秀只担心波及苏蔷。

    “我与二爷关起门过日子,平日里也就是与父亲母亲请安,旁的不大管。”苏蔷见明秀忧虑,便含笑安慰道,“你也别为我担心这个,左右有二爷护着我。”她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脚下的路,轻轻地说道,“二爷也与我说了,等以后,他带着我分家出去,咱们就再也不见这府中的龌蹉了。”

    她的夫君慕容轩虽然是这样恶心的人的弟弟,然而却性情天差地别,待她一心。

    她如今有了一心人,已经心满意足。

    “若真有什么,你不要与我隐瞒,我总给你排解。”明秀低声说道。

    这并不是无的放矢。

    当年的几个手帕交之中,孙娇娇与冯瑶还算好的,然而另有翰林家那对儿姐妹花之中嫁了人的妹妹,时有书信入京,信上多有不能排解之事。

    如下头官员送上门几个妾,言明这是风雅之事,她那夫君还觉得这挺好给收了,纳在房中□□添香等等。

    嫁了人就不是都如意的了,如苏蔷这样圆满的也不多,连冯瑶,虽然夫家还好,嫁的也是闺中好友的兄长,然而夫君的屋里还有两个从小儿服侍长大的通房。

    “你的心,我明白。”苏蔷虽然日子过得比好友们都好些,然而却不是炫耀的人,柔声回道。

    正说着话儿,两个人便越过了那园中的孩童的声音往上房去,一进了上房,明秀就见里头坐着一个中年贵妇,急忙上前请安。

    “你可是稀客。”闵王妃笑着搀起了明秀,见她气色极好,脸上就带着笑容温声说道,“你才多大,就学着闭门家中?莫非阿蔷与你不好?闵王府是龙潭虎穴不成?”见明秀的脸红了,再三赔罪,她便拉了明秀在身边,见她这几年沉淀越发温柔贞静,却并不懦弱,赫然就是一个能支立门庭的女孩儿,便摸着她的手心中微动,顿了顿方问候沈国公夫妻,又叫人上茶。

    明秀垂目做好姑娘状,就见闵王妃的下手,正坐着一个容貌俊美的青年。

    这青年抬头看了明秀一眼,之后微微偏头,白皙的脸上竟通红一片,明显羞涩了。

    明秀眼角一抽,不知道这青年羞涩什么,然而见这人与苏蔷有几分仿佛,心中就为自家老娘点了一个赞。

    为了自家闺女的亲事追人追到闵王府,恭顺公主也是拼了。

    想必这人就是苏三了。

    明秀见这苏三模样俊美,浑身带着书卷的雅气,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却忍不住想要笑。

    那种带点儿小哀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见苏三有些坐立不安,明秀也没有想过要跟苏三有什么牵扯,只垂头不往下看,单纯与闵王妃说话。

    她无意,就一点都不想与这人有牵扯。

    才说了两句话,就听见外头有吵闹的声音,之后就见一头汗的安王慕容宁匆匆地进来了。

    慕容宁先给闵王妃请安,之后警惕地看了一眼下头安坐很俊美的苏三,可怜巴巴地往明秀的方向看去。

    就算是排队,也得轮到安王殿下了不是?不带插队的!

    “你怎么来了?”闵王妃这两年为了自家几个庶女的爵位问题经常入宫与皇后说道,与慕容宁自然是很熟悉的,见这小子竟然跟火上房似的来了,便不客套地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头?”

    再不来,媳妇儿都要被挖墙脚!

    四皇子叫便宜姑姑恭顺公主给坑得不轻,想着若不是今日恍惚听苏蔷的夫君慕容轩与自己说苏三来给妹妹送东西,明秀也要来请安因此跑了来,这,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呵呵……”理由是有,只是不能告诉闵王妃不是?安王傻笑,意图蒙混过关。

    明秀见这人时不时用泪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己,越发无奈了。

    常理看,安王这门亲事不好也不坏。不坏是因婆婆很好,不好是因为……公公是个王八蛋。

    可是他对她真的很好,哪怕公公不是个东西,她也愿意。

    她并没有想过一辈子不嫁人,既然慕容南已经断绝,她就得努力变换心情,接受别的男子。

    安王对她好,她也想试试对他好。

    “许是王爷,想给长辈请安。”明秀在一旁温声说道。

    苏蔷见明秀待安王有些不同,顿时用不争气的眼神瞪了幽怨的苏三一眼。

    苏三小小地松了一口气,看安王如同看天神!

    天神救了他于水火!

    虽然明秀是个好姑娘,不过苏三是有心上人的,虽然心上人的身份不高不好与冯国公面前提起,只是他并没有想过变心不是?长辈们一头热,他很焦心的。

    “表妹说的是。”慕容宁眼睛都亮了,又有些羞涩地望了明秀一眼,一点儿都不像今日早朝干掉了一个礼部侍郎的食人花儿。

    “表妹这身儿衣裳,格外地好看,人面桃花相映红,说的就是这个了。”慕容宁虽然坐在了明秀的对面,然而本着厚脸皮才能娶媳妇儿的精神,殷勤地抚开了鹦哥儿的手越过无奈的闵王妃给明秀斟茶倒水,口中还说道,“伯娘家的金糕味儿不错,你可以尝尝,这个!”他目光一厉,指着明秀手边的桂花糕严峻地说道,“伯娘家的桂花糕还是算了,真是特别难吃!”

    别伤了他家表妹的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