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母亲?!”慕容敬本还要据理力争呢,却见闵王妃这么简单就松了口,眼睛都直了。

    幸福来得太突然,世子殿下没跟上节奏!

    说好的百般阻挠,“就算我死了也不叫她入府!”呢?

    “你是我的孩儿,难道我忍心看你失望?”闵王妃看着温和,目光也慈爱地与慕容敬温声说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你弟弟都娶了媳妇儿,你不是也该成家立业?况,”她顿了顿,敛目温声说道,“你屋里的那些子女,也缺个嫡母管教,你也得上心了。”

    她说完了这个,转了转自己手上的一串佛珠,与还愣神儿明显是在儿子面前挑拨自己却没有成功的沈明珠说道,“你回去等着,过几日,我叫人去给你家提亲。”既然这么愿意嫁进来,她就成全了她!

    只盼这两个的真爱真能长久,也叫她了了一段心事。

    反正没有好人家的姑娘愿意嫁给这长子。

    明秀却敏锐地看到闵王妃目中的失望,心里咯噔一声。

    “多谢母亲!”原来母亲还是通情达理的,当初都是自己误会了,慕容敬感激地磕头。

    “去罢,你们一起好好儿呆着去。”闵王妃摆了摆手,不想再看眼前得这两个的。

    左右慕容敬也就这样儿了,想要什么媳妇儿,她成全了也就完了。日后再生出什么波折,也别再后悔就是。

    她管不住长子,索性就不管,只管次子一家就好。

    她算是看出来了,长子就是个脑残,日后闵王与她老迈,靠的还得是靠谱儿的次子。

    只可惜眼下不能废了长子……

    不过,待陛下驾崩新君即位,他家没了顾忌,这个儿子就不必要了。

    闵王府不能败在这样的混账的手里!

    “那儿子与明珠就去了。”慕容敬也多少记得明秀这个姑娘,觉得这姑娘在要对沈明珠不利。哼了一声,拉着沈明珠的手走了。

    今日这番闹腾竟然还并没有多厉害,明秀的心里是松了一口气的,见闵王妃对自己依旧温和,显然没有连坐的意思,只觉得尴尬。

    “今日出来一会儿,不敢再叨扰王妃,我家去了。”她恭敬地与闵王妃说道。

    “说什么叨扰,看着你们说说笑笑,我也开心。”闵王妃精神却有些不好了,慕容敬闹腾得也实在厉害,也顾不得招待明秀了,此时便含笑说道。

    明秀也说笑两句,便告辞回府。

    慕容宁等着呢,急忙亦步亦趋地跟上。

    明秀坐在车上撑着头闭目养神,不大一会儿,就感觉身边鹦哥儿推自己,张开眼,就见这丫头满脸欢喜,指着外头叫自己看。

    见她神色古怪,明秀挑了帘子往外看去,就见车外,慕容宁骑在马上跟着自己的车走,见了自己探头出来,顿时眼睛一亮。

    “王爷……”这也太黏人了,明秀多少有些无奈。

    “我就想跟着你走一会儿,你不必搭理我。”慕容宁嘴角带笑凑到她的身边,勒着自己身下的白马,笑得满脸桃花开。

    人面桃花说的其实是这位王爷来的,明秀不知为何突然就想到“白马王子”的典故,竟忍不住低头笑了一声。

    骑白马的,不仅可能是王子,还有可能是唐僧来的。

    不知明秀在笑什么,只是她对着自己这样和气,慕容宁就觉得很欢喜了,急忙讨好地问道,“表妹想到了什么?”

    “并没有什么,只是王爷……”

    “你别赶我走。”赶在明秀说话之前,慕容宁急忙打断了她的话,望着她的目光有些痴痴的,却又有些难过地说道,“别再撵我了,表妹。”

    他这辈子从遇见就被她撵了无数次,被她冷落了无数次,这样被她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淡疏远,如今想一想,都觉得天崩地裂一样。那时的痛苦与酸涩还在心中,他的眼眶发红,压低了声音央求道,“表妹别再与我说,叫我走这样的话了。”

    “王爷……”明秀看着慕容宁伤心的眼睛,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对不住。”她艰难地说道。

    当初是她伤了他的心,可是她从未后悔过。

    她既然要嫁给慕容南,就决不允许自己与别的男子有牵扯,仅此而已。或许那时慕容宁也很好,可是他到的晚了,就只能错过。

    “我明白表妹的心,如此,却越发欢喜。”慕容宁胡乱地抹了一把脸,脸上却露出了笑容,轻轻地说道,“因我知道,若今日表妹认定了是我,那日后外头有再多的好男子,你也不会去多看一眼。”他明白明秀的心,此时或许不过是怜惜他,怜悯他,觉得他这么多年痴守不容易,是最合适给她做丈夫的人,因此对他另眼相看。她或许对他并没有那么多的情分,可是这样就够了。

    她没有再推开他,他已经很幸福,也愿意这样守着等着,等她有对自己生出情意的那一天。

    他这一生都只会爱上这一个女子,多少年,他都等得起。

    “我只能与王爷说,日后,我会试着看。”明秀不愿欺骗喜爱自己的人,坦诚地说道,“我的心中并无对王爷的情爱,”见慕容宁没有半分芥蒂地对自己笑,她的目光便软和了许多,轻轻地说道,“只是王爷在,我便不会再多看他人。”或许别人很好,只是慕容宁等待的时间太长,凡事有先来后到,她不愿再为了日后什么真感情,就辜负了眼前等待了自己多年的青年。

    爱情是什么,她不知道,可是却知道,自己不能辜负。

    “这话真好听,表妹能做跟我说几句么?”慕容宁几乎要落下泪来,哽咽了一声,强笑问道。

    他是这样秀美艳质的青年,身份也很高贵,却在明秀的面前露出患得患失的神色。

    仿佛明秀的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一生。

    这样卑微,叫人看了心里莫名地难过。

    “我不会再多看,王爷之外的人了。”明秀不知为何,觉得心里有一块儿柔软的地方酸酸的,忍不住放柔了声音轻声说道。

    “真的么?”慕容宁急急地,仿佛要肯定什么一样问道。

    “是。”明秀温和应道。

    “真的真的么?”

    “嗯。”

    “真的真的……”

    “是。”明秀并无不耐,耐心地应了,直到这青年脸都亮了,白皙的面颊上都红了。

    “那以后,你叫我阿宁好不好?”得寸进尺说的就是安王殿下了,此时这青年羞涩地揪着坐下高大白马的鬃毛,引得这白马很愤怒地叫了一声。

    为毛不揪你自己的毛?!

    坐骑也是有尊严的!白马很生气!

    “这个……”这进度有点儿快,荣华郡主接受不来,正要断然拒绝,就见那白马突然发出了尖锐的嘶鸣,之后努力尥蹶子,要把背上的那倒霉王爷给掀下去!

    慕容宁惊呼了一声,转眼消失在了明秀的面前,叫这倒霉白马给背着远去了。

    荣华郡主极目远眺,眨眼看不见这王爷的背影了,心中很没有良心地给点了一根蜡,之后若无其事地命人驾车回府。

    一点儿都没有想过英雄救美啥的。

    她这一路回了府中,就往上房去了。

    既然应了慕容宁,她就得禀告父亲母亲,也有叫恭顺公主不要再做媒牵线的了,叫大家都不自在。

    今日看苏三的模样,恨不能都要哭出来了。

    她一进门,就见恭顺公主正一脸横眉立目地拉着一个脸色冷漠,目中却带着几分头疼的女子说话,声音不小,明秀都听见了,还很清楚。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嫁人?!”这就是逼债的恭顺公主了。

    “先立业后成家。”罗遥这三年的苦逼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不是今日沈国公亲自把她从军营里给提出来拖回家,她都恨不能住在军中算了。此时仇恨地看了为了满足恭顺公主竟然连外甥女儿都卖的无耻的舅舅,罗遥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弯腰在恭顺公主面前皱眉沉声说道,“国不成国,何以为家?!”

    “说人话!”

    “嫁人没意思。”在军中才有趣呢,罗遥觉得军中的生活自己过一辈子都不会无聊,想不出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男人,给自己添上负担。

    当然,冯五是个不错的人,不过罗大人觉得,为了冯五就叫自己从此规矩地做人,这有点儿吃亏。

    “嫁人没意思,你,你就娶!”恭顺公主已经口不择言了,见罗遥面色淡淡地看着自己,仿佛自己说什么她都听,就是不干,一脸的滚刀肉,顿时怒了,勒着这死孩子的脖子,将绝美的脸都凑到了罗遥的面前咬牙切齿地说道,“阳城伯府说了!若你愿意成亲,日后你与冯家小子第一个儿子,可姓罗!”虽然没有明晃晃说出叫冯五入赘的话,然而这个条件,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第一个儿子姓罗,就是罗家有后,只有罗遥一个丫头的罗家算是圆满了。

    寻常人家都不会有这样的好处,毕竟谁会肯定罗遥能生两个甚至更多的儿子呢?

    恭顺公主被阳城伯府的诚意感动得热血沸腾,顿时回来逼迫罗大人。

    罗遥一脸木然,想到那个有趣的纨绔,到底没有说什么。

    冯五仿佛是跟她卯上了,这三年抱着鸡抱着狗来往她的军中,什么都不说,就抱着自己的心肝儿蹲在边儿上看着。

    罗遥要揍,这厮就抱大腿求英雄饶命,罗遥无视,他就抱着鸡狗哼哼唧唧,罗遥若是与他和气地说话,他就仰头神圣不可侵犯,特别地变化系。

    持之以恒了三年,也确实挺不容易的,至少罗遥觉得挺不容易。

    她本以为作为一个没有什么耐心的纨绔,被自己拒绝成了那样儿,该觉得无趣转身就走,这亲事也就算自然地完了呢。

    谁知道这小子竟然真的坚持了三年!

    当然罗大人不知道,冯家纨绔最不缺的就是毅力恒心,想当初为了培养出一只最威武的斗鸡,冯家五爷那是实打实地跟大公鸡睡了两年来的。

    “你说,你说句话呀!”恭顺公主抓着罗遥的衣襟嗷嗷叫。

    沈国公在一旁看着,用力地咳了一声,叫罗遥明白道理。

    “知道了。”罗遥并未说同意或是拒绝,只是含糊地说道。

    她这还挺可怜的,明秀眼珠儿一转,急忙笑眯眯地迈步进门给自家表姐解围,暗地里与罗遥笔出一个“欠人情”的手势,这才挽住了恭顺公主的手臂笑问道,“母亲都不关心我么?也不问问,我往闵王府上去,都遇见了谁?”

    “遇见谁了?”恭顺公主眼睛亮晶晶地问道,然而一只手却掐着罗遥的手腕不撒开,特别地脚踩两条船。

    “阿蔷的三哥‘凑巧’与王妃请安。”明秀意味深长地看着恭顺公主,见这亲娘的目光游弋可疑,也不拆穿的,慢慢地说道,“只是他仿佛很怕我,想来不愿与我亲近。”见恭顺公主的脸色微微地变了,她便继续说道,“还见了四皇子,许久不见,四皇子仿佛变得更有威仪些,我与他说了许多话,倒还相投。”虽然并未多说别的,然而明秀的意思却已经全在里头了。

    “你的意思是?”恭顺公主呆住了,看着明秀说不出话来。

    “母亲明白我的,他也确实辛苦等了这么多年。”明秀低声说道。

    沈国公见恭顺公主转不过弯儿来,便在一旁淡淡地说道,“安王尚可。”

    能一心一意等着她的闺女,安王的深情都在沈国公的眼里,至少沈国公觉得,安王还是能够托付的。

    别以为国公爷平日默不吭声就心里没数儿,他这些年也并没有闲着,观察恭顺公主中意的那几家青年很久了。

    一个人可以装模作样,然而举手投足的一些小事,却并不会刻意隐藏,很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品性。

    沈国公观察了多年,觉得还算不错的,一个是安王,一个就是冯国公府的苏三了。只是安王更有痴处,拿他闺女当天仙儿一样捧着痴心不改,怎么想,安王都是很合适的人选。

    至少沈国公觉得,安王不错。

    至于会不会叫帝王猜忌自己将闺女嫁给安王从此倒向太子,沈国公真的觉得无所谓。

    爱信不信,他不会为了这些忌惮,就叫闺女错过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可是……”恭顺公主觉得慕容宁生得一脸桃花儿,这样子是很叫人心里没底儿的。

    “且看着,我也就是这么个想头。”明秀柔声说道,“您就想一想,他为了我,做过多少事?”

    这个倒是无法反驳,恭顺公主缄默起来,当做默认了此事。

    当然,哪怕是这么晴天霹雳的时候,罗大人的手腕儿依旧倒霉地没有被撒开。

    另一个心中不耐的唐王的面前,一个傻笑不绝的美貌青年抓着兄长的手腕儿,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二哥!阿秀,她说愿意试一试对我另眼相看了!”

    才是试试,离娶上这媳妇儿还十万八千里呢!最近与唐王妃掐得满府都是狗血,越发暴躁的唐王殿下,瞪着弟弟的狗爪子,默默地捏起了拳头!

    唐王殿下凄风衰雨的,弟弟竟然秀恩爱,人干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