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安王殿下抱头鼠窜,被自家“岳父”打出了门。

    “这小子,狼子野心!”没人喜欢明秀沈国公觉得糟心,然而遇上这种顺杆爬赶着往上凑的,国公爷表示也接受不来。

    “没有想到,他是这么个性子。”明秀之前并没有十分了解过慕容宁,然而今日却觉得有趣儿极了,揉着眼角笑着说道。

    她的目光落在慕容宁与自己的蜜饯上,听着母亲“连我要都敢不给!”的告状话,目中便慢慢地柔和了起来。

    这个人,是个有真心的人。她如今要做的,就是不再想从前旧事,一心待他,两个人都圆满。

    “不过看起来很在意你,也还不错。”恭顺公主满意地与明秀说道。

    慕容宁与慕容南是性情截然不同的人,一个无赖一个守礼。恭顺公主分不清谁好谁坏,只知道日后谁能叫闺女幸福,谁就是好人。

    好吧,安王,确实叫明秀笑容更多了许多。

    “您说的是,只是我想着,我该努力改变对他的态度。”她会真心去喜欢他,用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意同等待他,才不算辜负了他。

    “不必急。”沈国公踹走了抱着自己大腿哭着喊着不肯走的美貌青年,哼了一声回转,听了这个便温声说道。

    “怎么不急?!这孩子都十八了!”

    “安王年纪也不小了。”明秀柔声说道。

    她不能因自己任性矫情,就耽误了别人是不是?

    沈国公到底哼了一声,却并没有反驳,只是想到了明秀这婚事坎坷,目中露出了担忧。

    只望这一回,再无波折,终能圆满。

    “你往闵王府去,可有了什么有趣儿的话没有?”闵王府是京中八卦之一,恭顺公主眼下就指着这些八卦活着了,眼睛锃亮地推了推明秀。

    被激动的老娘差点儿推地上去!明秀无奈地扶着桌子坐稳了,这才轻声说道,“还真有。”

    她把今日沈明珠与慕容敬那不得不说的真爱故事说了一遍,见恭顺公主一点儿都不惊奇显然没当一回事儿,便好奇地问道,“母亲从前知道此事?”瞧慕容敬与沈明珠这架势也知道真爱不是一天两天了,八卦之王知道一些也并不是不可能,明秀如今性情也越发的冷淡,就算是沈明珠做妖,也不想有什么牵扯。

    “当然知道,我听你二婶子说过。”恭顺公主淡淡地说道。

    当年她将三太太贪墨府中银钱的账本子都摔在了这女人的脸上,只问她是还钱还是报官,三太太跪着求她,她却没有一点的动容。

    她求她的时候看着可怜,可是谁来可怜她这些年在沙场出生入死的夫君与儿子?!

    那些伤痕,一点点眼泪是抹不去的。她可不是什么圣母。

    因此事,三太太不得不还了沈国公府五万两的银子,虽然叫恭顺公主说便宜了三房,然而如今银钱都不在手中的三太太是伤筋动骨了。

    因为这个,国公府与三房三年都没有走动,有些话都是时有往太夫人处请安,做足了孝顺庶子媳妇儿的二太太来与恭顺公主说的。

    二太太曾说了一回,沈明珠在家与闵王世子暗地里往来,想来就没错儿的。

    “只是,她够呛呀。”恭顺公主见明秀好奇,便低声说道,“你二婶子说了,老太太不好了,还不定是个什么章程,她就算定亲,然怎么着宗室世子成亲也得隔个一年半载的不是?只怕那时,她得守孝。”

    太夫人这些年过得不顺,不仅沈明珠姻缘不好,更有她唯一的嫡孙沈明棠,这小子年纪也愈发地大了,然而却也玩儿起来风流姿态,前儿还跟三老爷往外头去看花魁去了,回府之后给自己的丫头都改了名儿。

    别的不说,贴身的丫头一名桃红,一名绿映,还挺好听的。

    太夫人听了这名字就吐了血,之后就病歪歪的心灰了大半。

    她疼爱沈明棠,也是因这孙子是她寄予厚望的孩子,据说是文曲星下凡的,做状元也使得,然而这么多年过去,竟字儿都认不全。

    又有三老爷的外室有孕,也叫太夫人撑不住了。

    那外室是当年她想要坑给沈国公的清倌儿,内里是个什么货色太夫人心里门儿清,如今却要给她生育血脉,怎能叫太夫人撑得住?

    “老太太已经病成这样?”明秀对三房这些年不大在意,听了这个,只觉得诧异。

    她见多了太夫人机关算尽的狡诈强悍,如今骤然听到她不好,仿佛还有些接受不来。

    “听说就是熬日子了,所以我就说,五丫头这婚事……”太夫人若是一没,沈明珠顿时就得守孝,那时,就真的要命了。

    这一守,按多了说就是三年!

    明秀嘴角顿时一抽,见恭顺公主还没有想明白呢,便低声叹息道,“老太太若没了,父亲岂不是要丁忧?况,我也得守孝。”这可太坑了,一坑就坑了一家子。

    安王还不哭死啊!

    恭顺公主呆了呆,一脸的才想到。

    都分家了这么久,她早就不把太夫人那些人当回事儿了,自然想不起来,太夫人死了,自家也得倒霉。

    “陛下会夺情。”沈国公伸手摸了摸明秀的头,见她一脸忧虑便安抚说道,“你放心,分家之后,她只是继室,与你无关。”

    皇帝如今正是紧张的时候,就恐兵权叫承恩公给包圆儿回头给自己一个宫变,哪里肯叫沈国公丁忧,只怕老太太死了八百次皇帝也只会当寻常路人死了。况明秀的婚事自然有皇帝在,不行的话,请皇帝的圣旨出来,什么就都圆满了不是?

    守孝?守他娘的孝!

    “父亲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明秀自然是相信父亲无所不能的,闻言顿时觉得安慰了起来。

    她觉得安慰了,然而惊慌的自然也有,至少沈明珠来来回回地在一间奢侈华丽,却有些闷热的屋子里头打转,脸色惊慌。

    她没有想到闵王妃处这样简单地松了口,却坏在了自己家中!

    “老太太怎么样了?”走了好几圈,恨不能把地都抹平了,沈明珠就见屏风后转出来了一个大夫,也顾不得避讳了急忙上前问道,“我家老太太如何?”

    今日太夫人不知怎么就吐了一口血晕倒了,偏那时屋里还没有丫头,沈明棠也不知往哪儿钻沙去了,等沈明珠回来想与老太太报喜,却见她已经人事不知,晚一点儿只怕身子都凉了。她的心中恐慌,手就有些颤抖。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太夫人从前还好,这三年缠绵病榻,沈明珠那点儿孺慕之情也都消耗得差不多了,如今只担心的是——太夫人若真的不好,她就得守孝。

    不守也得守,因为闵王妃从来看她不顺眼,若她能晚进王府,想必闵王妃是乐意的,也会逼着她守孝的。

    若她不肯,那更好,只说一声不孝女,退亲都没账算!

    “只在这半月了。”那大夫见沈明珠衣裳华丽面容娇艳,也不敢抬头看,低头急忙说道。

    “什么?!”沈明珠顿时一个踉跄!

    “老夫人已经醒过来了,只是到底内中空虚,已经是数日子了。”

    “我家有许多好药!”

    “再好的药,也补不过来了。”那大夫迟疑了一下,有些不安地说道。

    他方才见这沈家老夫人的身边一个亲近的儿女都没有,只有几个惊慌失措的大丫头来来回回,心中总是疑惑的。

    三老爷如今守着真爱不着家,三太太天天算自己那点儿银子也不大来请安,沈明棠不必说,虽然与太夫人感情最好,然而到底年纪小玩儿心重不知往哪里去了。余下沈明珠正在这大夫的眼前,目光阴晴不定,许久之后方才挤出了一个笑容说道,“还请劳烦,给我家老太太好好儿开些调养的药。”见那大夫应了,将药方写了与自己,沈明珠送了大夫出府,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

    半个月,赶不上她出嫁了。

    “大夫与表妹怎么说的?”她正立在院中不知该这么办是好,就见另一侧的抄手游廊,一个文弱的女子匆匆走过来,走到沈明珠的面前轻轻喘息了片刻,面颊发白。

    正是太夫人膝下的方芷兰。

    “表姐怎么出来了?”见方芷兰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沈明珠便有些不耐地说道。

    方芷兰这些年住在三房什么事儿都干不成,天天生病,人参燕窝大把大把地用,时不时还得请大夫入府来诊脉开药,不知花了多少的银子。

    这若是还在国公府之中,走公中的账沈明珠不会说什么。然而如今分了家,方芷兰这用的都是三房的银子,谁会高兴呢?

    说句不好听的,三房的银子就是沈明珠与沈明棠的,方芷兰这是在花她们姐弟的银子。

    “我听说老太太不舒坦,想来瞧瞧。”方芷兰脸色柔弱不安地拧着帕子,怯怯地看了一眼沈明珠的冷眼,小声儿说道。

    她能留在府中依仗的全是太夫人,她因体弱多病,三房又不是好人家,这些年也没有正经人家来提亲,如今年纪也不小了,却还是待字闺中,说话自然也不硬气。

    “老太太也就罢了,表姐可别太急了,回头自己病了,还得花钱抓药!”

    从前沈明珠是多么清高的人呢?提银子都脏了嘴的。只是叫恭顺公主夺走了五万两的银子,三房捉襟见肘,如今便也市侩了起来,见方芷兰双目泛红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沈明珠越发不耐地推了这个从前与自己交情不错的表姐一把冷笑说道,“且表姐放心,老太太身子好着呢,不会少了你的好东西!”

    最叫她不忿的,就是太夫人暗地里给了方芷兰好几样儿的珍玩,个个儿值钱。

    她是太夫人的亲孙女,太夫人竟然给了方芷兰,没有给她!

    想到一人多高的粉彩花瓶儿,还有好几串儿鲜红的檀香数珠儿,沈明珠就觉得心里烧的慌!

    老太太为什么就只给这个病秧子?

    “表妹若喜欢,我就送给表妹。”方芷兰目光一闪,低着头柔弱地说道。

    “老太太给你的,我可不敢要!”

    “我与表妹一体,我的不就是你的?”方芷兰拉着沈明珠的衣裳,偷眼见她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便柔声说道,“那样儿的好东西,我屋子里也是白放着罢了!老太太曾经还给了我一套檀木的茶具,最是稀罕雅致的。我知道表妹最喜烹茶,这就拿给表妹,以后呀,与世子一同烹茶为乐,岂不是快哉?”

    “这……”沈明珠确实缺一套日后嫁入闵王府拿得出手儿的茶具,闻言已经意动。

    “还有那粉彩花瓶儿与数珠儿,都是好东西,以后都给表妹做嫁妆,摆在屋里戴在手上的,再体面不过。”方芷兰继续说道,“老太太说这些都是从前自己从老国公的私库里留下来的,那都是不多见的好东西,只有表妹做世子妃的人物,才配用这样贵重的东西呢。”她细致地说完了,又低声叹道,“我这样的身子骨儿,也不知能活几年,要了这样的东西,有什么用呢?”

    “表姐不必妄自菲薄,好不好的,明儿管老太太讨些人参来,就够救你的命了。”沈明珠跋扈的性子并没有改,只是这些年没有靠山不敢在外头儿张狂。如今只敢在家欺负方芷兰罢了,况她也觉得方芷兰没用,使了那么多年的劲儿,慕容南的一个袖子都没有挨着,太过丢脸,见方芷兰还是柔柔弱弱弱柳扶风的,便想了想慢慢地说道,“待日后我嫁入王府,会想着表姐的亲事的。”

    “多谢表妹一心待我。”方芷兰双目含泪,仰头轻声说道。

    “表妹方才,在为难什么?”感激了一下沈明珠对自己的心,方芷兰急忙又问道。

    “老太太的病……”方芷兰本就不被沈明珠放在眼里,因此在她的面前也没有忌讳,沈明珠将自己顾虑之事说了,见方芷兰露出了惊容与不安,便冷哼了一声说道,“闵王妃正恨我呢!我只怕守孝数年,世子……”

    慕容敬是个多情的人,沈明珠很担心这真爱又叫闵王妃拿那些通房小妾的给笼络过去,此时便与方芷兰慢慢地说道,“到了如今这地步,我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她纵有千般手段,也争不过老太太的命去!

    方芷兰果然也露出了愁容,之后迟疑了一下,欲言又止。

    “表姐有什么解决之道?”沈明珠眼尖,见了她的模样,顿时问道。

    “有是有,只是……”方芷兰吓得退后一步,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见沈明珠不耐烦地抓住了自己的肩膀,疼得脸儿一白,方才讷讷地说道,“只是会叫老太太难过。”

    “什么法子?!”

    “我听人说有一种药,能激出病人身上的气血,延续寿命,只是……”方芷兰迟疑了片刻,在沈明珠炯炯的目光里为难地说道,“气血翻涌冲击心脉神魂的,病者大多会心神不定,孳生虚幻恐惧之景,日日夜夜不能安稳,如陷地狱生不如死。因此……”她顿了顿,看着沈明珠轻轻地说道,“寻常人宁愿死了,也不敢用这样的狼虎之药。表妹,你觉得,如何呢?”

    沈明珠听了这样的药效,微微迟疑,之后,面上一冷。

    “这药哪里有?”她听自己冷静的声音传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