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表哥真是一个好人。”明秀含笑说道。

    她不会对别人的家事置评,然而却并不认同安固侯夫人的做法。

    将庶女送去给年迈的王爷做侍妾,这能显出什么呢?说不好听些的,一个攀附权贵是少不了的,到时候安固侯夫人的脸只怕都要没了。

    也并不是一定叫安固侯夫人善待庶女,这太叫人为难了些,谁会心无芥蒂地疼爱别的女人给夫君生下的孩子呢?明秀自认都是做不到的,只是叫明秀自己说,无视也好,冷落也好,做出的决断,至少别叫家中蒙羞,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被发了好人卡的王年缩着脖子很奸诈地笑了两声,这才与明秀说实话道,“看她可怜是一方面,还有就是……”他左右看了看,这才慢悠悠地说了大实话,抖着腿儿说道,“这丫头从前与我关系就很不亲近,叫母亲祸害一回,在那王府不得宠也就罢了,若是得宠,还能不吹枕边风说我的坏话儿?这是坑我呢!”他可不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是瞧着这女孩儿的样子,就知道她肯定不是那种给了一耳光默默忍受的性子。

    “表哥与我说这些,就真的是真心话了。”明秀叹了一声说道。

    “难道我还要瞒着你不成?”这表妹黏上一身毛儿比猴子都精,王年自认还是坦白从宽比较合适。

    “走走,去见你二姐姐。”虽然正经明秀该管明华改口叫表嫂,然而纨绔们都是不拘小节的人,王年也不在乎这个,引着明秀就往后院儿走。

    走到了自己的院子,他抱着花儿自顾自地去献宝,叫明秀后脚跟着就进了屋子,就见明华一脸安然地歪在软榻上,身上还盖着薄薄的锦被,正弯着眼睛笑看王年与她说话,见了明秀进来,明华的眼睛都亮了,急忙要起身,却叫明秀上前几步给按住了,只能仰头与明秀笑道,“我才多大的事儿,就叫你急着个赶过来了,连累府里都不安宁,叫我都有些汗颜。”

    “你如今是最要紧的,我也想瞧瞧心里安心。”明秀坐在明华的对面,见屋里的丫头井然有序并不喧闹,又见明华今日眉眼惬意,从前的郁色消减了很多,便笑道,“二姐姐这是天大的事儿,别说劳动,叫我天天来……”

    “肯定是不肯的。”明华笑着接道。

    这个倒是,明秀真心不爱看安固侯夫人的那张脸,就笑了笑。

    王年也知道些,叫明华留在屋里与明秀说话,自己往外头去使唤府中下人赶紧给自己收拾小厨房。

    他选的地儿很不错,正是旁边儿的那侧的厢房,连着厨房等等做下来,竟志得意满极了。

    “咱们这院子本就不大,他还瞎折腾。”明华的脸上可不是瞎折腾的恼怒,又推了身边的果子来给明秀。

    “表哥也是在给人树规矩呢。”明秀温声道,“叫人看见表哥对二姐姐的用心,知道你不是一个不叫人放在心上的,这府中的下人才会对二姐姐恭敬。”侯府积年的下人那都是些不好使唤的人,最是看人下菜碟。若得宠的,奉承到天上去,若不得宠的,哪怕是主子,也敢往死里踩,平日里污言秽语都不必少了的。明秀不知道别的,上辈子看了很多的书,就知道这个道理。

    红楼中尤二姐怎么叫奴才欺负死的?虽有主母的授意,然而下人们也个顶个儿都是胆儿肥的。

    “嫁了他,我这些年从不曾后悔过。”明华看着外头跳着脚儿叫人看紧收拾屋子的王年,知道这人没有别人英俊有出息,可是却觉得他哪哪儿都好,拉着明秀的手唏嘘地说道,“我庆幸嫁给的是他,只你想想看,我这多年未孕,若换了旁人,可会一心等着我,在婆母面前为我转圜?”她眼眶红了一瞬,见明秀怔住了,便强笑说道,“其实,我都知道。”

    王年回了自己面前从来笑嘻嘻的不说,然而她却知道他在安固侯夫人面前的自污。

    他没脸没皮地说自己不行,也护住她,不叫她直面那样跋扈的婆婆。

    还有这些年往这院子里来来去去的谄媚卖弄的丫头,她还没有说什么,就都叫他撵走了。

    正说着话儿,明秀就见外头进来了一个大丫头,赫然是安固侯夫人身边的,传话儿叫明华自己在自己屋里好好儿带着不许出去叫*害。

    这丫头仿佛不敢多留,传了话儿就走了,留下了明华呆了呆,无奈地摇头笑了,低头飞快地抹了抹眼角。

    她就是想到那年自己刚刚进门,婆婆叫她早早儿地就起来请安立规矩,那时王年什么都不说,也不与母亲针锋相对,只是每天打着哈欠跟着自己一起天不亮起来,一起给安固侯夫人请安。安固侯夫人心疼儿子,这才不叫她早早儿地过去当摆设,之后立规矩的时候,也是王年每每在自己院子里吃饭等等,总是等着自己,饿得眼前发花,逼着安固侯夫人将自己送回来。

    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服侍过婆婆。

    还是明华自己心中不安,因安固侯夫人虽不好到底是王年的母亲,因此隔三差五地过去孝顺,虽累着些,却已经强过旁人许多了。

    “我听说四妹妹要嫁给闵王世子?”见明秀微微点头,明华便忍不住叹气道,“三妹妹别笑我记吃不记打,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日子过得好,从前的恩怨都淡薄了。我也不期望与四妹妹好得跟亲姐妹似的,却也不希望她掉进泥潭里去。”这是真心话,她过得好,这些年对沈明珠的怨愤之气平顺了很多,也不愿意再看沈明珠这样自误,压低了声音说道,“闵王世子,可不是什么良人。”

    “二姐姐?”明秀对沈明珠无感,本就是无法威胁自己的人,她也不愿多放在心上徒增烦恼,见明华说出慕容敬不是良人,眼睛顿时就睁大了。

    “连我不出门的都知道闵王妃不喜欢四妹妹,可见内里,闵王妃待四妹妹只怕……”明华目光怜悯,淡淡地说道,“嫁人之前千般好万般好,我却知道,嫁了人以后,婆家的态度才是真的重要。闵王妃不喜四妹妹,以后她在她的手底下还能有好儿?后院儿里头多得是磋磨人的手段,谁吃得住呢?世子虽然身份高贵,可我听说常有狂悖言行,为四妹妹说几句话就闹得满城风雨,王妃不会在心中记恨?”

    王年最聪明的地方就在于从不因明华与安固侯夫人争吵,因此安固侯夫人也不是那么厌憎明华。

    谁愿意儿子为了个女人与自己成了仇人呢?

    “四妹妹自己心里愿意。”明秀顿了顿,便纠结地与明华说道,“二姐姐可别想着劝,但凡能劝动,她也不会急着嫁。”

    “我也不是傻子。”明华低声叹道,“只是觉得可惜了。”

    “虽闵王府不是什么积善的人家,不过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儿,四妹妹求仁得仁,也是自己的意愿。”

    又不是别人强把沈明珠塞给闵王世子的,明秀虽然对闵王世子看不顺眼,却也不会狗拿耗子,拼着叫沈明珠记恨自己搅和了这人家眼中的大好亲事,因说到沈明珠到底叫人心生抑郁,明秀急忙岔开话题指着桌上的几样点心说笑了一会儿,又说了些京中的趣事,见明华展颜,这才放心。

    明华也不过是自己过得好因此想得多些,见明秀虽然不会祸害沈明珠,却也没有帮衬的心,到底也不是个圣母,将此事给撇在一旁不提。

    不过说笑了几句,明秀便起身告辞。

    明华自然是舍不得的,只是因有孕果然精神不好,因此就将明秀送上了马车,方才回转。

    走了这么大的一圈儿,明秀也有些累了,一路回了自己家中,就见慕容宁一脸是笑地立在门口,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

    “我叫吉祥看着呢,说看见了你的马车,就叫我出来接你。”慕容宁一指身边一个面容俊秀,点头哈腰对明秀百般请安的伶俐的小厮,见明秀含笑看着自己,便红了脸低声说道,“我想念你,就想快点儿再看见你,这可怎么办呢?”见明秀不言,只静静地看着他,慕容宁白皙的面上露出了淡淡的笑纹,弯着眼睛与她说道,“况,都等习惯了。如今能把你等回来,我觉得欢喜。”

    他躲在角落看她的日子太久,如今更不愿意叫她离开自己的身边了。

    “表妹会不会嫌我烦?”慕容宁忐忑地问道。

    他这么黏人,谁吃得消呢?可他忍不住,怎么是好?

    “我很欢喜。”明秀就微微地笑了,对慕容宁柔声说道,“若你不粘着我,只怕我就要哭了。”

    虽然粘人,可是这是因喜欢自己不是?若有一天这青年成了孤高脱俗的存在,三天不见无所谓,荣华郡主就得想一想,这是不是要掰的节奏了。

    “表妹喜欢?!”慕容宁如闻天籁,眼睛都亮了!

    明秀想了想觉得确实挺开心的,诚实地点头,就见这眼前的青年在自己身边飞快打转,一脸幸福。

    “那我以后,可粘人了,啊!”安王殿下最喜欢粘着自己的心上人了,如今有了批准,已经决定要将没脸没皮进行到底,见明秀低头笑了,那一段儿雪白的脖子袒露在自己眼前,只觉得嘴里发干,吧嗒了一下嘴儿,想着自己这辈子吃素好多年,一边在心中哀怨,一边一瞥一瞥地往明秀的衣领处看,那目光真是说不出的猥琐,叫正侯在一旁的那名为吉祥的小厮一脸的晴天霹雳!

    天可怜见,他家王爷这样儿叫郡主看见,妥妥被打出门的节奏啊!

    没准儿媳妇儿都要飞!

    为了王爷的幸福,也为了日后不要天天晚上不睡觉陪着王爷在屋里转圈儿喝凉茶静心,忠心小厮挺身而出挡在了自家未来王妃面前,也伸出脖子来给王爷看。

    “做什么呢你!”安王殿下被恶心坏了,顿时跳起来踹了这个给自己丢人的家伙一脚!

    被踹得好疼的小厮揉着屁股到了一旁,心里骂骂咧咧诅咒这个不好侍候的主子,不是因那每月二十两的月钱,他一定!

    不会这么伶俐的……

    “你呀。”明秀眼睛多好使呀,早就见了安王看着自己流口水的眼神了,心里觉得有趣,又见那小厮委屈巴巴的,便笑着劝道,“他倒是一心向着你,我瞧着,你待他十分亲近。”她看得出来慕容宁对这小厮格外不同,仿佛还有几分信任,况这小厮看着俊俏斯文,竟并不像是个奴才,便与慕容宁温声说道,“你方才叫我看见了也就罢了,叫外人看见,不知多少非议等着你,偏你不识好人心。”

    “你看见了。”慕容宁顿时心虚地缩了缩脖子。

    “郡主是好人!”那吉祥在一旁热泪盈眶,觉得还是荣华郡主是个明白自己一片真心的好人!

    “我看见什么了?我不知道。”明秀叫安王边儿上呆着去,自己侧身走过还很不好意思的慕容宁往里头去了,只鹦哥儿好奇地看了一眼身后滚进了国公府,等着大门紧闭之后恨不能抱着哭成一团的主仆,嘴角抽搐了一下,拉着明秀的手低声说道,“郡主,我怎么觉得,觉得王爷有点儿……”有点儿二呢?一定是错觉,她就不多说什么了。况安王殿下还会给自家郡主做点心吃,真是一个好人。

    彼此的下人都给彼此的主子发了好人卡,也是心有灵犀了。

    倒霉好人主子荣华郡主尤不只知,见鹦哥儿总回头往后看,便笑问道,“什么这么好看?”

    “没什么!”不知看见了什么,鹦哥儿脸红了,扭头低声说道。

    见她面颊通红,明秀微微一顿,便往身后看去,就见那个十分俊俏的吉祥正笑嘻嘻地跟在安王的身后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坏笑,倒也是个很出众的人。

    “郡主别看!”鹦哥儿脸红了一片,显然是臊了,甩了甩帕子,竟丢了明秀自己往后院跑,跑到一半儿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又红着脸跑回明秀的身边跟在明秀的身后护着她往里走,只是这一回就目不斜视,特别地傲气。明秀见了她这模样心里猜出了七八分来,无奈地在心中摇头,只是回头看了那吉祥一眼,也觉得合适,便又忍不住多看了几眼。这几眼就坏菜了,安王殿下以为这是心上人舍不得自己呢,开开心心地跑过来。

    “表妹想见我,就唤我一声就是。”安王殿下狗腿儿地说道。

    明秀无语地看了这自作多情的王爷一眼,咳了一声没有说话。

    “郡主是在看王爷么?”鹦哥儿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呀!

    “你要记得,为人要厚道,”明秀严肃地教导自己的大丫头,顿了顿,深沉地说道,“人艰不拆呀!”

    这话就很深奥了,鹦哥儿努力地在消化这么意味深长的话,却见自家郡主一路往里头去了,然而上房,却空无一人。

    “母亲呢?”见一个大丫头匆匆而来,明秀心里咯噔一声生出几分担心,拉着她急切地问道,“人呢?!”

    “国公爷回来了。”这丫头复杂地看了罪魁祸首安王一眼,与明秀小声儿说道,“公主,公主带着国公爷往厨房去了,叫国公给公主做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