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赶到救驾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大概救不了自家亲爹了。

    青着脸的沈国公一只耳朵被恭顺公主叼着,正蹲在灶下加柴烧火!

    “人家阿宁都知道做点儿东西与阿秀吃呢,你呢?你呢?!说好的真爱呢?”恭顺公主嗷嗷叫着扑在沈国公的背后,一嘴巴咬下去啃在这国公的耳朵上,努力地掐着沈国公的脖子嗷嗷叫道,“做夫妻这么多年,孙子孙女儿都要有了,本宫还没有吃过你给本宫做的饭菜,你觉得合适么?合适么?!”

    恭顺公主所在方圆十米人俱灭,都不敢有人在心情明显很不美丽的国公爷面前碍眼的。

    这时候往前凑,还不得叫国公爷撅吧撅吧塞灶台里烧成灰呀?

    “不合适。”沈国公恐这公主跌到灶台里去,一边护着,一边烧火很温顺地说道。

    “算你识相!”见沈国公被自己降服了,恭顺公主得意地趴在他的身上四顾,力图寻出更多能叫自己做主的事儿来。凤钗晃动之中,她见沈国公烧了大锅,里头发出鸡汤的香味而,便眨巴着眼睛好奇地问道,“这是要做什么呀?”她挤着眼睛,努力露出天真可爱来冒充小姑娘。

    自从知道自己就要成“祖母”,公主殿下就添了这么个毛病。

    沈国公眼角有淡淡的笑意,抽出手来摸摸她的头说道,“给你下面吃。”

    “下面?”恭顺公主搂着丈夫的脖子歪头想了想,觉得鸡汤面还不错,软乎乎热乎乎的,比慕容宁做的破冰糖山楂强出几条街去,心满意足地点头恩准道,“这个还好。”

    “怎么突然想起寻我给你做饭?”沈国公温煦地问道。

    叫他知道谁在后头捉妖儿,等着的!

    “我不是说了,阿宁做给阿秀吃呢,多叫人羡慕呀,你老大老大的,却还不如阿宁知冷热呢。”恭顺公主没心没肺地说道。

    躲在灶台后头的罗遥深沉地看向窗外远方的天空,满眼白云飘渺清幽,只觉得安王摊上这么一个岳母,真是前世不修。

    果然,沈国公的眼角闪过一丝锋芒!

    跟着明秀躲在厨房门后探头探脑的安王殿下只觉得后背一股凉气,汗毛儿竖起,迎着自家心上人怜悯看来的眼神,还含笑宽慰道,“我没事儿,就是有点儿冷。”

    冷就对了。

    明秀眨巴了一下眼睛,很没有良心地给这倒霉皇子点了一根蜡,之后又把脑袋伸到厨房里去看着。

    “你得学学阿宁不是?”

    “你还来?!”这类型说的就是恭顺公主了,见沈国公轻飘飘地背着自己起身往一旁去揉面,公主殿下一边树袋熊一样搂紧了自家国公,一边贴在他的耳边继续絮絮叨叨地说道,“阿宁还说,以后还学着给阿秀做呢!都说君子远厨疱,可是你瞧见没有?阿宁为了阿秀,这都愿意做呢!以后,你也给本宫学做饭,好好儿跟阿宁学,啊!”

    “好。”给媳妇儿做饭吃没有问题,可是叫一个小子给比成了对照组,国公爷的心情很不爽。

    从前还觉得这小子不错,原来这么奸猾!

    才见点儿亮儿就知道给岳父上眼药啊。

    “姑丈待姑母真好。”见沈国公任劳任怨地背着恭顺公主到处走,没有半点儿不耐,慕容宁觉得是自己表达心意的时候了,急忙在明秀的身边见缝插针地说道,“以后,我也会如此的。”

    “我这分量,你大概背得艰难。”明秀看了看自家威武强悍的国公爹,再看看两条腿加起来还不如自家爹一条腿粗的安王殿下,嘴角抽搐地说道。

    “我会努力的。”少见明秀这样与自己玩笑,慕容宁魂儿都飞了,都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罗遥才从厨房里出来,就见了眼前闪瞎人狗眼的一幕,嘴角一抽,转身就走。

    “表姐怎么走了?”慕容宁看着罗遥匆匆的背影,与明秀问道。

    这家伙年纪比罗遥大,竟然还管罗遥叫表姐,明秀终于知道什么叫润物细无声了,想了想便说道,“大概是看得太震撼。”

    “冯家那小子天天儿追着她跑,我看着都可怜。”前几日的时候安王殿下也是可怜人一位,与同是天涯暗恋人的冯五还是一对儿感情不错的好朋友,互相说说心事的那种,只是安王殿下守的云开,已经很久没有见自家小伙伴儿了,见明秀漠不关心冯五如何,便垂头叹气道,“阳城伯府这是使了大劲儿了,冯五都说了,他娘跟他说,只要娶不回来这个媳妇儿,就要叫他流落街头!”

    “流落街头?!”冯五莫非捡来的?

    “这才好英雄救美不是?”安王觉得阳城伯府也是拼了,苦肉计都出来了,真是不容易。

    比起来他仿佛还没有这么苦逼过。

    “苦肉计?”

    “你等着就知道了,真是机关算尽呐。”安王殿下一不小心就把小伙伴儿卖了,见明秀看着他的身后眼睛都瞪起来了,急忙转头,却见罗遥去而复返,正眯着眼睛表情不善地看着自己,只觉得晴天霹雳,在明秀可怜的眼神里无助地与罗遥小声地说道,“其实,就是那么个意思,你懂的。”被正主发现了怎么办?安王好着急,见罗遥手上动了动,正要抱头蹲下等着被揍,却见罗遥一转身,自己走了。

    “这是?”没出息的安王殿下怯怯地与明秀问道。

    “表姐那么聪明,都不必你卖了他,什么计也都看出来了。”这什么计策的,只看罗遥对着谁,吃不吃这一套罢了。若有心,心知是计也会纵容。若无心,就算真的很惨,罗遥铁石心肠也不会多看一眼。明秀看着吐出一口气露出安心笑容的慕容宁,忍了忍便问道,“你很怕表姐?”

    “我只是不与女子动手!”安王殿下才不是胆小鬼呢,肃然说道!

    “是么。”明秀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家伙,见安王殿下抖了抖自己的身子往一旁躲去,笑了笑,特别地阴险。

    自家媳妇儿连算计人都这么好看,可怎么办呢?安王殿下心里生出许多危机,觉得自己被明秀使坏惦记上了,却觉得很开心。

    此时厨房里已经偃旗息鼓,不大一会儿,一个脸色微微严峻的高大中年男子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一边走,一边挑筷子上的面吹凉喂给背上嗷嗷叫的绝色美人儿。

    “好吃!”恭顺公主吧唧吧唧吃了,拱了拱沈国公的脸颊。

    明秀觉得自家老娘有逆生长的趋势,这活脱脱也才六岁,迎着沈国公严肃的目光,急忙退到一旁不忍直视亲娘那张单纯的脸。

    “若你真觉得好吃,下回再做给你。”见闺女识相退开,沈国公很满意,头微微一侧示意厨房里给闺女留了面条儿,自己背着懒洋洋挂在身上的媳妇儿走了。

    “饿了没有?父亲留了面。”见慕容宁还对沈国公赔笑,然这回当了对照组的国公爷没有搭理他因此很失落地垂着头,明秀几乎要忍不住笑出来,知道这人在府中等了一天,大概也没有吃正经的东西,就带着他进了厨房,就见灶台上只有一碗面,显然是小心眼儿的国公爷只给闺女留了没给闺女的爱慕者预备,想了想,便将面推给慕容宁含笑说道,“先吃点儿垫吧垫吧,叫你在这府里饿了肚子算怎么回事儿呢?”

    “一人一半儿。”

    “你都吃了,下回,你做给我吃就是。”会下厨的夫君怎么养成的呢?就是这么养成的呀!

    “其实没有我做的好吃,这面我也会做。”沈国公做的素面其实十分简单,鸡汤提味儿,很劲道的面,几把绿油油脆生生的青菜,又有一个蛋,混在一起味道不错,只是慕容宁满心欢欣地吃了,便一抹嘴儿与明秀献宝说道,“下一回我给你做一回你就知道了。”

    还来?!

    怕不叫她爹给揍到月亮上去是吧?!

    “以后咱们偷偷儿地吃,不叫人知道。”明秀叹气说道,“不然,母亲更羡慕了。”

    她公主娘羡慕起来,会天下大乱的。

    慕容宁也是个狡猾的家伙,自然明白自己这么干得多叫国公生气,嘿嘿地笑了两声不说话了。

    他也没想做好了便宜岳父岳母来的。

    因他今日在国公府磋磨了很久,明秀就与他说了一会儿话就叫他回去,并叮嘱道,“我知道你心里待我好,只是待我再看重,也不该越过贵妃娘娘去。”见慕容宁目光温柔地看着自己,明秀微微笑起来,温声说道,“贵妃娘娘处,表哥不要怠慢了,须知世间女子再好,待表哥最好的,也只有母亲了。且贵妃娘娘在宫中也寂寞,若是表哥再这样为了我在外头闲逛,我这罪过就大了。”

    她不是非要男子为了自己就远离婆婆的人,只要婆婆慈爱,她自然愿意全心孝顺的。

    “我知道。”不会再有女子关心自己到这样的地步了,慕容宁心里暖呼呼的,很温顺地说道。

    “替我与贵妃娘娘请安。”明秀轻声说道。

    “你什么时候该见见母妃的。”昭贵妃极喜爱明秀,若不是因爱极了,也不会眼看着慕容宁这么好几年没有指望地打光棍儿一句话都没有说过。毕竟谁知道明秀得守几年呢?三年,许还会更长呢。然而昭贵妃从未说出一个不许,平日里往宫外给东西,明秀也都是得的最用心的一份儿,这几年尤甚,仿佛从明秀遭了难以后,昭贵妃突然对京里京外大大小小的寺庙生出了兴趣,常常拜访。

    拜访了这么多高僧高人的结果,就是明秀的身上挂满了平安符,皆出自昭贵妃的友情赠予。

    “我多年未进宫,如今近乡情更怯了。”明秀到底觉得自己对不住昭贵妃,低声叹道。

    “没有什么,这都是母妃与我自愿的。你若进宫,母亲得欢喜得睡不着了。”昭贵妃每隔一段儿时间就在自己耳边念叨一回,仿佛很怕儿子把明秀给忘了一样儿。

    这若慕容宁没有娶成明秀,还不知得叫昭贵妃给念叨成什么样儿,更要命的是,亲儿媳妇儿面前还频频提另一个女孩儿,昭贵妃非得给明秀招大仇人不可。

    “娘娘待我的疼爱之心经年不变,我自然知道她的心意。”明秀犹豫了一下,知道自己不能不去拜见昭贵妃,便轻声说道,“再过几日,我往宫里去与娘娘请安。”她曾经想要远离后宫是非,也不再在京中煊煊赫赫地张扬,然而到了如今,她愿意内敛,也愿意收敛锋芒,却不愿叫人心寒。又有她既然想要与慕容宁往下走下去,就已经卷入了这场争斗,不能避免。

    以后,她得努力也为慕容宁考量,也不叫他为难。

    “回头我告诉母妃去!”见她愿意为了自己慢慢地如从前一样儿活泛,慕容宁脸上笑开了,却还是说道,“只是不要勉强,左右等以后……”

    等以后皇帝驾崩,他就请旨接母亲出宫奉养,到时候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快活的日子呢。

    “我明白。”明秀含笑点头说道。

    她已经与慕容宁说了很多的话,见他还恋恋不舍,看了看天色,将这个扒着自家大门不想走的家伙给送走了。

    回头回了自己的屋里,明秀就见罗遥抱臂等在门口,见她回来便跟着她进屋,哼道,“没有见过这么黏糊的人!”有了安王,表妹陪她的时候都少了!

    “他也算是真性情了。”明秀亲手给罗遥泡了茶,见她懒得品茶抬手一饮而尽,嘴角抽搐了一下,默默地给续了一杯。

    “还不如白水好喝!”罗遥就不明白这世人怎么就喜欢苦苦的茶水,还能品出清香等等,很不耐地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哼道,“安王竟然还敢陪着冯五骗我!”

    “表姐这不是知道了么。”明秀笑吟吟地抱着她的手臂笑道。

    她真担心冯五叫自家表姐添了护城河!

    “我本早就知道。”罗遥眉目冷厉,却低头温柔地摸了摸明秀的头,这才双手悠闲地搭在腿上淡淡地说道,“昨日那小子就哭到了我的面前,哭着说自己被赶出家门无家可归,还身上没钱,”没钱到了这份儿上,怀里那一起眼泪汪汪的大黑狗还舍不得丢了呢,罗大人瞧着也是可怜极了,顿了顿便淡淡地说道,“这小子目光闪烁,我就知道这其中有鬼,竟然还敢来糊弄我,实在可恼!”

    “他还活着没有?”明秀吞着口水担忧地问道。

    “他伤成那样,我怎么揍他?”冯五前两天叫人围殴的伤还没好呢,罗大人不知怎么想的,竟然没有下去手。

    “那人呢?”见没死,荣华郡主放心地吐出一口气来。

    “丢在我家宅子里了。”罗大人很无所谓地说道,“左右宅子里没有人住,叫他住两天,等过几日,我给他寻一个好些的屋子安顿。”若冯五真的流落街头……罗大人觉得还真有点儿舍不得。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却不知远远的罗家大宅里,一个眼眶乌黑的青年呆呆地抱着一只凶神恶煞的大黑狗在宅子里走了两圈,突然露出了一个傲然的表情。

    英雄叫他登堂入室!

    可见,冯家五爷,已经俘获了英雄的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