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安固侯已经吓得缩成一团,真的很担心叫平王给一刀送去与安固侯夫人为伴。

    “我,我……”他本不愿意回来,安固侯夫人与他多年夫妻不睦,本就是恩断义绝,叫他自己说,死了才好呢。

    可是这些话都不能说,说了就是一个死,安固侯脑子不大灵光,然而这些道理却是明白的。

    早年沈国公与平王为安固侯夫人出头打得他差点儿不能人道的事儿,都还在眼前呢。

    沈国公冷眼看着,眯了眯眼,并没有多说什么。

    只有他自己知道,方才那一脚已经踹碎了安固侯的内腑,不会立时毙命却已经存了隐患,只要安固侯舍不得修身养性,继续跟女人寻欢作乐,不出半年就等死在女人的身上。

    既然这小子愿意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那沈国公就成全他!

    若不是不好大咧咧地要了勋贵的命,沈国公现在就想宰了这个混账!

    不是他左一个女人右一个庶女的出来,安固侯夫人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安固侯见沈国公不动,平王也不再说些什么,心里暗骂了一声冷哼了一下,却不敢在沈国公面前露出什么。又见王年对自己竟看都不看,暗骂了一声逆子猖狂,却只是往角落里缩了缩不叫人看见自己,听着安固侯夫人房中的动静。

    及到了一会儿,见明秀带着罗遥出来,在沈国公面前微微摇头,安固侯心中就一乐,恐叫人看出什么缩着脖子当透明人,自己就已经开始想续弦的事儿了。

    续弦么,这一回,他一定得寻一个家世不好,不敢往自己身上上拳头的!

    温柔美貌都是次一等,家里没有兄弟姐夫妹夫的,才是首选!

    不然再有沈国公这样的娘家人,岂不是害人么。

    自觉被害了一生的安固侯心中如何就不必说了,平王妃已经一个踉跄!

    再有龃龉,那也是她一母同胞的妹妹。

    “失血过多,太医说不大好,姑母要不要也进去看看?”明秀急忙扶住了她,低声说道。

    “早知道,早知道何必要嫁给这样的人!”安固侯夫人千般不是,如今挨了刀也是私心作祟并不无辜,然而做亲姐姐的不会想到这些都是妹妹的错,拉着明秀低声流泪说道,“都是老太太害人!若不是她,你二姑母怎会落到这个地步!”

    若妹妹当年嫁给的是沈国公给相看回来的男子,若没有听太夫人的撺掇非要嫁给安固侯,她的妹妹或许日子未必多好,可也不会是眼前的结局。

    明秀心里觉得安固侯夫人的性子上来,想捅她的不是一个两个,未必能得好儿,至少却掩住不说。

    到了这个时候若还说出这样的话,到底没有良心reads;。

    “我进去瞧瞧罢。”平王妃心中已经恨上了太夫人与安固侯,却也知无力回转,见明华都起身跟在自己的身边,叹了一声,一边走一边与身边的王年叹道,“年哥儿可记住了?日后记得要出息给你母亲争脸,记住自己的仇人!”见王年一脸是泪束手应了,平王妃遗憾地看着明华的小腹低声说道,“可怜了这个孩子,竟叫他的祖母来不及看他一眼了。”这都是遗憾,如今却什么都顾不得了。

    明秀与明华对视了一眼,彼此露出了哀容。

    别管真心假意的,看着都挺孝顺。

    待进了屋子,那几个太医就更焦急了,匆匆施针又灌了安固侯夫人好大的一碗药,见安固侯夫人脸上带了血色,方才给平王妃请安。

    明秀看了一眼,见这有些回光返照的意思,不由退后了些,给平王妃让道。

    平王妃已经快步到了床边,拉住了安固侯夫人的手,见她双手微微颤抖了一会儿缓缓张开了眼睛,然而那双眼睛完全没有神采,顿时泪如雨下、

    “你……”她哽咽地唤了一声。

    安固侯夫人眼前发黑,竟不知眼下如何,只觉得浑身都疼轻飘飘的厉害,又见平王妃在自己面前哭,满心觉得晦气,只是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来,顿时大怒,反手一扣平王妃的手,怒目而视,又见明秀与罗遥都敛目立在平王妃的身后,只觉得这些下贱种子与妖精都来看自己的笑话,还是自己的姐姐带头儿,心中一股子火气出来,突然挣命一样地骂道,“贱人!”

    她骂出了这一句话,竟仿佛全身力气都没有了,跌回了锦被之中,再也没有了声息。

    平王妃看着到死都性子糊涂的妹妹,猛地哭了出来,屋子里的丫头全都跪下来了,纷纷嚎哭。

    “姑母节哀,别伤了身子。”明秀上前红着眼眶劝道。

    临死还得骂自己一句的,明秀是真心一点儿都不为了安固侯夫人的死伤心了。

    “我知道,只是……”这妹妹为什么冲着自己骂贱人呢?难道在她的心里头,自己这个姐姐叫她死都要记恨?平王妃心里也有些不高兴,因此,妹妹没了伤感的心都慢慢地淡了。

    “我知道姑母心里难受,二姑母知道姑母这样牵挂,走得也不安,况,”明秀顿了顿决定祸水东引,与平王妃轻轻地说道,“难道二姑母这是临终悔悟,想叫咱们为她报仇?”

    悔悟什么呢?悔悟叫太夫人害了呗。既然这样,这声贱人,骂的就是祸害了安固侯夫人一生,叫她到死都没有明白做人道理的太夫人。明秀觉得这样的解释才对,毕竟,若不是太夫人故意养歪了安固侯夫人,这二姑母也不会到了这样的境地。

    “你说得对!”平王妃眼中顿时就亮了!

    她双目放光,叫人看了都害怕。

    “就是因她,都是她!”平王妃恨不能叫太夫人给妹妹陪葬,顿时骂道,“果然,祸家的贱人,害了吾妹!”

    “老太太固然是罪魁祸首,姑母却不要为她伤了自己的身子骨儿。”明秀低声说道。

    屋里的丫头们都开始哭了,外头已经知道人没了,王年奔进来,冲到了安固侯夫人的床边放声痛哭。

    他不是一个不孝的儿子,如今,是真的因失了母亲伤心。

    明华含着眼泪陪着他,一句不劝,叫他能纾解心中悲痛。

    事到如今也只好入土为安,一时安固侯府就挂起了白幡,现出了几分灰败reads;。

    二老爷又是弟弟又是姻亲,因此带着全家都来给王年帮衬,另有恭顺公主知晓此事,也带着人来操持府中白事,解了许多的烦忧。

    安固侯早就不见了踪影,盖因沈国公与平王都忙着白事没有时间收拾他,他竟真是一个十分薄情的男子,发妻亡故,转眼不知往哪儿风流快活去了。

    慕容宁知道自己名不正言不顺,却有自己的主意,带着人直接往王年面前去了,坦言为了好朋友好好儿帮衬安固侯府的丧事。

    王年虽知这其中水分不小,却依旧感激,还与明秀道谢。

    “这算什么,我听王爷说,这几年表哥与他很有相交,就为了这投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明秀心里不喜欢安固侯夫人,对她死活无感,只是侯府乱糟糟的,安固侯没影儿了,安固侯太夫人竟“抱恙”出不得屋子不肯操办儿媳的丧事,显然是记恨安固侯夫人没了那日平王给她儿子的一脚,此时事儿都落在平王妃恭顺公主与二太太的身上,明秀心疼长辈,因此就很出了些力。

    “虽如此,只是这情我都记得。”明秀这也算是以德报怨了,王年看着她消瘦的脸,低声叹息。

    他虽然伤心母亲,却也知道明华有孕不敢叫她伤心伤神,因此叫她躲在后头安胎,此时对忙忙碌碌的明秀就多了些愧疚。

    “表哥看好了二姐姐,咱们就觉得欢喜了。”王年对自己有愧,明秀却并不觉得什么,温声安慰道。

    “我明白。”王年油滑的表情如今消散了很多,渐渐露出了坚毅,显然是巨变之后叫他换了心境,此时见府中的下人匆匆而来,便皱眉问道,“怎么了?”

    这些日子很有些女眷来道恼,他累得头疼。

    “三太太与四姑娘来了,瞧着气色不大好。”这下人低声说道。

    听了这个,王年只冷笑道,“她们还有脸气色不好?!”

    安固侯夫人一死,叫她得罪个遍儿了的长辈们都来了,与她要好疼爱过的三太太与沈明珠却很多天人影都不见,王年说心无芥蒂,那才是唬人呢。

    “表哥去迎一迎,莫要叫人挑理。”明秀便劝着王年往前头去,这才对留在自己身边,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慕容宁轻声说道,“多谢你为了我这样尽心。”

    “我就知道,你得累着。”慕容宁见明秀的样子就知道她眼下没有谈情说爱的心,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轻声说道,“我过来帮忙,就是想叫你轻省些。”

    “去吧。”明秀也不客套,使唤他起来。

    她愿意使唤自己,慕容宁觉得心里熨帖,应了一声松开她,转身走了。

    明秀怔怔地看了他的背影一会儿,这才带着人往前头去,就见王年面前,一脸恼色的三太太与沈明珠正不知在与王年说些什么,后者已经一脸怒容。她心中一动,快步走到了王年的面前拦住上前要抽沈明珠的王年,看了三太太一眼方才轻声道,“这还有别人呢,表哥何必招人话柄。”来安固侯府拜见的女眷不少,王年若动手,别说是非对错,男子对长辈妹妹动手就很不该了。

    “表妹知道她们说了什么!”王年露不出笑模样,咬着牙说道。

    “我说的,都是为了年哥儿呀。”三太太便叹气,一脸王年不知好人心地说道,“你母亲没了,以后正室空虚,若你父亲再娶一个厉害些的给你做继母,日后生个得宠的小的儿过来,你,你这位置可不稳当呀!”见明秀厌恶地看着自己,三太太目光落在明秀越发出挑秀美的脸上,见她今日穿了一身儿的孝衣,越发地羸弱俏丽,心中冷笑了一声便与王年苦口婆心地说道,“不如……”

    “呸reads;!”王年唾了她一口,一口就唾在了三太太的脸上。

    他就是一个纨绔,叫人知道他不敬长辈又怎么了?!

    “啊!”这一口浓痰竟唾了三太太一脸,那叫一个恶心呀,三太太不知该擦脸还是该呕吐,顿时惊叫了一声。

    “母亲!”沈明珠也大惊失色,看着王年恐惧地退后了一步。

    她怕王年也唾她一口。

    今日要给王年做个便宜继母的人选也不是别人,而是她心目中的好表姐方芷兰。

    虽然辈分不对,正经方芷兰该管王年叫一声表哥,不过叫沈明珠说,方芷兰本也就是太夫人身边儿的孤女,做什么敢与她们唤一声表妹表哥的呢?

    一个孤女还好拿捏,况方芷兰虽弱不禁风,生得却极美,只要拢住了安固侯,日后这府中还不是三房说了算?

    方芷兰也有了好人家,侯府富贵也供得起她的衣食补药等等,两全其美,多好呀!

    因想到了这个,沈明珠越发地与王年色厉内荏地说道,“表哥若不自己今早筹谋,日后,只怕后悔!”

    她还恼着呢。

    因安固侯夫人没了,这是正经的姑母,按理说沈明珠就得守三个月的孝,三个月之内,就不能嫁入闵王府了。

    若从前她也不在乎这个,三年都熬过来了,三个月也等得起,只是沈明珠等得起,太夫人等不起呀!

    三个月,太夫人如今就是吊着命,若不小心没了,她还怎么嫁人呢?

    “滚你娘的蛋!”王年对三房简直无话可说,又见沈明珠在自己面前作祟,恨得眼前火起,上前就一个耳光!

    明秀被唬了一跳,又见沈明珠挨了这一耳光竟是要叫,急忙与身后吩咐道,“堵嘴!”

    “你敢!”三太太才叫踌躇的丫头抹了脸上的口水,就见沈明珠挨了一耳光,顿时跳脚骂道,“好个没家教的……”

    “也给本郡主堵住她的嘴!”明秀也不客气,冷冷地指了指三太太,见身后的丫头上去就把这母女的嘴给堵上了,便冷笑道,“堵嘴是客气了,再说一句,少不得掌你们的嘴!什么长辈,本郡主面前,你充什么长辈的款儿?!有没有这么做长辈的?!我家二姑母尸骨未寒,你巴巴儿地就来给说亲,说你家的丧事呢!口中这样不堪,有什么德行立在此地?二姑母清清白白的人,叫你们往里头去,只怕地下不安!”

    “污了二姑母的名声呢。”明秀微微一顿,冷笑道。

    “什么续弦之言,别叫我听见!”王年冷冷地看着呜呜挣动的三房母女,慢慢地说道,“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父亲要续弦也得我家老太太说话。然我家祖父,可没有纳了你们两个的好福气!”

    这是什么话呢?太恶毒了,三太太眼睛都直了。

    “怨不得三舅舅不乐意看你,瞧瞧你这样儿。”王年嫌弃地看了看这两个,挥手道,“丢出去。”

    “丢到三叔面前,叫三叔好好儿管教就是。”明秀就在一旁柔声劝道。

    她本不是祸害人的性子,只是三太太这么能干,做侄女儿的,也得叫她三叔知道自家媳妇儿这么有本事呀。

    都会做媒了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