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三老爷正与外室风流快活,听了王年叫人来传话儿,顿时大怒。

    三太太这样狗拿耗子,还没有在三老爷面前提过,三老爷总是下不来台的。

    明秀只听说回禀的下人说起三老爷将三太太往死里打了一顿,还是在自己的外室面前,就将此事揭过不提。

    叫她说,三太太这事儿确实过了,就一通打死了,也是活该。

    不过三太太命硬的很,被打得去了半条命,竟然不过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也就完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如今明秀因要给安固侯夫人守三个月,因此连衣裳都素净了许多。

    王年已经开始守孝,军中的差事也卸了,一心一意地在家中照顾明华,给母亲守这三年的孝。

    安固侯虽然叫人劝住等妻子亡故一年后再续弦,却没断了屋里的丫头,又连纳了两个不过十五的美貌小妾,提心吊胆地等了几天,见沈国公处没有动静,胆子越发地大了,竟每日里花天酒地,什么都不理,只与人寻欢作乐reads;。

    明秀知道沈国公看着没有反应,其实都一笔一笔记着呢,安固侯算是躲不过去这些。因此安心闭门家中。

    平王妃病倒了一回,没有时间去寻太夫人的晦气,只是传话儿屡有恨言。

    这一日慕容宁带着些素淡的衣料来看望明秀,见她眉目虽然有些疲惫,却比之前好了许多,心里就放心了,与明秀低声说道,“如今还好些,前些时候,我担心你呢。”他这些日子知道沈国公府有这样的白事,因此也不好天天眉开眼笑地过来,等了好几天才来看望明秀,此时见她对自己笑了笑,就越发地怜惜她,顿足叹息道,“你何必为了那样的一个人,伤了自己身子呢?”

    安固侯夫人,他最知道不过了,嘴里就没有明秀一句好话,叫他说,死了倒也好。

    不然哪天忍不住,他就得抽她!

    明秀奇异地看了为自己不平的慕容宁一眼,摇头温声道,“这事儿,就在我面前说说就是。”

    “我知道。”这要是叫沈国公听见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了,慕容宁急忙凑在明秀的面前巴巴地问道,“这是关心我呢吧?”

    “你猜。”明秀端了茶给他,含笑说道。

    慕容宁长叹了一声,哼哼唧唧地对明秀眨眼睛,看着就特别地可怜,揉着衣角儿小声儿说道,“又是三个月……母亲可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入宫呢?”

    昭贵妃知道他竟然把明秀骗到了手儿,大喜!一叠声地叫儿子赶紧把自己喜欢的姑娘带进宫来,不巧才要进宫就遇上了安固侯夫人的丧事,慕容宁觉得这人家白事呢,明秀若大咧咧地进宫,没准儿就得叫人说一句心中没有长辈孝道,便拒了母亲。

    “等过了这时候,我就给娘娘请安。”见慕容宁露出笑容,明秀柔声说道,“你不必担心,我应了你,就不会反悔。”

    看着目光了然的明秀,慕容宁脸色一僵,有点儿笑不下去了。

    原来她看出来了,看出他的不安,这些时候,大概也一直在迁就他的各种黏人与纠缠,就是为了叫他能够放心。

    “我只是……”慕容宁迟疑了一下,看着明秀十分可怜地说道,“我只是觉得自己在做梦。你那么好,怎么会喜欢我呢?我……”他患得患失,只恐近日的快活就是一场梦,等梦醒来,自己还是那个求而不得,只敢在暗地里看心爱姑娘的可怜虫。这种恐惧叫慕容宁寝食难安,每天不见明秀一眼,就觉得自己睡不着觉的。心里越发难受,他低着头抽了抽自己的鼻子。

    “你觉得自己不好么?”明秀笑问道。

    “嗯。”

    “我却觉得你很好。不是你很好,我不会叫你这样在我的眼前。”明细在慕容宁霍然抬起惊喜的目光里轻声说道,“若论起不安,原该是我。”

    “不……”

    “我从前那样伤过你的心,如今想来虽不后悔,到底对不住你。”明秀看着自己面前的几匹素净的料子,手指摸着这光滑冰凉的表面心中的情绪慢慢儿地消散了些,低声说道,“我退过亲,年纪也大了,也并不是什么非我不可的人物儿。你是皇子,是王爷,容貌好性子好,待人也和气,就算我从不听外头的话儿,也知道安王殿下在京中炙手可热,不知多少人家等着把闺女嫁给你reads;。”

    这个是真的。

    慕容宁虽然总是不肯娶亲,然而宫里往昭贵妃面前请安的女眷从来都没有断过。

    昭贵妃一个一个地给吓退,才有了如今京中昭贵妃无礼傲慢,不是个省事儿的婆婆的流言。

    明秀听着,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或许是心里有些不自在,有些酸意的。

    “你并不差了我什么,因此不必诚惶诚恐,咱们自在相处,岂不是更好?”慕容宁对她小心,她很欢喜,却觉得为慕容宁心酸。

    他是这样没有错处的皇子,凭什么叫他偏给自己当牛做马呢?

    或许别人喜欢,可是她却只觉得心疼。

    “你总叫我猜,可是这回我知道,你心里心疼我,对不对?”慕容宁看着明秀低声说道。

    “我心里确实心疼,所以,以后不要对我这样小心翼翼,我又飞不走。”明秀温声说道。

    “我不是小心翼翼,而是只要对你好,我心里就开心得不行。”慕容宁想要拱一拱眼前这个愿意为他着想的女孩儿,如果可以,还想叫她摸一摸自己的头,忍不住凑了过来。

    “我……”这也是两人心意相通了。他才想撒娇叫心上人继续对他可温柔可温柔,冷不丁只觉得腿边儿传来了一股子不小的力气,竟然被什么给拱开了。

    “什么……”安王殿下被拱得一个踉跄,顿时大怒回头,正要问问什么玩意儿狗胆包天,却见明秀失笑地看着自己的面前。

    两个矮包子凑在一起,四只小爪子扒着明秀的腿。

    “四叔,碍事。”年纪大了些,因知道不好再撒娇因此只将自己拱在明秀面前占住这个位置,却叫弟弟往明秀怀里扑腾撒娇的皇长孙慕容斐,板着脸老成地哼了一声。

    他今日穿了一身儿的簇新的锦衣,很素净,腰间配了一个白玉,十分清爽。大抵是年长了些,如今只护着自己的弟弟慕容明顺着明秀的腿往人怀里爬,回头鄙夷地看了自家气得浑身发抖的四叔一眼。

    一拱就倒,真没用!

    “怎么又是你?!”慕容宁一脸抓狂恨不能将两个死孩子拖过来往死里打,又见明秀目光也软和了,笑容也温柔了,比看见自己还欢喜,顿时心口中了一箭差点儿血条清空倒地不起。

    “表妹!阿秀!”他悲情地唤了一声,要求心上人给做主。

    “斐儿与明儿好容易才来一回,你这个醋都吃?”明秀一边摸了摸慕容斐的小脑袋,见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目光就温和了起来。

    当然,看安王殿下悲愤挠墙还挺好看的,这个荣华郡主才不叫安王知道呢。

    慕容斐绷着脸眯着眼睛,十分威严地往明秀的手上拱去。

    本来想要有这个待遇却被拱走的,就是倒霉的皇长孙他叔了。

    “明儿的,明儿的reads;!”见兄长都被摸摸了,慕容明急坏了,他本就年纪小还是个不大懂事儿的年纪,什么老成持重都是浮云,顿时急了,拱着小屁股就往明秀的怀里爬,爬到了明秀的膝头,他开开心心地拿小胳膊抱住了明秀的脖子,从怀里悉悉索索地掏出来一块儿漂亮的小玉佩来托到明秀的眼前,两只眼睛亮晶晶地叫道,“父亲赏明儿的,给……”他委屈地扭捏了一下,小声儿说道,“姑姑。”

    他更想叫姐姐的,可是他四叔因为这个称呼在他爹面前告了好大一状,可小心眼儿了。

    “为什么赏你呢?”明秀握着他的小爪子温声问道。

    “读书好,被表扬。”慕容明转头看了看对自己微微颔首,很有长兄风范的慕容斐,一笑,露出了一个豁牙的嘴。

    “真的?”豁牙还有点儿漏风,明秀忍着笑问道。

    “大哥读书更好,大哥教我的。”慕容明脸红了,往明秀的怀里一歪,贴着她的脸小声儿说道。

    “二弟有天分。”慕容斐淡定地说道。

    慕容明只是笑嘻嘻地,小手儿摸到明秀的腰带,悄悄儿把那玉佩给挂在了明秀的腰间。

    明秀虽然看见,却只当做不知道,见这小包子还跟自己做了什么大事儿一样眼睛亮晶晶地,掐了掐他的胖脸蛋儿。

    “死孩子啊!”安王殿下咬着自己的衣袖躲在一旁眼泪汪汪的。

    慕容斐板着小脸儿咳了一声,表示一个都不能少。

    明秀急忙也掐了他一下儿,这才笑问道,“用饭了没有?”

    “吃不下。”慕容斐已经带了些稳重,然而慕容明却还是天真烂漫,一边看着明秀手边的点心流口水,一边仰着头哼哼道,“在宫里吃不下!”

    他与明秀十分亲近,也不担心自己做出什么怪模样,任性了会叫人笑话讨厌。

    “还是许侧妃?”明秀含笑问道。

    她这三年虽然没有在宫中走动,只是慕容斐兄弟每回往来总会与她说些东宫之事,已经知道许侧妃之事。

    许侧妃就是那日明秀初入东宫,仗着有孕就在太子妃面前不敬,据说是太子真爱还与明秀起了冲撞的侧妃。那日之后这侧妃便在太子面前失宠,大家本以为她再也起不来了,却不晓得许侧妃是个很有福气的人,竟诞下了一对儿龙凤胎,生得极漂亮可爱不说,还生在了极好的时辰,就叫太子十分喜欢。因子嗣故,慕容明之后的几个孩子又都夭折的夭折,多病的多病,没有这对儿孩子活泼可爱,太子对许侧妃处就多有眷顾。

    许侧妃本就是得宠就要张扬的人,越发地在东宫风头大盛了。

    慕容明见过几回许侧妃无礼,抱着儿女虽不敢拦着太子亲近太子妃,却总是在自己这些皇孙面前说道,话里话外的他们都不如那两个小的,因此就很不开心。

    谁不愿意叫父亲喜欢自己呢?

    太子就一个,喜欢那两个些,就少了别的儿子。

    太子本就更宠爱慕容斐这个长子,那两个小的虽然宠爱不如慕容斐,可是也叫慕容明看着心中抑郁reads;。

    慕容斐是嫡子,是皇长孙,得了父亲的爱重是应该的,可是那两个凭什么呢?

    “所以,明儿才努力读书了。”明秀低头含笑问道。

    “叫父亲喜欢。”还是小孩子,谁不想叫父亲疼爱呢?慕容明捏着小拳头小声儿说道。

    “明儿只要这样努力,就已经在你父亲的眼里。况太子殿下外头繁忙,后头不能兼顾,哪怕心里念着明儿,只是想着你是个大孩子了,才去多看顾别的兄弟。”明秀柔声说道,“明儿是兄长,是大孩子了不是?且你想想,有你大哥关照你,还不够?你下头的兄弟们,还有哪个得了你大哥的看顾呢?”慕容明性子天真,明秀不愿意叫他因这些移了性情。

    慕容明歪头想了想,确实自家大哥只对自己特别好,听了这个,就开心了,咧着小嘴儿用力点头。

    “我有大哥!”他一边转头去看慕容斐,一边与明秀开心地说道,“他们没有,我才不嫉妒他们!”

    父亲有那么多的儿子,可是他大哥眼前,就只有他一个弟弟!

    “这就开心了?”就跟熊瞎子劈玉米似的,慕容明这一回就能记住一件事儿,什么许侧妃,大概都成了浮云了。

    慕容明鼓着小嘴儿笑了,抱着明秀奶声奶气地说道,“姑姑,明儿的!”

    他还有姑姑的!

    “死孩子本王告诉你啊!”慕容宁在边儿上听得目眦欲裂,眼瞅着媳妇儿成了别人的顿时不干了,上前就要将小崽子给提下来,才要动手呢,就见慕容斐拦在了自己的面前,虽然不吭声,不过目光严峻很有威严,叫安王殿下压力很大,之后慕容宁一抬头,却听见了一声“明儿怕!”,个矮包子已经小脸儿惊恐地埋进了心上人的脖子窝儿里去,偷偷儿对自己咧开了小嘴儿得意地笑。

    缺了仨门牙还笑呢!

    安王殿下气坏了,顿足与明秀撒泼道,“表妹要他还是要我?!”

    这种局面,好叫安王殿下生气哦!

    “自然是你。”明秀抱着慕容明暖呼呼软绵绵的小身子,对安王殿下柔声说道。

    慕容宁耳朵抖了抖,耳根子红了,之后,对面前的两个倒霉侄子露出了一个十分挑衅的表情。

    慕容明吧嗒了一下小嘴儿,却叫了一声,“大哥!”

    “坏!”慕容斐严肃地一指与自己兄弟争宠的四叔。

    明秀已经笑得不行,抱着慕容明与美貌安王笑道,“要不,你先回去。”

    “不,你等着我抽他!”竟然说自己坏,被争宠的安王殿下心情特别不美丽,一边挽袖子一边看着面前鼓着脸的倒霉侄子哼道,“不抽他,我……”破孩子非得给点儿教训不可!

    “你要抽谁?”温润的声音传来,心中正把熊孩子往死里打的安王殿下顿时大惊失色,他听住手颤巍巍抬头,看到了一张完全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脸。

    太子的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