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饶是太子心机深沉见多识广,也败在了不要脸的弟弟手上。

    瞪着弟弟,太子终于明白了唐王提及这小子时那难以言说的表情。

    这种理直气壮耍无赖真是特别欠抽。

    有个心上人是很得意的事情么?要不要这么炫耀?!

    太子殿下儿子都有了也没有这么炫耀过!

    “看来你病得不轻,吃药了么?”太子心里嫉妒死了,盘算着往哪儿炫耀炫耀自己媳妇儿儿子的,面上含笑问道。

    “这病怎么能吃药!”美貌青年脸色一变,义正言辞地说道,“我是要病一辈子的!不吃药,不治疗!”

    太子扶额,摆了摆手不想再听下去了。

    他觉得再听都得吐出来。

    因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太子殿下就有点儿恍惚,看见什么都犯恶心不说,走起路来都觉得自己歪歪扭扭的,急忙扶着一旁的树靠着,许久,勉强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你如今这样,很好。”他欣慰地看着眼前莫名其妙的弟弟,问道,“你觉得很幸福?”

    “再没有这样欢喜过,皇兄!”慕容宁从来恭敬,然而这一回却冒着晦气叫了太子一声,见太子仿佛呆了呆,看着自己的目光变得慈爱,他摸着自己的心口轻轻地说道,“我活了二十多年,头一回觉得这里是跳着的。我每天睡在床上,都期望赶紧太阳升起,叫我可以再来看她一面reads;。”他摸了摸自己的眼睛,低头没有看见太子闪烁的眼神,轻轻地说道,“我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活着的。”

    之前仿佛没有心的日子,他不想再回想了。

    “如此,好好儿过日子,皇兄总是会帮着你的。”太子就迎着日光看着眼前变得越发耀眼的弟弟,温声说道。

    “我等到了她的心,自然是要好好过日子!”慕容宁仰着头认真地说道。

    他不明白太子的眼神为什么叫自己觉得怪,可是却相信,太子不会害他。

    他是他的兄长,自然会一直庇护他照顾他,把他护在羽翼之下的。

    “还是从前那个四皇子。”太子想到了当年自己曾经用嫉妒厌恶的眼神看过这个弟弟的。

    那时昭贵妃得宠,皇帝抬举年幼的四皇子,还说过储位之事。看着镇定自若的皇后,也不是很大年纪的太子心中的怨愤不能与皇后倾诉,只好去厌恶这个与自己不同母的弟弟。

    恶毒的时候,他也想过,这个弟弟不在了就好了。

    那样,就没有人会动摇他的太子位与父皇的宠爱。

    可是那年他看着小小一团儿的弟弟一头滚到自己面前,清澈地看着自己,没有一点的防备,咧着小豁牙与自己叫道,“皇兄!”

    他与父皇说,“非嫡非长,不敢为皇。”

    他跌跌撞撞地跟在自己的身后,用信任崇拜的眼神看着他,管他叫“皇兄”。

    他从来不跟他作对,还说以后要做他的肱骨。这些年少的记忆,原来他都记得。

    那时这个孩子信任他,那么不管做什么,他也都会叫他幸福。

    “我一直都是小四。”太子看着自己的眼神带着几分怀念,慕容宁心里也想到了当年的岁月,想到自己一门心地抱太子的大腿,他也忍不住笑着仰头说道。

    “行了,你日后有人照顾,我也放心,不然,宫门都要叫外头的女眷给踏破了。”

    皇后愁死这个倒霉儿子了,自己说一声不娶,遭罪的还是皇后与昭贵妃。这两年想要把闺女嫁给安王做王妃的真是不知多少,其中几个特别执着的天天往宫中给皇后昭贵妃请安,就想走一走婆婆的路线。结果惨撞铁墙,叫个嘴巴坏脾气坏,欺负小姑娘从来不手软的昭贵妃都给唬住了。

    说句夸张些的话,叫昭贵妃骂哭的小姑娘流下的眼泪,都能填满护城河了!

    “我知道母后母亲都辛苦了,这不是……”慕容笑嬉皮笑脸地说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呀!”

    “你这小子,敢把这话与母后说?”皇后非抽他不可!

    慕容宁就是嘿嘿地笑,继续用依赖的眼神看他个,意图叫太子殿下去抗雷。

    “这个你可别指望我。”太子现在怕了宫里的娘娘们了,拒绝为已经占了便宜的弟弟张目,咳了一声,迎着弟弟委屈失望温润潮湿的小眼神儿淡定地转移话题问道,“庞阁老做了今天的主考官,你是个什么想头?”

    他知道一些内情,因此看慕容宁简直就跟看神仙似的,有些叹气地说道,“你可别忘了,他还是你舅舅reads;。”他知道这些年庞家待昭贵妃母子都很凉薄,却担心慕容宁如今痛快了,日后后悔。

    因慕容宁的缘故,太子甚至不愿对庞家斩尽杀绝,只诛皇贵妃一系首恶就好。

    “他这样的舅舅我可担不起。”慕容宁知道太子的心思,便笑着说道,“我不过是推了一把,若他警醒没有贪图名望之心,何致如此!”

    “这些话,我就不多劝你。你自己明白就好。”太子见慕容宁是真心要坑舅舅,就也不管,顿了顿便淡淡地说道,“庞家几个女孩儿经常入宫,我想着一在老五,一则也是在你。”安王也不是从前没用不得宠的皇子了,在朝中也有几分自己的势力。说不好听点儿,就算日后皇帝驾崩,安王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无权皇子,这京里勋贵看的明白的事儿,庞家自然也看得明白的。

    因此,庞家想要送出一个女孩儿给慕容宁,也不是没有可能。

    “有这闲工夫,还不如送给父皇,左右父皇爱这一口儿。”慕容宁很无所谓地说道。

    他那父皇后宫里还住着皇贵妃姑侄俩呢,想来就喜欢这类型。

    这还算人话么。

    太子无语地看着这个弟弟,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

    “太子!”见他与自己没话了,慕容宁就用可怜的眼神看着他,目光期待。

    “行了,知道了。”太子一甩手,往里头去揪了不甘不愿的儿子出来,带着一起走了。

    明秀笑得不行,又见慕容宁对自己伪装可爱讨好,到底不管两个皇孙的死活了。

    由此过了三个月,安固侯夫人的丧期已过,明秀这才换了衣裳首饰,重新变得娇艳了起来。

    昭贵妃仿佛迫不及待,从宫里命人出来请,当然,请人的名义托的是皇后娘娘。

    明秀也不扭捏,因慕容宁真的给自己做了许多的衣裳首饰,因此就穿戴了起来跟着恭顺公主一同入宫,只觉得这后宫仿佛静止了一样儿,三年时间并没有变化。

    她随着恭顺公主轻车熟路地到了皇后处,就听见里头传来了欢笑的声音,走进去一看,却见皇后与昭贵妃都端坐上手,下头是一个清凌凌清秀娴雅的宫妃,怀中抱着一个梳着朝天辫儿胖嘟嘟的小丫头,这小姑娘头上点着鲜红的红点儿越发眉目似画,虽然年纪小,却已经看出了几分美丽来。她手上握着一个小鼓坐在那宫妃的腿上,叉着小腿儿瞪着眼睛转着,仿佛这是人生最要紧的事儿了。

    见那宫妃是顺妃,明秀就知这个大概就是二公主了。

    “阿秀可来了。”皇后正伸手去捅那小鼓,叫那小丫头好奇地歪了歪头,就见了明秀,便笑着唤道。

    那小丫头叫皇后打搅也不恼,还是一脸的笑嘻嘻的样子。

    “多年不给娘娘请安,是我的过错。”明秀急忙上前给皇后与昭贵妃行礼,又转身对顺妃福了福,见那小丫头抱着小鼓好奇地看着自己,就露出了笑容。

    见明秀笑了,小丫头的眼睛越发地睁圆了reads;。

    “嫂子!”她指着明秀奶声奶气地叫道。

    宫室一静!

    皇后与昭贵妃一同看天,当做没有听见。

    明秀也愣了一下,见昭贵妃目光游弋十分心虚,就笑了一声,与这好套话的小丫头问道,“公主怎么这样唤我?”

    “听见,母后说,四嫂来请安。”二公主一边献宝一边挺着自己的小胸脯儿得意地说道。

    别以为她睡着了,其实她都听见了,就是不告诉这群狡猾的大人!

    公主殿下心里藏着更大的秘密,现在也不告诉狡猾的大人。

    顺妃本要与明秀打个招呼,听了败家闺女这么“坦诚”,顿时一脸扭曲,恨不能堵住这死丫头的嘴!

    “皇后说的,我不知道哇!”昭贵妃果断卖队友儿,对含笑看来的明秀义正言辞地说道,“若我知道,一定要叫她不许这样乱说的!”

    皇后也不辩解,背了这个黑锅,只是心里已经默默地记了昭贵妃一笔,等着回头收拾她。

    等贵妃她宝贝儿子来了,皇后娘娘当着她揍她的儿子,叫这贵妃心疼死。

    “我家明秀可还没嫁人呢,不许这么喊啊!”恭顺公主可舍不得叫闺女嫁人了,况闺女现在有了嫁人的人选也不必担心嫁不出去,顿时又摆起谱来。

    “四哥喜欢。”二公主没有叫顺妃堵住嘴,还在边儿上板着手指头笑嘻嘻地说道,“四哥说,叫,嫂子开心,回头给好吃的。”

    她才两岁,已经说话很有条理了,当然——目的性也很强。

    都是为了吃的!

    明秀含笑看了看这公主珠圆玉润的小身子,点了点头。

    “这死丫头的嘴在外头死紧,一到了亲近人面前就口无遮拦,郡主别与她见怪。”顺妃尴尬地说道。

    她前两年生下了二公主却不肯与皇后对着干,深深地得罪了皇帝陛下因此带着闺女果断地失了宠,若不是有皇后的庇护日子都过不得了。然而就算是这样,她的眉眼儿却依旧惬意没有宫中女子的幽怨情恨,显然是一心养二公主长大。此时她摸着二公主白胖白胖的小脸儿方才与明秀笑道,“你放心就是,二公主这话,原就是在讨好你,在外头就不说了。”见闺女认同点头,顺妃就愁得慌。

    女子有喜奢华有喜书画金银等等等的,奈何她闺女不走寻常路,就爱吃,这可怎么办?

    吃得胖嘟嘟跟小猪仔儿似的,不是等着被宰的节奏?

    况想想如今已经有了少女柔媚之资的大公主,再低头看看自己怀里的小猪仔,顺妃觉得好发愁。

    她与皇贵妃是死对头,这些年没少针锋相对,自然不愿叫女儿不如大公主。

    “真的么?”明秀对顺妃笑笑,低头与二公主问道。

    二公主瞪着圆滚滚的眼睛点头,期待地看着她reads;。

    明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了自己手边的一碟子点心,见顺妃微微颔首,知道二公主吃了无碍,便取了一块儿与二公主。

    二公主接过来这点心啃了一口,满嘴点心渣儿,看向明秀的眼神更亲近了。

    给她吃的,就是好人!

    “你快过来。”昭贵妃早就等得眼睛红了,见明秀可算与小丫头说完话了,急忙把明秀拉到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很久,方才放心地说道,“你瞧着气色极好,我也就放心了。”她顿了顿撅嘴说道,“你是个小没良心的!我这么想念你,你却不肯入宫来瞧瞧我,只知道叫我悬着心。”见明秀软语与她赔罪,还给她顺嘴儿说了两个笑话儿逗她开心,昭贵妃眼睛一转,又开心了起来。

    一边开心贵妃娘娘一边得意地斜眼去看皇后。

    这是她儿媳妇儿特意讲给她的故事,没有皇后什么事儿!

    “以后,你是不能离了我的了。我就说,我命好,就得有最好的孩子在身边儿呢!”昭贵妃胜了笑而不语的皇后,满意地哼哼着说道。

    “您是最慈爱的长辈,夸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明秀柔声拍马屁说道。

    “这是在讨好我是吧?”昭贵妃犀利地问了一句,一转眼傲然地说道,“讨好也不行!我告诉你,我可生气了,我得欺负……”她眼睛一转一低头,就看见了明秀衣襟上的平安符,觉得有点儿眼熟,想了一会儿突然仰头哼道,“多久的旧东西了,你还戴着!”

    “您赏给我的,再旧我也带在身边呢。”明秀软语哄道。

    这个昭贵妃听了可开心了,努力绷住没笑出声儿来,仰着头一脸的傲然,只是手底下一甩手,塞给了明秀一个平安符,还挤眉弄眼。

    明秀哭笑不得,急忙收好了,坐在昭贵妃身边与她说话。

    “如今,咱们可都好了。”皇后看着明秀不知说了什么,昭贵妃明明想要笑,却板着脸非要做出“没意思”的表情,偏巧为了听下文耳朵都扑棱扑棱竖起来了,便忍不住与恭顺公主笑着说道,“你瞧瞧她们俩,是不是相处得极好。”

    见明秀已经妥协,昭贵妃兴致勃勃地叫人去拿棋盘下五子棋,皇后的目光越发温柔,与连连点头带着几分酸味儿的恭顺公主轻声说道,“看着她们俩,我就觉得日子过得开心。阿秀极好,落到谁家,都是谁家的福气。”

    “您有太子妃唐王妃两个好媳妇儿,还羡慕这一个?”恭顺公主便笑问道。

    “那两个自然是极好的,那是我心头爱。”皇后笑着说道,“不过与你客套夸赞一句,你莫非当真了不成?”

    恭顺公主一愣没有反应过来,默默低头细细咀嚼了这句话的含义,抬头狠狠瞪着皇后,一脸想要掀桌子!

    敢消遣公主殿下!

    皇后欣赏了一下恭顺公主这暴躁的眼神儿,觉得这妹妹一定可生气,顿觉心满意足地笑了。

    昭贵妃胆大包天如今竟然对她敢上爪子了,为免受到人身伤害,皇后娘娘还是拣这几个不敢动爪子的倒霉蛋儿欺负欺负好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