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因欺负了恭顺公主,皇后神清气爽,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明秀侧头就见恭顺公主一脸抓狂的模样,又见皇后对自己眨眨眼,就低头笑了。

    “我跟你说,皇后最坏了,你不许跟她说话!”昭贵妃趁着这个时候才偷了两个棋子,警惕看了皇后一眼,与明秀低声咬耳朵

    这种你不许跟她好你得跟我好的表情叫明秀噗嗤乐了,点了点头reads;。

    昭贵妃这才满意,仰着头继续下棋。

    今日天气极好,玉石棋子落在棋盘山传来清脆的声响。外头有暖风吹进来叫人心里懒洋洋的想打瞌睡,明秀陪着昭贵妃玩儿了一会儿,就叫昭贵妃兴致勃勃地拉着要往外头走走。

    顺妃也起身想带二公主遛弯儿,便一同出了皇后的宫中。

    虽然皇后与恭顺公主没有跟着,不过昭贵妃拉着明秀心里也十分欢喜满足,一路拉着她到了院子里,见顺妃放了二公主在地上远远地看着她在草地上任意打滚儿,便拢了拢明秀的衣裳轻声说道,“你如今进宫,不必担心有人敢害你了。从前的那起子小人,都不必叫你放在心上!”她顿了顿,便摸着明秀的额头心疼的说道,“想想我就疼,真是再没有遭过这样的罪。”

    明秀离宫的时候头上包着她没看见伤口,如今看见那细微的痕迹,昭贵妃只觉得心疼极了。

    “您不是也护着我了?我听母亲说,您抓掉了长乐公主好几把头发。”明秀便柔声说道。

    “这算什么,若不是有人拦着,我扒了她的皮!”阳光下昭贵妃依旧美艳娇艳,与明秀立在一处就跟姐妹似的,歪着头很彪悍地说道,“什么东西,也敢在我面前仗腰子!我与安王说了,淮阳侯府如何我管不着,永乐,我得叫她哭着跪在咱们面前请罪!”

    她本就是骄横的性子,虽然这些年收敛锋芒,然而脾气向来不小,又有些记仇,永乐公主刺伤了她儿子伤了她儿媳妇儿还敢打她,这是不死不休的节奏!

    “我听说了。”安王参得淮阳侯府吐血,简直就要了亲命了。

    “我就得叫她们知道知道咱们娘儿几个不好惹,不然谁都敢对咱们上爪子了。”昭贵妃拉着明秀到了一旁,见她头上伤痕遮掩得不错,便问用了什么,待知道用的是珍珠粉,便说道,“皇后宫里头珍珠有的是,回头我都给你拿来。”见明秀一脸无语的样子,昭贵妃逛皇后的私库比逛自己的还熟悉些呢,便满不在乎地说道,“我库里也有一些,只是没有她的珠圆白腻。”

    “不必浪费这样贵重的珠宝。”明秀用的珍珠粉不过是旧年放的陈旧发黄,抑或是极小颗粒不能成珠做首饰的珍珠,见昭贵妃这是要给自己很重要的珠宝,便笑着说道。

    “用不着的,就回头给你打首饰。”昭贵妃左右看看,压低了声音说道,“皇后又用不着,白放着过两年就不能用了。况年年都进新的来,那库房满登登没地儿下脚,想来她也发愁东西多呢,正好儿咱们拿来帮帮她。”

    “呃……”这种模样,跟安王面对太子耍无赖很有些相像呀!

    “不好都用了呢。”

    “太子妃与唐王妃处,我肯定给她们留着,也不是咱们独占。”昭贵妃不管别的,定下了这个,就见明秀目光温润地看着自己,脸就红了。

    “怎么这么看我。”她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脸,觉得有点儿烫。

    “我这样任性,蹉跎了娘娘与王爷这么多年,不知叫二位吃了多少的委屈,您却依旧待我如初,多谢您。”明秀轻轻地说道。

    “说这些做什么!”昭贵妃一偏头,耳根子红了。

    “这些话不说出来,我心里难安reads;。”明秀柔声说道,“我知道娘娘不是计较这些的人,不然不会这样待我。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儿,说与不说,却是另外一件事儿。”

    “我其实也有坏心,那时,我还想着你订不成亲就好了。”昭贵妃叫明秀温柔地看着很有些不自在,就说了大实话。

    想当初知道平王府得了明秀,她真心偷偷儿在心里祈祷过,这婚事若是黄了就好了。

    然而亲事黄了,明秀因此被拖累了名声,昭贵妃又觉得后悔,觉得明秀只怕是要伤心了。

    “那时,我是真对不住你。”昭贵妃拉着明秀的手低声说道。

    “您这是真心喜欢我,莫非我还要不知好歹地恼了?”见二公主圆圆滚滚的小身子在不远处移动,明秀便笑着岔开话题道,“二公主倒是几可爱,顺妃娘娘也是熬出头儿了。”

    宫里的女人一辈子争斗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帝宠,以及老了以后有个依靠,

    不必是皇子,就是个皇女,就已经足够了。

    “她是个聪明的,命也好。”昭贵妃看着顺妃护着二公主在地上玩耍,便脸色平静地说道,“跟她一同进宫的那个什么……”

    “和嫔。”明秀恍惚记得那个有些急切的妃嫔,就在一旁说道。

    和嫔早就失宠,因宫中这两年进来的新鲜美人儿太多,她也不够看的,况也并未有孕,如今就凄凉了。

    明秀听恭顺公主说起过一些,便有些唏嘘。

    “就是她了,蠢得很,当年还得了那女人的使唤构陷顺妃。”昭贵妃嘴里的女人自然是皇贵妃了,冷笑道,“她早年与那女人争宠,后头急了竟然还敢听她的话去污蔑顺妃,水花儿都没有溅起来就被打入了冷宫。”她顿了顿,便撇着嘴冷笑说道,“那女人这些年忙碌得很,我瞧着这手段也花样百出的,前些时候陛下得了一个心爱的美人,模样竟与她有几分仿佛,自然宠爱起来,你知道那美人如今在哪儿?”

    “哪儿?”

    “冷宫里与和嫔作伴呢!”昭贵妃淡淡地说道,“陛下突然兴致起来要看人跳舞,她就挑唆那美人,说陛下这宫中的舞蹈都看腻歪了,不如换点儿新鲜的,叫她去跳了什么外族的舞蹈,说起来都叫人脸红的,仿佛穿得很少。”她见明秀诧异,便嗤笑说道,“若是在无人的时候,跳这样的舞只当助兴了也就罢了,偏偏陛下大张旗鼓的叫许多乐师一同演奏,再如何,乐师也都是男子。”

    皇帝近年脾气诡异,不知谁倒霉就得戳肺管子上,可怜这美人就戳上了,当场拿下连辩解都不听就拖到了冷宫去。

    更要命的是如今这九十月份的天气白天还好,晚上却冷得厉害,皇帝却只说了一句。

    “既然这么喜欢这样的衣裳,就穿一辈子。”竟不许别人给这美人送衣裳,立意要冻死她。

    “陛下从前,并不是如此。”那虽然是个王八蛋,不过从来不爱干这么没有水准的坏事儿,明秀便微微皱眉。

    “谁知道,他如今叫人摸不透脾气,偏皇后还觉得无事。”皇帝性情越发怪异,身边还带了几个容貌极好的内监,不过帝王喜欢什么都无所谓,左右都有皇子了不是?

    叫皇后的原话儿,宠爱男子,比宠爱会生儿子的女人叫人放心多了reads;。

    因此皇后不理会外头满城风雨,从来都不管皇帝的荒唐。

    “男子?!”明秀悚然而惊!

    她上辈子来自现代,自然不会对喜爱同性有所鄙夷,然而却很担心皇帝。

    这家伙从前就对她爹态度很怪啊!

    “这算什么,旧朝的时候,谁没有一个两个投契的兄弟呢?”昭贵妃不以为意地说道。

    男风古来有之,还被认为是风雅之事,就如今的江南,喜好男风有一两个小伙伴儿的,那也是流行来的。

    明秀偏头想了想,愕然发现古人对男子之间如何比现代似乎宽容多了,只要不影响传宗接代,就真的很无所谓。

    “不过,咱们京中却少见。”上京位于北方,没有江南的风流迤逦,因此少见了很多。

    明秀慢慢地点头,看着二公主的方向不说话了。

    顺妃当真是运气极好,宫中承宠妃嫔无数,也只有她能开花结果。

    “她依附皇后,来日总会有好日子过。况我听她与皇后乞求日后二公主若是出嫁,就跟着二公主一起出宫住,皇后也允了。”昭贵妃自己有个儿子,就不大羡慕顺妃,哼哼着说道。

    她这意思很明显了,明秀忍不住笑着说道,“日后,您也能出府才好呢。”

    “这可是你要我去的,我其实一点儿都不稀罕。”口是心非说的就是昭贵妃娘娘了,见明秀对她事事体贴,越发地高兴,又拉着她说了一会儿的话,脸色却突然不好看了。

    明秀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见一个柔弱婀娜的妃嫔往顺妃的方向走去,眼中泪光点点。

    “这丫头在宫中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来的是昭贵妃那个侄女儿芳嫔,这姑娘当初就是这么一个柔弱要死掉的模样,三年过去业务一点儿都没有精进,显然是个很执着的人。明秀听着昭贵妃的话跟着点头,就见芳嫔不知与顺妃说了什么,竟含着眼泪盈盈拜倒在了顺妃的面前,仿佛还想要磕个头什么的,就忍不住往昭贵妃的方向看去,果然见后者目中一冷,往顺妃的方向去了。

    昭贵妃虽然对顺妃恶声恶气,然而却看不得她被别人欺负的。

    “这是做什么呢?你那膝盖就这么软,非要跪着仰头与人说话?!”昭贵妃可不是个和气的人,垂头居高临下与芳嫔问道。

    “姑母。”芳嫔含泪看了昭贵妃,摇着头咬着嘴唇小声儿说道,“顺妃姐姐位份在我之上,我原是要恭敬些的。”

    “这样客气就过了。”顺妃没有想明白芳嫔怎么还没说两句话就给自己跪下了,只是瞧着这模样就是来者不善,便淡淡地说道。

    芳嫔这两年很得宠,这若是叫人传开了自己竟叫她跪着,皇帝还不定怎么收拾她呢!

    顺妃现在不想招惹皇帝了,就想缩着头过日子,熬到皇帝驾崩,自己带着二公主出宫过开开心心,不必提心吊胆的日子。

    “可是……”芳嫔就跟膝盖长在地上了似的,就是不起来reads;。

    “芳嫔娘娘这么喜欢跪着,就跪着罢。”明秀见昭贵妃恼怒,便在一旁柔声劝道,“都说凭生不做亏心事,夜半无人鬼不惊!我瞧着芳嫔娘娘这样心虚,只怕是暗中对不住顺妃娘娘多矣,如今良心不安方有这样的行事。原是应该的,来日若陛下垂问,娘娘只需明白禀明陛下,陛下心中有丘壑,自然知道谁是谁非,那时,芳嫔娘娘许还会与陛下面前说一说自己做了什么,回头大白天下,就不必这样不安觉得对不住娘娘了。”

    顺妃恐芳嫔害了自己的二公主,已经俯身将二公主拢在自己怀中,听了明秀这话,脸上不由露出了淡淡的笑纹。

    “我不是!”芳嫔哪里听过这样厉害的话,顿时傻了,摆着手惊慌地叫道。

    她今日过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

    从她入宫就多年未孕,一直没法儿生出一男半女的,如今皇帝虽然依旧宠爱她,只是她偷偷儿与太医问过,自己是不易有孕的身子,早年开多思多愁使身子亏空,想要子嗣就难了。知晓子嗣艰难,芳嫔越发不甘。

    皇贵妃为何在皇帝面前这样得宠,数十年荣宠不衰?

    就是因生育了皇子皇女的缘故。

    她若是想如皇贵妃一样不倒,没有个孩儿是不成的。自己生不出来,芳嫔就想到了别人的孩子。

    二公主年幼,若是顺妃倒了,她抱在身边养几年,就能教小孩子忘了旧事,那时,二公主就跟亲生的无异。

    为了这个,她才跪在顺妃的面前意图叫顺妃逼迫自己下跪的流言传出去,到时候在皇帝面前也哭诉,顺妃只怕就要被丢到冷宫去,二公主就到手了。

    然而此时叫明秀叫破,芳嫔这跪着反倒成了罪过,左右为难地想了很久,她不得不起身,幽怨地看着顺妃。

    “哟,芳嫔这起了身,莫非是做贼心虚了不成?”顺妃不知芳嫔打着夺自己二公主的主意,只是这两年庞家这两个都不是省事儿的,与顺妃屡有冲撞,她还是忍不住讥讽地说道。

    “姑母。”芳嫔不与顺妃对嘴,只看住了冷笑的昭贵妃,红着眼眶哽咽地说道,“您是知道我的呀!”

    “知道什么?知道你是个非要入宫不可的贱人?”昭贵妃不客气地说道,“收了你的这张脸去!打量我是叫你随便儿糊弄的呢!你也不拿镜子照照你的这样脸,还有脸管我叫姑姑,都脏了我的耳朵!”

    她可不是怕失宠的人,皇帝废她去冷宫试试!皇后肯定是要给她做主的,因有靠山,昭贵妃的头仰得越发地高了,冷笑说道,“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你是什么好货不成?快快离了这里去,不然我不高兴扒了你的狐狸皮,大家难看!”

    “还有一事忘了提醒芳嫔妹妹。”顺妃不知道芳嫔为什么来了自己面前作态,只是既然来了,不顺手挑拨一下真就不是顺妃娘娘的做派,此时温柔地说道,“当年就有人敢在本宫有孕时意图给本宫堕了这一胎,手段奇巧无比。芳嫔妹妹多年无孕,也当好好儿想想,这承宠这么多年,你还这么年轻,怎么就没有个儿子呢?”

    她笑着在芳嫔一怔之下,眯着眼睛柔声说道,“本宫是遭了亲近的宫人的道儿,回头,妹妹也得好好儿看看自己宫中才好,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