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愣了一下,忍不住看了顺妃一眼。

    这位妃嫔还是那样清秀温柔,带着几分清澈与温柔,与从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到底是宫里出来的娘娘,这种顺手就挑拨的技能简直满点呀。

    默默敛目退后让出主场,荣华郡主觉得这时候都不必有自己再出马的机会了,只一个顺妃,芳嫔能招架住就已经很了不起reads;。只是皇贵妃与芳嫔这么不堪一击,还能在宫里活到现在,莫非还真是皇帝的真爱不成?

    总不会是仁者无敌罢?

    “什么?!”芳嫔显然也被这充满了巨大信息量的话给蒙住了,竟看着顺妃说不出话来。

    不知情的还以为这俩有什么深厚感情,要看个地老天荒呢。

    “妹妹回去好好儿想想,就明白了。”顺妃嘴里可没有说出皇贵妃半个字儿来,可不带说顺妃娘娘挑拨姑侄情分来的!

    只是就是这样,芳嫔就已经很受不了了,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想到了很多的事儿。

    自从她开始在皇帝面前得宠,其实皇贵妃待她已经大不如前。特别是这几年外头庞家的女眷入宫,虽然入宫有个先来后到的,总要先拜见皇贵妃再来看她,然而芳嫔自己也明白,虽然自己这一房的女眷都尊重皇贵妃,然而对她却更多期待,期望她得宠生育皇子成为第二个皇贵妃,或许荣王的风光自己家中也能享受一回。

    毕竟,小姑子在宫中得势与亲闺女在宫中得势是很不相同的。

    这些年她母亲偷偷儿给她在房中助兴与易于有孕的药不知多少,都是瞒着皇贵妃给了。

    虽然不想承认,然而庞家几房,确实因皇贵妃与她暗中分出了派系,不过是她没儿子,才显不出来。

    不是她多年未孕,皇贵妃如今会不会与庞家还这么亲热地走动都是两说。

    眼下顺妃这么说,她这身子骨儿生不出儿子,大概还有她姑母的缘故?

    或许,给她诊脉的太医也是叫她姑母给买通,因此没有说实话?!

    明秀见芳嫔目光闪烁,就知道她心中已经叫顺妃给挑唆生出了怀疑,就是不知脑补了多少,便对顺妃微微颔首。

    别管芳嫔无孕皇贵妃是不是无辜……明秀觉得这泰半都不大可能无辜,毕竟皇贵妃的性子看,顺手给侄女儿点儿红花什么的那真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不过荣华郡主乐得叫皇贵妃几个女眷窝里反,此时也不声张,见芳嫔娇躯颤动眼中眼泪楚楚可人地看了顺妃一会儿,呜咽了一声转身走了,便对顺妃佩服地说道,“娘娘如此,真是大快人心。”

    她本也想这么挑唆一下的,却叫顺妃劫了胡。

    “疑心生暗鬼,若不是她心中有点儿怀疑,也不会叫我说动了。”顺妃对明秀印象极好,此时便柔声说道。

    “皇贵妃只怕要不好过。”

    “这两年她日子就没好过过,摊上那么一个儿媳妇儿,头发都愁白了。”顺妃说完这个,转身又与昭贵妃感激地说道,“多谢娘娘为我张目。”

    “我就是看她不顺眼,才不是为了你。”昭贵妃冷冷地仰头说道,“真会往脸上贴金。”

    顺妃却早知她的性情的,闻言不过是柔顺地抿嘴笑了,之后,果断地将怀里的二公主塞进了昭贵妃的怀里。

    昭贵妃低头看着怀里的胖团子,浑身僵硬!

    “二公主胆子小,芳嫔方才唬得她都说不出话了,娘娘这番出手护着宝贝着叫她不害怕了,她不知多感激娘娘reads;。”顺妃对明秀弯起眼睛笑了,之后一本正经地与昭贵妃说道。

    二公主歪着小脑袋纯洁可爱地看着昭贵妃,后者一嘴巴的不好听的话就说不出来了,抱着二公主直瞪眼睛。

    “娘娘是为了我么?娘娘很宝贝我么?”二公主鼓着胖嘟嘟的小脸蛋儿问道。

    “哼……算是。”昭贵妃忍着坏话儿从嘴里挤出了两个字来。

    “那娘娘会给我吃很多很多的点心么?”皇帝陛下的血脉大概都自学了顺杆爬的技能,二公主早就知道昭贵妃是个纸老虎,抱着她问道。

    “会。”昭贵妃觉得顺妃真是太狡诈了,心里暗恨,却只能垂着头说道。

    “二公主年纪小,少吃些甜食才好。”明秀便在一旁与顺妃低声劝道,“过甜过咸都对身子不好,公主金尊玉贵的,到底得警醒些。”她见多了爱吃点心爱吃肉的小孩子,虽然胖嘟嘟很可爱,只是叫她自己说,只爱一种饮食并不是健康的食谱儿,况点心糖分大,吃多了总是不好,胖也就罢了,就怕还生出别的毛病来。若不是亲近的人,明秀是断断不会开这个口给自己招麻烦的。

    “我明白。”顺妃也知道其中的关隘,知明秀对自己没有藏私,心中就生出了几分感激,拉着明秀的手走远了些,这才低声笑道,“所以,我是严母呢。”

    她平日是不许二公主吃点心的,只二公主求求皇后昭贵妃才得了几块儿,也有叫二公主亲近皇后与昭贵妃的意思。

    只要二公主一直不变,就这么亲亲热热给皇后面前当开心果儿,日后的前程顺妃都不必愁了的。

    明秀也想得明白这个,对顺妃却并无鄙薄。

    她并未存害人的心,想叫自己女儿日后过得更好些,又有什么错呢?

    “看着她,我就觉得有盼头儿,不然在这宫里只知道争宠斗来斗去,日子都过得没意思。”顺妃目光一黯,与明秀叹息道,“我在宫里难得与人说贴己话儿,心里憋得慌。”

    皇后虽然待她温和,然而顺嫔却知道自己远远越不过昭贵妃去。说句不好听的,两个人其中要死一个,皇后也只会送她去死的,况皇后与昭贵妃年纪都不小了,那都是说不到一块儿去的人。她家中家眷都在金陵,鞭长莫及,

    明秀良善嘴紧,顺妃见了她,就与她念叨两句,免得自己被憋死。

    “我只要一想冷宫里的和嫔,就心里怕的慌。”顺妃目光暗淡了些,低声叹道,“当年我与她一同进宫,一同得宠相约共富贵的。也说过,一个若得宠,必然在陛下面前举荐另一个,姐妹俩一辈子同进退霸住陛下,叫谁都不敢欺负咱们。可是就这样儿的情分,慢慢儿也就疏远了。”

    大概是从她更得宠些,大概是她先有了皇帝的骨肉,总之她就是知道,自己与和嫔再也回不去初入宫时那样要好的情分了。

    她初入宫的时候比和嫔先得宠,第二日就在皇帝面前举荐了自己的姐妹,那时和嫔承宠回来在她面前是真心感激说一辈子要好的。她们俩那时多好呀,说与皇帝之前的那些笑言,用一根凤钗换着穿衣裳,宫里宫外说起,都说这是一对姐妹花。

    可是慢慢儿就变了,或许是两个人都变了,和嫔渐渐与她无话可说reads;。就算得宠,也开始隐瞒与皇帝之间的喜好。

    等她生下二公主晋了妃位,和嫔就再也没有来单独与她说过话儿。

    “她着了道儿,如今失宠,我心里痛心得厉害,可是想叫我去救她,我却已经不愿意了。”顺妃轻轻叹息道。

    “娘娘后悔么?”明秀轻声问这个眉目婉约的女子。

    “并不后悔,我救了她,她也未必感激。只是感慨良多。”顺妃苦笑道,“这宫里可真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她也变得很多,从纯真烂漫的少女,变成了顺口就能挑拨是非的深宫妇人。

    可是不变成这样儿,她只怕活不下去。她不能总托庇在皇后的庇护里,若有一回皇后来不及救她,她岂不是要死无葬身之地?

    “和嫔就是前车之鉴,我也是真的累了。”她累了,争不了宠了,心思都衰老了。

    看着如今帝王身边娇嫩的美人,她竟心如死水不起涟漪。

    顺妃看着远远的昭贵妃瞪着眼睛抱着正与自己讨价还价努力要多吃一块儿点心的二公主,脸上就露出了笑容,轻声说道,“我最羡慕的,就是贵妃娘娘。”

    她有皇后护着,有安王护着,如今连荣华郡主都护着,虽然从前吃了挫折,却从未移了性情,嬉笑怒骂只随本心,这才宫中是太难得的性子了,叫顺妃瞧着,心生羡慕的同时,又觉得有点儿小小的嫉妒。

    她没有昭贵妃的好运气,大概,是上辈子的好事修得不够。

    “娘娘如今有二公主,多少人都羡慕不来呢。”明秀便柔声笑道。

    “你说得对。”顺妃不过是一时感慨,之后精神一振便笑道,“我有二公主,有两位娘娘的庇护,已经强出旁人太多。”她的目光清明,又与明秀说了几句话,便见昭贵妃气急败坏地抱着二公主走了,显然是妥协了去给自家闺女喂点心,就笑着带着明秀缓缓在宫中走动,温柔地说道,“贵妃娘娘很喜欢你,我亲眼见的,安王说你允了他的时候,娘娘欢喜得眼泪都要流下来。”

    “我都明白。”明秀轻声说道。

    “你这样等了三年,旁人觉得你傻,然而我却敬佩你。”顺妃看着明秀轻声说道,“若你转头没心没肺允了安王,只怕,我也不会与你交心。”

    “娘娘倒是不同。”多少人说自己蠢呢?明秀也不记得了。

    “内中如何我猜的出一些,因此才能明白你的心思。”顺妃说了这一句,便折了一旁的花枝与明秀,看她拿在手上越发人比花娇,就笑着说道,“我也不是奉承你,只是到底心中有所动,方才说了这些。”她眯着眼睛看着身边繁花似锦,淡淡地说道,“许是在宫里见多了心眼子,我倒是觉得……难得了。”她含糊地说了一句,便轻声道,“除了你,旁人,也没得什么好儿。”

    “娘娘说的是荣王妃?”明秀抱着花枝好奇地问道。

    她这三年虽然与荣王妃都在京中,却王不见王,再也没有见过。

    当年皇帝命荣王妃醒来之后给自己磕头赔罪,明秀也借口身子不爽利没有见她,由着她叫人押着在屋子外头磕了头就完了,也不知荣王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reads;。

    苏蔷曾说容貌毁了,只是明秀不明白这个毁了容貌,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说起来,与其说是她的不是,倒该说是荣王不对。”顺妃皱了皱眉,显然很不愿意提及荣王,见明秀诧异地看着自己,便慢慢地说道,“她性子暴躁多疑,觉得荣王身边儿的姑娘都与荣王有一腿,这些年不知闹出了多少的风波。虽然有的畏惧她的势力不敢声张,却也有几个不将她放在眼里的,那几个自持身份尊贵,家中也比淮阳侯府及永乐公主更能帮衬荣王,这两年闹得厉害。”

    荣王妃脸不好看了,又没了用,若不是有赐婚的旨意镇着,荣王退亲的心都有了!

    只是皇帝赐婚,再不好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顺妃听宫里的人传流言,说荣王与荣王妃洞房那天晚上,两个人都睡了,其中荣王夜半醒来猛地见着了身边的荣王妃,差点儿没叫荣王妃那张脸给吓成疯子,叫嚷了好一阵子方才歇了。后头因实在撑不住了因此想要纳妾,谁知道荣王妃是个比唐王妃更彪悍的存在,点齐兵马就冲进了荣王的安乐窝,将美人儿拖出来当着众人的面儿当场打死,还不许下葬,只丢出去喂狗。

    这样暴戾就叫京中多有非议,都觉得荣王妃有点儿过了。

    有种跟唐王妃似的挠自家夫君去呀,在女人身上使劲儿算什么英雌呢?

    “她性子本就不好。”明秀皱眉说道。

    “荣王也不给她做脸,如今正交好的一位小姐,乃是才从外地回京的理国公家的嫡女,身份高贵。往上数,曾祖母连先帝都得喊一句姑母,说起来也是皇家血脉。”见明秀一呆,显然还没有见过那家小姐,顺妃便温声介绍着说道,“那小姐的性子也很泼辣,不知怎么就与荣王看对眼儿了,在外往来也不避着人的,京中还好,只怕你也没有在意。这宫里都传遍了,说这小姐是要入主荣王府的。”

    “荣王已有正妃,莫非她要做侧妃?”明秀骇笑道,“荣王妃可是陛下亲自赐婚!”

    “若想要名正言顺娶理国公家的小姐,总有法子的。”顺妃意味深长地说道。

    明秀听了这个,悚然而惊,只是她做不来为荣王妃担忧,只皱眉道,“荣王真的这么招人喜欢?”

    一个个的什么流言都顾不得,定要与荣王要好,这失心疯了不成?

    天底下没有好男子了?

    “荣王得帝宠,自然招人喜欢,”顺妃便笑道,“谁不愿意烧热灶儿呢?”

    荣王距太子位只有一步之遥,仿佛只要再使一把力气就能拉太子下马,从龙之功,谁都想要的。

    皇后之位,哪个姑娘不心热呢?

    明秀并不鄙夷想要上进的姑娘,只是明知道人家有正妃,还不想做妾只想做人家正头夫妻的,就有点儿恶心了。

    荣王妃当年那样嚣张,如今却落得个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叫人唏……

    想到这里,荣华郡主突然心虚地咳了一声,望天不语。

    她想起来了,参倒了淮阳侯府,逼着永乐公主失了帝宠叫荣王妃没了靠山的罪魁祸首,仿佛是她家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