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荣华郡主正觉得缘分真奇妙呢,叫顺妃叫破了心事的芳嫔也匆匆地回宫reads;。

    她一张娇弱柔媚的脸上带着一份狰狞,进宫之后也不去给皇贵妃请安,一头冲进了自己的侧宫之中,关了宫门叫心腹陪嫁清点宫中之物,又拘了管自己饮食汤药的宫人挨个儿地搜她们的屋子,连棉被都翻开拆开看了,就为了寻那些叫自己不好的东西。

    见众宫人面上都带着惊恐看着自己,芳嫔一甩头上一串串华美的朱钗,瞪着关得死死的大门,面上露出了刻骨的恨意。

    她入宫已经三年,早不再是从前那样没有心机,只知道耍小聪明的少女了,从前那是想着到底同出一门没当一回事儿,如今想来,她这位皇贵妃好姑母,对她只怕已经心怀恶意。

    一年前因她服侍有功,皇帝本要晋她的位份,封做妃位,就是皇贵妃拦住了,与皇帝说宫中庞氏已有皇贵妃与昭贵妃,若还有女孩儿获封高位,只怕叫皇帝清名有损,况芳嫔到底是小辈,不好与两位姑母比肩。

    那时皇贵妃与还信任这位姑母的芳嫔苦心劝说叫她听话懂事。芳嫔那时也并未多想,毕竟自己宠爱占了,一个名分又算什么呢?好处自己得了,又能叫皇帝觉得自己不图别的,只图的是皇帝这个人,那才叫真爱呀。

    因此芳嫔坚决拒绝!

    她才不稀罕妃位呢!

    如今想来芳嫔后槽牙都要悔掉了,只恨自己是个蠢货,叫皇贵妃心中藏奸地挑唆了两句,竟然就安心地做了一个没有地位的嫔位。

    她侧居皇贵妃的宫中,又哪里有自己独占一宫自在体面呢?!

    正咬着修长的指甲想着心事,芳嫔目中闪烁之中,就见自己心腹,从家中带入宫中的宫女一脸惊慌地匆匆进来,伏在她的面前。

    “可有什么不对?”芳嫔见了她的模样,心里咯噔一声。

    “只怕顺妃娘娘的话,所言非虚呀娘娘!”这宫女是芳嫔的心腹,方才就跟着芳嫔听到了顺妃的指点,脸都白了,爬到芳嫔的面前一脸气愤地低声说道,“宫中的摆件儿什么的倒也罢了,只是奴婢搜了管着娘娘屋里香料的小夏子,这竟从贱奴的枕头里搜出了麝香!”听芳嫔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宫女也知道因皇帝素来喜欢芳嫔宫中的香气怡人,因此每每前来都要点燃香料的,便忍不住红了眼眶。

    “还有什么?!”芳嫔揪着自己的胸口尖声问道。

    小夏子,可是皇贵妃赏的!

    因这是姑母的人,她还十分信任,叫他管了要紧的香料。

    “还有管着娘娘侧间小厨房的芳兰,手里头也搜出了这个。”芳嫔很喜欢这名为芳兰的宫女做的美味,时有赏赐的,没想到这也是个鬼。

    这宫女全心侍奉芳嫔,一身的荣辱都在芳嫔的身上,自然希望芳嫔更得宠,能有皇子皇女傍身,在宫中立得更稳。

    想到这个,她就怨恨起来皇贵妃,压低了声音狠狠地说道,“奴婢没有惊动外头的人,叫人将这两个背主的奴才给关了!娘娘只想好预备如何,要不,咱们往陛下面前去告状?!”

    她虽然是庞家的奴才,却身契在芳嫔的母亲手中握着,对皇贵妃一点儿都不在意的,见芳嫔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然而一双手死死地扣在两侧,便继续说道,“或是,叫皇贵妃给娘娘赔罪?”

    “不必,押着他们,不必叫姑母知道reads;。”芳嫔顿了顿,脸上突然露出了冷笑,伸手拦住了这诧异的宫女。

    “娘娘!”

    “她是害了我。然而你要知道,她是姑母,若我往陛下面前告状,小辈告到了长辈,我也要叫人诟病,陛下心里得怎么想我?况她如今虽年老色衰不得宠爱,却是荣王之母,只怕陛下看在荣王,也不会叫她有什么事儿。我白告一状半分好处都没有,这样的买卖,我不会做!”芳嫔姣好的脸上露出一次冷厉,眯着眼睛说道,“好好儿拾掇拾掇宫里,都回复原样儿。姑母若问那两个奴才,就说病了,养病呢,嗯?!”

    “您就这么放过她?”宫女不甘地问道。

    “放过她?”芳嫔冷笑了一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淡淡地说道,“寻太医过来好好儿给我瞧瞧,看能不能把我这身子骨儿调养好,给陛下生育皇嗣。还有往外头去与母亲传话儿,把今日的话都说了,叫母亲都小心些!只要我在宫中有了皇子,姑母……”她挑眉,看着自己纤细白嫩的手指柔声说道,“从前宫里能失宠一个昭贵妃,日后,自然能再失宠一个皇贵妃!”

    她着了道儿,如今已经明白了,皇贵妃既然敢干出这样的事儿,姑侄之间,也就不必相让。

    她就叫她看看,什么叫年老失宠,什么叫被人夺爱,叫她好好儿受受这两年她没有子嗣的苦楚!

    芳嫔脸儿一转,听到外头有脚步声与问话声,就是自己的好姑母了,她目光之中泪光点点,一脸伤心地往门口而去。

    “姑母为我做主!”她仿若寻着了自己最要紧的靠山,扑进了带笑的皇贵妃的怀里!

    此厢皇贵妃与芳嫔姑侄情深几乎叫人闻之落泪,都被这弄弄的亲情给感动了,然而皇后宫里,安王殿下瞪着自己面前一群群的小崽子,脸都青了。

    心上人与自己一步之遥,却咫尺天涯勾不着,这得是多么苦逼的事儿呀!

    “这是什么情况?”慕容宁嘴角抽搐地问道。

    明秀正坐在他一尺之外含笑看着他,仿佛想要叫他坐在她的身边。然而她的面前,却有一个张着小胳膊咬着一段儿甜糕的二公主,一边吧唧吧唧吃着自己嘴里的好吃的,一边默默地无声地看着他。许久之后,这个圆滚滚的小丫头转头看了看明秀,这才滚到了慕容宁的面前,在后者一脸“敢卖了我就抽你!”的威胁目光里,鼓着嘴巴含糊地嘀咕道,“四哥哥的好吃的……”

    “你许了你妹妹什么?”昭贵妃见二公主眼睛都亮了,仰着头看一脸心虚的慕容宁,觉得丫有阴谋,眯着眼睛犀利地问道。

    她正在与恭顺公主下棋,下的自然就是五子棋了,此时趁着恭顺公主也一同往慕容宁看去的时候,素手轻快地拂过棋盘,一下子少了三个棋子儿。

    “没什么。”慕容宁望天,一脸纯良地说道。

    他身后的小厮吉祥已经躲到角落里了,深深地担心自己被波及。

    “囡囡说。”皇后觉得儿子的这表情真的叫人太喜欢了,为了能看见儿子更苦逼的脸,将二公主拉到自己面前,柔声说道。

    “四哥哥说,叫嫂子,就给肉吃!”二公主觉得说着人话不干人事儿的就是这四皇兄了,明明公主殿下尽心尽力地办了事儿,如今这皇兄竟然妄图不给报酬,肉都不给公主吃,卸磨杀驴不过如此reads;!虽然年纪小,然而二公主也知道什么叫报仇的,拉着猛地一挑眉露出了一个有趣笑容的皇后,含含糊糊地说道,“姑母家表姐,叫嫂子,给肉,给点心,给玩具……”

    她虽然是被负心人伤害了,不过一点儿都没哭,就知道用谴责的眼神看着负心汉!

    这年头儿,不给肉吃比什么深宫宫怨要命多了,安王殿下背后的汗顿时就下来了!

    他家心上人看向他的眼神,已经变得十分意味深长。

    “好啊你小子,原来是你!”恭顺公主一开始还没明白为什么二公主管明秀叫嫂子呢,如今算是全明白了,虽然看见昭贵妃胆大包天竟然偷自己的棋子,只是眼下都都是浮云,转身就站起来指着擦汗的狼崽子骂道,“臭小子!天天儿往咱们家来不行,你竟然还敢占我家阿秀的便宜!说!打她的主意多久了?!”她说了要嫁闺女给他了没有?竟然敢偷偷儿指使二公主……

    讨好她闺女!

    恭顺公主偷眼一见,见明秀的眼睛果然弯起来了,笑得挺甜地看着慕容宁,顿时一脸血!

    她就知道闺女最吃这一套了!

    “又不是要紧的事儿。”见慕容宁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在恭顺公主的淫威之中如同风中白莲一样瑟瑟发抖,明秀都要笑死了,对着慕容宁招了招手,见他欢天喜地摇着尾巴就到了自己身边,只红了脸与一脸要挠墙的恭顺公主柔声说道,“表哥这是叫公主提前唤我一声儿,日后好熟悉是不是?况公主很有分寸,又没有在外人面前这样唤我。”因说到没有外人,不说皇后昭贵妃了,顺妃都觉得明秀这马屁拍得极好。

    真是太会说话了!

    “可是……”

    “您前儿不是还着急我十八了?”明秀笑嘻嘻地问道。

    自己是说不过这个闺女的,恭顺公主怒瞪躲在自家闺女身后怯怯地露出半张芙蓉面,一双白皙的手指还勾着闺女衣袖的安王,努力抓了抓胸口。

    既生瑜,何胜亮啊!

    她终于知道周瑜这千古帅哥儿是怎么被气死的了!

    当有个比你更会撒娇的存在抢走了本属于你的一切,那真是……

    “还是表妹好。”慕容宁就知道明秀吃这一套,柔着声音开开心心地说道。

    “行了你啊,气倒了母亲,回头不叫我嫁给你。”明秀对嫁人没有什么羞涩的,将慕容宁一脸的大事不妙,试图往上去讨好自家亲娘,压住了温柔地说道,“只是嫂子什么的,挺好听是不是?”见慕容宁呆呆地看着自己点了点头,她笑了笑,忍住摸这家伙的脑袋的想法,这才温声说道,“我的年纪不小,你的年纪更不必提,我们的婚事,你可有什么章程没有?”

    “啊?”安王殿下惊呆了。

    昭贵妃正竖着耳朵偷听呢,听了这个手一颤,宽阔地袖子里头滚出了一堆儿棋子,哗啦啦地落了满地。

    恭顺公主都傻眼了,看着主动逼婚的闺女。

    这是恨嫁么?reads;!传说中的恨嫁么?!

    “你愿意嫁给我么?”安王殿下虽然如今登堂入室,可是还预备要等个几年呢,见明秀竟然愿意与自己成亲,他是知道她的性子的,顿时喜得眼睛都亮了,恨不能扑在明秀的怀里嗷嗷叫,磕磕巴巴地叫道,“我,我明天,明天就能成亲!”明秀不是个会勉强自己的人,愿意与他成亲,那就是真心与他成亲,没有什么“顾全大局”,可怜自己多年守候什么的。

    她愿意嫁给他,那就是真的喜欢他,而不是什么报恩的了。

    “你愿意娶,我自然愿意嫁。”明秀咳了一声,觉得这女子竟然求亲真是有点儿小害臊,便笑眯眯地说道。

    二公主叼着糖糕歪头看着,眼珠子一转,吞了点心叫道,“嫂子!”

    她叫完了这个,又默默地看住了自家四哥,表示这皇兄又欠了自己一块肉。

    “这可是意外之喜。”皇后一怔,之后温和地看了明秀一眼,这才与正心虚地拿裙子努力将地上棋子儿都盖住的昭贵妃笑道,“我就说这两个孩子要好不是?你瞧瞧,这两个小的自己就知道怎么往下走,何必咱们操心呢?”

    昭贵妃为了慕容宁与明秀,虽然面上不显,然而皇后都知道,愁得不行,为何要用玉丸祸害宫中?那都是因为心里这股子急躁之气散不出来,又舍不得逼迫两个孩子,因此才去摧残花花草草。

    “我高兴操心怎么了。”昭贵妃哼了一声,低头仿佛是在拿脚沟棋子,却暗地里将眼角的湿润给抹了。

    “你呀。”皇后摸了摸昭贵妃的头温声道,“日后,可都是欢喜事儿了。”

    “那是自然!本宫的儿媳妇儿,你羡慕去吧!”羡慕也不给!昭贵妃啪地一声拍掉了皇后的手,转头仰头不理。

    “行,你好好儿藏着这活宝贝,自己开心去,啊!”皇后叫昭贵妃给拍了也不在意的,左右都习惯了,顿了顿,便对一脸晴天霹雳的恭顺公主笑着问道,“你呢?是不是也欢喜?”

    见恭顺公主被雷劈一样僵硬地扭头看她,皇后顿了顿便和声说道,“不是我给这两个孩子说好话儿,只是你瞧瞧他们坐在一起……”此时慕容宁正一脸笑地扒着明秀的衣袖说话,泛着水意的桃花眼里情意都要漫出来了一样,眼里都是明秀的倒影,皇后看着,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黯,轻轻地说道,“如花美眷,绮年玉貌,何必辜负韶华呢?”

    “我就是舍不得。”恭顺公主闺女嫁不出去着急,这要嫁出去,又舍不得了。

    “又不是离了你。成亲以后,也能天天见着不是?”见恭顺公主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皇后越发温和地说道,“且……婚事,宜早不宜迟。”

    恭顺公主一怔,恍然大悟道,“是了,嫂子也知道我家老太太不好了?”皇后莫非这么神通广大,连太夫人的身子骨儿都惦记着?只是想到这个,恭顺公主也觉得闺女立时嫁了,其实也叫自己松口气。

    谁知道太夫人能挨到哪一天呢?

    皇后却一怔,之后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看了慕容宁一会儿,笑问道,“既然你姑母都应了,回头,你去瞧瞧可有良辰吉日挑选一下给……”

    “明天就是良辰吉日!”安王殿下霍然抬头,言之凿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