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天就成亲只能是安王殿下美好的愿望。

    明秀干,沈国公还不干呢!

    正经的公府贵女出嫁,没有个半年一年的备嫁能行?好吧,看在贵女也恨嫁的份儿上,三个月,再不能少的了!

    这时候拖得久,也是对明秀的尊重,慕容宁兴奋了一下理智回笼,自己就在恭顺公主眯起的眼睛里有气无力地说道,“侄儿都明白的reads;。”

    他目中眼泪欲落不落,带着几分欲言又止,几分情真,痴痴地看住了捂脸笑起来了的明秀。

    “呕!”二公主正努力滚过来要求这皇兄履行承诺呢,看见这么伤眼的一幕,连肉都顾不得了,趴在地上呕了一声,仰头往笑得不行的顺妃的方向张着小手儿求助道,“母亲!”不带这么恶心公主的!

    慕容宁一顿,柔情蜜意都裂了,一脸狰狞地看了这熊孩子一眼,之后一仰头,看向明秀的目光温柔无比!

    这个家伙人前人后两张脸,恭顺公主看得心好累,见明秀还觉得挺有趣笑吟吟纵容地看着,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觉得真是众口难调,闺女竟然喜欢这个调调儿,转头目光却温柔了许多。

    她的孩儿笑得这么开心,可见这亲事并没有勉强,她真的放心了。

    只要明秀这日子过得快活,她有什么舍不得的呢?她巴不得安王这辈子就这样宠着明秀,顺着明秀,一心讨好她,再也不要有什么波折了。

    “若要成亲,娘娘可要赐婚?”顺妃投到皇后的宫中,自然是要一心为皇后这一脉考虑的,见皇后笑看了她一眼,便凑趣儿拍着二公主笑道,“原是臣妾的一点想头儿罢了。您疼爱四皇子,又拿郡主当亲闺女看的,若您赐婚,这岂不是锦上添花?”见皇后满意地颔首带了几分意动,她又抿嘴儿笑道,“您母仪天下之尊若赐婚,郡主这门婚事也体面,以后,也叫人看重不是?”

    她掩下别的话没有说。

    明秀三年前退亲之事闹得人尽皆知,如今再成亲难保没有人心存嫉妒闹出风波,有皇后赐婚的旨意镇着,闹事的小人也不敢太过分了。

    顺妃虽然深处深宫,却也知道宫外一些事儿,况安王这两年在朝中越发耀眼,时有女眷往宫中拜见昭贵妃,打的就是安王妃这位置的算盘。如今被明秀截了胡,谁心里会快活呢?

    有那起子小人,总是看不了别人的快活的。

    皇后也明白这个道理,想了想,看了张着一双眼睛看过来,一脸“敢不赐婚就江湖不见!”的昭贵妃一眼,这才与恭顺公主笑道,“顺妃这话说到我心坎儿里去了,只是这亲事我想着,是不是要先知会你家国公爷,叫他心里有数再赐婚更显尊重?”见恭顺公主皱着眉头想了想,慢慢点头觉得自己说得挺对,皇后便笑着说道,“不差这一天两天的,今日我赐阿秀如意等等,回头,下旨赐婚,叫京里都知道!”

    “如此也可。”恭顺公主爽快地点头说道。

    她好担心若直接赐婚,自家国公会不会睁着眼睛厥过去呀!

    这冲击太大,叫人承受不来不是?

    皇后见昭贵妃瞪了自己一眼,竟起身气势汹汹地走了,也不管,只唤了咬着自己的胖手指用讨债的眼神执着地看着慕容宁的二公主到了自己怀里,摸着这个吃得满身小肥肉儿的小丫头,想到这小东西横行宫中,连唐王世子都不是对手的,便无奈地笑了笑,摇着怀里这个软乎乎的小身子柔声道,“等以后咱们囡囡长大了,母后也给你寻一个这样的好人,叫你一辈子平安喜乐。”

    她护着她,宠着她,叫没有男人敢辜负她,替她幸福一回。

    二公主不知道对自己很好的母后为什么眼睛里带着脆弱与伤感,懵懂地往皇后的怀里拱了拱reads;。

    顺妃看见了却并未说话,垂头掩住了目中的复杂。

    都说皇后云淡风轻,然而为何云淡风轻?不过是被伤透了心,再也不肯付出真心了。

    然而就是这样的皇后,却容了她这个曾经夺走皇帝的女人,将她们母女庇护在羽翼下尽心照料。

    比起无情的皇帝,皇后岂止心善百倍?因此,就算她这些年看出了很多秘事,却依旧愿意为皇后守口如瓶。

    顺妃正想着心中之事,就见昭贵妃又带着人匆匆地回来,坐回自己的座位只叫人进来,抬了一个不小的箱子。

    箱子被送到明秀的面前,后者正耐心地安抚小白花儿呢,就见这箱子咣当一声十分沉重地落在了自己面前,探头往里一看,哪怕荣华郡主素来处变不惊见多了风风雨雨啥的,都抽了抽眼角。

    箱子里几十把如意,金的玉的檀木的琉璃的,一把压着一把,看着密密麻麻。

    “娘娘?”这不是赐如意,这是给了叫去开如意铺子呀,明秀仰头无奈地看着昭贵妃,见她一脸挑衅地看着皇后,满心的感动顿时变成了迥然。

    “我比你给的多你知道么你!”昭贵妃哼哼唧唧地与皇后叫嚣道。

    皇后纵容地看着对面小人得志的昭贵妃,也伸头看了看那如意,挑眉,叫人往后头娶了一把陈年的如意叫人托到明秀的面前放下,见昭贵妃一脸不屑地看着那个到处都是沁色,看着十分古旧的如意,便与明秀温和地说道,“这是前朝时的旧物,乃是先朝武帝迎娶元后时相赠之物。”先朝武帝风风雨雨五十年,与元后伉俪情深一生都没有纳一个妃子,这就是最好的寓意了。

    皇后自然是希望眼前的两个孩子恩爱到白头的。

    昭贵妃傻眼了。

    她给的如意虽然很多很值钱,可是哪儿有这样的故事呀,见皇后这样与自己作对,昭贵妃眼眶顿时红了。

    “你真是太讨厌了!”嗷地叫了一声,贵妃娘娘霍然起身推了皇后一把,提着裙子气得抓着头发跑了。

    “娘娘!”

    “没事儿,你来的少不知道,这平常的很,回头母亲就回来吃饭了。”慕容宁压住了起身要去追赶的明秀,很有过来人地用沧桑的语气说道,“母亲一天与母后不吵个两三遍,饭都吃不香的。”

    见明秀迟疑地看着自己,慕容宁便笑嘻嘻地说道,“等一会儿母后与她下几盘棋,就又和好了。”一开始他真是特别担心,只是时间久了,见自家老娘出了皇后宫中就没心没肺地玩儿去了,就知道昭贵妃就是看着皇后不爽罢了。

    “就算这样儿,我也得谢娘娘待我的心意呢。”明秀推了慕容宁一把,轻声说道。

    “去吧,她在外头等着呢,不去,回头又要恼了。”皇后便笑着说道。

    “那我陪你去。”慕容宁虽嘴上说着寻常,却还是担心昭贵妃的,也坐不住,就笑嘻嘻地说道。

    皇后了然地看了他一眼,挥了挥手和声道,“只是看着些人,不要冲撞了陛下的美人。”皇帝这些年进了不少的美人,虽然都拘在一处,然而皇后却也不愿意叫儿子在宫中闹出事端来,见慕容宁笑嘻嘻地应了,带着明秀匆匆地走了,她这才与恭顺公主继续说笑,又说起若做亲,这聘礼如何等等reads;。因皇后立意是不要委屈明秀的,因此是想风光下聘,叫沈国公府都跟着欢喜。

    恭顺公主也知礼,又主动说不可越过太子妃与唐王妃,两个便讨论起聘礼仪仗之事。

    明秀与慕容宁在此时已经出了皇后宫中,却见不远处,昭贵妃一身夺目奢华的宫装掩饰不住的,在一棵大树之后灼灼生辉。

    她探出一颗头来正在打量皇后宫室的大门,见明秀出现了,脸上露出开心,却一转脸儿做出了傲气来。

    “娘娘就这么出来了,我心里担心呢。”明秀简直不能直视昭贵妃期待的目光,扶着昭贵妃从那树后转出来,弯着眼睛笑道,“本就是娘娘对我的一番心意,我若是不知,我成什么人了?皇后娘娘待我与娘娘待我的心都是一样儿的,古物寓意好,新物也有娘娘的心意在。”见昭贵妃脸上笑开了花儿,见牙不见眼呀,她只装看不见的说道,“若不是看在娘娘的面上,皇后娘娘怎会舍出这么好的物件儿来?”

    “这个倒是真的。”昭贵妃哼道。

    “皇后娘娘虽未明说,却赶着叫咱们出来看看娘娘是不是恼了。”明秀微微一顿,这才柔声说道,“况,我也得好好儿讨好娘娘,多得点儿嫁妆呀?”

    她笑得眼睛弯起来,清凌凌带着十分的温柔,昭贵妃觉得心都化了。

    “我那库里好东西多得是,金丝枕,珍珠衣什么都有,都给你当聘礼,叫你风风光光的。”

    “好,偏了娘娘的好东西,回头,我给娘娘做件衣裳,就是我的心意了。”

    “要袖子宽宽的那种。”昭贵妃就与明秀提条件。

    “红地儿织金的,还要有长长的腰带,好不好?”明秀便笑着问道。

    昭贵妃果然满意了,拉着明秀的手说道,“只是也不急,你不要整日里赶工,坏了眼睛。”

    慕容宁苦哈哈在一旁站的很久了,都没有叫亲娘与心上人分出眼神来看他一眼的,心里的苦逼真是只有自己才知道。

    正要说两句话刷刷自己的存在感,慕容宁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之后嘴角勾起,挑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这笑容明显就不是真心的,明秀虽然与昭贵妃在说话,眼角的余光却在看着慕容宁呢,见他换了脸色不由好奇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了那远远走来的一个青年,竟是心中一窒仿佛被噎了一下似的,之后就明白了慕容宁为何露出那样冷淡与不屑的模样了。

    那远远的仿佛从天光中走出的美貌夺目的青年,哪怕不过是寻常的锦衣玉带,却叫人呼吸都止住了一样。

    他走过来,连四周的声音都淹没,恐冲撞了眼前这个眉目似画的青年。

    竟是荣王。

    见荣王这如今长成仿佛更添秀色,有艳压群芳的势头,明秀却觉得还是慕容宁更顺眼些,只是心中到底叹息了一声,明白了那理国公家的小姐为何明知夺嫡这浑水不好趟,也明知道荣王已有正妃,却还是在外与他生出那么多的流言蜚语了。这样的青年,若能得到了,不管是什么处境,那也是叫人心中圆满,就算死了也无妨了reads;。只是可惜的是明秀对男子的容貌可有可无,看了一眼赞了一声好,也就过去了。

    荣王今日盛装而来,见明秀漫不经心地看了自己一眼便移开了目光,露出了一份失望。

    “原来是姨母四皇兄与表姐。”荣王上前脸上带着笑容与昭贵妃躬身说道。

    他微微一笑,光华绽放。

    昭贵妃最看不上这个东西了,冷哼一声摔手走了。

    既然皇后服软,贵妃娘娘是大人大量的人,自然饶了她这一回!

    不然,再不肯与她说话的了!

    “走吧。”慕容宁警惕地看不怀好意的荣王一脸的精神气儿与明秀微笑,护住了明秀就往回走。

    “四皇兄为何见了我,就急着走呢?莫不是心虚?”荣王虽然看着精神奕奕,其实心里都要累死了,不过是端着这张皮子糊弄人罢了。见在朝堂上联合唐王把自己逼得鸡飞狗跳的慕容宁竟然玩儿起了和平人士这出戏,他心中冷笑,面上却亲热地与慕容宁笑着说道,“前些时候云贵之地地动,四皇兄弹劾云贵官员百人,这等逼得人满门没有生路,皇兄于心何忍?”

    “云贵从总督始,贪墨朝廷拨过去的救灾米粮饿死数万人,若不是有人冒死入京,只怕人都死绝了,也无人知晓!”慕容宁冷冷地说道。

    他两辈子加起来都不能说是一个好人。

    能在朝中厮混的,那心肝儿都是黑得透透儿的存在,不然早就叫人给吃了。然而就是这样的恶人,他也从来没有做过这样丧尽天良之事。

    若论贪墨朝中颇多,他从来都不在意,然而这一次却不同。

    这一次,涉及人命,是百姓的命!

    他知道荣王在这里头伸了爪子得了好处,可是这一次弹劾云贵官员,却并不是为了打击荣王。

    只是为了那些百姓而已。不杀了那些贪官,他竟不能安枕。

    “四皇兄倒是圣人一样的心境。”荣王觉得安王这太叫人恶心了,满嘴的悲天悯人,脸上就讥讽地说道。

    “信不信由你,我何必解释。”

    “表哥不必多说,公道自在人心。心怀鬼祟,看别人的也只会觉得鬼祟。”明秀见慕容宁面露厌恶,便拉了拉他的衣摆柔声说道,“我信表哥,也谢表哥。”

    她看向他的眼神竟然还多了几分崇拜与亲近,慕容宁心中一跳,脸顿时红了。

    “只由着我的心罢了。”他低声说道。

    “赤子之心,我亦仰慕。”明秀抿嘴儿,小声儿说道。

    慕容宁很想掩住脸上的笑容,却到底忍不住,弯起了眼睛。

    荣王眼见这二人情状微微一怔,之后,目中露出了几分恼怒。

    他曾与他父皇求而不得的女子,竟然便宜了这么一个废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