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0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慕容宁目光一扫,便微微皱眉。

    他不喜欢荣王用算计的眼神看着明秀,那种浑浊的眼神,落在明秀的身上,只叫慕容宁觉得这人是在玷污明秀一样。

    他知道荣王心里的想法。

    当年,荣王曾在明秀与永寿郡主之间举棋不定,还打着娥皇女英的主意,虽然不知道为何他那父皇并没有叫荣王得了明秀,然而慕容宁打心眼儿里不喜欢他看着明秀reads;。

    “咱们回去。”侧身立在明秀的身侧,挡住了荣王的视线,慕容宁抿嘴对明秀轻轻地说道。

    他的眉间因荣王出现变得皱起来,明秀笑了笑,伸出手指一点。

    冰凉的触感落在他的额头,慕容宁微微一怔,之后看着对自己莞尔一笑如同风中花朵儿一样的姑娘,咳了一声,沉沉地看向远方。

    那什么,气氛这么温情,心上人目光这样清澈的时候,安王殿下若是说一句大实话,会不会被抽打?

    他腿软了。

    正义地看了一会儿远方,心中那股子气血好容易给压下去了,安王殿下只恨这成亲还没个日子呢,早把荣王给忘天边儿去了,试探地拉住了明秀的手。

    明秀挑了挑眉,见慕容宁额角全是汗,仿佛很紧张,恐自己摔了他的手的样子,垂头笑了。

    她并没有抽出自己的手。

    见这一回自己便宜占大发了,安王殿下大喜,拉着明秀旁若无人地走了。

    荣王只眯着眼睛看着明秀顺从地叫安王拉走,仿佛三年前的冷淡疏远,自家王兄那每每压抑痛苦的模样都不见了,死死地咬了咬牙,之后冷笑了一声,绝丽的脸上生出几分思索,却并不留在原地看这糟心的背影,反而回身往皇贵妃的宫中而去。到了皇贵妃的宫中,他就见这宫中熟悉的院落之中不知叫谁移植了几株香得叫人窒息的花树来,上头开着碗大的白花儿,娇嫩可爱。

    “母亲。”荣王看了看这花树,往里头走去,走到了半路停滞了一下,方才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皇贵妃坐在正座上,一个妩媚多情的美人正伏在她的膝头哀哀地哭着,十分委屈叫人怜惜。

    “怎么了这是?”见这是芳嫔又在哭了,荣王心里有些不耐,却还是耐着性子问道。

    芳嫔如今更得宠一些,拢着她,叫她在皇帝面前吹几句风,总是对他有好处的。

    “她在御花园叫顺妃给欺负了,说了几句难听的话。”皇贵妃三年时间虽然容色越发妍丽,只是到底露出了老态,虽然不显,只是年纪已经瞒不住人了,眼角的细密的纹路若不用脂粉厚厚地掩住,看着叫人心惊。

    况这三年皇帝宫中进了许多的年轻的美人花骨朵儿似的。虽然皇贵妃处还是圣宠最多,然而叫皇贵妃自己说,恩宠这东西叫人分出去也就罢了,然而那些美人个个儿看起来很年轻康健,若一个不小心有孕,那皇贵妃还不哭死呀!

    荣王这样得宠,一则是皇贵妃得宠,另一个,却因他是幼子。

    男人,总是会更宠爱年幼的那个儿子的。

    “顺妃?”顺妃虽然叫皇帝冷落,只是有二公主在未必不能翻身,荣王便微微皱眉道,“从前可没看出来她胆子这么大!”

    “她也就罢了,姑母与荣华郡主也挤兑我。”芳嫔将自己的眼泪都蹭在皇贵妃贵重的衣袍上,见这女人竟然有脸一脸怜惜地来摸自己的头发,她目光微微一黯,之后掩住了眼角嘤嘤地哭着说道,“况还有更叫人没脸的事儿reads;!我不过是与顺妃冲撞了,竟叫我跪在她的面前,荣华郡主里里外外的话儿都说是我的错。”

    她下跪于顺妃的事儿瞒不住人,见皇贵妃果然露出几分了然,芳嫔姣好的脸上露出央求,拉着皇贵妃的手叫道,“姑母为我做主!”

    “顺妃携二公主之宠,现在是陛下心里头的人。我怎么敢给你做主呢?以后,避着那宫里的人一些就好了。”皇贵妃柔声说道。

    她疯了才去给芳嫔做主!

    芳嫔如今得宠已经叫她如鲠在喉,莫非她还要叫她更开心些?

    “姑母这话,是我白叫她欺辱了么?”芳嫔不甘地问道。

    “你去与陛下说,叫陛下给你做主。”顺便叫皇帝瞧瞧芳嫔爱告状不识大体的样子,也挺好的。

    皇贵妃觉得自己这一箭双雕的计策真是特别地聪明。

    “回头我就与陛下说。陛下说最疼我了,定给我做主的。”芳嫔仰着脸开心地说道。

    皇贵妃的脸色听到这个微微一僵,许久之后方才挤出了一个笑容来。

    早年,她才是最叫陛下放在心里的那个呀。

    荣王不知道母亲与芳嫔这其中的暗流,论起来,他还得管芳嫔叫一声表姐呢。见两个美貌各异的女人都停住了,他顿了顿,方才低声说道,“荣华郡主,与四皇兄走动得有些近了。”他见皇贵妃诧异地看过来,眯了眯眼便有些警惕地说道,“荣华郡主背后连着沈国公与平王府,我听说安固侯也身子不好,日后若其子袭爵,那就是荣华郡主的亲表哥!四皇兄这背后的势力,越发地盛起来了。”

    “她不是不出门走动了?”皇贵妃早年幸灾乐祸了荣华郡主被人退亲的倒霉事儿,也知道这丫头从此躲羞闭门家中当起了隐形人,正觉得活该呢,听见这丫头王者归来了,顿时就惊呆了。

    更叫她惊讶的是,荣华郡主怎么会看上安王?

    不是说最不喜欢的就是安王,见之躲避么?!

    说好的不喜欢呢?!

    “这……”皇贵妃急忙喝了桌上的一口凉茶静心,见荣王也一脸凝重地坐在一旁,缓了会儿方才纠结地说道,“这丫头不说她父亲了,自己就是个不好惹的性子。你媳妇儿与她见了几回面,就没有不吃亏的!才碰了她一下,就落到如今……”她正要说说荣王妃那张叫人膈应的脸,却见荣王脸色都扭曲了,显然承受着生命无法承受之痛,心疼得心肝儿疼,便叹气道,“真是难为你!”

    “不说她,晦气!”说起荣王妃,荣王就有气。

    当初看上荣王妃,荣王就是为了十分兴盛的淮阳侯府与永乐公主。然而才献身,淮阳侯府就成了空架子,永乐公主帝宠都没了,这叫荣王觉得这买卖真是太不划算了。

    他白娶了一个疯子,还赔上了自己清白的身子与荣王正妃这个名位。

    “你也别担心。”见儿子提起荣王妃脸上都带着晦暗,皇贵妃也知道那是个疯子,便转移话题,想了想方才笑道,“荣华郡主虽联络京中世家,只是你如今看中的那位理国公的小姐也极好的reads;。你别忘了,她外祖母是蜀地蜀王府出身的嫡女郡主,连着蜀地一脉,还有她仿佛有个姐姐也要嫁入蜀王府?”见荣王一脸凝重地点头,皇贵妃便悠然地说道,“这就极好了,荣华的势力在京中,那孩子的姻亲都在藩地,相差无几。”

    早年圣祖在位分封藩王,那是真正的属地的国主,与京中唐王安王荣王不同的是,藩地,是可以养兵的。

    那些兵权尽在藩王的手中,虽然这些年屡次削藩叫各地藩王元气大伤,只是也是不容小觑。

    荣王只要娶了那理国公家的小姐,穷途末路也是会豁然开朗,挣出一条生路来。

    荣王显然也想到了,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到底是人多眼杂,他不想叫人知道自己的心事。

    荣王妃……他本不喜欢,既然没有用了,他也不想要了,只是怎么处置是个学问,他还得好好儿想想。

    “母亲回头多赏赐她几回,叫她欢喜些。”荣王提起那理国公府的小姐,便多了几分看重。

    虽然那个也性子不大好,只是到底没有从前荣王妃的跋扈和拿人当狗看,荣王被折磨了这么多年,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你放心,母亲一定叫你满意。”皇贵妃正笑得见牙不见眼,就见门口一晃,一个明黄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她急忙起身笑道,“陛下……”

    皇帝一脸笑意地大步进来,目光落在起身孺慕地看着自己的荣王身上一瞬,扶起了皇贵妃,见她一脸娇羞挑了挑眉,转身坐在了皇贵妃的座位上。

    皇贵妃一脸笑容地上前,正要坐在皇帝的腿上二人同坐,却见皇帝已经拉过了柔弱地缩在一旁的芳嫔坐在自己膝头,抱着芳嫔柔软的腰肢笑问道,“怎么眼眶红了?”

    皇贵妃默默磨牙,忍了这口气,笑吟吟地立在了皇帝的身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芳嫔的头娇笑道,“这孩子就是任性呢。”

    “她任性也是应该,你是她姑母,又年长她这么多,也该多迁就她。”皇帝仿佛没有看见皇贵妃僵硬的脸色与落下来的笑容,抱着羞答答掩面对自己嬉笑的芳嫔,他也不在意荣王的,取了桌上的茶喝了一口方才继续笑问道,“朕听你们方才乐呵的很,可是有什么有趣的事说与朕听些没有?”他再顿了顿,便与皇贵妃笑着说道,“你别站着,朕瞧着眼花。”

    说到这句,皇帝的脸色阴郁了一瞬。

    皇贵妃被这神色吓死了,急忙坐在一旁不敢出声儿,连芳嫔小脸儿都白了一瞬。

    皇帝的性子越发地莫测了,只要脸色一不好看,那就得有人要倒霉,都不带错的。

    前些时候有个刚入宫被宠了几日就不知天高地厚的美人,见了皇帝的脸色还娇滴滴地说什么不爱看皇帝不开心,回头就叫皇帝给剜了眼睛,美其名曰不爱看就再也别看。

    皇贵妃真担心皇帝这叫她给晃得头疼了,回头叫自己再也不能晃。

    只是皇帝这阴郁的表情一闪而过,之后又晴空万里了,见宫室之中寂静,他也不在意的,拿手指点着桌面面上带笑地问道,“怎么,不能与朕说?”

    “并不是,只是替皇兄开心呢reads;。”荣王见皇贵妃不敢与皇帝说话了,心中叹了一声倒霉,露出了天真的表情与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的皇帝说道,“荣华表姐不知怎么就与皇兄很要好呢,方才儿臣还在御花园看见表姐与四皇兄逛园子,手拉手的感情极好。四皇兄这些年执拗,就是不肯娶亲,儿臣还在为他担心。如今可好了,荣华表姐是沈国公的爱女,这真是一桩极好的亲事。”

    他提及沈国公,自然是在皇帝面前上眼药。

    安王与太子交好,若娶了沈国公独女,日后,沈国公岂不是要倒向太子?!

    “你说,荣华那丫头看上了老四?”皇帝目中露出几分兴味。

    他还以为那丫头是个聪明人,不会往皇子这火坑里跳呢。

    “是。”荣王和声说道,却见皇帝只是脸上笑得异样,竟看不出心情好坏。

    “你还看见什么了,都与朕说说。”皇帝貌似起了兴致地与荣王问道。

    “表姐还点了四皇兄的额头,亲昵情状,叫人艳羡。”荣王继续说道。

    宫中一时寂静,都在默默观察皇帝的表情。

    “还有呢?”皇帝把玩着腰间的玉佩,漫不经心地问道。

    还有个屁啊!他才见了多久,能知道什么?!

    没有见到皇帝勃然大怒什么的,这眼药上得荣王心累,犹豫了一会儿,方才咬着牙继续说道,“表姐说,仰慕四皇兄!”

    “这性子,倒是像极了阿沈。”皇帝听到这个,目光越发亮起来,在荣王失望的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怀念地说道,“当年阿沈,也是……”也是一脸正容地告诉自己,心悦恭顺公主,请皇帝陛下不要再欺负人。

    皇帝没听还想继续欺负,于是这小伙伴儿果然娶了这倒霉妹妹,头也不回地出京去了。

    离得远了,可不就欺负不着了么。

    “行了,朕心里有数,你不必担心。”见荣王也确实无话可说了,皇帝便笑了笑,摸着怀中芳嫔的细白的手慢慢地说道,“沈国公,素来忠心。你担心什么朕也知道,只是不过是杞人忧天。”

    他目中闪烁着另一种兴奋,却努力地掩住了不多说,手中一用力就听怀里芳嫔一声哀叫,那雪白的手上露出淡淡的淤青,看着芳嫔忍着疼痛对自己露出了温柔的脸,皇帝微微一顿,柔声问道,“弄疼了你?”

    “不疼。”芳嫔含情脉脉地说道。

    既然芳嫔不疼,皇帝也就放心了,大手继续捏着芳嫔的小手想自己的心事。

    荣王已经不敢看芳嫔那疼得扭曲的脸了,不知道这父皇是不是又犯了病,正要告退,却听见皇帝处,传来轻飘飘的声音。

    “你王妃处,多看顾些,到底是你表姐。”皇帝漫不经心地说道,“她脸上毁了正是心情不好的时候,你天天留在她的身边,才是最好的安慰是不是?这夫妻啊,天天睡在一起夜夜都看着,时间久了自然也就习惯了,你就觉得她生得跟从前一样儿美了。”见荣王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皇帝便温声说道,“那是朕最心爱的孩子,托付给你,你好好儿照看,知道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