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荣王就跟吃了苍蝇似的。

    他没有想到皇帝无视了荣王妃三年,又想起她来了。

    这是荣王妃复宠的意思?

    因担心此事,哪怕是恶心得吃不下饭,荣王还是努力在俊俏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笑容,红着脸小声儿说道,“父皇不必担心,我与表姐一向极好。”

    “那就别只顾着你的那几个妾,先生个嫡子才是正经。”皇帝淡淡地说道。

    “儿臣明白。”这种被压着洞房的感觉真是太叫人心伤了,荣王已经千疮百孔,却还是努力地说道。

    不过是个女人……到时候,荣王殿下闭着眼睛睡,他就不信的了!

    “那朕等着你们两个的好消息reads;。”皇帝欣赏着儿子明明很憋屈却还是要在自己面前强颜欢笑的样子,想到这儿子即将去努力睡跟鬼似的的荣王妃,一想到那么一个画面更觉得有趣,只恨自己不能亲眼目睹的,心潮澎湃之下,他也不理会别的,在芳嫔的惊呼之中一把就抱起了这个女人,与皇贵妃说了一句,“你自便。”完了,就抱着娇笑起来的芳嫔往偏殿去了。

    荣王已经恍惚了,哪里还管自家父皇的风流快活,摇摇晃晃地出了宫,预备去睡荣王妃。

    皇贵妃却一脸失落地坐在宫中,听着偏殿里头隐隐传来的娇喘与嬉笑,默默地抓紧了自己的胸口。

    她就在他面前,可是他却一点儿都没有看见她似的,抱着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去临幸,然而就是这样儿,她还得笑着戏谑着,得感谢他的“恩典”。

    因为了她的“体面”,因她是真爱,因此他就连宠爱的,也是她的娘家人,也是与她一条心的女人。

    他留宿在这宫中,就是留宿皇贵妃处,叫外头的人听说了,还得叹一句皇贵妃的独宠。

    这就是爱重了。

    天知道她每天晚上听着他临幸自己的侄女儿孤枕难眠,到底是个什么心情。

    可是她不能嫉妒,还得笑。不笑,就是不知好歹,不知皇帝的良苦用心!

    既然这么爱重她,她是真爱,那为什么不来临幸她呢?她不明白,然而只希望眼前的这份爱重,都是真的。

    不真的喜欢她,他怎么会舍了皇后舍了昭贵妃,拿她当做这宫中万千荣光一旁捧着护着?怎会捧着她的儿子想要立为太子呢?怎会提拔她的兄长,就是为了给她更多的靠山呢?

    想到这儿,皇贵妃的心里那仿佛叫刀子割碎了的感觉才稍稍缓解,有些松快了。

    罢了,不过是因她如今身子不爽利,因此叫芳嫔侍候罢了。待回头她有了精神,皇帝自然会来看她,将妖精们都丢进冷宫去。

    至于皇后与昭贵妃,等她抽出空儿好好儿说说她们的坏话儿,皇帝就又会不喜欢了。

    皇贵妃枯坐了一夜,听了一夜的隔壁的靡靡之音,心情自然是不必说了的,之后,想到皇帝对荣王妃又关注起来,迟疑了一下,到底赏了几件首饰。

    天知道自从永乐公主再也不能入宫,她就没有赏过荣王妃一根头发丝儿了。

    因她态度转圜,不提荣王妃处,连理国公府都震荡起来,生出了无数的揣测。然而这些于明秀却全不在意的,从宫中出来,恭顺公主就跟沈国公告了状。

    闺女竟然恨嫁了,太叫人接受不了了!

    沈国公下朝就听到这么个噩耗,当真被震得眼前一黑,睁着眼睛仿佛神魂都没了,许久之后方才回神默默地看住了明秀。

    明秀赔笑,双手奉茶给亲爹,意图叫这亲事别那么拖着。

    这一回连向来很听明秀话的罗遥与沈明程都不给说好话儿了,沈明程还好些,到底是长兄有点儿担心妹妹这是不是嫁不出去,一能嫁了就着急了。罗遥就面无表情地走到了明秀的身边,将怀里听到姐姐要嫁人便撅着嘴哼哼的幼弟沈明嘉给塞进表妹的怀里,看着沈明嘉一脸难受地扭着明秀的衣袖含泪巴巴地问,“大姐姐不喜欢嘉儿了么?要离开嘉儿了么?”

    “不是离开,是再寻个人来一起疼爱嘉儿好不好?”荣华郡主就知道没有那么容易搞定亲爹亲娘,摸着明嘉的头柔声道,“嘉儿不喜欢安王么?”

    “他抢走姐姐了reads;。”明嘉从小儿与明秀最好,是跟着明秀学字读书长大的,虽然这两年因叫沈国公送到书房去读书,因此不大往明秀的面前来,可是却心里依然最在意这个姐姐的。

    “姐姐就是嘉儿的,谁都抢不走。”明秀柔声说道。

    沈明嘉与刚硬的长兄沈明程不同,仿佛继承了恭顺公主的美貌之外,也继承了这公主的小性子,很叫明秀看顾。

    “大姐姐嫁给他,会很欢喜么?”明嘉红着眼眶与明秀问道。

    明秀想到慕容宁每每在自己面前犯二的样子,虽然并没有回答,嘴角却挑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笑容落在默默看着女儿的沈国公的眼里,便叹息了一声,与抱着自己胳膊舍不得的恭顺公主低声说道,“预备嫁妆罢。”

    “早就预备完了。”明秀的嫁妆其实三年前就预备完了,只是可惜叫人退亲,恭顺公主忌讳这嫁妆因此全都丢了免得叫自己心烦。然而这三年为了明秀的事儿,她又默默地开始收集嫁妆,就等着日后若真的有好男子,明秀说嫁就嫁不会拖拉,没有想到这样的一番好意却便宜了安王,叫恭顺公主郁闷坏了,头枕在沈国公坚硬的肩膀上小声儿说道,“真是便宜他了!”

    “我却要谢安王。”沈国公摸着恭顺公主的头轻轻地说道。

    他要谢安王这些年来,哪怕自家一直在伤害他,却依然没有放手。

    他也谢他没有放弃明秀,还愿意给明秀一场很好的姻缘,叫他这个做父亲的放心。

    只是这谢沈国公是不会告诉安王的,只会与恭顺公主说。

    不然怎么摆岳父的谱儿呢?

    “我就知道你是这么个意思。”恭顺公主心里也是感激慕容宁的,只是她本是个口是心非的人,爱到心里去也要在嘴上不饶人的性子,此时便将头拱进了沈国公的怀里。

    “阿秀过得好,那才是真的好。”沈明程这话,叫明秀噗嗤一声就笑了,只是世子大人实在没有猜出自己戳到了这倒霉妹妹的什么笑点,抬头与沈国公说道,“阿秀的嫁妆,请母亲用心些。”他顿了顿,敛目片刻,便与沈国公说道,“早前阿笑就与我商量过,阿秀若成亲,就将儿子名下的两个江南的庄子过到阿秀的名下,算是咱们的添妆。”

    他说得轻描淡写不过是两个庄子,然而明秀却知道,那是两个千倾皇庄,还连着两个山头。

    那一年沈明程带着前锋营在前冲杀大捷,得了皇帝这样的赏赐,却是拿自己身中六道刀兵之伤换来的。

    她大哥血流成了河,拿命换来的富贵。

    “我是不会要的。”明秀没有什么激烈的话,激烈的情绪当年都趴在她全身是血的哥哥身上哭完了,此时平静地说道。

    “小女孩儿家家,没有你说话的地方reads;。”沈明程还没有说慕容笑倾情贡献的那许多的珍珠宝贝呢,就挨了妹妹当头一棒,便嘴角抽了抽,严肃地说道。

    “大哥哥说的是,只是那皇庄沾着大哥哥的血,我是没脸要的。”明秀静静地看着皱眉的沈明程,突然就笑着说道,“我知道大哥哥疼我,只是我也心疼大哥哥。”她忍不住红了眼眶,轻声说道,“若大哥哥真的想要给我嫁妆,就多给我寻些古董字画儿的,既轻便又值钱,不必别的强?”沈明程与慕容笑都是富贵的主儿,两个皇庄并不在他们的眼里,只是这皇庄到底意义不同。

    “阿秀说的是,那皇庄你自己留着,以后与你儿子孙子的都说是你的功劳挣来的才好呢。”恭顺公主急忙说道。

    “只是……”沈明程有很多的银子宝贝,只是这些妹妹都不缺,一时就想不起什么特殊的东西来。

    “你们兄嫂的心意也就如此,旁的不必管。”沈国公就在一旁淡淡地说道,“你也不要说我这个做父亲的对你这个长子不公。”见沈明程绷着脸看着自己,已经露出与自己仿佛的威严,沈国公心中满意,面上却淡淡地说道,“按说你是长子,家业里本该留给你大半,只是你已经有了世子爵位,日后这公府也留给你。”他摆摆手叫沈明程不要多说,敛目说道,“这国公府的家产,我与你母亲平均分成三份儿。你们兄妹三个,每人一份,没有特殊。”

    “父亲!”明秀脸色顿时就变了。

    “阿秀那一份,就做嫁妆带走,余下的你们自己选一份儿,日后我与你母亲百年,就不要因这个再生事端。”沈国公与沈明程淡淡地说道,“我知道你做兄长的想都留给阿秀与嘉儿,只是我也跟你说,你如今不是孤单一个,还有你老婆孩子,你要给他们打算!”友爱兄弟姐妹是对的,只是要罔顾妻子儿女的利益,那就是大错特错,沈国公看着沈明程,沉声道,“你日后,也是一个父亲。”

    “儿子知道了。”沈明程起身恭敬地说道。

    他并没有想过要叫慕容笑跟着自己吃亏,不过是觉得说分家有点早罢了。

    他爹真是想多了……

    “既然如此,就了结了此事也就罢了。”沈国公满意地说道。

    “安王呢?”今天慕容宁没来,罗遥竟觉得有点儿少了什么似的,便与明秀问道。

    “唐王府又掐起来了,他去救火。”明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慕容宁兴冲冲地想要拜见一下就要过明路儿的岳父岳母,谁知道半路就将唐王府哭哭啼啼的小厮给劫走了。

    据说唐王府如今血流成河!

    起因是一个叫人送进府,特意孝敬唐王的会跳什么羽毛舞的美貌歌妓。

    安王殿下都要愁死了,不得不使人往国公府送了信儿说自己又遇上了唐王这倒霉催的,自己便一路苦哈哈地往唐王府奔。

    说句心里话,慕容宁真不想蹚唐王府这浑水,实在是要他说他二哥挨挠实属活该,不过若说了真心话,他果断就得挨揍。

    唐王如今动不了唐王妃,那就都把气儿撒在了无辜的安王殿下的头上!

    心里骂骂咧咧地到了唐王府,慕容宁就一哆嗦,只觉得这哪儿是血流成河呀,简直就是血流漂忤啊reads;!

    唐王府已经不能见人了,到处人仰马翻,快步到了上房,一对儿夫妻就在彼此怒视对持。

    唐王妃手里提着一把大刀,上来就往唐王的脑袋上砍!

    “大胆!”见这大刀带着呼呼的风声就来了,唐王简直气得眼睛都红了,到底是弓马娴熟的壮年男子,上前就把刀给架住了,冲着双眼赤红的唐王妃怒喝道,“你又发什么疯!”见一向彪悍的唐王妃的眼里竟然闪过了一丝泪光,唐王一怔,气势竟不知为何就弱了下来,一手握着刀,一边只皱眉冷冷地说道,“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闹得人尽皆知,你就欢喜了不成?”

    他只担心叫皇后知道,会觉得唐王妃不贤。

    再如何喜欢,然而若知道儿子被打,做婆婆得怎会喜欢这样的儿媳。

    “我不是个女人?!你巴巴儿地叫个进府里来给我难看?!”从前,再没有人把女人明晃晃送到唐王妃眼前的!

    “我说了,我不知此事。”唐王皱眉说道。

    这个倒是真的,唐王才下朝就听说府里闹起来了,走进来就差点儿挨了唐王妃一刀。

    什么歌妓,从唐王妃生了儿子,他就天天忙着跟她掐,哪里有什么时间去看别的女人!

    “到了现在你还唬我。”唐王妃嗤笑了一声,突然觉得自己闹成这样儿没意思,心一灰将刀撇在一旁,看了看角落里缩成一团的那个歌妓,脸色慢慢平静了下来。

    “这么多年,我真的累了。”她看着唐王轻声说道,“我追着你跑,霸着你,闹着你,把自己变成一个人尽皆知的妒妇泼妇,难看得都不敢照镜子再看看我的脸。”她担心从那里头看见的,是一个充满了扭曲嫉妒的女子,再也没有从前的明丽与美丽,此时看着怔住了的唐王,她摆了摆手淡淡地说道,“罢了,你既然喜欢,就留着。我日后,再也不管你。”

    既然男人靠不住,她就靠儿子好了。

    反正她有儿子,也不算什么。

    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唐王妃突然觉得,原来想通了,竟然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儿。

    没有什么爱恨交织,也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仿佛是一瞬间就放开了,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从前坚持的,都不重要了。

    爱睡谁,就睡谁去罢!

    没有什么了不起。

    她冲着匆匆赶来一脸忧虑地看着自己的慕容宁笑了笑,之后,漠然地转身走了。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有点儿割袍断义不陪你玩儿了的感觉?

    安王殿下这话没敢说,因为他的眼前,自家总是一脸怒色的二哥的脸上,竟望着唐王妃潇洒的背影,有些茫然。

    唐王默默地捂着自己的心口。

    那里……疼得厉害,仿佛有什么被抽走,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