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我看二哥这回有点儿不对劲儿。”

    慕容宁见识了一把唐王府的战争可不敢留着围观等自家皇兄来拿自己出气了,自己踮着脚尖儿贴着墙根儿慢慢儿地蹭出了唐王府,突然有一种逃出生天的感觉。

    那歌妓唐王本不知道是谁送的,待知道了也并没有留下收入房中,撵了出去送还那人。

    大概唐王也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趁着唐王妃撒手不管自己了,将那个美貌温顺的歌妓给留在府里给自己解闷儿。

    只是慕容宁却看出了些,趴在明秀身边的桌子上小声儿问道,“表妹你说,二哥是不是……”

    上辈子唐王妃死得惨烈reads;。

    慕容宁还没死的时候,唐王妃就已经没了,他并不知道缘故,只知道这夫妻二人往寺中带着人去还愿,遇上了与唐王有仇的人伏击,唐王妃在唐王的身前挡了一刀,香消玉殒。

    从此唐王就再也没有续弦,带着唐王妃给自己生的儿子就这么过了,过到慕容宁死,也只是孤零零一个人。

    他在唐王妃没了的第二日就遣散了府中的姬妾。

    因上辈子的回忆,因此慕容宁就算看见唐王夫妻打打闹闹王府都要掐没了,也半点儿都没有在意。

    唐王心里应该是有唐王妃的,所以他并不担心唐王妃吃亏。

    虽然上辈子野心勃勃一心想干掉这二哥的四皇子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凑巧就堵住了唐王夫妻,只是这些时候回想,慕容宁心里多少有点儿想法。

    他猜上辈子干出这么缺德事儿的,是皇帝。

    虽说虎毒不食子,然而叫慕容宁说,皇帝还真干得出来。弄死皇后的儿子,看看皇后究竟会如何伤心什么的,都是没准儿的事儿。

    “唐王殿下虽然尊贵,只是叫我说,也该吃点教训,知道唐王妃的不容易了。”见慕容宁美貌的脸都暗淡了,显然很担心唐王夫妻,明秀便摸了摸他的脸,将手里的果子喂给他,见他眼睛亮晶晶地看了自己一眼,眉开眼笑地吃起了自己塞给他的果子,便敛目淡淡地说道,“世人都说唐王妃嫉妒成性容不得人,然而若唐王殿下一心,她怎会如此偏激?若心里没有唐王,她怎会这样依依不饶,不肯叫唐王去宠爱别的女子?”

    心怀大度贤良的人,大抵是爱得不够,不然,心里怎会忍得住别的女子与自己共夫?

    贤德的心里都是血泪,跋扈嫉妒的……难道就没有这些血与眼泪么?

    但凡唐王能对唐王妃一心一意,这两个何尝不会是神仙眷侣?

    要她说,唐王活该!

    唐王妃不过是心灰意冷,叫荣华郡主,有了儿子还要什么夫君,早送他死去了!

    “你说的是。”慕容宁凑在明秀微凉的手边,十分狗腿地说道。

    “那歌妓呢?”明秀微微一顿,便温声问道。

    “二哥都不知道她哪儿来的,早就撵出去了。”慕容宁这有点儿可怜唐王了,这才叫冤枉呢,叹气说道,“二哥很看重二嫂的,平日里往酒楼吃酒,都不许女子作陪的。”

    “你呢?”明秀对唐王死不死没有兴趣,倒有些可怜唐王妃,听了这个耳朵一动,笑吟吟地问道。

    “我连好看的男人都不叫坐在我身边儿的。”慕容宁在这笑容里一抖,一仰头,用很傻很天真的语气乖巧地说道。

    “如此,你竟孤零零也很可怜。”荣华郡主执着扇子叹了一声。

    “有表妹怜惜我,我就满足了。”安王殿下继续抖,扒着心上人的衣角儿乖乖儿地说道。

    “既然如此,以后继续保持才好reads;。”明秀心里满意了,见慕容宁委屈地看着自己,清澈的眼睛里滚着晶莹的泪花儿,又在与自己小白花儿了,嘴角抽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做安慰,这才低头轻轻地说道,“唐王妃这回吃了大委屈,心里只怕不好受。”再看的开,这些年的夫妻情意不是假的,怎会一起都抛却呢?她想了想便说道,“大姐姐的亲事就在这一两天,等大姐姐嫁出去,我去与唐王妃说说话儿。”

    “劝他们和好么?”

    “那是他们自己的事儿,咱们劝着,未免越俎代庖。”明秀温声说道。

    看着人家夫妻过得好坏,用自己的想法横加给别人,或劝分离或劝和好的,叫明秀说,都是狗拿耗子。

    和好与否,这其中只有两个人有资格说话。一个是唐王,一个是唐王妃,别人有什么立场呢?

    况唐王伤了唐王妃的心,虽然这一次无辜,然而若不是身心俱疲,怎么叫这件事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如今知道后悔,晚了点儿是吧?

    “二哥瞧着可怜,只是二嫂这些年,确实也挺可怜的。”虽然唐王妃泼辣,可是慕容宁却说不出唐王妃是母老虎这样儿的话来。

    “你知道就好,这样的事儿里,大多都是女子伤得更重,男子……”明秀哼笑了一声,却不多说什么了。

    “若是表妹,若有人伤了你的心,你还会原谅他么?”慕容宁不知为何心里就生出了几分好奇,拉着明秀的手在她怔住的目光里轻轻地问道。

    “那要看,他为了什么伤了我的心。”明秀温声说道,“若寻常小事夫妻龃龉,这在所难免。可若是因女子故……”她在慕容宁一脸认真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的模样里笑了笑,轻声说道,“若他是宠爱了别的女子,不管什么缘故,不管是为了什么,我都不会再理会他。”她顿了顿,便闭目有些冷淡地说道,“那样的男人,我不会再要,因为,我嫌他肮脏!”

    慕容宁默默地就将这些记在了心底。

    这些话,上辈子的明秀从来都没有对他说过。

    她很迂回,没有此时的直接,可是慕容宁却觉得,此时更欢喜。

    他能直觉到,此时的明秀对他才是最坦诚,最诚实的模样。

    “你不问问我有没有后悔等着这样儿的你,以后都不能碰别人了么?”慕容宁不知为何心生欢喜,比从前加一块儿还要欢喜,抓着明秀的手笑问道。

    “表哥既然守了三年,我想着,日后也该守得下去。”明秀悠然地说道。

    这话是真的,他不是一个天生不喜欢美人的人,却愿意为她守下去。

    甚至连看别人一眼都不愿意了。

    “我守得下去,就是,就是……”安王殿下突然扭捏了。

    这家伙莫非胆大包天想要跟自己谈条件?荣华郡主一睁眼睛,礼貌递了一杯茶给这美人润喉,顺便等他与自己提一提条件。

    “你得赶紧嫁给我。”美貌青年羞答答地说道。

    荣华郡主眯着眼睛,飞快地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收住了,没有叫安王看见reads;。

    安王殿下每天晚上憋得睡不着觉呀,右手都仿佛粗糙了许多,那真是全是眼泪特别凄凉,耷拉着脑袋小声儿怯怯地说道,“你知道的,看得见吃不着什么的……”

    他家心腹小厮,叫吉祥的那小子,给自己换被褥换得眼神儿都不对了。

    “这个可以考虑。”明秀也真的挺可怜这美人儿的,尊贵的皇子,要什么女人没有呢?身边能用的只有五姑娘……虽然作为一个清凌凌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儿家家不该知道这些,只是作为一个从小儿顶着包子壳子内里是个成年人的倒霉孩子,荣华郡主跟在自家大哥表姐身后混迹军中,那什么没有听过呢?安王这点儿隐晦的暗示真是没有半点儿神秘性儿的。

    安王眼睛亮了,冲着自家心上人傻乐。

    没准儿回头,他就能抱着自己的媳妇儿睡了!

    那真是特别幸福!

    ……王府要不要赶着大婚修一修?府里的假山树木湖水什么的,是不是不大精致好看,要不,换成江南味儿的雅致些?下人也得好好培训一下,务必叫心里满满地都是王妃呀!

    一时间安王殿下觉得自己好忙!

    “你若是大动府中,只怕短时间是没法儿成亲了。”见慕容宁恨不能将王府给拆了重来,明秀嘴角都歪了,不知道这家伙是想早成亲还是拿个借口拖着自己呢。

    “那等成亲,咱们再收拾。”慕容宁嘿嘿地,憧憬了一下自己挽着心上人的手一同指点王府山水一起规划自己家的模样儿,幸福得都要飞起来了。

    至于苦逼被自家王妃给甩了的唐王殿下……

    咦?

    那是谁?

    很没有良心地就把自家二哥的苦乐都给丢脑后去了,因明秀开始为自家堂姐沈明静的婚事忙碌,作为做媒的人,安王殿下责无旁贷,认认真真地与沈明静未来的夫君喝了三回酒,也不说些叫人好好儿照顾这个堂姐的,只是意思却都在里头了,至少那人心里有数儿,往二老爷的府中下聘之时就十分热闹,连聘礼都给得诚意十足叫人称道,下聘之后,那人便在二老爷面前做小伏低起来。

    二老爷乐得眼睛眉毛都凑在一起,说不出的满足。

    还有什么比看见儿女过得幸福更叫人开心呢?

    “以后,大姐姐好好儿过日子,只是虽说是要往好里过,只是若心里不爽利,那就不要憋着做贤良人。”

    这一日是沈明静大婚,明秀穿过了二老爷的府上那重重叠的的大红到了沈明静待嫁的闺房,就见明静穿着一身儿耀眼的大红嫁衣,贞静温柔,在摇曳的龙凤烛光之下竟有逼人的美丽。她想到了很多,想到了年幼时也是个孩子的明静拉着自己笑的样子,想到她回京看见她心如槁木的样子,这三年来越发沉静的样子,就忍不住低头擦了擦眼睛。

    “我明白,这两年,得了三妹妹的照顾了。”明静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有勇气开始另一端姻缘,此时却不欲叫一起低头抹眼泪的二太太与妹妹明真跟着难受,便露出了一个笑容来。

    “这个人虽然是安王做媒,只是大姐姐不必心里有负担reads;。好就是好,坏就是坏,若真的好,就从此幸福。不好的就回家来,当叫狗咬了一口就是。”

    因这亲事做得格外体面,因此这些本是二老爷该说的话,只怕二老爷是不敢说的。明秀此时说出来总有给明静做主的意思,见她红了眼眶看着自己点头,急忙就笑着说道,“我若是招了大姐姐的眼泪,糊了这脸上的胭脂,岂不是大罪过?原是我的不是,大喜的日子,竟只知道说这些叫人掉眼泪珠子的话呢。”

    “若三姐姐以后在我成亲的时候也这么说,我才不会哭,反倒要笑了。”年纪渐大,已经有了少女妩媚的明真笑嘻嘻地说道。

    “浑说什么!”什么成亲嫁人的,二太太叫闺女的口无遮拦给气歪了嘴儿,上去就拍了她一记。

    “我又没有说错,三姐姐说了这个,总叫我有主心骨儿,到哪儿都不必担心自己没有退路呢。”明真虽然天真,却也知道好坏,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还说,还说!”二太太一把堵住了这闺女的嘴。

    明静看着母亲与妹妹闹腾起来,转头噗嗤一声笑了,不舍地看着自己住了三年,却度过了她一生中最松快自在生活的闺房,轻轻地在心底叹了一声。

    她,真舍不得啊。

    她说不出太多对堂妹的感激,因为这些感激说出来,反倒生分,只对着明秀笑了笑。

    外头热闹起来,因明华身上还有安固侯夫人的白事,因此只叫人送了东西过来,明静想到明华如今也算是逃出虎口,虽然有些不厚道,却也觉得安固侯夫人这死了是对明华更好些的。

    正说笑着,明秀就听见了外头有人喧哗叫好的声音,显然是新人前来叫人给堵在门外了。她见二太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儿,频频往外看,仿佛很恐自己的女婿叫人欺负了,便忍不住笑了起来,就听外头还有慕容宁唯恐天下不乱的声音在里头捣乱,到底也跟着看过去,就见夜色下美貌得秀致绝伦的青年立在一个容貌儒雅身着红衣的男子的身边,嗷嗷叫着要给新人灌酒!

    那个特别狗腿儿的小厮吉祥颠颠儿地搬过来一个巨大的酒坛,拍开,对那苦笑的男子笑得不怀好意。

    “若真心开心,都喝了才是你的心是不是?!”安王殿下恨不能跳上桌子地咋呼道。

    别人成亲他看着,太叫人眼红了!

    “对!”还真有人嗷嗷叫着。

    “王爷……”那人看着深深的酒坛,觉得安王这是跟他有仇是吧?

    “不喝,不叫他进门,不叫他娶媳妇儿了!”安王继续蹦高儿叫道。

    “对!”那小厮吉祥蹦蹦跳跳给自家王爷压阵,特别地踊跃,之后,目光一凝脸色一僵,动弹不得。

    见捧自己说话的小厮竟然停住了,安王殿下谴责地看了这不给力的小厮一眼,决定扣他的月钱,却见吉祥的眼睛直了。

    他心里一凛,顺着这小子的目光僵硬地,咯吱咯吱地转头脑袋,一抬头……

    “喝什么喝!”他低头爬下桌子一巴掌拍在未来堂姐夫的肩膀,严肃地说道,“还不快点去娶你媳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