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看了看那两个小小的,还一脸茫然,显然想不出为什么父亲不理睬自己的童子,心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她看着这两个孩子被太子冷落,并不能生出幸灾乐祸的心来。

    庶子虽然不好处置,好了坏了都亏自己的心,然而若太子没有宠爱这么多的侧妃,若只有太子妃一个,只有嫡子,还会有如今的为难与刻意冷淡么?

    男人风流快活之后的过措,却要女人与孩子来承担reads;。

    她明白这个时代三妻四妾是平常的事情,可是每每看着,总是觉得不好受。

    若只是许侧妃失宠,她还能笑出来,只是此时,她真的不想看眼前的一幕。

    “父亲。”那对儿龙凤胎里的那个女孩儿睁着圆滚滚的眼睛,伸出小手儿王太子的方向伸出。

    她有些手足无措,不能明白为什么慈爱的父亲突然就变了。

    明明从她记事起,这个父亲就喜欢抱着她,摸着她的头百般疼爱的。

    “过来母亲这儿。”太子妃看着太子一个眼风儿都没有看过去的意思,闭了闭眼,虽然知道太子这是为自己好,可是心里却有些舍不得看小孩子伤心,对着那两个孩子柔声说道,“母亲这儿有点心。”

    她其实多少知道太子对许侧妃膝下的两个孩子起了变化,盖因从前的太子每回下朝回来,总是要往许侧妃的屋子坐坐,与两个孩子亲近玩耍一下,然而这个月,太子却再也没去过了。

    许侧妃茫然无知,还以为是太子前朝事忙顾不上她,其实太子妃是太子身边睡着的女人,自然知道他心意变了。

    因此这段时候许侧妃虽然还跟从前一样矫情好事,可是太子妃却再也不跟她计较了。

    跟个失宠的女人计较什么呢?

    “母亲。”那两个孩子犹豫了一下,对太子妃不过是寻常,然而看了太子,迟疑了一下就手牵手往太子妃的方向过去。

    太子看了一眼太子妃,脸上露出晦涩难名的表情。

    他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个贤良的女子,可是看她这样对待两个孩子,却突然为她有些心疼。

    她这样周全,这样良善,可是他又做了什么?

    他总是觉得自己与父皇是不一样的,他比他强,没有宠妾灭妻,没有疼爱庶子超过自己的嫡子,可是如今,却突然觉得,若是太子妃不贤良些就好了。

    他心里有些羞愧。

    “不!”就在太子不想叫这两个孩子往上头来的时候,还在幽怨的许侧妃见太子妃竟然唤了自己的两个孩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冲过去抱住了这两个被她吓坏了的孩子。

    “不行!”她激动起来头上的步摇都掉下来了,清媚的眼睛里全是眼泪,求助地往太子的方向看去,伤心地叫道,“殿下为我做主!”太子妃这样假做显得是要做什么?想夺了这两个孩子去么?!

    她把这两个孩子护的死死的,用警惕的眼神看着脸色微微一动,之后漠然起来的太子妃。

    “混账!”太子妃为自己连庶子都这样慈爱,太子心里本觉得对不住妻子,见侧室竟然还敢在这里阻挠,顿时就露出了怒容。

    早年还觉得许侧妃天真明媚,然而如今,太子只觉厌恶。

    仗着他的宠爱,她平日就是这么与太子妃说话的?reads;!

    “谁知道她安的什么心!”许侧妃这两年得宠,太子也喜她赤诚惯着她的小性儿,如今越发地口无遮拦,指着太子妃与太子叫道,“她看着贤良,都是做给太子看的!您以为她是真心的?没准儿背后,还挑唆我们母子离心!”她哭起来,梨花带雨地哭着说道,“妾身心里只有太子,这两个孩子多无辜?!太子在前头忙着,您都不知道……”

    “够了!”太子见许侧妃与自己哭叫,恨不能一耳光抽过去算了,死死地扣住了双手,转头就见太子妃无悲无喜。

    明秀坐在太子妃的身边,看向他的眼神带着几分异样。

    那一瞬间,太子被那眼神刺的心头一凉。

    “太子妃从来贤德,也从未克扣过你们母子,孤真不知道,你这些抱怨到底是为了什么。莫非善待你,还是错的?!”见许侧妃呜呜地哭着不说话,那两个孩子一边给母亲抹眼泪,一边还用仇恨的眼神去看太子妃,小声儿嘀咕什么“叫母亲哭了,坏……”等等,哪怕太子知道这是幼子不懂事胡说八道,可是却还是生出一丝恼火,看着许侧妃淡淡地说道,“既然你不识抬举,那就不必出现在孤的面前。”

    “殿下?!”许侧妃只是仗着宠爱在太子面前矫情,没有想到竟然得了这话。

    “没有人愿意带你的两个孩子,留给你。”太子起身,慢慢地说道。

    他不愿再看着眼前心思各异的女人们,从前觉得东宫安定妻贤妾美,可是眼下看着,却生出淡淡的疲惫。

    他正要往前头去理事,就见慕容斐与慕容明两兄弟一同小跑儿地冲出来,身后内监还在小声儿叫着,“殿下小心脚下。”

    慕容斐到底年长些,本是听说今日明秀入宫因此匆匆而来,然而见了此时太子妃宫中竟是寂静无比,诸侧妃不敢做声,地上还跪着一个许侧妃抱着两个小的,他脚步一停,严肃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疑惑,却还是先给太子作揖请安,之后也不迟疑,走到那两个孩子的身边儿给这两个比自己小了很多的弟妹擦了眼泪摸了摸他们的头,之后拉着有些嫉妒地拉他衣角的慕容明一同往太子的方向去了。

    慕容明见兄长虽然摸了两个弟弟的头,然而还是最看重自己,咧嘴傻笑起来。

    太子见了这一幕,本该欣慰,却不知为何有些难过。

    他看了太子妃一眼,见她笑眯眯地看着慕容斐,将两个孩子拉到自己面前嘘寒问暖,张了张嘴,竟说不出话来。

    “瞧瞧你满头的汗。”太子妃其实很喜欢乖巧懂事的慕容明,更多的是因慕容斐这个亲儿子实在太早熟没有稚子的乐趣,不如慕容明天真单纯活泼讨喜,此时给仰着头就那么等着的慕容明擦了头上的汗,这才转头与太子笑道,“这两个孩子知道阿秀入宫,欢喜得不行,我听说昨天一晚上都睡不着,说什么有东西与阿秀?”见慕容斐微微颔首,她就笑问道,“是什么,母亲能看么?”

    慕容明只是扒着太子妃的手不说话,小豁牙支出来来。

    “是什么?”太子见太子妃想要叫自己开心些,不忍叫妻子的希望落空,便坐下笑问道。

    “给姑姑的字。”慕容明看了兄长一眼,红着小脸儿说道。

    他颤巍巍地从怀里取了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宣纸,打开,就见上头是写得格外好看的一篇文章reads;。

    “老师说明儿写得好。”慕容明把这个给明秀献宝地说道,“大哥教明儿写的!”

    下头正笑吟吟得意地看着的陈侧妃听到这里,脸色顿时一变,笑容都沉下去了。

    “斐儿果然有做兄长的样子。”太子也不管慕容明,与长子称赞地说道。

    慕容斐严肃地点头,接受了亲爹的表扬,转身就保住了明秀的腿。

    显然在皇长孙的心里,这什么亲爹比不上自己的心肝儿来的。

    太子也不恼,只与太子妃笑道,“我这是被比下去了。”他方才怒极方才在许侧妃面前自称为“孤”,却不会用这样的自称来对着太子妃,见太子妃抿嘴儿笑了,他看着妻子目光温柔,顿了顿,放在凑在太子妃的耳边低声说道,“再生一个,这回,跟咱们俩亲。”他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目中星光点点,看着太子妃的目光不知多专注,仿佛心里眼里,只有太子妃一个了。

    太子妃的脸微微红了,推了他一下。

    明秀才不管太子夫妻如何,细细地看过慕容明的字迹,便夸了一声。

    慕容明眼睛都乐得眯起来了,见明秀觉得自己很好,急忙顺杆儿爬往明秀的怀里拱。

    不知是有意无意,他没有去看陈侧妃。

    那是他的母亲,他知道要好好儿孝顺,嫡母兄长也常与自己说要承欢膝下孝敬母亲,可是他真的有些害怕看见她。

    母亲……总是叫他争气,压过兄长,叫父亲对他另眼相看。要有大出息,以后比兄长强。

    他年纪小,可是却也不喜欢听到这些话。

    “你今日叫了二弟妹?”太子顾不上下头的侧妃们,只与太子妃低声说笑了两句,便笑问道。

    “我叫她来散散心。”

    “也好。”太子就拍着手叹了一声,有些怜悯地说道,“二弟最近做事恍惚的厉害,我想着,只怕是弟妹给他的打击大了些。”

    唐王魂儿都飞了的样子,哪里还有平日的精明强干呢?况短短时间整个人都憔悴了许多,太子说不心疼那绝对是假的,低头看了看自己整洁的衣裳,想到唐王最近衣裳都皱巴巴的样子,他有些怜悯地说道,“这小子,可是上心了一回。”

    “您心疼二弟了不成?”太子妃便笑问道。

    “自己的弟弟,我莫非能不心疼?”太子便摇头说道,“只是这是他府里的事儿,咱们别参合。”

    太子妃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正欲说些旁的,就见外头传来了唐王妃特有的高高的笑声儿,不大一会儿,就见唐王妃盛装而来,仿若神仙妃子一般明艳夺目,衣裳华贵亮丽,竟仿佛精神头儿极好的,她手上还牵着一个看着个头儿不小了的孩童,显然是唐王世子慕容复……

    话说当明秀听说唐王世子是这么个名字的时候,嘴里的茶都喷出来过一回,然而这孩子看着却十分厚道,与冷酷的唐王及张扬的唐王妃都不大像。

    “远远儿的我就听见嫂子说道我了reads;。”唐王妃一进来就见着还跌在地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许侧妃了,她厌恶侧室从来都在脸上的,忍不住冷笑道,“这是怎么个意思?本王妃来了,侧妃却哭了?若看着大家不顺眼,何苦叫我来呢!”

    她本脸上带笑,此时却不笑了,又见太子妃与她微微摇头,心中一动方才走到了太子妃的面前,将儿子不客气地塞进太子妃的怀里,这才与太子笑道,“太子别误会,实在是我见不得这样儿的妖精!”

    太子苦笑,冲着身边儿的内监摆了摆手,叫拖了许侧妃下去。

    不然没准儿这弟妹更好听的还在后头呢。

    “我听说你也来了,还不信,见了你才知道太子妃没有唬我。”唐王妃随意地坐在明秀的身边,面容娇艳夺目神采奕奕,半点儿没有因与唐王掰了有什么睡不着吃不下的意思,见明秀垂头抿嘴笑了,她便拍着明秀的手笑着说道,“如今,咱们也快是一家人了,这才是好呢。”她顿了顿方才笑道,“四弟是难得的痴心人,待你最好的,比他兄弟们都强,你是个有福气的人。”

    她本想说说当年慕容宁在自家王府大醉都不肯睡丫头的事儿,只是想了想,却还是没说。

    若说起这个,后头安王殿下撅着狗嘴儿啃花瓶儿怎么说?

    太猥琐了,荤素不忌的唐王妃也觉得说不出口。

    明秀见唐王妃此时神态惬意,万事不在心中,仿佛并没有因情爱之事变得暗淡,不由在心中欢喜,也与唐王妃笑着说道,“难得见王妃,竟还是这样干脆。”

    唐王妃却一笑。

    她如今也看开了,什么唐王不唐王,男人不男人的,这些年为了这么个男人她担的恶名还少不成?可是又得着了什么?男人这玩意儿就这么回事儿,既然对她总有怨言,她何必巴巴儿地贴上去?从前傻,争风吃醋的闹得叫自己都很不开心也就罢了,如今想开了,唐王也就是那么回事儿了,她又不是没有儿子的人。心中定了,她便与明秀挑眉笑道,“这是笑话我呢?”

    “这是羡慕王妃。”明秀见太子妃怀里名字很叫人喷饭的慕容复抿嘴看过来,便笑着说道。

    “这倒是,最近我在家里头不必管那些侧妃,也不必去管那王爷的,清闲了许多。”唐王妃见明秀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身上,带着几分好奇之色,想到她还未见过自己的这个儿子,急忙叫到面前推了推他,这才与明秀笑道,“你看着他高高大大的,其实老实得叫人放心不下,前些时候往宫里去,还叫二公主给欺负得不成样子。”她虽然嘴里都是嫌弃,可是神色却远不是这么回事儿了。

    “这是世子友爱,欢喜还来不及呢。”明秀便笑道。

    “也是叫人不放心。”唐王妃便叹道,“若不是他年纪小,我倒是想撇了王府这些事儿,往外头游山玩水,好好儿散散心去。”

    “山高水长的,若要好好儿散心,只怕时间就得久了。”明秀便说道。

    “左右没事儿干,散个十年八年的又如何?没事儿!”唐王妃很看得开地说道。

    唐王妃看得很开,然而正大步进来的唐王殿下,脸突然就黑了。

    见自家二哥一脸的晦气,跟着前来的安王殿下默默地往后缩了半步,恨不能把自己缩成透明人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