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慕容宁发自肺腑地觉得自己晦气。

    本想来东宫见见心上人,没有想到半路遇上了自家二哥,还被要求“同去”。

    从前安王殿下对这个建议没有什么意见,可是如今却很忧愁。

    他家二哥还在狂暴期呢,一被嫂子刺激就要无差别攻击,总是被牵连其中的安王殿下觉得自己很惨来的。

    一不小心被抽死怎么办?

    他媳妇儿还没娶上呢!

    心中充满了哀怨,安王殿下又往后头退了退,默默地诅咒了一下自家二哥,对里头笑眯眯看出来的心上人露出可怜求救的目光。

    心上人脸上的笑容不变,低下头去摸怀里幸福地趴在她膝头喂得油光水滑的小崽子!

    见又是太子的崽子们霸占了自己的心上人,安王怒,大怒,勃然大怒!

    美丽秀致的脸扭曲成了一团,四皇子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上前在众人“英雄reads;!”的目光里一把就把唐王给扒拉到身后去了,挤开了自己碍事的二哥走到了太子的面前,泛着两眼水光的桃花眼谴责地看了看挑眉看戏的太子,三分控诉八分幽怨,之后转头蹭到了明秀的身边,垂头与警惕地抱住明秀手臂的慕容明笑里藏刀地问道,“你多大了?这么沉,知道抱着你的姑姑多辛苦么?”

    “姑姑!”慕容明眨巴着眼睛与明秀看来。

    明秀只是笑笑,却并不反驳慕容宁的话,柔声说道,“明儿觉得呢?”

    慕容明哼哼了一声,其实也知道自己有些沉了的,因为上回太子给明秀送玉石那回,因自己坐在她的身上,她都没起来给太子请安。不过慕容明到底与明秀亲近久了,又见自家四叔不怀好意的样子,可怜巴巴扒着明秀的胳膊,抿了抿嘴儿使劲儿拱了拱,蹭了蹭明秀的脸,这才在四皇子目眦欲裂之中乖乖地爬下来,却还是与明秀小声儿说道,“明儿乖,不占着姑姑,可是,可是四叔更重!”

    什么叫死也要拉个垫背的呢?

    这就是了。

    “你!”慕容宁好生气啊!

    “坏!”虽然不能爬上去,不过抱大腿还是可以有的,慕容兄弟一左一右,扭着小屁股合力把自家四叔给挤走了。

    “太子也不管管!”慕容宁叫这两个小崽子给气坏了,恨不能一个一个吊起来打,转头就用控诉的眼神看着太子。

    太子早就没有时间理睬这个春风得意,人生大赢家的弟弟了,盖因自家另一个弟弟苦逼得叫人潸然泪下。

    他在留意唐王,看着都为自家弟弟心酸。

    高大冰冷的唐王眼下气势都衰弱了不少,默默地走到了唐王妃的身边闷闷地坐下。

    唐王妃就跟眼里没有这个人似的,看也不看地喝茶。

    唐王沉默了一会儿,动了动嘴角,伸手就将手上提着的一个大大的包裹放在唐王妃的手边推过去,敛目低声说道,“这是你从前最喜欢的荷花酥,刚出锅,热的。”唐王妃这些年抱着儿子总是使唤他去给自己亲手买这买那,喜好什么他都记在心里了,从前觉得是麻烦,是矫情,可是如今,唐王妃不稀罕要了,他却还是没有办法停止给她买这些吃食玩意儿,仿佛若停下来,心都要空了。

    唐王妃微微颔首,转头却并不碰。

    “昨日外头门下,有人赠了本王一个服侍的人。”这就是有人给唐王送妾的意思了。

    听说唐王府的母老虎偃旗息鼓贤良了起来,也不拘着王府的那些侧室们打扮往唐王面前去了,大家都很开心,觉得是自己出头的时候了,这才纷纷给唐王送起了美人,意图叫素净的唐王府姹紫嫣红。因这些日子有人给自己送妾,唐王就又生出了些心事,对听了这个漠不关心的唐王妃低声说道,“你怎么……”

    “原是侍奉王爷的,王爷喜欢就收着,不必问我的意思。”唐王妃眼下是真的不爱管唐王身边有几个女人了,淡淡地说道,“王府那么大,随便儿住着也就是了。”

    “我没有收,叫送出去了。”唐王看着她的侧脸,慢慢地说道。

    “想来是不合王爷的心意reads;。”唐王妃冷淡地说道。

    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唐王本就心里生出密密麻麻的难受,还有个聒噪的弟弟在唧里哇啦地小声儿说道,“二哥这是从前伤了二嫂的心呀!”说完,还狗拿耗子地叹了一口气。

    明秀也觉得唐王其实挺渣的,也该叫他尝尝这被冷落冷淡的滋味,闻言就柔柔地叹了一声。

    慕容明歪着小脑袋看着,见明秀叹了一口气,也跟着有样儿学样儿地叹了一声,特别地沧桑。

    太子见儿子竟然跟着凑热闹,正觉得对不住弟弟呢,就见长子默默走到了慕容明的身边,将弟弟给护住了。

    想来皇长孙也担心亲爹抽这个到处作死的弟弟。

    安王殿下目中一亮见缝插针,急忙占住了侄儿留下的空儿来在明秀面前斟茶倒水,忙碌到半路,却叫明秀按下了手,不觉一怔。

    “你才进来想必口渴劳累,本是该我给你倒茶的。”明秀虽然喜欢被人宠着,可是却不愿意看着慕容宁这样为自己忙碌,仰头笑道。

    慕容宁怔住了一下,竟觉得嗓子里噎的慌,轻轻地应了一声,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他觉得那里甜得叫自己想要打滚儿,还想露出自己的肚皮叫心上人给摸摸。

    只是这么干有种更猥琐的样子,虽然安王殿下的肚皮美丽得毫无瑕疵,然而想到心上人雪白的小手温柔地探上去轻轻地抚摸……

    哎呦……

    讨厌还有这么多人在呢!

    目光波光潋滟地坐在了明秀的身边,慕容宁觉得自己腿又软了,颤巍巍端着明秀给自己的茶,喝一口歪头看一眼明秀傻笑一声,再喝一口,又看一眼,继续傻笑。

    太子叫这弟弟给恶心坏了,只是到底是温润的人,笑吟吟地看着,目光依旧落在唐王的身上。

    唐王正看着唐王妃的侧脸,什么都不说。

    他垂头看着近在咫尺的妻子的手,想要去握住,却没有勇气。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从来没有主动牵过唐王妃的手。

    这个强悍的女人,总是凶巴巴地把手塞进不耐烦的自己的手里,叫他给握住。

    如今,她不伸手过来,他竟然不敢碰了。

    无所畏惧,在前朝血雨腥风的唐王,竟然不敢碰自己妻子的手了。

    “这世上,不会再有合我心意的女子,王府也不会再进人。”唐王沉默了一会儿,手指动了动,却还是没有动,低声说道,“王府的侧妃,我已经预备修个大院子把她们与咱们隔开。以后荣华富贵不少她们一丝半毫,也不会叫人怠慢,只是我也不会再见她们。”他说到这里,已经是最大的退让,也代表自己再也不会碰别的女人了,这本是唐王妃从前最在意的事儿,然而此时,唐王妃却并不在乎。

    她淡淡地应了,与方才看见桌上点心的表情并没有半点儿分别。

    唐王一怒,觉得她不知好歹,然而心里却不由生出更大的恐惧reads;。

    他本以为她会欢天喜地地对他笑,可是如今,却没有一点在意。

    她不在乎他了,一点儿都不。

    她甚至不想看见他。

    脸都微微青白,唐王突然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想到她方才说要远游,十年八年都不回来,觉得喉头发堵。

    这是要离开他的意思?!连与他住在一个王府都不愿意,所以要远走,再也不见?

    他从前做了什么,伤了她的心?他一直觉得她是个麻烦,是个讨厌鬼,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难受?

    他更喜欢的,是她霸着自己的凶巴巴的样子,是有力气往他脸上挠的鲜活样子。

    可是如今却都不肯了。

    “阿玉。”唐王顿了顿,轻声唤了唐王妃一声。

    这个是唐王妃的小名儿,大婚的时候她告诉他,说他可以没人的时候叫她小名亲近些,他觉得麻烦,从来都没有唤过,可是此时却旧事都在脑海里翻滚。

    “嫂子这儿没意思,我先走了。”唐王妃不愿看见唐王这副回头是岸的样子,早干什么去了呢?甩了甩自己的袖子便与太子妃笑嘻嘻地说道,“我还想回娘家去见见母亲,您不知道,我母亲最近因节气更迭缘故,因此竟病了,我带着复儿去瞧瞧。”她唤了儿子抱在怀里,见儿子探头去看自己的父亲,知道这孩子素来孺慕父亲的,也不愿叫父子之情断了,便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夫妻是夫妻,父子是父子,她不会拦着叫儿子不亲近唐王。

    “儿子陪母亲去看望外祖母,父王去么?”慕容复仰头与唐王问道。

    唐王的目光闪烁,看了唐王妃一眼。

    唐王妃娇艳的脸上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只是到底是儿子说话,因此没有出声,脸上的表情却疏远,显然是希望唐王殿下“知进退”。

    知道点儿事儿的,就得明白道理,这时候说句不去,大家脸上都好看。

    此番回娘家去,唐王妃一则确实是因母亲病了,另一则,却是想要在娘家住几天,少看唐王的那张脸。

    慕容宁正喝了茶心满意足,听见了这个,见唐王沉默,急忙与唐王妃笑道,“我叫个太医与嫂子一起去瞧瞧。”

    这个倒是应该的,唐王妃感激地看了慕容宁一眼,笑道,“多谢你。”

    “父王?”慕容复又唤了一声。

    “父王自然去。”顶着唐王妃不好看的脸色,唐王想到弟弟就是不要脸,不管是拒绝还是冷言冷语,就是没脸没皮地跟着方才得到了佳人的芳心,顿时就觉得找着了榜样,也不多说的,低头就抱了儿子起来稳稳地与唐王妃说道,“我抱着复儿去,你不必累着。”见唐王妃冷笑一声随他去,显然不将他放在眼里,唐王抿了抿嘴角,回头看了看无辜秀美的弟弟,微微与太子颔首,跟着唐王妃走了。

    “二哥为何看我?”慕容宁觉得二哥的眼神好怪。

    太子知道个屁reads;!只是微笑道,“想来是想要与你说话。”

    唐王连妾室都疏远了,然而唐王妃却依旧冷漠,显然是这么多年最后的容忍都没了,因此再也不肯转圜,这虽然与太子无关,然而太子看得心里却咯噔一声。

    他下意识地握住了太子妃的手,转头,就见太子妃对自己温柔一笑,那颗心方才慢慢地放下来。

    他不是弟弟,也不会落到弟弟那个地步,从此夫妻之情断绝……的吧?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些不确定。

    太子妃只觉得自己的手被越握越紧,却没有多说什么,柔顺地叫太子握着自己的手。

    “我看着二哥,有些可怜他。”从前唐王与唐王妃好起来的时候,正是安王最苦逼的时候,常常羡慕唐王有唐王妃那样在意深爱,如今慕容宁得了明秀,唐王却夫妻冷淡起来,这简直就是风水轮流转的意思,也叫慕容宁可怜唐王,就与明秀小声儿说道,“从前我最羡慕二哥的了,可是现在……”

    他那时候伤心了总是在兄长面前哭,叫兄长安慰,如今唐王自己落到这个地步,他也想安慰兄长。

    顺便告诉他哥点儿心得。

    讨好不是这么简单的活儿来的,得不要脸,得有恒心有毅力,得……

    “你呀,只担心别人么?”明秀便笑问道。

    “我有了你,什么都不缺了,自然没有好担心的。”慕容宁嘿嘿地笑着说道。

    这个明秀倒是挺爱听的,闻言微微点头,又见东宫的气氛十分是诡异得不行,这太子三兄弟都有点儿脸色不同,就觉得自己坐不下去了。

    “我本是想请你来乐呵乐呵,谁知道匆匆就要走了。”明秀这真是略坐一坐就要走的意思,才说告辞,太子妃就有些舍不得了,拉着明秀的手殷殷地说道,“你日后若闲了,就常来瞧瞧我,不然,我在这东宫也寂寞。”她如今能说上话儿的没有几个了,整日里忙碌心累得不行,自然愿意与亲近的人说说笑笑,见明秀点头应了,慕容宁也起身要跟着一起走,太子妃心里就叹了一声。

    这两个这么好,也不知道唐王妃处,还会不会转圜。

    世人总是劝合不劝离的。

    明秀见她的表情就知道些,却装作不知道,与慕容宁一同出了东宫,这才觉得压抑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

    “东宫侧妃生事,二哥夫妻离心,这都是因女子之故,当引以为戒。”慕容宁死皮赖脸不肯骑马,非要与明秀同车,见明秀一脸随自己去的样子,就眉开眼笑地爬上车坐在明秀的身边,伸出一条修长的长腿来挤兑玉惠与鹦哥儿不叫坐在自家心上人的身边,气得鹦哥儿摔了帘子就与玉惠坐到车外去了,这才觉得自己胜利了,与无奈地看着自己的明秀很有感触地说道,“我就说,一个锅就配一个盖儿!”

    说完,他一瞥一瞥地往明秀的脸上看。

    那什么,丫头什么的,都得离他心上人远点儿!

    他就嫉妒了,怎么着?

    告状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