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已经彻底无语了。

    对上了这么一个得寸进尺的家伙,郡主大人应该怎么办呢?

    她素来伶俐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儿了。

    “你醋了不成?”许久之后明秀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了,见慕容宁飞快地点头,一点儿都没有不好意思,便叹道,“难为她们还给你说过好话儿reads;。”特别是鹦哥儿,对慕容宁还印象挺好的,没有想到这竟是个过河拆桥的。

    “好话?”

    “说你不容易,叫我好好儿待你,别辜负了你。”明秀温声说道,见慕容宁仿佛挺美,想要笑却憋不住哼哼唧唧地歪在自己的身边,这才摸着他的头发柔声说道,“她们是我亲近的人,只是却与你的亲近不同。”

    她顿了顿便笑着说道,“你的亲近,是一生一世。她们的,或许说起来,算是亲情。”她是拿这两个丫头做亲人的,与慕容宁的却并不一样。她没有想过要将慕容宁当做那种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的夫妻。

    她想将他当做一个自己喜欢的男子。

    这些话说出来,安王殿下美得已经冒泡儿了,扭着自己柔软的身子就往明秀的身上拱。

    只是慕容明一个矮包子做这个行为挺萌的,慕容宁做就不大叫郡主能忍了,抵住了这家伙的头,迎着他含泪欲滴的眼神,荣华郡主微笑表示拒绝。

    别以为郡主傻,占便宜她还是能看出来的。

    这是回府呢,若是叫她爹看见……只怕明年的今天,就可以去给安王殿下上香了。

    只是如此慕容宁也十分满足,又觉得两个丫头来的,倒自己小心眼儿,想了想,便与明秀笑嘻嘻地说道,“是我怠慢了表妹的丫头,不然,回头我叫人拿些银子来给她们,就当我赔礼了?”虽然赏首饰料子也行,只是慕容宁却不愿自己手里的这些东西给别的女人,明秀身边的丫头也不行,还是给银子事儿少,见明秀微微颔首,这才笑着说道,“就每人,五千两。”

    “你这是给压箱钱呢!”明秀骇笑道。

    五千两很不少了,一般的官宦家小姐出嫁的嫁妆也就五千两罢了,慕容宁这可是大手笔。

    “她们要嫁人了么?!”听说压箱钱,慕容宁眼睛顿时就亮了。

    “玉惠已经有了人家,只因不放心我方才没有出去。至于鹦哥儿,我心里也已经有些打算。”知道慕容宁这是又醋了,明秀只是笑笑。

    “她们倒是忠心。”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有些酸,然而慕容宁却知道这两个丫头的忠心的。

    上辈子他最落魄的时候,兵败退守孤城,明秀不忍王府中下人与他们一同陪葬,因此遣散王府,开启了王府的大库将银子与值钱的物件儿都分给了这些下人,一时间树倒猢狲散,煊煊赫赫的荣王府从此就这样散去了,都没有了。那时还一个头一个头磕在地上,求着要跟着主子的下人,也只有寥寥的几个罢了。慕容宁身边有吉祥和几个长随,明秀的身边,就有玉惠与鹦哥儿。

    明秀抹了脖子,这两个也一头碰死在城头,没有等沈国公冲开城门带她们回家去。

    他知道上辈子的经历,所以待这两个丫头也十分不同,虽然口口声声是在嫉妒,可是也是因亲近,方才有这样的话。

    给她们许多的银子,也是因她们是忠心的人。

    “你是个好人儿,都给了这么多的银子,想来,我也是要一同给了的reads;。”明秀不缺钱,自然希望玉惠与鹦哥儿过得更好,便笑着说道。

    这些慕容宁不管,嘿嘿地笑了。

    这一路过得就十分快活,虽然玉惠与鹦哥儿听见里头的笑声都十分欢喜,然而一回国公府,这两个丫头脸上的笑容就都落下来了。

    国公府门口,三老爷正踢踢踏踏地往里走,见了明秀的车,还有车上两个极美貌俏丽的丫头,三老爷吸溜了一口口水,拿眼睛在鹦哥儿的身上转了一圈儿。

    玉惠温柔沉静,看起来没有什么风情,鹦哥儿却瞧着泼辣,叫三老爷说,这样儿的女人才有味儿。

    “三叔。”见鹦哥儿竟然气哼哼地钻进了自己的车,明秀心中微微一动,却还是拉了她进来往外一看,就看见了三老爷。

    “三丫头。”三老爷打心眼儿里记着这侄女儿面不改色差点儿打碎了沈明珠的下半身呢,看见她就仿佛看见了满地的血,竟不敢太慢急忙上前笑道,“这是出去了?”他可不敢看明秀身边的丫头了,唯恐叫这侄女儿给打了,见明秀含笑点头,他顿了顿方才笑眯眯地说道,“是你四妹妹的亲事,我来与大哥道喜。”

    他本不愿意来,正陪着自己的心肝儿喝酒呢,谁知道三太太遣人逼着他,也就罢了。

    到底是沈明珠的喜事儿,况还嫁的是闵王世子,三老爷也想在自家大哥面前显摆显摆。

    “怎么不进去?”明秀便笑问道。

    “正要进去。”三老爷咳了一声方才说道。

    三太太要与他一同过来,只是他住在外头,从来不在家中,这次是相约一同前来,在外头等着三太太。

    明秀也就是笑了笑,叫人招呼三老爷不许怠慢,自己就往府里去了。

    待收拾好了浑身的衣裳,换了家常轻便的,她方才与等在外头的慕容宁一同往上房去。才进门就听见了三太太张狂的笑声,打眼儿一见,就见一个满脸脂粉厚重,胭脂通红的女子正掩着嘴角得意地笑着,挥着手很有挥斥方遒的意思。

    见这正是三太太,明秀只觉得这位三婶如今越发地打扮得不能看了,又见她身上穿着金碧辉煌,镶嵌孔雀毛儿的蜀锦衣裳,头上恨不能插八十根簪子金光灿烂,就觉得眼睛疼。

    三太太也在得意。

    谁有她的造化呢?亲闺女做了闵王世子妃,日后就是闵王妃,那风光,也与嫁给荣王差不多了。

    沈明秀再能,也就是嫁给一个安王,与她的闺女又有什么不同呢?

    弹了弹身上好女婿给自己的蜀锦料子,三太太斜眼看了一眼恭顺公主,见她依旧娇嫩得如同花骨朵儿似的,显然是被滋润得很好,目中就露出了嫉妒。

    她也是个女人,自然看得出来恭顺公主脸色这么好,是因为什么。

    想到三老爷早就不见自己了,三太太再想到沈国公,心里越发跟火烧似的。

    她心里正不得劲儿呢,见了外头明秀与慕容宁并肩而来没有半分遮掩,心中冷笑一声,只觉得这丫头也就是个面上规矩的,还不是与皇子同进同出,微微一顿,这才与上头漫不经心的恭顺公主说道,“好叫公主知道,明珠这有了好前程,自然是得叫沈家都开心开心reads;!”她笑着摸摸自己的衣裳方才得意地说道,“敬儿是个极孝顺的孩子,这亲事还早儿呢,首饰料子的都已经过来了,说叫明珠别委屈了自己个儿呢!”

    “是么。”恭顺公主更知道闵王妃的态度,冷笑了一声。

    闵王妃把王府库中老旧已经不鲜亮的首饰与布料都收拾出来充作给沈明珠的聘礼,这事儿瞒不过恭顺公主去。

    若是三太太知道这些,只怕就不敢在她的面前炫耀了。

    三太太却以为恭顺公主这是在嫉妒,哼了一声,这才继续笑道,“能嫁入王府,这得是多大的体面!”她顿了顿,这才哀怨地说道,“可惜了的,我家家里穷,也置办不出什么好儿的嫁妆,也没有多少的银子,这不是给明珠,给沈家一门抹黑么?”

    “今儿往东宫去,累了吧?”恭顺公主都不理睬她的,只与明秀笑问道。

    “还好,不过是坐着说笑罢了。”明秀与慕容宁坐在恭顺公主的身边方才笑道,“太子妃瞧着精神不错,还与唐王妃说了些话。”

    这母女说话竟半点儿没有将三太太放在眼里,三太太心中暗恨,却挤出了笑容说道,“太子妃自然是尊贵的,只是咱们家明珠,日后也是王府女主子,也不差什么。”她笑着与恭顺公主再接再厉地说道,“从前大哥不是说要给几个孩子嫁娶银子?只是到底身份不同,贵重也不同,她们也比不得明珠,我想着,明珠这是给家中争光,是不是……”她覰了明秀一眼方才笑道,“是不是明珠的嫁妆,大哥公主,给咱们多预备些?”

    “那又不是你大哥的闺女,做什么叫咱们给预备。”恭顺公主便含笑说道。

    “公主这话……”这仿佛看破了自己的心似的,三太太心中一抖,强笑道。

    “既然分了家,那自家闺女自家管,除了公中的嫁娶银子,你若觉得四丫头嫁妆减薄,卖田卖地的,且随意去,难道还想别人家给你兜着?”恭顺公主最不耐烦这些了,况如今她还算喜欢慕容宁,自然不愿意叫慕容宁知道沈明珠这亲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不然再喜欢明秀,若是在心中生出鄙夷怎么办,便板着手指头淡淡地说道,“你与三弟没有钱,莫非还是本宫的缘故不成?”

    “公主这是不愿意?!”三太太脸顿时就变了。

    “我当然不愿意。”恭顺公主冷淡地说道,“分家时咱们也没有刻薄你,分了多少东西你心里有数儿,如今在我这儿装什么穷!你只把这话传出去叫人评评理,有没有你这样无耻的道理?”她微微一顿,方才慢慢地说道,“府里银子少,你自己莫非没有嫁妆,你的嫁妆给你家四丫头也不少了,每每上门就哭穷,我倒是不知道这人竟然还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她既然断然拒绝,又说出这么多的话,三太太正要发火,冷不丁就看见沈国公与赔笑不知得了什么好处的三老爷一起进来了,眼珠子一转便掩面哭道,“嫂子这是见不得明珠好,见死不救么?!”

    沈国公却半点儿不看她,走到恭顺公主身边方才与明秀问道,“累不累?”

    他也没有把三太太放在眼里。

    三太太哭到一半儿,心里酸涩得不行,却见三老爷眉开眼笑,见她哭了,上前就给了她一个耳光!

    “大哥面前,你哭什么丧呢reads;!”三老爷在捂着脸不敢置信的三太太诧异的目光里凶狠地呵斥道。

    沈国公目光落在三太太肿起来的脸上一瞬,微微颔首,这才与转头搓手赔笑的三老爷慢慢地说道,“那五千两银子,就给你平日花销置办四丫头的嫁妆,”他敛目,有些讥讽地说道,“到底是姨母养出的丫头,看在姨母,总要多给些。”

    当然,给了三老爷还会不会吐出来给沈明珠当嫁妆国公爷就不得而知了,只这五千两换了这么一个大耳瓜子,国公爷就觉得很值得了。

    五千两,叫这夫妻俩慢慢儿打去,也挺划算。

    三太太听到沈国公多给了银子眼中一亮,然而听见这银子给了三老爷,顿时脸就青了。

    “表哥!”

    “出去吧,”沈国公如今越发不爱与三房说话,也懒得纠正三太太这称呼,见三太太还不甘不愿的,便微微皱眉与三老爷说道,“自己的妻子,好好管束。”

    “是!”三老爷就跟得了圣旨似的,趾高气昂地看着三太太,冷笑道,“日后,你再敢在我面前没有规矩,看我不抽你的脸!”

    自己竟然嫁给了这样一个没心肝儿的王八蛋,在别人面前一点儿体面都不给自己,三太太眼珠子都红了,恨不能哭出来,然而看着三老爷高高扬起的巴掌,又怕了。

    她从前,怎么竟然嫁给了这么恶心的人?又怎么叫这样恶心的人,给压得一辈子翻不了身。

    看着正垂头给恭顺公主倒茶的沈国公,再看看三老爷,三太太只觉得喉头一甜,然而心中一个激灵,急忙将那口血给默默的吞了下去。

    她如今是闵王世子的岳母,日子会越过越好,到时候,就算没有三老爷,她也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折腰!

    她一定比恭顺公主过得好,至少,她闺女还没有被退过亲呢!

    想到这个,三太太觉得恭顺公主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心里就存了鄙夷,虽然不敢与三老爷在这里撕扯,不过却还是带着几分怨恨。

    明秀也看见了,见三太太这么一脸憋屈还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的样子,觉得挺有意思的。

    沈明珠嫁到闵王府去还不一定过什么日子呢,她不知焦心,做什么美梦呢!

    真以为闵王妃念了几句佛,就是菩萨了?

    三太太却不管这些,缓了缓自己的心,这才冷笑说道,“明珠的亲事,这是最要紧的,满京都再难有这样尊贵的好亲,若不风风光光的,丢的可不是我的人!”

    她才说到这里,却见外头国公府的下人领着一个满脸煞白的丫头进来。

    见那个后头的是自家的丫头,三太太不知怎么就生出了一丝不详来。

    “怎么了?!”她急忙问道。

    “太太!”那丫头是三太太身边儿的丫头,顿时就哭着扑到她的面前叫道,“可不好了,世子来了,说,说要纳了表姑娘!”

    三太太一怔,之后脸色一白,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