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三太太这一口血喷出来,就知道自己不好了。

    若是用武侠的话说,就是元气大伤。

    这是眼下她也顾不得这个了,只是抓着那个哭哭啼啼的丫头尖声问道,“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说错了?!”

    怎么可能呢?

    慕容敬,那是把她家明珠当珍宝的呀,怎么会上门来说要娶一个方芷兰?!

    况,方芷兰病歪歪的,这也没有见过慕容敬的呀!

    那丫头仿佛还有话说,只是看着陡然精神起来了的恭顺公主,与扶着妻子恐她兴奋过头跌了的沈国公,动了动嘴角不敢说别的叫人看笑话回头被三太太责骂,只是哭起来。

    “芷兰?”三老爷也竖着耳朵听着呢,听见是太夫人身边的丫头,虽然也觉得有些不乐意,不过肥水不流外人田,闵王世子不是没有退亲么,不过是又看中了另一个罢了,便不在意地说道,“母亲身边的丫头素来都是好的,既然世子喜欢,就纳了去如何?左右还省了一副嫁妆reads;。”做妾还要个屁的嫁妆!

    他想到沈明珠从来对他都很不恭敬,还时有轻视,就知道自己日后的死活只怕这闺女是不大在意的了,又想到方芷兰还对自己挺恭敬的,也有心叫方芷兰过去,也算有个人在慕容敬面前给自己说话。

    虽然慕容敬是女婿,不过是闵王世子,到底是宗室,以后三老爷总有能用上的地方。

    就算用不上,以后在京里喊一声“我女婿是闵王!”。那得多有面儿不是?

    “你这是什么话?!”见他没心没肺竟然还想叫方芷兰嫁过去,三太太恨不能一刀捅死三老爷。

    在这之前,她更想捅死狐狸精!

    贱人,她待她这样好,怎么敢觊觎明珠的夫君!

    白眼狼!

    眼睛都恨得红了,三太太哪里还有方才的快活呢,也记不得想当初怀着坏心眼儿想把方芷兰嫁给好色的老头子了,捂住了胸口恐再吐出一口血来,指着三老爷骂道,“明珠的死活,你都不顾了么?!”

    “四丫头她还是嫡妻不是?”三老爷就与那丫头问道。

    那丫头迟疑了一下,抿了抿嘴角方才在三太太目眦欲裂之中小声儿说道,“表姑娘说不敢与姑娘比肩,只想留在世子身边做个小猫小狗儿就好了。”

    方芷兰跪在气得脸色发白的沈明珠面前哭的时候,她们可都看着呢,听着这位柔弱多病的表姑娘嘤嘤地说着自己对闵王世子的爱慕,还有那满腔的心意,还说了许多的话,只说自己愿意没名没分服侍未来的世子夫妻,当个奴婢就行,就求四姑娘开恩成全了自己的一片心。

    慕容宁听到这儿,看着三太太难看的脸,就笑了。

    这表姑娘也真是满痴心的,当年想给慕容南做妾,如今,就要给慕容敬当小猫小狗儿了。

    不过想到方芷兰恶心明秀时的光景,安王殿下也觉得这真是风水轮流转,活该沈明珠叫人恶心一把。

    况还有更恶心的在后头呢,安王殿下懒得告诉三太太。

    他在三老爷府里放了人,本是防备沈明珠那张狗嘴什么时候说明秀的恶言罢了,没想到方芷兰挺给力,还给了他一个惊喜。

    明秀一歪头就看见慕容宁脸上犯坏的笑了,知道他只怕知道这其中内情的,却不觉得厌恶,只觉得这人为了自己,只怕做了不知多少。

    她相信他,不管做了什么都是为了她。

    三太太却没有看见慕容宁的表情,显然就想扒了方芷兰的狐狸皮,竟都不告辞的,大步走了。

    看她气势汹汹的样子明秀就知道只怕不能善了,微微皱眉。

    若此时闹大发了,娥皇女英姐妹相争的并不是好话。她也就罢了,看安王叫自己迷得五迷三道,名声再坏想必不会退亲,然而明真的婚事,只恐生出波折。

    曾养在一个府里的姐妹都是这样的性情,谁会相信明真无辜单纯呢?

    因心里生出这样的担忧,她的眉眼间就露出了一些reads;。

    “表妹别担心。”慕容宁一看明秀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了,知道她这是为姐妹担心,就心疼了一下,按住了她的手温柔地说道,“六姑娘的事儿,我也记在心里呢,你且看着就是。”他见明秀诧异地看着自己,便笑眯眯地说道,“大堂姐的亲事不是我做的媒?是不是夫妻和睦?什么名声都不打紧,只要我出马一回,定能给你一个好妹夫的。”他心里已经在想有没有谁合适明真了。

    “你平日里忙碌前朝,就不要挂心这些了。”明秀温声道,“是我想多了。咱们早就分家,况凭着国公府的声势,只有咱们不乐意别人的,没有别人不乐意咱们的。”

    “阿秀这话说得对。”恭顺公主便指着慕容宁笑道,“方才我见你贼眉鼠眼的,可是还有什么内情?”

    沈国公只是嘴角一挑,却没有多说什么,看着慕容宁在恭顺公主面前献宝。

    三房那点儿狗屁倒灶的破事儿,其实他也知道。

    在三老爷府里放了人防备着的,并不只是安王一个。

    “姑母都这样说了,我不与您说点儿有趣儿的,只怕下一回您……”

    “这人好啰嗦!”恭顺公主就与沈国公咬耳朵。

    只是这咬耳朵声音不小,明秀听得噗嗤一声儿。

    慕容宁厚脸皮就当没听见,把自己的忠心表完了,这才与恭顺公主笑嘻嘻地说道,“阿敬就要当爹,我自然是欢喜的不是?”见恭顺公主一怔,之后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了然,显然是想明白了这其中的关隘,慕容宁这才慢悠悠地说道,“说出这个,我都担心脏了姑母与表妹的耳朵。方芷兰那丫头是个了不得的,这都有了阿敬的骨肉了。我想着,只怕这一回沈四姑娘不想叫她进门都是不成的了。”

    “有孕。”恭顺公主闭了闭眼,皱起了眉头。

    若但是姐妹共夫也就罢了,然而还有这未婚有孕,真传出去就是麻烦事儿。

    “不必担心。”沈国公安抚地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都分家已久,这些,落不到咱们身上。”就算没分家,这样的流言谁敢议论在沈国公的身上呢?从皇帝的脾气越发地怪异,更倚重沈国公开始,这京里就是沈国公很能压住的了,寻常人家上杆子巴结走来不及,还敢说坏话儿得罪沈国公?只怕回头就得叫沈国公带着人给宰了。不说别的,如今倒霉落魄的淮阳侯府就是个例子了。

    沈国公一说这话,恭顺公主也就信任地点头。

    “她有孕时间也不短了,我早就知道,就等着看笑话。”慕容宁微微露出了食人花儿的样子了,转头与明秀笑道,见她含笑看着自己,想到自己方才说了什么,顿时脸一白。

    得意忘形,他好像暴露了不得了的东西!

    “那个什么……人家,人家就是,就是不忍叫一个小生命叫人害了去……”他柔弱地扭着衣角,心虚地看着面前的表妹。

    “你做的不错,我也喜欢看她的笑话。”明秀早就知道他憋得够呛,见他终于暴露,便笑眯眯地安抚道reads;。

    真以为她不知道他在外头干了什么?她爹早就都告诉她了!

    “真的么?”小白花儿的眼睛里全都是晶莹的泪水。

    “以后都这么干。回头与我说说,叫我也开心一下。”荣华郡主其实也是个坏心眼儿的人。

    安王殿下含泪看了一会儿心上人,见她竟然是真的挺喜欢自己干坏事儿,脸顿时就亮了!

    他本就是世所罕见的美貌青年,因神采奕奕,竟叫人不能直视。

    “呸!”恭顺公主嫉妒死了,咬着沈国公的脖子气得直哼哼。

    只是再生气,八卦的心还是占了上风,恭顺公主微微一顿便与慕容宁急切地问道,“她到底是怎么,怎么与……”

    “四姑娘与阿敬夜半私会,她也没闲着。”慕容宁对内情知道得可清楚,只怕比别人都清楚,见恭顺公主一怔,他便笑眯眯地说道,“夜半前半段儿阿敬这私会得累了与沈明珠分开各回各家,只是姑母知道,这一累了,还是歇着舒坦不是?左右都是一个院子的,阿敬这后半夜,就歇在表姑娘的屋里了。”见恭顺公主听得嘴都抽起来了,慕容宁早就恶心得不行了,这才转头与明秀叹气道,“沈明珠还没有拔了这头筹呢。”

    因要吊着慕容敬,沈明珠都没有叫他得手,没有想到叫方芷兰截胡得了好处去。

    “说起她家里头这点子事儿,我都觉得恶心!”恭顺公主一听这个,顿时就很不喜欢了。

    “那何必说她呢?”明秀便不在意地说道,“日子是好是坏,都是她自己选的。”她敛目沉思了片刻,想到若是自己叫人跪在面前要共侍一夫会如何,便叹了一声。

    听了慕容宁这寥寥数语,她就听出来方芷兰不是个省油的灯,从前,还真是小看了她。

    这样的女子不是寻常人能招架的,况慕容敬能干出前头与沈明珠海誓山盟,后脚就没有心理压力去睡方芷兰这么恶心的事儿,看着就知道不是良人,也不是个规矩人。

    这么两个玩意儿,若她是沈明珠走到这一步,就索性退亲才叫省心。

    不然日后,只怕这日子要更难过的。

    只是想必沈明珠舍不得慕容敬这场富贵尊荣,如今也不知是个什么章程。

    她也想起来了,那日与罗遥看见三房的下人去买安胎药,只怕是与方芷兰脱不了关系。

    心里想着这个,明秀便掩住心事,只与父亲母亲说笑。

    沈国公也没有把沈明珠当回事儿,况沈明珠最近干出来的更匪夷所思的事儿沈国公都知道,自然不会将这些放在心上。

    国公府没有将此事挂心,然而三老爷府上已经是风雷俱动!

    三太太拼命地拉着三老爷回了府中的时候,这家里已经乱了套了的。

    沈明珠哪里有平日里的娇艳欲滴,此时满脸狰狞手里抓着不知哪里提来的棍子,叫人拉着叫骂。

    她的对面,穿了一身儿素衣,面上不着脂粉越发羸弱苍白,如同风中小花儿一样的方芷兰,颤巍巍地跪着歪在地上哭着reads;。

    “我不敢与表妹争什么,只是情之所至,我,我是无心的呀!”方芷兰知道沈明珠这是恨毒了她了,只是她如今有恃无恐,乃是这一胎坐稳了才在沈明珠面前发难的,况还有慕容敬此时顶在前头,沈明珠祸害不了她,越发地柔弱地哭着说道,“表妹喜欢世子,就应该知道世子是多么叫人仰慕的人。我,我只是喜欢得心里疼了,情不自禁才做出了叫表妹伤心之事,对不住表妹,表妹……”

    “你这个贱人!”听不下去这些,沈明珠叫慕容敬的下人拉着动弹不得,声嘶力竭地骂道。

    方芷兰只是哭泣起来,越发无助。

    慕容敬已经张着手在一旁呆了许久了,见沈明珠咄咄逼人,方才对她的那点心虚与愧疚都慢慢地没了。

    他上前抱住了还怀着自己骨肉的方芷兰,见她抱着自己如同抱住了自己的命,越发为这个身世坎坷的女孩儿感到怜惜,仰头便与沈明珠叹道,“她到底是你的姐妹,你怎么能这样冷酷地待她?她一心都觉得对不起你,一直在退让委屈,你怎么能看不见她的辛苦,这样狠心呢?”他是真的很怜惜这样身若浮萍的女孩儿,便叹息道,“明珠,你也与从前不同了。”

    “什么?!”沈明珠眼眶通红地看着面前的人纠缠在一起。

    “当年你是何等良善?”他屋里的通房有了身孕被闵王妃逼迫,她为之落泪,为他出主意救她一命,那时急公好义的好人儿,怎么连自己的姐妹都容不下了呢?

    沈明珠冷不丁看到慕容敬失望的眼神,心里咯噔一声,又听见他这话,就回想到了从前。

    她那时以为自己嫁定了荣王,自然他有多少的妾与庶子都无所谓,左右祸害的不是她,而是慕容敬的正妻,自然是愿意在慕容敬面前版好人的。

    可是如今她要嫁给慕容敬,怎么可能能没心没肺叫他疼爱别的女人!

    “你!”沈明珠想说些什么,却觉得心里绞痛,眼前发黑,疼得厉害。

    因为她突然想到,她就要嫁给慕容敬,就要面对他当年的那些“可怜”的妾室,还要面对她做好人给留下的孽种!

    她当年做下的自鸣得意的一切,竟然害了她自己。

    怨得不闵王妃看向自己的眼神那样古怪。

    然而如今她已经骑虎难下,况她到底是正妻,那些妾与庶子,以后慢慢儿来就是。

    心里想着这些,沈明珠眼睛却还是红了。

    她虽然心里更喜欢荣王,可是却也不是没有将慕容敬半点儿都不放在心上的呀,可是为什么,他口口声声说喜欢她,回头去宠爱了方芷兰呢?

    “你想要如何?”沈明珠咬紧了牙关,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怒气问道。

    “芷兰有孕,等不得了。”慕容敬心里已经觉得沈明珠有些变了,不再是从前善解人意的那个善良的姑娘,只是到底是他爱慕的人,顿了顿便轻声说道,“我先接她进门,叫她好好儿的养胎。”

    沈明珠一呆,身子一软,跌坐在地上竟起不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