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郡主当心,别跌着!”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明秀已经滚到了床下手忙脚乱地给自己套衣裳。

    就跟叫人撞破□□即将跳窗逃跑一样儿。

    玉惠身上也胡乱地穿着外衫,见明秀急了,顾不得自己急忙上前忙着给她整理,口中轻声说道,“是表姑娘处传来的话儿,咱们也才知道。”罗遥这消息来得也急,就跟叫人一闷棍敲在了头上一样。

    谁知道这年头儿还有什么星夜入京的呢?

    谁又知道罗家这夫妻俩竟没说在兄长嫂子府里住一晚上,非要回自己家住呢?

    “表姐呢?”明秀好容易穿好了衣裳,一边苦笑一边带着丫头们往外走reads;。

    “表姑娘在外头等着郡主呢,这也是没办法儿了。”玉惠也觉得罗遥蛮苦逼的,想到即将发生的大事,她嘴角也一抽。

    若大家的记忆都没有出错儿的话,罗家老宅里眼下正舒舒服服地住着一只纨绔外加一只狗。

    狗也就罢了,纨绔那是真不能叫罗家长辈看见的呀。

    不然怎么说呢?

    金屋藏娇?路见不平?被赖上了扯不开?

    “表姐这时候还要等我?”这都火上房了,还有闲心等她,明秀顿时无语了。她正要说些话儿,却见自己院落之中正皱眉立着的那个身姿高挑的女子,一脸肃杀之中还带着几分烦恼,见了明秀就走到她的面前低声说道,“本不愿吵了你,只是……”罗遥皱眉想了想,便叹气说道,“我没有想到父亲与母亲……”她再次顿了顿,便有些头疼地说道,“咱们往那宅子去一趟。”

    “父亲母亲知道了没有?”明秀并无不可,叫罗遥扶着上了车便问道。

    “并未惊扰舅父。”罗遥觉得这今天有点儿奇怪。

    自家亲爹亲娘回了京,就在大门外叫人给送了个信儿说回来了,之后就往家里跑,仿佛知道了什么似的。

    莫非是有人泄露了些什么?

    面无表情地与明秀坐在车中,罗遥心里来来回回想了很久,就觉得这马车风驰电掣不过如此,几乎是眨眼间就到了罗府。

    本并没有几个人留守的罗府如今也并未多热闹,只大开了中门。门口,一个小厮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见了罗遥眼睛一亮,顾不得请安的,转身直接往里头去了。

    罗遥与明秀对视了一眼,明秀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苦笑,吩咐人将车赶进了罗府,就见里头也不过是几个火把,反倒是后院儿的方向灯火通明,心里知道不好,明秀便叹了一口气,与嘴角微微一抽的罗遥摊手放弃地说道,“这才叫人赃并获呢。表姐,若实在不行,您就从了罢。”瞧着笔直往后院去的模样,显然她姑妈姑丈的是知道罗遥后院儿有人儿了,这可逃不了了。

    她不担心纨绔被姑妈打死,担心的是自家表姐被大喜过望的姑妈给塞进花轿,没准儿今天就直接洞房了呀。

    “胡说!”罗遥抽了妹妹一记,跳下了车拉着明秀下来,带着表妹跟着自己往里头去,给自己撑腰。

    之所以方才未叫恭顺公主醒来,乃是罗大人也真的很担心一会儿这长辈们狼狈为奸,将她当场就发嫁了。

    明秀其实就是跟着凑热闹,热闹谁不爱看呢?一脸笑嘻嘻地就跟着罗遥往屋里去了,就见一个极大却很简单的院落里头人影交错,还带着几声惊慌的犬吠,心里就觉得冯五这小子眼光挺好,竟相中了罗遥从前的院子,心里觉得这大概就是心有灵犀啥的了,越发地兴冲冲往里走,走到了里头往里探头一看,顿时咳了一声沧桑地叹了一声,对身后的罗遥露出无能为力的表情。

    一个身上穿着雪白寝衣,发丝披散的英俊青年,紧紧抱着一只咧着嘴眼睛都瞪起来了的大黑狗,一人一狗缩在床上瑟瑟发抖。

    一个高大的中年武将手里握着一把钢刀,杀气腾腾地带着一个眉目清秀的中年妇人立在床边围观reads;。

    “英雄,英雄饶命!”青年不知是该抱哪位英雄的大腿,抖得跟风中落叶似的,带着狗眼泪汪汪地求饶道。

    那什么,谁家睡得好好儿的,特别香的时候叫人掀了被子被钢刀架到脖子上,都得……

    “在下没钱,英雄慢走!”冯五眯着眼睛扯着脖子礼送杀富济贫的英雄出府。

    夜黑风高的,这是哪路好汉前来办事呢?纨绔心里太想念天神一样的罗大人了。

    “呵呵……”那清秀的妇人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下这青年,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救命!”以为这是要没钱就被扒皮的节奏,冯五将怀里的黑狗压在身下保护起来,仰头悲怆道,“我,我上头有人!”

    “有人?”那中年武将没有什么表情,然而那妇人却露出了感兴趣的笑容。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黑风双煞了,冯五觉得自己倒霉,好容易混进了罗府,没有想到遭此大劫,为了自家的小命儿,顿时叫道,“神机营罗大人……”

    “哦?”

    明秀躲在门口听到这儿,就听见了罗遥手指捏的卡巴卡巴响,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要捏断某人的脖子。

    “是我,我……”叫到这儿,冯五觉得有点儿不对了,觉得这在京里怎么敢有蟊贼点得天光大亮的来抢朝中命官的家呢?顿了顿一睁眼,就见了床边的那妇人,细细地看了,就见这女子的身上虽然到处都是灰尘,风尘仆仆的,只是头上插戴的首饰金钗的却并不是凡品,再看看另一个不大喜欢说话的中年,见他身上还穿着武将的铠甲,顿时松了一口气,脑中一转,就想到了。

    这不是强盗,是罗遥她爹娘!

    不过这威胁更大了,冯五默不作声地往床里头挤了挤,努力把肉厚的地方暴露在这二位苦主的面上。

    谁家姑娘的房里睡了一个大男人,都是得叫那男人去死去死的节奏。

    “母亲,父亲。”罗遥看明秀都要笑死了,咬着手里的帕子笑得浑身乱颤,哼了一声,提着表妹的后衣领就到了这两位的面前。

    罗将军看了看闺女,再看看闺女手上对自己笑嘻嘻作揖的明秀,脸色缓和了下来,顿了顿方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就该叫这小子知道厉害!”

    “又粗俗了不是?”罗将军声大如雷,震得整个屋里乱抖,罗夫人看冯五叫唬得又往里头拱了,这一回狗都顾不得,不由嗔了一句。

    她虽然看着清秀年轻,然而一张脸满是风霜十分粗糙,叫罗将军闭嘴,这才与明秀笑道,“阿秀瞧着比从前快活了。”

    三年前她夫妻二人回京了一回匆匆回返,不记得别的,就记得明秀叫退亲之后有些抑郁的模样,这些年日日都担心,待听到恭顺公主传信儿说明秀与安王要好起来,虽然不知道安王性情人品如何,却还是为明秀欢喜的,此时她便摸了摸明秀的脸柔声道,“这一回,咱们一定顺遂。”

    “婚都赐了,还能不顺遂?”罗遥嗤笑了一声说道reads;。

    这一回,就算什么狗屁八字不合,有皇帝的圣旨镇着,谁也不敢退亲的。

    “你还有脸说你表妹!”罗大人又吼了一声,这一回,墙皮哗啦啦地掉了下来。

    “叫你小点儿声!”罗夫人拍了他一把,高大跟熊一样强壮凶悍的男人,叫一只小手给拍得脑袋都耷拉下来,竟不敢反驳的。

    罗遥鄙夷地看了这没用的亲爹一眼,目光不着痕迹地往床上一扫,见冯五正探头探脑对自己露出“英雄救命!”的表情,嘴角往下耷拉了一下。

    “母亲咱们出去说。”她引着罗夫人就出去。

    “呵呵……出去了,才好消灭证据?”罗夫人看着温柔,实则十分犀利。

    罗将军闭着嘴在一旁跃跃欲试,就想说点儿什么,却不敢张嘴。

    “母亲。”那至少也得叫这纨绔穿件儿衣裳是不是?

    至少把寝衣给拉扯平了!半个胸膛都露出来,想干什么?!

    “这位,是怎么个情况?”罗夫人才不管纨绔穿得多少呢,其实吧,穿得越少越好来的,笑眯眯回头用深刻的眼神看着突然夹紧了双腿的青年一眼,又看了看那连尾巴都耷拉起来对自己嗷呜嗷呜吐舌头讨好的狗,她笑了笑,甩了甩手里的帕子坐在了床边,好整以暇地对抿嘴的罗遥笑问道,“咱们罗家,可没有这么一个主儿。”她顿了顿,方才继续笑道,“还敢睡在你的屋里。”

    罗遥看了看狗胆包天不去睡客房,摸到了自己从前居所的冯五一眼。

    冯五眨巴着眼睛,看明白了眼下的形势,眼珠子突然转了起来。

    看起来是个好机会是不是?他家大黑都这么觉得,不然怎么在舔他手指鼓劲儿呢?

    “她叫我睡的!”睁眼说瞎话说的就是无耻的纨绔了,冯五拢紧了自己的胸口努力不要露出点儿肌肤来,一边指着罗遥一脸严峻地说道。

    “是么?”罗夫人笑了笑,去看自家闺女。

    罗遥摸出了自己怀中的袖刀,与冯五冷淡地说道,“再给我说一遍!”农夫与蛇啊!罗大人好心将这么个东西收容在家中,这东西此时竟然敢编瞎话!

    “您为我做主!”冯五抖了抖,却见罗遥不敢上前,越发地觉得自己找着了真正的靠山,抱着狗就扑到了罗夫人的面前叫道,“我是被她抢来的!”那什么,被带来与抢来其实也差不多,这年头儿,夸张一点儿也不要钱,被逐出家门只剩一条狗的纨绔最喜欢了,见罗夫人摸了摸自己的头笑得温柔极了,他的眼里就流出了晶莹的泪花儿,颤抖地说道,“我,我好惨呐!”

    黑狗也呜咽了一声,潸然泪下。

    明秀笑得都要晕过去了,扶着一旁的玉惠直抹眼睛。

    “你想死?”见这厮竟然敢在自己面前弄鬼,罗遥咬紧了牙,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字来。

    “这是抢完就甩掉啊!”纨绔与狗趴在床上嚎啕大哭。

    “可怜见的。”罗夫人便幽幽地叹了一声。

    “撒手reads;!”见冯五狗胆包天,狗爪子竟然要抓罗夫人的手臂,中年武将忍不住了,瞪着一双铜陵一样的眼睛怒吼了一声!

    床幔在声浪中缓缓飘落。

    冯五在英雄的怒吼声中默默后退,缩进了床里头去。

    “夸张了些。”明秀笑完了,只是到底是向着罗遥的,见罗遥已经气得脸色铁青说不出话,急忙走到罗夫人的身边笑着说道,“实在是冯家五爷没地方住,又舍不得银子。您知道的,我与冯家姑娘是极好的手帕交,表姐与他也有些交情,看不过他流浪街头方才接了过来。”她见冯五哀怨地看着自己,仿佛埋怨自己没有给他说好话,便摇头笑道,“只是您知道表姐的,若不是亲近人,寻常也不会叫进来。”

    这倒是不偏不倚,罗遥也没有什么反驳的,没有吭声。

    “也是难得的了。”罗夫人也不过是逗逗很久不见的闺女,见罗遥死死地看着冯五,仿佛要给他一刀似的,便笑叹道,“这丫头的性子,还是这样霸道。”

    若换个人,早掀桌子打起来了,难为这冯家小子竟然还巴巴儿地觉得挺好。

    她又不是瞎子,看得出来,这冯家小子想要赖上她闺女的心真是不必说的。

    “只是,住在咱们家里,这到底不像。”罗夫人回头见那小青年匆匆忙忙滚到了最里头去,抱住了一根床柱子警惕地看着自己,便噗嗤一声笑了。

    “权宜之计罢了。”罗遥没有想到父亲母亲回来得这样快,本是想提前将这么个纨绔给撵出去的,见罗夫人也这样说,她迟疑了一下,这才敛目说道,“叫他……”她沉默了一会儿,竟然说不出往外头去给冯五寻个宅子搬出去的话,又见冯五这一回竟脸色苍白,便低声说道,“正好儿父亲回来,叫他睡前院,就不必有流言蜚语。”她说完了这个,见罗夫人笑了,手上的袖刀慢慢地握紧了。

    还是给他一刀罢?

    “我是那狠心不近人情的不成?”见罗遥如此,罗夫人眼角竟露出了淡淡的喜色,含笑说道,“既然他没处去,倒不如叫你护着。”

    什么叫叫她护着?!

    她凭什么护着他?!

    罗遥正要反驳,却见冯五精神抖擞地看过来,露出了很神气的表情。

    就跟得了圣旨似的!

    “要不就叫他滚蛋!”罗大人看这表情很不爽,不知怎么就心里生出危机感,总觉得这是要被吃得死死的节奏,顿时不耐地说道。

    “我好惨……流落街头风餐露宿,吃不饱饭,只有一只狗陪着我呀……”冯五就抱着床头哭道,“天黑了外头好冷,还有坏人……英雄救我!”

    “嗷呜!”

    “行了,真是可怜见的。”罗夫人被这可怜人儿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摸了摸一人一狗两颗头,这才在罗遥冰冷的目光里笑吟吟地说道,“急公好义,这才是英雄所为,母亲平日里不是这么教得你?”见罗遥沉默,她顿了顿便转头与冯五笑眯眯地问道,“真这么惨?”

    “惨绝人寰!”纨绔一顿,斩钉截铁地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