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看着“哎呀呀请一定要相信!”的冯五,罗夫人就笑了。

    “既然这么惨,咱们家是积善的人家,也不差你的一口饭。”见冯五与狗都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罗夫人便慢条斯理地说道,“咱们慢慢儿地住着,不着急,啊!”

    “可是我的名声……”冯五得寸进尺地迟疑道。

    “你放心,你的名声,我心里有数。”

    早三年前罗夫人就背地里将这个纨绔的黑历史都调查明白了,知道这小子虽然很败家很没种,不过人品还好,家里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这些都是阳城伯夫人书信上友情贡献。别以为伯夫人只在京中跟罗遥别着这股劲儿了,其实更要紧的罗夫人已经被阳城伯夫人给拿下,恨不能一个月写三封信的,来往亲密,已经成了一对儿不错的好朋友reads;。

    儿子被英雄带进家门,就是阳城伯夫人偷偷儿告诉罗夫人的,就等着捉奸。

    由此,伯夫人也是拼了。

    只是这些都不必说,罗夫人只想瞧瞧罗遥是个什么意思。若真不喜欢,也不能逼着闺女成亲不是?

    开枝散叶很重要,更要紧的却是罗遥的心意喜乐,还有幸福。

    如今见罗遥对冯五颇为纵容,罗夫人心里就松了一口气。

    若没有一点儿的心在这纨绔小子的身上,罗遥早叫他滚蛋了。

    “就当是自己家,不要拘束。”罗夫人知道罗遥对冯五到底不同,便越发温柔,与他温声说道。

    “母亲。”罗遥便皱眉,觉得这里头有点儿阴谋,一贯冷漠的脸上露出淡淡的波动。

    “行了,你若不自在,还在国公府住着,没人叫你回来。”罗夫人笑眯眯地看着细皮嫩肉,据说以后生了儿子给自己姓罗的小子,真是越看越喜欢,看这小样儿的就知道打不过她家闺女,以后成亲了,那还不得老老实实的?

    心里想得美,罗夫人就在身边夫君炯炯目光中摸了摸那纨绔怀里的黑狗,笑了一声,笑得这回连明秀浑身都凉了,这才与罗遥眉目柔和地说道,“你呀,叫大哥嫂子照顾了这么久,莫非我一来,你就没良心地走了?好好儿孝顺大哥嫂子,我这儿有小五儿呢,是不是?”

    “您放心,我一定特别孝顺您!”纨绔小五儿精神抖擞地说道。

    黑狗跟着立正,严肃脸看着这群人类。

    “大半夜的,你们这闹腾一回也累了,回去吧。”罗夫人见明秀与罗遥衣裳凌乱,就知道这是匆匆而来,笑了一声,与明秀温声说道,“等明日,我与大哥嫂子请安去。”

    “姑妈才回来,急什么呢?又不是外人。”明秀便笑道。

    “急着你的亲事!”明秀赐婚之事罗夫人听说了,明秀是她在塞外看着长大的孩子,况软乎乎的小姑娘与自家喜欢喊打喊杀的闺女不同,自然更叫罗夫人怜爱些,见明秀红了脸伪装羞涩,她却知道这丫头脸皮挺厚的,便唤了她到了自己面前温声说道,“我与你姑丈这回回京,只怕另有任命能留在京中。你的亲事,我能帮衬的自然要帮衬着。”她见明秀笑弯了眼睛看着自己,目光慈爱了起来。

    “回去吧,因有小五儿,我这儿就不留你歇着。”到底是外男,罗夫人自然不会叫明秀与罗遥在罗府过夜。

    虽然玩笑起来什么清白负责的,只是罗夫人心里头,还是有一道线的。

    “知道了。”明秀也知道罗夫人忌讳什么,见冯五已经活蹦乱跳,转头笑看罗遥。

    “你也说句话。”见罗遥要走了,罗夫人便推了推身边的丈夫,笑着说道。

    “我能说话了么?”这中年武将声音嗡嗡地问道。

    “说罢。”

    “爹回来了,你就不要这么辛苦,都有爹呢reads;。”这武将对罗遥声音很重地说道,“外头那些小崽子谁敢与你呛声的,都告诉爹,爹给你摆平!”他的粗壮与沈国公的英武还不同,看着跟大熊似的,又是在边关久了的,气势惊人。

    至少一只纨绔在他嗡嗡的声音里,怯怯地缩了缩脖子。

    掉进英雄堆儿里,压力很大呀!

    这京里敢跟她表姐呛声的坟头儿都长草了好吧,荣华郡主觉得这世道也太颠倒黑白了,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你爹说得对,咱们拳头硬着呢。”罗夫人目光温润地握住了抓着头对她憨厚笑起来的丈夫的手,见明秀抿着嘴偷偷儿地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她这一生最感激的,就是她的兄长沈国公与嫡姐平王妃。

    虽然她是庶出,兄姐是嫡出,可是在公府里长大的她却并没有被作践过,而是如同真正的勋贵小姐一样长大。虽然太夫人挺不是个东西,不过有兄姐的照看,她也没有什么怨恨家中的情绪。长大到了花期,也没有叫人算计婚事,能够嫁给一个真正能依靠的男人。

    他或许并不俊美,也不会吟诗作画风流写意,甚至有些憨厚笨拙,却是一心一意待她。

    她觉得这就够了。那些王孙公子看着光鲜亮丽,却都不是她喜欢的模样。

    她就喜欢这个高大的,声音隆隆如同打雷叫贵女们鄙夷一声粗豪没规矩,却会将她捧在手心儿,愿意对她纵容妥协的男人。

    她一生就给他生了一个女儿,不能叫他后继有人,可是他对愧疚的她说没有关系。

    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比不过他。

    罗夫人觉得心里圆满,因此看着罗遥就越发地急迫,恐她真的耽误了花期错过另一个好男子。

    掩下了心中的心事,罗夫人就送明秀罗遥出府,就见那个冯五连滚带爬就咣当一声关上了自己的房间的门还落了锁,仿佛很担心叫人骗出去扫地出门,就越发地笑了。

    明秀今日受了这样大的惊吓,又笑得身上发软,歪歪地扶着罗遥回了国公府不提。

    第二日,罗夫人果然带着夫君前来拜见沈国公与恭顺公主。

    “你总是这样周全,莫非晚来两天,我还能恼了你不成?”恭顺公主叫人预备了些点心茶水的招待罗夫人,见沈国公带着罗将军往前头去了,这才与罗夫人笑道,“你这回回来可好了,不然只留着你们两个在外头,家人分离的,不是叫人记挂么。”她顿了顿,见罗夫人笑而不语,便继续笑道,“我听阿秀说了,昨夜,你可办了一件大事。怎么样,这个女婿,你可喜欢?”

    “他只要待阿遥好,我自然喜欢。这丫头叫嫂子费心了。”罗夫人便笑道,“再也没想过,她竟然喜欢的是这样儿的。”

    她还以为罗遥会喜欢沈明程这种呢。

    恭顺公主却愈发得意地笑道,“我的这双眼睛,最能相看人的了!”

    罗夫人与恭顺公主相处得久,自然知道这嫂子到底是个什么性子,便笑眯眯地奉承起来,果然叫恭顺公主得意得翘起了尾巴。

    “我回来的其实已经晚了reads;。”叫恭顺公主开心了起来,罗夫人微微一顿便叹气道,“若再紧着些,起码,我也能瞧瞧二姐姐最后一面。”

    她说的就是已经没了的安固侯夫人了,虽然这位做姐姐的很鄙夷罗夫人,时有辱骂如“下贱种子”等等,然而罗夫人看在沈国公与平王妃的情分上,一直都不肯与她计较,毕竟安固侯夫人虽然不好,然而待她好的人也忽略不过去。

    罗夫人没有什么做庶女的争强好胜的意思,无视这些冷言冷语也就完了。

    “谁能想到呢。”恭顺公主便叹息了一声。

    别看她叹气,其实心里真觉得安固侯夫人活该。

    听明秀与王年的意思,这位小姑子竟然要把个年少的女孩儿给嫁到穷苦老迈的人家去,这有点儿心气儿的不都得跟她同归于尽呀!

    总之咄咄逼人不给人留活路,那就一起死就是,从前恭顺公主因安固侯夫人经常往自己家中送妾,早就厌了这个多管闲事儿的了。

    “年哥儿处,可还能支应?”罗夫人知道罗遥与王年兄妹感情不错,便柔声说道,“若有什么我能出力,必然不会推辞的。”

    “他家里乱糟糟的,明华叫你二哥给接回娘家来了。”说起安固侯府恭顺公主就糟心。王年夫妻倒是为了安固侯夫人一心守孝,然而安固侯那王八玩意儿竟然连发妻的死都不放在心上,在外头不知哪个戏班子里买了一群小戏子在府中一同嬉笑取乐,还天天儿地唱曲儿。这乱糟糟的小戏子没有个规矩,诺达的侯府竟成了花酒之地,明华到底有孕在身就撑不住,搬回了娘家来。

    只有王年一个住在府中,前些天才与亲爹掐了一把,又卖了两个戏子方才好些。

    “怎么这样不规矩!”罗夫人脸上就露出了怒色。

    她想到安固侯,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

    若不是嫡姐不喜罗将军,非哭着喊着要嫁给风流俊美,满腹才情的安固侯,她也不会代替姐姐嫁过去,成就了如今的圆满。

    她总是心里发虚的,觉得这幸福是自己偏得的。

    “那家里就没有一个规矩人。”恭顺公主冷笑了一声方才抱怨道,“我与你大哥说了,好好儿收拾他,你大哥却说他心里有数儿!”

    叫恭顺公主说,安固侯这东西就该沉了护城河就完了,到时候一干二净,这大家都清净了才好。没有想到从来冷硬的沈国公却不动声色起来,由着安固侯折腾,后者也得寸进尺,如今只在外头嚷嚷王年不孝,还说什么庶子都是好的的话来。

    只是这话安固侯说得痛快了,侯爷的庶子们吓得都要给跪下,连连在外辟谣,都说王年这嫡子才是最孝顺的。

    嫡子如此若还不孝,那他们就不是人,是禽兽,是畜生,总之不敢与王年比肩。

    谁心里没有小九九儿呢?侯府的爵位也叫人眼热的,奈何王年靠山太硬,大家都不敢鸡蛋碰石头。

    有个舅舅做着国公,姨母当着王妃,一个表妹领兵,一个表妹要嫁给皇子……这是人生大赢家的节奏,就算真是个禽兽,大家也都得说一句禽兽得好!

    只是安固侯恶心人是真的,恭顺公主真不想忍,只是沈国公不理会,明秀也劝着,她心里觉得这里头只怕有文章,因此才算了reads;。

    “赶明儿,叫阿遥去给她表哥撑腰!”罗夫人便冷笑道,“打量沈家无人了不成?!”又问王年与明华如何,及听到说明华这一胎很稳当,罗夫人便念佛与恭顺公主叹道,“这些个小儿女的,日子过得好了,我心里才觉得好受了。”她问了安固侯府如今的些许的事儿,都记在心中了,这才与恭顺公主问道,“阿秀这都赐婚了,她算起来都已经十八了,是不是得赶紧预备婚事?”

    “安王还想明天就娶呢!”恭顺公主眉毛不是眉毛,眼睛不是眼睛地说道。

    “我见过安王几回,也知道他待阿秀一心,嫂子该欢喜才是。”罗夫人便笑着说道。

    “嫁出去了,就是离了我了。”恭顺公主便叹了一声,打叠起精神说道。

    她与罗夫人正说着话,就见外头有丫头笑着进来,给她福了福方才欢喜地叫道,“安王殿下送聘礼来了!”

    恭顺公主一怔,嘴角抽得飞快,见罗夫人已经好奇地出去了,急忙也跟着出去,之后一呆。

    不知多少的箱子叫人抬着进来,琳琅满足源源不断,不提外头的成对儿的肥肥的大雁,竟然还有几对孔雀仙鹤的。又有后头金光灿烂许多的描金的红木箱子,箱子盖儿有压不实,里头透出了宝石玉石特有的宝光来,叫人开了箱子看,就见里头猫眼翡翠碧玺铺得满满的。之后又有一抬抬的丝绸缎子料子,色彩斑斓光辉夺目,都是进上的好料子。其后各色的皮毛更不必说了的,简直闪瞎了恭顺公主的眼。

    哪怕出身皇族,恭顺公主也没有见识过这样的阵仗,眼前发晕。

    “这是……”眼见后头田地铺子的箱子进来了,恭顺公主就叫了一声。

    “这都是聘礼。”慕容宁抹着汗就进来了,见恭顺公主目光呆滞,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减薄了些,您别与侄儿见怪。”他羞答答地说道。

    罗夫人才从那几只孔雀身上回过神儿来,听了这话眼前一黑!

    太谦虚,谦虚得叫人恶心了嘿!

    “你这是做什么?”恭顺公主觉得压力很大,这聘礼这么多,嫁妆怎么办?顿时气势汹汹地与慕容宁问道,“家里能摆下么?能么?!”

    “我说了,叫阿秀风风光光的,聘礼愈多,她体面才越大呢。”慕容宁重生一回别的能耐没有,敛财能力格外地强大,就是为了叫明秀一辈子荣华富贵的,便老岳母竟然挺不乐意,便笑嘻嘻地说道,“侄儿知道您担心什么,只是不必愁的……”

    他探头探脑看了看外头,悉悉索索地从自己袖子里摸出了一个很大的匣子塞进了恭顺公主的手里,嘀嘀咕咕地说道,“这是侄儿给阿秀预备的嫁妆单子,那些嫁妆,都在一个庄子里存着呢,您抬回来归到嫁妆里就行了。”

    自家媳妇儿的嫁妆,自然自家预备!

    恭顺公主抱着匣子傻眼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的?

    这是……自攻自受的节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