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慕容宁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跳了起来。

    “怎么了?”见他一脸要死要活悲愤莫名,明秀只以为这是心疼他家苦逼二哥呢,便笑问道,“心疼了不成?”

    要她说,唐王这上杆子讨好唐王妃,纯属活该。

    早干什么去了呢?好好儿的日子不过非要人家翻脸才去讨好,真是该呀。

    “当然心疼了!”慕容宁抹了一把脸低声说道,“那花了大价钱的呢!”

    制钗的银台都是特制的,花了很多银子才做好的,这花的可都是安王殿下的私房。如今坏了,还坏了不是一个两个,慕容宁真是觉得太过分了reads;!

    为他媳妇儿怎么败家都行,可是他二哥……就算了罢。

    他又不娶他二哥当媳妇儿!

    重色轻兄的安王殿下没有一点理亏的,与明秀说完就站不住了,搓着牙花子跳脚道,“不行!我得去看看去!”他就说呢,太子与他抱怨最近两个弟弟都不上朝了。安王自己很好理解,自然是为了娶亲的缘故,然而唐王他二哥是为了什么呢?原来这是献殷勤,拿弟弟的家当献殷勤呢!

    好无耻呀!

    为什么不花自己的钱?!

    气势汹汹的慕容宁拉着笑得不行的明秀就匆匆往后头去了,走到了后院儿的一个开阔的小楼,明秀就听见里头传来了叮叮当当的敲打声,之后还是一个宫人模样的女子一脸无奈地出来,对陪着明秀与慕容宁出来的那人摊了摊手抹了一下脖子,这才给慕容宁福了福指着里头叹气道,“唐王殿下在里头呢,王爷……”她顿了顿,因是认得明秀的,便为难地说道,“别惊了郡主。”

    “呵呵打个钗子莫非还天崩地裂了不成?!”

    那宫人仿佛觉得天崩地裂不过如此了,见慕容宁不以为意,便引着两个主子进去。

    明秀一进去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高大英俊的青年一脸狰狞地高高举着一个不大的小锤子,正努力地往下敲打,用足了全部的力气!

    仿佛搭在那台子上的不是金子,是仇人来的。

    “这……”唐王这样气势汹汹的实在叫明秀诧异极了,见这个台子仿佛也要坏,慕容宁已经哭得一脸眼泪去抢救自己的资产,她迟疑了一下缓缓走近,就见台子上头已经有了一根金钗的雏形,看着倒是似模似样儿的。只是唐王自己并不满意,将这钗子拿起来细细地看了,正要丢掉就见慕容宁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哭得潸然泪下,嘴角微微一抽,皱眉道,“做什么?”

    “二哥!”

    “我忙。无事,出去。”唐王言简意赅地说道。

    当然,唐王殿下心里有些小小的害臊。

    想当初弟弟追荣华郡主的时候就主动打钗子献殷勤的,他还笑话他夫纲不振,如今却学了弟弟的旧事,叫弟弟看见,多丢人呢?

    “这钗打得这么好,您还觉得不满意?”慕容宁知道若自己直说心疼的是台子,没准儿这如今抑郁的哥哥就得抽他,便苦口婆心地说道,“什么东西都贵在心意,二哥亲手打了这个,就已经足够,何必精益求精呢?若耽误了,叫二嫂觉得二哥这是在事后弥补,岂不是错失了最好的时机?”他偷眼去看唐王的脸,见唐王若有所思,便急忙说道,“真的,已经很好了!”

    “太简陋。”唐王从前是不将女人放在眼里的,若觉得哪个女人还得自己心意,叫人买了好的就是,什么时候自己动手做过呢?

    若不是为了唐王妃,他也不会亲手做这样的低贱的活儿。

    想到唐王妃,唐王闭了闭眼,心里发紧。

    她对他不假辞色,不管如何殷勤都无动于衷,已经有决绝之意。

    可是他没法儿与她似的断得这样干净,也没法儿转身潇洒地走开reads;。

    从前笑弟弟黏糊,原来他才是优柔寡断的那个。

    从前恨这女人恨得牙根痒痒的时候,总是想若没了她就好了,然而如今,唐王才知道,他是错的。

    不是她离不开他,而是……他没法失去她。

    “再简陋,也是二哥亲手打的。”慕容宁便叹道,“就如弟弟打的簪子叫多少人嘲笑不好看呢?然表妹却愿意戴在头上,不怕旁人的讥笑。”

    叫安王殿下说,这就是真爱了。

    唐王一怔,果然下意识地往明秀的头上看去,就见一大金片子在这秀美女子的头上耀武扬威,特别显眼,顿时用复杂的眼神看住了这倒霉弟弟。

    比起来他打的这个确实比弟弟的好看,不过未必有弟弟的狗屎运,能叫心爱的人戴在头上了。

    想到从前明秀对慕容宁的冷漠疏远,唐王眯起了眼睛。

    当初他弟弟是怎么搞定这冷酷的女人的?

    他也可以学一学。

    “回头,咱们出来吃杯酒!”唐王与连连点头拉着他出来的弟弟说道,见这弟弟含着眼泪频频回首,便淡淡地说道,“不必担心,我无事。”

    真不是担心你,安王殿下担心的是自己的资产来的。

    慕容宁湿润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微微颔首,之后又担心地问道,“二嫂,还是没有回王府去?”唐王妃的母亲病了,唐王妃这些日子都在娘家照顾母亲,说得挺好听,其实究竟是为了什么大家都知道。

    唐王府这么大的事儿皇后自然也知道,只是叫人诧异的是,皇后什么都没有说。

    没有觉得唐王妃矫情没有妇徳,没有觉得儿子委屈了,也没有劝一个字。

    明秀知道些唐王妃最近过的日子,据说是十分清净自在的,再看看如今方才学会找补的唐王,竟不由往慕容宁的方向看了一眼。

    世人都是失去了才会后悔,才会发现自己从前不在意的是最重要的,然而悔之晚矣。她有幸与安王在失去前就得以圆满,不必在日后生出波折,也是很有福气。

    只是不知为什么,明秀想到这个,却突然觉得心口疼。

    仿佛……叫刀子一刀捅进心口的疼,疼得入骨,眼泪都要流下来。

    怔怔地看了正扒着唐王说话的慕容宁片刻,她眼睛酸涩,忍着不去摁着自己疼得不行的心口,却见那青年仿佛察觉出了什么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之后撇了唐王颠颠儿地过来急声问道,“不舒坦?”

    他扶着她的胳膊上下地打量了一下,迟疑了一下又伸手摸了摸明秀的额头,这才小声儿说道,“哪里不舒坦,表妹与我说。”他看着脸色都变了,满脸的焦急,都不像个据说在前朝万事不变色的皇子了。

    “无事,只是累了。”他握住她的手的时候,明秀感觉自己的疼都不见了,便含笑安抚道reads;。

    “可是……”明秀的脸色方才白得跟纸似的,慕容宁总是觉得不大好。

    “真的,不必担心我。”明秀只是笑着劝了,又与唐王低声说道,“旁的我不敢多说,总是多管闲事。只是王爷辜负旁人真心多少年,也该还回来多少年。”浪子回头就得叫女人感恩戴德地回头一双两好?或许是有这样的情况,因为那也是一种迁就的感情,然而却并不适用所有的女人。还有一种女人,转了身就未必回头,就算回头,也不会再如从前的心境了。

    或许为了儿子,唐王妃总是要回去过日子,可是还会想那样眼里都只有唐王么?

    明秀也不知道。

    唐王见明秀对自己一脸诚恳的模样,想了想,感激地点了点头。

    “我并不求她立时回头,只求不要抛开我。”他淡淡地说完,见了慕容宁与明秀比肩站在一起,目光闪了闪,到底握着钗子走了。

    “他还没说赔我银子呢!”见他就这么潇洒地走了,还留下了一个格外英俊的背影,慕容宁顿时怒了,指着一旁赔笑的宫人道,“明天开始,铺子里的首饰咱们涨价!”羊毛出在羊身上,安王殿下失去的银子,都得这么要回来才对呀!

    那宫人应了,真的去涨价了。

    “你这人……”见那宫人也是说风就是雨的,这就往前头传话儿去了,明秀不由无奈地笑了一声,拉着明嘉的手与慕容宁柔声说道,“竟小心眼儿成这样。”见慕容宁对自己笑嘻嘻地,她也笑了一声说道,“天色不早,嘉儿好容易出来一回,再往别处走走。”她拉着明嘉就往外头去,还未离开,就听见金楼里传来了女子柔媚娇嗔的声音,之后一个哈哈大笑的中年男人搂着一个格外漂亮的女子走了出来,一脸的春风得意。

    见那竟是安固侯,明秀便有点儿恶心,又觉得安固侯这妻子还没死多久就这样大庭广众地出来寻欢作乐,实在无耻。

    “要不要我教训教训他?”安固侯这是连沈国公府都不看在眼里的节奏,慕容宁急忙问道。

    “不必,叫他蹦跶几日。”明秀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出了安固侯的脸色发青不是康健之相,心里冷哼了一声,微微摇头。

    “如此,真是便宜了他!”安固侯这样的玩意儿实在叫慕容宁恶心,况慕容宁这两年与王年的交情极好,自然是看不过这样的事的。

    “不必管。多行不义,天亦取之。”

    安固侯可不知道自己差点儿就叫人给揍了,如今没有了约束,没有了威胁真是心情大快,拉着自己新得的那个美人儿就往怀里带了,摸着她头上簇新的首饰笑着说道,“好好儿服侍本侯爷,日后,还有比这个更好的!”

    大概是安固侯夫人死了,人死如灯灭的缘故,从前盯他盯得很紧的沈国公府与平王府都撒手不管他了,这样的好事儿是安固侯没有想到的,自然是要及时行乐。

    他府里的那些都腻歪了,新鲜的才叫他舍不得,且这眼前的美人儿另有叫人舍不得撒手的好处,他也是叫痴迷得够呛。

    因想到这女子一身的柔软,安固侯浑身就跟火烧的似的,拉着这娇笑的美人就匆匆回府,才要往房里拉,就见一身孝衣的王年脸色漠然地看着他。

    “你reads;!你站在这做什么!”虽然是大白天的,不过王年这不笑不动不说话也鬼气森森的,安固侯顿时叫人泼了冷水似的,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况王年平日里更亲近安固侯夫人,安固侯也很不喜欢这个嫡子,便呵斥道,“大好的日子,偏你这样晦气!你看看你成什么样子了,嗯?这是做什么呢?给我添堵呢?!”

    他看王年不顺眼还有一个缘故,就是王年的心里,待舅舅沈国公远比他亲近多了。

    因此安固侯就很不喜欢这个儿子。

    “母亲才没还没有半年,父亲就忍不住?”这些日子侯府新进来了不知多少的美人,天天为了这个争吵为了那个哭泣的,侯府已经乌烟瘴气。

    王年恨极了眼前的男人,只觉得母亲的悲剧都是这个男人的缘故。

    若他没有这样好色无德,母亲怎么会越发小家子气,逼得庶女走投无路?

    虽然他也知道母亲本就是个糊涂的性子,心术也不好,只是人都没了,错儿就也都跟着没了,只剩下好的回忆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天底下还没有叫夫君给妻子守孝的呢,谁家不是这么过的,安固侯就十分不快。

    “父亲的心里,母亲是什么,我是什么?”王年怔怔地看了一会儿眼前的男人,许久之后苦笑道,“父亲这样无情,来日,只怕……”他想说既然父亲对母亲无情,来日父亲若跟着死了,自己也不会为了父亲守孝的,只是说这些到底没有意思,他自嘲地笑了笑,突然觉得这侯府恶心得叫人厌恶,微微一顿便沉声说道,“父亲既然不在意母亲,母亲,我不会将她葬在王家祖坟。”

    他与舅舅说好了,母亲葬在老国公与先头国公夫人的旁边,也算是一家团聚。

    他更想说的是,自己已经有破家之意。

    为了爵位要容忍这样无德的父亲,他只怕都要看不起自己了。

    明华也并未与他吵闹恋着这爵位,反而是依着他的。

    就算没有了爵位,他以后努力往上爬,也能叫妻子儿女都风光,也不想在陷在这污糟的侯府里了。

    王年想通了,只是笑了笑,无视了安固侯的跳脚自己走了。

    见这逆子竟然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安固侯大怒,心里憋着火没处撒,只好拉了身边媚笑的女子进了房,胡天海地没有个节制地不知折腾了多久,方将儿子对自己这样无礼不孝的怒火给折腾走,又想到这逆子仗着出身沈国公府竟然连父亲都不看在眼里,更为恼怒已经起了废了这儿子的心思,心中一定便埋头在温柔乡里沉浮,只觉身下的女人*得叫自己撒不开手去。

    这一没法儿刹车,就是不知多久的大动,亢奋的安固侯全身都在用力,与那女子抵死缠绵起来。

    又是一阵的宣泄之后,他正要调笑两句,却突然觉得肺腑之间一痛,之后眼前一黑,口中喷出了一股黑色的血液来,摔在了那突然尖叫起来的女子的身上!

    于是当明秀匆匆回府的时候,听到了一个面上得悲伤流泪,其实叫人心里颇开心的消息。

    安固侯大人马上风,死了。

    她表哥,当了侯爷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