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说起来,荣华郡主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安王殿下压根儿就没想发展第二春。

    不仅没想发展第二春,慕容宁四皇子殿下可恨死想要给自己当妾意图离间自己与明秀感情信任的狐狸精了,虽然是笑嘻嘻地走出沈国公府的,然而才一出门,脸上的笑容就落下来了,露出了几分阴沉。

    他本不是真的单纯无辜的人,心里已经将眼前的一切在肚子里一遍一遍地折腾。

    打从皇帝赐婚,自己得皇帝青眼,这朝中就还真有想要捧自己一把的家伙。

    好在慕容宁反应很快,见势头不对就抱住了太子的大腿,假托筹备聘礼不肯上朝去了,不然如今是个什么光景还真的难说。就算太子兄友弟恭心无芥蒂,然而围拢在太子身边的人呢?会怎么想他?

    慕容宁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与身边的长随冷冷地说道,“去,查查荣王府reads;!”

    庞家竟然又不老实了,还想往自己王府送妾,慕容宁只直觉地感到这事儿与荣王脱不了关系。

    若叫沈国公府对他生出芥蒂,甚至悔婚,受益最大的也就是荣王了。

    心里冷哼了一声,慕容宁眯着眼憋着对庞家的坏主意,上马摇摇晃晃地走了。

    庞家竟然敢给荣王做这样的急先锋,不管是真的突然想起他有了亲情还是想要得到什么好处,那都不能留了。眼下若是把庞家打下去,荣王就再断一根臂膀,左右这些年荣王已经势弱,庞家就不必留着牵制荣王的势力了。

    慕容宁虽然想着这些,然而这些时候忙碌最多的,还是自己的亲事。

    礼部已经定下,三个月之后,虽然已经是冬天,不过却也算是良辰吉日。

    沈国公府并没有异议,又有恭顺公主往宫中拜见皇后,顺便感激昭贵妃的维护之情。

    明秀到底是赐婚,因此在家中备嫁不肯再往外头去了。

    因明秀规矩,恭顺公主打着这个旗号关上了沈国公府的大门,不管安王殿下在门外如何挠门哭哭啼啼地央求都冷酷地不肯打开大门放人进来。一次两次过后,沈国公府门外成了京中一景,安王殿下萧然孤单的身影叫大家都很辛酸。

    顺便说一句,虽然安王殿下不肯上朝了,然而却天天都笑得跟朵花儿似的等在下朝的沈国公的马前,殷勤地给牵马等等,还妄图伪装成国公府的小厮混进沈国公府的大门。得亏了恭顺公主火眼金睛,将个狼崽子给提溜出去,从此门禁越发森严。

    谁进前都得好好儿看清楚那张脸!

    不能从门进,安王伤心坏了,就意图爬墙。

    可怜沈国公府墙头虽然不高,然而墙内没有佳人,只有一个提着银枪阴沉着脸的罗大人抱着枪天天守着。安王殿下这一回再爬墙就不是被捅一枪这样的小事儿了,而是将家丁围在了中间,仿佛是要给点天灯的架势。

    不是明秀出来的快,慕容宁差点儿就被送上西天。

    不管是为了什么,不管总算见着了自家媳妇儿一面的安王殿下抱着哭笑不得的明秀哭得浑身乱颤,只抱着不肯撒手。最近十分孩子气的恭顺公主嗷嗷叫着就要把这狼崽子给扯下来,两个差点儿滚在地上掐成一团。

    还是明秀说了句公道话。

    此时越发临近婚期,安王往府上来到底不美,叫人看了只怕会有非议。不过若是不通信儿到底不大人道,既然如此,就书信往来就是。大家都是读书人,写字莫非还不会?将自己平时要说的都给写在信上,也是一番情趣了。

    恭顺公主撇嘴,然而慕容宁却连连点头,从此一天十篇书信地往明秀的面前来,格外地殷勤。

    随着书信往来的还有些别的东西,如西山上的一片红叶,这代表了“对表妹的一颗赤诚火热的真心”。如京中铺子上的一块点心,表达了“从前与表妹一同吃过,见点心如见人”,又如一本书一根钗子的,总有许多的甜言蜜语。

    明秀看着这些书信笑得都不行了,时不时还给点评一番reads;。

    如红叶上坏了一个洞,这真心岂不是漏了?

    点心都硬了,当板砖倒是比较合适。

    这书信一来一往的,慕容宁越发殷勤,安王殿下身边的小厮哭死了。

    “太难了!”这一日慕容宁又遣小厮过来献宝,美其名曰今日上朝了,在朝堂上逮了一个对沈国公很有些不敬的家伙喷了一下,得到了老岳父赞赏的眼神因此心潮澎湃必须给心上人书信一下。

    每每来明秀面前递信儿的都是小厮吉祥,显然是慕容宁很信任的人。

    明秀对吉祥的印象不错,况吉祥生得十分漂亮,赏心悦目,见他一脸要去死一死的夸张表情,都说仆似主人的,荣华郡主就觉得有趣,叫他在自己面前坐了,见这小厮只敢笑嘻嘻地坐一半儿,便笑道,“你也是忙碌了些。”

    “给王爷郡主忙着,这可是好事儿,小的欢喜还来不及。”吉祥笑嘻嘻地与明秀说道,“不是奴才溜得快,这巧宗儿也落不到奴才的头上。”他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别的倒好,奴才也不怕跑腿儿,只是往公主面前请安时,公主的眼神吓人。”

    那就跟要吃了小厮似的,真能叫人做噩梦呀!

    “下回,你只将手上的东西收着,母亲就好些了。”明秀便笑着说道。

    “王爷这特别想叫公主也看见他的心呢。”吉祥正陪坐说笑,就见外头鹦哥儿仰着头进来了,眼睛微微一亮眼珠子乱转,待鹦哥儿捧着茶过来给他放在了桌上哼了一声,他就对鹦哥儿挤了挤眼睛。

    鹦哥儿的脸顿时就红了,摔了手就走。

    吉祥也只是伸长了脖子跟着鹦哥儿的背影看,眼睛叽里咕噜地转。

    他并未想过瞒着人,显然也是想叫明秀看见的。

    明秀却只是挑了挑眉,就当没看见,将手中的书信往桌上放了,这才笑问道,“表哥最近怎么又上朝了?莫非是朝中有什么异动?”她最近都在忙着与恭顺公主看嫁妆,况京中出了前些时候的秋闱,就再也没有什么大新闻了。

    当然,理国公府家的小姐大闹荣王府,与荣王妃掐起来的事儿,已经淹没在风中了。

    “倒也没有别的,只是今早儿有人弹劾庞阁老秋闱之时舞弊,眼下沸沸扬扬都是闹得这个事儿呢。”吉祥见明秀对他与鹦哥儿之事不在意,也不觉得没脸,本就是想要先徐徐叫明秀知道自己是喜欢鹦哥儿的,别叫这位郡主再给鹦哥儿配了别人。

    只要鹦哥儿不配人,以后他有的是机会献殷勤的。

    “又是庞阁老?”多灾多难说的就是这位阁老了。

    这本朝阁老重臣中最倒霉,下大狱最多的就是他了。

    “舞弊?”秋闱舞弊这是要掉脑袋的,可不是从前什么贪墨案等等了,明秀想到之前还是慕容宁暗地里将庞阁老给托到了主考官这位置上,不由叹气道,“舞弊之事到底叫人愤怒,想必陛下也恼了?”

    岂止是恼了,简直是暴怒。

    皇帝这些年喜怒阴晴不定,除了沈国公等寥寥几人面前还能保持冷静,不管是真的假的,已经忍不得脾气reads;。听了这个顾不得庞阁老滚在地上请罪要申辩就给下了大狱,并不许荣王等人求情,十分冷酷。

    吉祥亲手操办的此事,自然儿门儿清,也跟着赔笑。

    明秀目光一转,见他面上有得意之意,就已经明白了七八。

    “要不,奴才与郡主说说?”慕容宁这从明秀坦言食人花儿也喜欢之后,就在明秀面前诸事不瞒。还特别喜欢说一些自己得意的喜欢坑害别人的事迹来表达安王殿下特别聪明,因此总是叫明秀知道些外头的事儿的。

    “说说。”明秀便笑道。

    她房里从来不叫丫头进来服侍,自然很严密不怕叫人听见。

    她手一顿,鹦哥儿悄悄儿上来,将一碗八宝莲子羹奉上,眼睛亮晶晶地立在她的身后,预备一起听故事。因有她在,吉祥的胸脯儿都挺起来了,酝酿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组织语言想叫自己在此事里的形象也光辉一点。

    “王爷也没有逼着他做主考官,都是阁老大人自己选的。”吉祥眨巴了一下儿眼睛,急忙补充道,“奴才也什么都没做,只是在外头遇上了庞家的总管,叹了一句这年头儿,阁老什么的都是空的,若未当做主考官给学子们做过座师,手底下没有一二‘学生’帮衬,这在朝中也不稳当不是?”

    他顺便还枚举了一下眼下朝中的几位阁老,个顶个儿门下三千学生,根源深厚屹立不倒。

    至于之后庞阁老心里怎么想的,小厮也不知道哇!

    “说起来,这倒是好话。”明秀便柔声说道。

    一任主考官当下来,不仅是朝中对大臣的肯定,从这一届出来的考生头上天然就贴了座师的标签,或是同年或是如何,往来都更亲密,虽然刚刚入朝都官职地位显不出来,然而许多年后再看,就已经是一张大网。

    庞阁老吃不住这样的诱惑,也是在所难免,谁知道好好儿的祸从天降呢?

    “那舞弊……”

    “这个真不是咱们王爷干的。”慕容宁虽然缺德,却也不会叫无能的人舞弊压在人家寒窗苦读真正有才学的学子身上这样不公,只是隐隐知道些荣王本是要推几个门下入朝的,只是没有证据,竟也不敢告他一二。

    他就干了一件事儿。

    庞阁老做了主考官,凭荣王那急功近利的性子是一定要暗地里偷问试题的,庞阁老这些年已经如惊弓之鸟,下大狱下得看见荣王就心虚,想必不会拒绝。慕容宁把荣王门下那几张做得花团锦簇应对考试的文章都给偷出来了,卖给了外头不学无术还想一步登天的倒霉蛋儿们。

    一卖就是几万两。

    于是花团锦簇的文章也没有压过正经的考生,盖因主考官虽然是庞阁老,然而考官却也并不只是他一个来的。看见第一篇时倒是叫人惊艳,然而当出现了与这篇内容一模一样的考卷之后,考官傻眼了。

    那什么,买了考题文章竟然一点不改就默写上来,真当考官是脑残呐!

    按下这考卷再细细地查看,果然还有几篇雷同的,这考官就知道不对reads;。

    又因这考官是太子的人马,竟避过了茫然不知的庞阁老,今早发难,将几张考卷一同送到了皇帝的眼前。

    皇帝当场就掀了桌子,将唯一知道考题的庞阁老下狱严查。

    吉祥说得倒是十分轻松,然而明秀却知道只怕慕容宁在这里头下了无数的心力,其中的种种也不会这样简单,然而想到如今这人只怕是在家里偷偷儿抱着银子眉开眼笑的,明秀便忍不住笑了一声。

    “那今科……”

    “就那几张试卷不对,旁的倒还好。”慕容宁也没卖考题多坑庞阁老,因此倒霉的就是那几个罢了,吉祥见明秀微微颔首急忙说道,“那几个从王爷手里买题的都是不学无术的衙内子弟,平日里若没有欺行霸市,也不敢连考题都买,就算是下狱,也是罪有应得。”

    “我知道你们王爷的心。”明秀便笑道,“不必在意。”

    见她并未觉得慕容宁不将人命放在眼里,吉祥就偷偷儿地松了一口气,转着眼睛就笑道,“庞阁老也是冤枉,好好儿的文章,谁知道竟有人一字不改呢?”他说笑了一会儿,见明秀目光温和起来,便大着胆子说道,“王爷这也是恼了。”

    “恼了?”

    “庞家往贵妃娘娘处举荐女孩儿的事儿叫王爷知道了,王爷听了就恼了。”吉祥急忙说道。

    “你只与他说,我既嫁他就是信他,不必担忧。”明秀便温声说道。

    “王爷不是担忧,是看不下去您受委屈。”吉祥便叹道,“这是有人想要打脸呢。郡主别看咱们王爷在外言行无忌的,却看不得您叫人冒犯。这庞家女冒犯了您,比冲撞王爷还生气呢!”他说完了这个,就抿了抿嘴角。

    他还记得三年前荣王妃冲撞了荣华郡主那一回,自家主子如同困兽一样在王府,双目赤红几天晚上都不肯睡觉,砸烂了书房的不知多少的古董摆件,之后好容易上朝,干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参了淮阳侯与永乐公主教女不严。

    “你们王爷的心我都明白,你放心就是。”见这小厮是为了自家主子忧虑,明秀便安慰道。

    吉祥果然眼睛就亮了,上前就给明秀磕了一个头。

    “何必如此。”明秀叫鹦哥儿去扶人起来,见鹦哥儿红着脸过去了,那吉祥还贼眉鼠眼地塞了什么东西往鹦哥儿长长的袖子里去了,只当看不见,伸手取了慕容宁的书信在眼前,将里头“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这等酸倒牙的话给看了,顿时抖了抖自己的小身板儿。

    她都觉得有点儿冷。

    荣华郡主觉得这是肉麻,然而才下朝就叫自家媳妇儿给抓到了上房,被咬着耳朵面无表情的沈国公,却听着一脸羡慕嫉妒恨的恭顺公主磨牙含糊地呜呜叫道,“你看看阿宁平日怎么与阿秀说话的!一句两句好听的都没有,还是不是真爱了?!”

    那么多甜兮兮的情话,石头见了都动心呀!

    公主羡慕死了。

    这国公呢?!

    “不叫本公主满意,今天睡书房!”她叼着国公的耳朵,横眉立目!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