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方芷兰的唇秀美柔和,然而说出的话,却跟刀子一样reads;。

    太夫人只觉得心中恐惧,竟不敢听,用力摇头,张嘴想叫外头的丫头们进来,却喊不出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就觉得嗓子疼得厉害,很久都不能说话了。

    仿佛……是从她的最疼爱的孩子沈明珠亲手给她端了一碗药。

    这个时候,瘦骨伶仃的太夫人甚至有些可怜,然而方芷兰却跟没有看见似的。

    “您其实,早就知道我与世子的事,对么?”她还是一副说一句话就要喘一口气的柔弱样子,缓缓坐在太夫人的身边悠然地说道,“这府里,有什么能瞒过您呢?我屋里的大丫头红珠不就是您调/教出来的么?”见太夫人目中一缩,方芷兰虽然不知道这老太太与自家祖母的旧事,然而却从一开始就知道,她待自己好,可是心里却还存着对自己的防备,心中虽不解,只是到底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掩唇一笑,风姿无限。

    “您赏了我那么多的粉彩花瓶儿是为了什么?数珠上的□□是怎么回事?”她笑吟吟地问道。

    太夫人听到这里已经唬得浑身乱抖,惊恐地看着这个本该一无所知的丫头。

    她没想到只知道风花雪月的方芷兰竟然其实这样精明。

    是,她早就知道这死丫头背叛了明珠勾搭了闵王世子,可是恐明珠知道之后与闵王世子生隙因此闷不吭声,也不肯将此事当众挑明便宜了这个死丫头得着名分,因此赐下了会叫人不好有孕的花瓶与在□□之中侵了很多天的名贵数珠,好叫方芷兰将那数珠拢在手上。

    那数珠上的□□顺着皮肤慢慢儿地过到方芷兰的身体里,叫她死的不明不白也就罢了。反正这丫头总是身子骨不好,见风就倒的,一病死了谁也只会叹一声红颜薄命。

    她这么做,都是为了明珠的一生呀!

    可是她怎么知道的?那数珠儿呢?!

    太夫人看着方芷兰就跟看美人蛇差不多了,毛骨悚然。

    “好叫老太太知道,我与表妹姐妹情深,有了好东西自然自己不敢戴,赠与表妹,才是我的一片心呢。”方芷兰柔声说道。

    太夫人急得嗓子里发出了一生嘶吼,就要往方芷兰的身上扑!

    她要撕了这丫头这身衣裳!

    “您就老实呆着罢!”方芷兰本是最有心机的人,不然不会入了国公府悠然地过了这么多年。虽然因想要嫁给平王世子总是与沈明秀有许多的冲撞,然而自己却并未吃亏,总是叫别人倒霉为自己张目,如今见太夫人已经是强弩之末,她微微一笑,柔弱的眉目越发地软和了起来,用纤弱的声音羞涩地说道,“您还为表妹张罗什么呢?您这样担心表妹,可是您不知道,她可是您如今这样儿的罪魁祸首。”

    仿佛是怕太夫人不明白,方芷兰便含笑说道,“我说有种□□给老太太吃了就能多活几天,叫她不必守孝能顺利地嫁入闵王府,只是这药药性猛老太太得多吃些苦头。老太太猜猜,表妹怎么选?”

    不必猜,只看眼下,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太夫人扑到一半儿无力地摔在锦被上,看着方芷兰如同看着恶鬼reads;!

    “老太太什么都明白,也该理解表妹。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呢。”方芷兰对太夫人无话可说,她虽然叫太夫人养了许多年,然而却不得不屈居沈明珠之下小意奉承着,这些年的日子过得也苦过了,竟对太夫人一家完全没有感激之心,反而觉得眼前十分得意,有一种自己终于翻身可以踩在这些曾经怠慢过自己的人头上的猖狂,起身稳稳地说道,“这么久了,也没见老爷太太常来瞧瞧您,您这日子,啧啧……”

    她得了沈家的恩惠又如何?就算得了,那也是她们自愿给的!

    太夫人已经想明白了一切,想到自己最心爱的孙女竟然这样作践自己,眼里就滚出了泪水来。

    见她呜呜地哭了,满头白发都散在锦被上,方芷兰只骂了一声晦气,走出房间也不在意的,恢复了一贯的娇弱柔媚,迎着匆匆赶来的慕容敬羞怯地一笑,将自己的手搭在了这个男人的手中。

    “世子!”沈明珠冲出来,眼里全是眼泪地唤了一声。

    方芷兰扶额嘤地一声,脸上露出了十分的苍白无力,靠在了慕容敬的怀里娇喘起来。

    “你身子骨儿弱,这今日太折腾你了。”慕容敬哪里还管沈明珠对自己流泪呢,急忙扶住了怀里这个离了自己就不能活的女人,怜惜地说道,“与太夫人磕头去了?”

    “老太太养了我一场,我怎能不告而别呢?”方芷兰柔柔地说道。

    “你的心就是这样良善。”慕容敬怜爱地看着她,之后也不顾沈明珠的阻拦,扶着袅袅而行的方芷兰径直走了。

    沈明珠追出了很久,见慕容敬头也不回,失声痛哭,然而哭过之后,心里却生出了更多的恐慌。

    她只怕慕容敬现在不想娶她了!

    沈明珠哭了一场,却不肯去见引狼入室的太夫人,心里揣着怨恨瞪了太夫人处守在外头的丫头们一眼,顿足走了。

    明秀并不知道沈家三房这一晚上这样热闹,只是听说闵王世子大张旗鼓地收了一个妾进门,规格与娶妻差不多,想来是心爱的。

    知道这是方芷兰也就罢了,明秀对这些并没有什么兴趣,与恭顺公主看完了嫁妆就开始等待自己的亲事。

    此时前朝庞阁老舞弊案越演越烈,庞阁老在天牢撑不住,已经吐出了许多从前的旧案,大理寺欢喜得不能自已,越发地审了起来。

    明秀只知道仿佛荣王正在朝中上蹿下跳地想要捞他,然而这一次,却没有说服皇帝。

    皇帝这性子现在越来越古怪,从前看庞家顺眼的时候千般维护,然而眼下却又不肯管了,看着如今的庞阁老,明秀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另一个。

    永乐公主。

    永乐公主得宠的时候何其风光,然而一朝失宠就再也没法翻身,从此败落,且叫从前得罪过的报复起来,更添凄凉。

    这位帝王仿佛很喜欢将人捧得高高儿,然而再重重地摔下去,看着人摔得粉身碎骨。

    心里对皇帝越发警惕,明秀想到深受皇恩的沈国公,就觉得心里发慌,恐父亲也沦落到那样的地步reads;。

    沈国公得宠的时候,皇帝甚至都在他面前妥协,可是若真有一日皇帝不肯妥协了呢?

    “我与他们不同。”沈国公正在书房看着手上的几张信纸,见明秀匆匆地到了自己面前,脸上还带着紧张,又听了闺女这些慌张的话,木然的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招了明秀到自己身边坐下,摸着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孩子的柔软的头发温和地说道,“他们仰仗的,只是帝宠。而我的帝宠,仰仗的是我自己手中的兵权。他一日要用我,一日不得不依靠我,就不敢送我去死。”

    “若他不肯用父亲了呢?”明秀听了有些放心,却还是迟疑地问道。

    “他不肯用,我就寻一个肯用我的人。”沈国公慢慢地说道。

    这话中真是意味深长,明秀呆了呆,看向沈国公的眼神充满了惊异。

    “我不会先辜负他,可他若是想要坑我……”沈国公脸色一冷,淡淡地说道,“他就得知道厉害!”

    他很早之前,甚至比旁人更早就知道皇帝是个王八蛋,那心里就没有别人只有自己的王八玩意儿。只是到底混得熟,国公爷也懒得计较一二小事。可若是这家伙真的坑到了他的头上,沈国公也不在乎换一个皇帝来效忠,总不能跟淮阳侯一家似的,沦落到落魄的境地是不是?

    他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呢,可不能叫人害了去。

    “有父亲,有你兄弟在,你就永远都有靠山。”沈国公看着即将出嫁的女儿温声道,“安王如今还好,你就好好儿待他。若他有一日不好了,只管随意处置,不必担心别的。”见明秀红着脸点了头,他便将手上的信纸往桌上一扔哼了一声方才说道,“这小子奸猾,只是到底为人赤诚,我觉得人品尚可,竟也放心。”他沉默了一回,见明秀的目光落在信纸上,便将信纸给反扣在了桌上。

    “那是……”明秀仿佛看见了“太夫人”等字样儿。

    “没事。”沈国公可不想叫三房那点子污秽的做法叫闺女脏了眼睛,敛目将手放在双膝上淡淡地说道。

    明秀见了这个,就心里知道只怕这里头有事儿,只是到底不大与自己相关,因此也并未在意。

    她正要与沈国公再说几句话,就见外头一个丫头垂头走过来,福了福方才躬身说道,“公主请国公回房。”

    这话说出来,沈国公的脸默默地扭曲了。

    明秀看着亲爹的脸色顿时就笑了,见他纠结得不行,急忙又从书架子上取了一本儿已经泛起了毛边儿的诗经来放在了沈国公的手里,笑嘻嘻地说道,“原来又到了这时候,是我的不是,父亲去忙着母亲去,不必理会我。”她起身,转头见沈国公默默地收好了诗经起身走了,便追出去跟在父亲的身边儿笑着说道,“母亲最爱‘宛在水中央’那句了,您若念念,母亲一准儿欢喜!”

    说了,荣华郡主觑见了自家亲爹要吐血的脸,恐被罚站,转身就跑了。

    因有爱女提醒,国公将公主服侍得很好,红光满面的,一时对闺女就要嫁人也有些放开了的意思,虽然还不许慕容宁进门,然而却和气了许多。

    三个月一晃而过,虽然天气寒冷了起来,然而明秀的心里却是热的。

    这一日正是出嫁之日,国公府里头张灯结彩喧嚣不已,明秀透过自己的闺房就见外头到处都是喜庆的大红色,来来往往的丫头脸上都带着欢喜的笑容reads;。她的心情突然有些紧张,不由抓住了陪在自己身边的两个丫头的手,由着她们笑吟吟地给自己打扮。就见那银镜之中淡淡地映照出了一个女孩儿的红润娇俏的脸来,仿佛是喜笑颜开,仿佛是快活,竟比之前看起来更美丽了许多。

    她的身上穿着的是皇后从宫里赐下的嫁衣,上头一头凤凰绕着长长的火红的衣摆蔓延到了她的衣襟处,仿佛活了一样。

    平日里明秀不喜欢往头上插戴太多的首饰,只觉得头上坠的慌,然而今日她的头上却带着全套的头面,一只金光璀璨的凤凰卧在她高高梳起的发间,凤尾垂落,一只红宝从凤凰的口中吐出来垂在她的眉间,摇曳之中衬着晃动摇曳的红烛的灯火,那银镜之中的女子双眸都潋滟生辉。鹦哥儿小心翼翼地将一副火红的珠帘戴在了她的头上,水晶串成的珠帘在明秀的眼前晃动,仿佛人影都模糊了起来。

    “郡主今日真好看。”明秀已经绞了脸,脸上越发细腻白皙,透着从前不同的美丽。

    明秀只是笑笑,目光往外头看去。

    恭顺公主带着二太太与明静明真一同过来,见了明秀今日格外明艳,恭顺公主的眼眶就红了。

    “这是三妹妹的大喜,伯娘可不好掉眼泪珠子,叫三妹妹心里不安呢。”明静急忙劝道。

    她嫁给善仕之后日子过得格外和美,善仕本就是个聪明人,将自己这位新娶回来的妻子捧在手里地相待,时日久了,见明秀并不恃宠而骄,平日也不以沈国公府等等的势力来压人,更对长辈孝顺对他温柔妥帖,一时就有了刮目相看之意,再相待些日子发现明秀真的是一个十分温柔贤良的女子,就收了从前只预备举案齐眉的心,慢慢地将明秀当做自己真正的妻子相待。

    如今琴瑟和鸣,明静的脸上都带着红润,显然过得很好。

    “我亲手养大的闺女呼啦啦就走了,莫非我还不行哭了?”恭顺公主吸着鼻子委屈地说道。

    明秀的眼眶也红了,将脸伏在恭顺公主的手心儿里,小声儿唤道,“母亲。”

    她难得有这样依恋的时候,仿佛很小的时候才会如此,慢慢地长大之后,就再也不肯对她撒娇了。

    因为恭顺公主慢慢习惯对自己闺女撒娇了。

    恭顺公主想着闺女从小儿就跟小大人儿似的,顿时眼泪就下来了。

    “这怎么说的。”虽这样说,然而二太太却也在擦眼角,显然也难受了起来。

    “我的阿秀,我,我舍不得呀!”恭顺公主顾不得一旁丫头“郡主仔细脸花”的话了,抱着闺女就哭起来了,抽抽搭搭地哽咽道,“我的心肝儿,我的命呀!”她见明秀依旧懂事地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红着眼眶来劝自己,越发觉得闺女是个孝顺的孩子,只顿足拉着明秀格外细白的小手叫道,“不嫁了,咱们不嫁了呜呜……”她一边说,就一边哭着滚到了闺女的怀里去了。

    荣华郡主也只是哭着哭着是个意思来的,没有想到竟大发了,抱着这亲娘柔软的身子,嘴角抽搐了起来。

    她就是做个样子来的……

    她真的很想嫁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