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恭顺公主这话叫心理脆弱的安王殿下听见,非吓哭这女婿不可。

    二太太眼泪还没擦完呢就听到了这个,顿时眼前一黑。

    “等三丫头嫁出去,以后有的是时间来看你,一样儿的。”二太太觉得得帮明秀一把,先叫这姑娘嫁出去呀,急忙将恭顺公主拉到怀里拍着这嫂子柔软的后背脸色僵硬地说道,“知道嫂子舍不得,只是舍不得归舍不得,这婚都赐了,怎么都不好反悔的不是?”

    天可怜见的,二太太连自家夫君儿子闺女都没用这样软语哄过,人生第一遭,竟然落在了嫂子的手里。

    为了自家侄女儿,二太太也是拼了。

    恭顺公主趴在二太太肩膀上抽抽搭搭,可怜极了,如同一朵儿风中的百合花儿。

    明秀松了一口气,目光感激鼓励二太太坚持住,叫吓得不行的玉惠给自己端了银镜整理了打扮妆容,走到了床边老老实实地坐下。

    她还是少说话吧……

    恭顺公主也知道自家闺女岁数儿大了,再不嫁只怕就嫁不出去了,方才只是随口抱怨一句,没有想到收获了一个愿意哄自己的二太太,顿时捂着眼睛拧着身子继续装模作样reads;。

    正装着呢,就见平王妃与罗夫人联袂而来,脸上都带着欢喜的笑容。

    “阿秀今日出嫁,日后要与安王好好儿过日子,和和美美的。”平王妃给明秀抚弄了一下头发,见这个今日格外娇艳的女孩儿人一身尊贵的王妃等级的妆容,然而头上一只金凤旁却还插着一根很粗糙丑陋的金片子,想明白了这个是什么,心里就一酸,只觉得这孩子与自己无缘,然而今日明秀大喜到底不好露出伤心的模样,便勉强笑着说道,“安王性子好,以后,阿秀有福。”

    她见明秀对自己一笑,转头红了眼眶。

    明秀虽然对自己孺慕依旧,然而她却知道,这已经是生疏了。

    从那日知道慕容南成亲,明秀就再也没有踏足平王府,平王妃就已经知道明秀的意思。

    她不愿再打着表妹的旗号恶心慕容南夫妻,也不跟用无辜的脸来与平王府亲近,去伤害慕容宁的心。

    哪个男子会愿意自己的妻子还跟没事儿人儿似的亲近从前订过亲的人家呢?

    觉得这叫自己嘴里发苦,平王妃勉力一笑,又与好容易从二太太怀里拱出来的恭顺公主道喜,四处看看便笑问道,“阿遥呢?”

    罗遥最爱明秀这个表妹,这个时候竟然不在,实在叫人疑惑。

    “往前头揍安王去了。”恭顺公主言简意赅地说道。

    罗夫人正笑吟吟地陪着明秀说话,听见这句耳朵一抖,仰头看天只当没听见,拒绝看身边苦主他媳妇儿意味深长的脸。

    “瑾哥儿呢?”明秀见女眷们凑在一起说笑,觉得屋里热闹,又觉得这个时候安王竟然还没来是不是悔婚了等等,不见平王妃所出的第二子慕容瑾,便笑问道。

    平王妃拿手往外一指,明秀顺着那方向看去,就见敞开的门板后,一颗小老虎的毛茸茸的小脑袋探了出来,扶着门板往里看了一会儿,见无人理睬自己,小老虎垂头丧气地自己爬进来,尾巴都耷拉在了地上拖着,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明秀的面前,熟练地抱住了明秀的腿仰着小脑袋眼泪兮兮地问道,“表姐,表姐是要嫁给堂兄了么?”他把毛茸茸的老虎脑袋在明秀的手边儿蹭蹭。

    怨不得他看堂兄不顺眼呢,原来是应在这儿了!

    “是呀。”明秀摸了摸小老虎的头,觉得手感不错,顺便觉得平王妃越发地坑儿子了。

    人这么多都叫穿这一身儿老虎装,她这表弟的人生日后只怕都是黑历史呀!

    小老虎吸了吸鼻子,仰头,纯良地问道,“表姐能不嫁么?”

    “不能。”不嫁这话今天听了好多,荣华郡主觉得额角一根青筋迸起。

    “表姐,其实可以等瑾哥儿。”小老虎羞涩了,扭着自己毛茸茸的大尾巴羞涩地捂脸说道。

    “嗯?”

    “表姐再等几年,瑾哥儿长大了,就能娶表姐了reads;。”到时候表姐就可以天天摸他的毛儿,陪着他玩儿了!

    “不行。”狠心的表姐顿然拒绝了,不顾小老虎撇着嘴儿要哭,白皙的手指点在表弟的头上柔声说道,“表姐只会嫁给安王。”

    “堂兄太讨厌了!”小老虎的尾巴抽了一下,转头扑腾到了自家表姐的床上团成一颗毛球儿嗷嗷地哭道。

    女眷们都笑了,看着这小老虎在床上打滚儿,平王妃脸上也露出了笑意。

    这屋里正是一片的热闹,外头却突然传来了更高的喧哗声,不知是谁的声音在叫好,还在呼和,之后,突然所有的声音都压下去了。

    明秀正觉得诧异,推开窗就见远处灯火如同一条火龙一样往此地蜿蜒而来,竟来得极快,想到本该在此时守在门外拦着安王不叫轻易进来的大哥沈明程与罗遥,外加自己的亲爹沈国公,荣华郡主就觉得安王只怕使出了什么绝技,果然不大一会儿,灯火通明不知多少的火红灯笼的光辉之下,一个身穿大红喜袍,美丽艳质夺目的漂亮的青年一脸傻笑地进了院子,见了明秀,仰头就一笑。

    明秀急忙退回床边,放下了头上的珠帘眼角带了笑意。

    她看见了,一脸郁闷的沈国公的身边陪着笑眯眯的太子,安王的身边还有只脸色阴郁冷酷,仿佛叫人欠了八百万的唐王殿下。

    这二位真是大杀器,再想肆意热闹,碍着太子的身份与唐王的讨债脸,也得放过安王这一回了。

    明静的夫君善仕亦步亦趋地跟在太子的身后,脸上真是特别地郁闷。

    他成亲那日叫慕容宁折腾成那样,正想着风水轮流转今日好好儿回报呢,谁知道太子竟然来了,还怎么发挥呢?

    都说安王狡猾,还真是很有道理。

    慕容宁见明秀的脸在窗边闪过就不见了,眉开眼笑地拱开了自己面前的唐王,羞答答地走到了门外对恭顺公主作揖。

    亏了太子还挺是个东西的知道给弟弟助阵,不然瞧方才沈国公门外那架势,只怕自己竖着进来横着出去呀!

    “母亲。”他甜蜜地往恭顺公主处唤道。

    恭顺公主眼前一黑,撇了撇嘴角,却还是哼哼唧唧地应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沈国公只能默念来日方长了,心里记下了太子这一笔,往沈明程的方向微微颔首,就见这英武的青年上前将明秀背了起来,沉沉地看了慕容宁一眼,这才往外头走去。一边走,一边与明秀低声说道,“你嫂子见红了起不来,心里却记得你,叫我与你说,她虽然没在这里,心却是与你一处的。”

    慕容笑开开心心好几天就为了送明秀出嫁,然而没想到昨日起竟然就下面见了红,太医来看,说是胎有些不稳,叫卧床。

    想到慕容笑趴在床上郁闷得不行,沈明程就无奈地叹了一声。

    今日,他本想好好儿折腾折腾安王的。

    “难道我还会记恨嫂子不成?”慕容笑虽然今日没来,然而这些日子一直在跟着恭顺公主张罗嫁妆,还拿了自己陪嫁的东西归在明秀的嫁妆里,这样的情分,自然不是一日不见就能抹杀的reads;。搂住了自家大哥强壮的脖子,明秀安安稳稳地趴在他宽阔的背上笑嘻嘻地说道,“等过一阵小侄儿出世了,我才好天天与嫂子一处玩儿呢。”

    她一边与沈明程说话,一边回过头去看身后的慕容宁。

    他在火红的灯笼下对自己粲然一笑,风流无双。

    “这小子,就是生的好些!”沈明程看安王就跟看狐狸精差不多了,哼了一声,到底将妹妹背进了花轿之中。

    帘子落下,挡住了外头家人的脸。

    明秀握着手中给自己的宝瓶,坐在这花轿里,听到外头又吹吹打打起来,花轿一晃,摇摇摆摆地起伏起来。

    这是离开父母,去另一个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了。

    明秀心里突然有些恐惧,想要掀开花轿的帘子回头再看看自己的家,可是却还是努力忍住,眼眶却红了。

    她方才口口声声说要嫁人,可是事到临头,却真的舍不得了。

    她仔细地把眼泪给擦干,听着外头的贺喜声就感觉到花轿停了,帘子掀起来,就见外头是一处灯火通明,喜庆火红的奢华大院,四处照得极亮,她叫人扶着缓缓走进了这很大的屋子,就见这里头竟到处都是大红,连纱幔都是红色,转头去看,见玉惠与鹦哥儿都跟在自己的身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去,叫人扶着与慕容宁一同在大屋的中央拜了宫中的方向,拜了天地又彼此对拜,这才往后头去了。

    后头依旧是大红,一张很大的喜床上龙凤交颈,红纱飘落,不远处一对儿儿臂粗细的龙凤双烛噼噼啪啪地燃烧。

    她叫玉惠鹦哥儿陪着耐心地坐在床上,上头都是花生莲子核桃等等。

    明秀并不是懵懂的小姑娘,自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脸色通红,竟觉得自己有些臊了。

    “瞧瞧这新媳妇儿,竟坐得住呢!”她才坐下就已经听到外头传来唐王妃张扬的笑声,一抬头就见唐王妃扶着太子妃一同进来,后头跟着慕容斐慕容明还有一个慕容复,因见了自己熟悉的人,方才到了陌生之处的恐慌与不安就消散了许多。明秀抬头对唐王妃微微一笑,却知道今日不能多说什么的,微微颔首中,就见慕容宁红着脸笑嘻嘻地进来,见了明秀就垂了垂修长的睫羽。

    “还臊了不成?”唐王妃可知道安王不是什么腼腆的人,指着他嘲笑道。

    安王殿下今日娶媳妇儿,大喜,自然不会与自家嫂子反驳,不然还不叫亲哥给揍得去见祖宗呀,就勾起唇角,露出了一个明媚的笑容来。

    有嬷嬷上前将喜秤放在他的手里,他迎着明秀看过来的目光走到了她的面前,抿嘴笑了一下,伸出喜秤小心翼翼地将她眼前的珠帘挑在了金凤上。

    “娶了媳妇儿,你欢喜不欢喜?”唐王妃最是个喜欢热闹的人了,见慕容宁与明秀要喝交杯酒,便在一旁笑问道。

    “你是个混不吝的,别叫他们臊了。”太子妃含笑推了唐王妃一把。

    这嫂子真是太小看安王殿下了。

    但凡要点儿脸,安王殿下这媳妇儿都够呛,那真是靠没脸没皮换来的,况当日撅着狗嘴啃花瓶当做心上人的嘴的,那猥琐程度都破表了reads;。唐王妃觉得太子妃这是没见识过老四的真面目,叹了一口气,就见方才还笑得很腼腆可爱的美貌青年目光流转地看过来,脸儿一红,却笑嘻嘻地说道,“欢喜,再没有今日的欢喜!”他转头见明秀对自己笑得弯起了眼睛,便也跟着笑了。

    虽然安王殿下的脸红了,不过这是热的,真不是害臊羞的。

    “嫂子可看见了?”虽然不与唐王说话,唐王妃却并不预备因自己叫这喜事儿都没劲儿了,便与太子妃炫耀道。

    “你说的都有理。”太子妃笑了一声,又与慕容宁笑道,“以后,可不许慢待阿秀,知道么?”

    “我可舍不得。”安王殿下笑呵呵地说了大实话。

    明秀只装柔顺,伸手与慕容宁急切伸过来的胳膊交缠在一起,只觉得眼前这个艳色逼人的青年的气息与自己交缠在一起,微微红了脸,仰头将手中的酒仰头喝了。

    她喝了这一杯酒,脸色越发地红润起来。

    “行了,你心愿得偿,也得好好儿与外头热闹热闹。”太子到底稳重,只看着唐王妃嬉笑两个新人,又见喝了交杯酒,这才拉着慕容宁出去。

    “表妹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啊!”慕容宁拉着明秀的手恋恋不舍,瘪着嘴儿叫两个哥哥给拉出去了。

    太子妃与唐王妃也跟着出去招待众人,就听见外头传来觥筹交错之声,明秀等了一会儿,方才叫玉惠与鹦哥儿给自己洗脸换了衣裳,又见三个小的也跟着出去了,到底清闲了起来,抬头看这房间的摆设,这才见这屋子里头的摆设与装饰竟与自己喜欢的样子差不多,看着就带着几分熟悉,一时就对这以后要生活的地方生出了十二分的亲近来,在地上走了一圈儿,吃了些点心,这才歪在了床边等着。

    不知等了多久,久到明秀叫人推醒,这才对上了眼前一张笑得开花儿的美人脸。

    “表……阿秀……”慕容宁完全没有喝高了的样子,只是脸有些发红,看着明秀的眼神亮晶晶的。

    “我当唤王爷……”

    “叫阿宁。”慕容宁等这一天好久了,急忙拱了拱明秀的脖子,嗅到媳妇儿身上淡淡的清香,顿时呼吸就急促了起来。

    玉惠与鹦哥儿含笑对视,无声地退出了屋子,关上了门。

    “阿宁。”明秀摸了摸在自己颈间嗅来嗅去跟小狗儿一样儿的家伙的头,笑眯眯地唤了一声。

    多温柔,多迁就,这是默许的意思呀!

    安王殿下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嗷呜一声,将媳妇儿扑倒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了看并不推开自己的心上人,觉得自己身后的尾巴都开始摇动了起来,默默地感谢了一下苍天神佛,颤抖着手解开了她的寝衣,之后……

    应该怎么洞房来的?!

    安王殿下突然呆住了。

    明明昨天才捧着书复习了一整天,怎么事到临头,全忘了?!

    现在说声稍等,还来得及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