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小厮吉祥叫自家王爷用仇恨的眼神看着,真是特别伤心。

    正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他兢兢业业服侍了安王十几年,本以为自己是故人,没有想到其实是衣服。

    真是来了新的就把他这件旧的塞茅坑儿里去了!

    伤心得不行的吉祥偷偷儿地抹了一把眼泪,见脸上通红仿佛跟热得不行要熟了的自家王爷扶着新王妃出来,急忙伸手要扶。

    “滚蛋罢你!”慕容宁看见这货就气得不行,这身上还热血沸腾呢,叫这人一嗓子就把自己又给吓回去了,也不知道会不会硬件儿从此不好使,又见这小厮竟然敢用无辜的眼神看着自己,觉得自己有必要跟他谈谈人生……

    再这么大惊小怪坏王爷的坏事儿……鹦哥儿这丫头他就嫁给别人reads;!想到这里,慕容宁觉得自己气儿消了,又不敢看正搭着自己手笑的明秀,冲着这小厮就又踹了一脚。

    吉祥呜咽了一声,带着受伤的心灵与*滚远了。

    不是他特意争宠,实在是昨天王妃的丫头入门,从此自家王爷门口……就再也没有旧仆的一席之地了。

    况关心王爷吃饭,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再没有什么比吃更要紧的事儿了!

    不被理解的小厮哭着滚远了,明秀笑望了那小厮哭着消失的背影,回头低声与慕容宁笑道,“多大点儿事,况就算他不喊,这么短的时间,你又能做什么?”

    慕容宁一呆,头都垂下来了。

    “王妃用些早膳么?”鹦哥儿心里唾了一声“活该”与吉祥,却还是与明秀问道。

    “用些点心就是,不要有怪味儿的,也不要粥水,今日在宫中许要耽搁的久些。”明秀柔柔地吩咐着,见慕容宁不知为何又低头抿嘴偷笑,仿佛是自己给他做主叫他心里欢喜,也不管的,又低声吩咐玉惠约束国公府跟着自己嫁过来的丫头下仆不叫生事,迟疑了一下,也不叫安王府的下人来自己面前拜见的,转头与慕容宁问道,“咱们在哪里用膳?”

    她紧了紧身上的火狐皮的披风,搓了搓手笑道,“这天儿还真有些冷。”

    “下过了雪自然冷的。”安王殿下眼睛一亮,厚着脸皮拱开了鹦哥儿握住了明秀小小的手,一边摩挲一边傻笑道,“我给王妃暖暖。”

    天底下再没有这么谄媚的人了,鹦哥儿脸上发青一脸不忍直视,见玉惠就当没看见似的,就觉得自己的修行远远没有到家。

    “王爷喜欢的口味儿,你去问问吉祥,叫人看着上些。”明秀其实知道慕容宁喜欢吃什么,只是瞧着鹦哥儿的样子,还是给了一个借口。

    “我就喜欢你喜欢的!”安王殿下随时随地表明心迹!

    鹦哥儿才不听这个呢,跺跺脚,拢着身上的披风匆匆地走了。

    明秀咳了一声,微微抬起下颚冲着鹦哥儿的背影使了一个眼色,慕容宁这才知道是什么意思,红着脸笑了一声,也觉得合适,便拉着明秀往用膳的屋里去了。

    待用了饭,明秀就与慕容宁一同入宫,一路顺遂地到了宫中下了宫车,就叫皇后面前的宫女给笑着往里头迎去。

    皇后今日早早儿地就起来,神色不振仿佛累得不轻,身边却坐着一个精神抖擞的昭贵妃。昭贵妃今日穿着难得的有些长辈模样儿的宫装仪态万千,露出几分稳重与慈爱,见皇后低头掩住了一个哈欠,还很不高兴地说道,“今天阿宁与阿秀大喜来拜见呢,你怎么这么不给面子?瞧瞧你的黑眼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怠慢他们!”

    她一转身,仿佛是要生气,只是想到今天是儿子儿媳大喜,若露出怒容,或许就叫有心人议论自己不满意明秀这个儿媳了。

    “莫非还怨我不成?”皇后忍不住叹气。

    谁坐了一晚上就听这位贵妃欢欢喜喜憧憬儿子儿媳以后的快活日子不叫睡觉,也撑不住不是?

    “难道不是你不对?reads;!”昭贵妃横眉立目地问道,心里已经记了皇后的小黑账。

    “是,是我的不是,行了吧?”皇后招手叫人上了一碗能叫人精神些的汤水,叹了一声。

    下头默默坐着的太子唐王两对儿夫妻只是听着,都不敢说话的。

    顺妃脸上带着安静的笑容,摸着闺女的小脸蛋儿笑眯眯地看着两位顶头老大你一言我一语地单方面拌嘴。

    正说这话儿呢,皇后就见外头有许多的宫人匆匆进来大开了宫门,清晨里头两个容貌秀美,浑身火红带着尊贵喜庆的青年男女手拉手联袂而来,脸上都带着笑容。

    见这两个孩子仿佛感情极好,皇后就放了心,又不是陌生人,待慕容宁与明秀一同进来便笑着招呼道,“不必拘束,都是一家人。”

    她坐正了,看着两个孩子应了,之后叫宫人引着给自己与昭贵妃磕头,换了称呼,又起身端了茶与自己昭贵妃,喝了一口便笑道,“佳儿佳妇,日后,也要一心过日子。”她顿了顿,见昭贵妃跃跃欲试,便无奈笑道,“你们母亲一晚上没睡,想必有许多心得。”

    “只好好过日子,不许欺负阿秀就是。”昭贵妃拉着明秀的手心满意足,一边说一边拿手腕儿上的一只剔透的镯子给明秀开开心心的说道,“这个不值钱,只是我瞧着喜庆吉利,你才大婚自然不要素淡,我瞧着这个就很好。”明秀一低头就见了手腕儿上的这只血玉手镯,见这剔透玲珑显然不是昭贵妃嘴里的“不值钱”,便抿嘴与昭贵妃笑道,“多谢母亲。”

    “唉!”昭贵妃开心地应了,特别地满足。

    皇后无语地看着这手镯,觉得特别眼熟。

    仿佛皇后娘娘从前私库里头,就有这么一镯子来的。

    只是此时怎能为了一个“不值钱”的镯子生事呢?皇后娘娘是个心胸宽大的人,默默地忍了决定今晚下棋不许昭贵妃偷棋子儿了,拉着明秀到了自己面前笑问道,“阿宁与你昨晚可好?”

    “昨晚我们累了,睡得很香甜呢。”明秀见皇后问了这个自家王爷脸就青了,便含笑说道。

    她不会说什么过得很好这样叫慕容宁心里不得劲儿的话。

    这看着是在为慕容宁掩饰,可是叫慕容宁心里,又如何不是一种可怜呢?

    “睡得香甜?”皇后有点儿听出来了,嘴角微微一抽,异样地看了看这便宜儿子,觉得这儿子这时候竟然还能睡觉,真是……太纯洁了。

    “睡得还好。”慕容宁也觉得明秀很照顾自己的心情,心里美死了,见下头今日几个太子家的小崽子都不在,心里更开心,一边为自己装可怜技能点赞,一边拉着明秀的手与皇后笑道,“阿秀来了这么久,还没有拜见太子二哥呢。”

    拜见完了,好叫他媳妇儿坐下呀!这光站着多累呀,到了现在竟然无人提醒,还真不是自家媳妇儿不心疼呀!这么云淡风轻,为啥不舍得叫太子妃站着说话?!

    太子正温吞吞地笑呢,就感觉到了一股哀怨的目光,顿时身上一抖。

    皇后笑允,就有宫人扶着明秀与太子夫妻,唐王夫妻见礼。

    太子夫妻倒还好,太子不好与弟媳妇儿多说什么亲热的话,太子妃就与明秀笑道,“日后,咱们可真是一家人了reads;。”

    “是。”明秀收了太子妃与自己的见面礼,福了福,往唐王妃的面前去了。

    唐王妃虽然与唐王有了嫌隙,然而在外头却并不露出自家的不和,也很给唐王面子,指着明秀就笑道,“四弟张罗了这么多年,也是功德圆满!”

    她想,还是明秀有福气,得了一个知暖知热的有心人,欢欢喜喜得这日子过得也透亮,能嫁给一个疼惜自己如此的男人,这一生也不冤枉了。她心中叹息生出了许多的感慨,却见唐王的手落在了自己的手上,脸一变正要动,却见是在皇后面前,便忍住了。

    唐王的手一动,慢慢地收紧了。

    唐王妃一脸忍耐,却没有大吵大嚷。

    她从前再出格,将唐王挠得满脸桃花开,皇后都没有训斥她一回,反而尽心维护叫唐王不许伤了自己,这都是皇后的心意。

    她不想叫皇后为了自己担心。

    慕容宁见唐王这么不要脸,仿佛已经自己琢磨出了精髓也不管,一脸僵硬笑容地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滚到自己面前的二公主。

    “嫂子!”二公主咧着没门牙的小嘴儿,甜甜地叫道。

    “二妹妹。”明秀一笑,往桌上取了一只雪白胖嘟嘟的白糖糕放在二公主的手心儿里。

    二公主的眼睛亮了,啃了这白糖糕几口,觉得自己找着了一条人生的新方向,又仰头叫道,“嫂子,嫂子,嫂子,嫂……”

    她一脸期待,胖嘟嘟的小脸儿冲着明秀跟向日葵似的来回转悠。

    一声就一只糕,这么多声,公主殿下应该就可以被糕给堆满了是不是?!

    “够了!”见明秀笑看了自己一眼,安王殿下默默地背起了黑锅,一脸凶神恶煞地将这馋嘴儿的丫头给提到一边儿,在后者讨债的眼神中黑着脸威胁道,“门牙都掉了,你还吃糕。你咬得着么你!”听身边媳妇儿倒吸了一口凉气,安王殿下挺了挺自己的胸脯继续拍着妹妹的小脑袋哼哼道,“吃吃吃,就知道吃!吃得这么胖,以后会嫁不出去,你知道么你!”

    二公主的小小的红衣裳紧紧地裹着她的小身子,紧绷绷里头全是小肥肉。

    明秀见二公主性情好也不哭的,然而小眼神儿阴森森的,再看看无知无觉的自家王爷,深深地叹了一声。

    “嫁?”二公主本心里可生气了,记着这四哥的小黑账,听了这个歪了歪小脑袋。

    “对了。就比如你四嫂,不是嫁给我了么。”慕容宁得意洋洋地说道。

    “不要脸就可以了。”二公主语出惊人,一句话轰杀了屋里的大家伙儿。

    “什么?!”

    “学四哥,就能嫁出去。”别看二公主门牙没了,不过说话还很利索呢,说出的话……也很有条理,叫人一下子就听明白了。

    只要学她四哥没脸没皮百折不挠,那必须能嫁出去,不必担心reads;!

    哪怕吃成一只肥仔儿,也是毛毛雨!

    明秀笑得浑身乱抖,急忙拉着一脸神魂都在天外表情的慕容宁在唐王夫妻下手坐了。

    “这孩子,嘴里没个把门儿的。”顺妃真是太抱歉了,一把拧过来死孩子就要抽,却叫皇后带着笑给拦住了,不得不与明秀歉意地说道,“她一个小孩子竟还冲撞兄长,阿秀别与她见怪,回头,叫她给你赔罪。”她是个聪明人,明秀既然已经嫁给慕容宁,自然不会再疏远地唤她,这一声“阿秀”带着十足的亲近,也叫上头皇后笑看了她一眼,微微颔首。

    “一家人,可不是言笑无忌,算什么呢?”明秀便笑道,“也是阿宁先招了二妹妹。”

    “囡囡。”二公主觉得四嫂是个好人,比不是东西欠她食物的四哥强出八条街去,从顺妃的怀里探头叫道。

    “是,是囡囡,二妹妹。”明秀笑道。

    二公主这才满意地缩回头,默默地啃自己剩下的白糖糕。

    顺便说一句,她家四哥说得真的很有道理,没有门牙,啃点心真是好艰难!

    吭哧吭哧啃着白糖糕的二公主一脸伤心地怀念自己失去的门牙。

    “我就喜欢你对我没脸没皮。”明秀哄了二公主,回头就在抽搭了一声的自家王爷的耳边小声儿说道。

    唐王耳朵很好使,听了这个,目光沉沉地看了这弟妹一眼,心里有点儿小酸。

    安王殿下已经满血复活,还傻笑拉着自家媳妇儿的手憧憬地说道,“以后,我会更努力!”

    这小子哭得满脸都是眼泪的画面还在眼前呢,如今竟功德圆满,唐王看了觉得刺眼,越发地冷哼了一声。

    皇后就当没看见唐王那张棺材脸似的,招了唐王妃到自己眼前说笑,叫唐王不得不松开了唐王妃的手。

    “你好容易大婚,我想着也得好好儿陪陪阿秀,这前朝的事儿先搁一搁。”昭贵妃就与慕容宁说道。

    这弟弟从赐婚早就不上朝了,太子心里苦成黄连,脸上还得带笑颔首,表示自己是个体贴的兄长。

    “儿子知道,因此大婚这半年,儿子就不上朝了。”安王殿下要把失去的时间都补回来,开开心心地与自家亲娘说道。

    昭贵妃听了这儿子的话,顿时连连点头,还与明秀笑道,“若他敢冷落你,你只来告诉我,看我不抽他的!”

    这婆婆真是前无古人呀,明秀急忙笑应了,还歪头与昭贵妃笑道,“我是新妇,有许多不懂的事儿还得母亲教我,若您不嫌我烦,这些时候我就常往宫里来,听母亲与我教导如何服侍王爷呢。”

    昭贵妃听了这样的好事儿,眼睛顿时就亮了。

    “儿子也是。”慕容宁甜甜蜜蜜地看了媳妇儿一眼,与老娘一脸孝顺地说道,“儿子与阿秀,天天来看母亲。”

    敬陪末座真正成了一块布景板的太子殿下眼瞅着这倒霉弟弟是要撂挑子,回头再看看讨债脸的二弟唐王,默默地捂住了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