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弟弟都要罢工,太子殿下觉得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特别是还有一个傻弟弟在炫耀幸福,隔着脸色发青如今特别不幸的唐王与他指着头上说道,“太子您看!阿秀给我束的发!”顺便回转三十六度叫自己无死角看了一下这头发,傻乎乎地笑着说道,“阿秀给我梳的这头发,真是特别地俊美!”

    安王殿下就跟乌鸦一样聒噪,唧唧喳喳一点儿都不顾别人心情地说道,“还有今天早上吃的早饭,嘿!阿秀特别叫人给我做的小烧饼,又香又酥脆,我吃了三个reads;!”

    “吃得不少啊。”太子咽下一口小血,大好的日子不好抽这弟弟,笑眯眯地说道。

    太子妃看着太子眼角处青筋跳起来老高,掩唇轻笑。

    明秀一脸没法见人,叹着气拉这个给自己招仇恨的家伙叫他闭嘴。

    唐王那蒲扇似的手都捏出青筋了!

    “还喝了一碗牛乳,阿秀还叫放的糖,甜甜的呢。”慕容宁一边说,一边羞答答地看了明秀一眼。

    “他嫌没味儿。”明秀只好端着笑容说道。

    “这都为我想到了。”安王继续傻笑。

    唐王抿了抿嘴角,在太子僵硬的笑容里忍住了,没有掀桌子。

    在自家二哥婚姻发生危机的时刻还炫耀甜蜜蜜,是不是太欠抽?!

    “琴瑟和鸣,不过如此。”太子微微一笑,转头看了太子妃一眼,见她温柔娴静地看着自己,心里一热也忍不住笑道,“太子妃亦是如此。今日天冷,还特特寻了一件厚实的衣裳。”他比了比身上明黄的衣裳与慕容宁笑叹道,“我说身子骨好并不必,她还嗔了我,强叫我穿上。”

    说完这个,太子的脸上就忍不住露出笑容,哪怕是仿佛是在抱怨,然而这其中夫妻和睦甜蜜真是扑面而来。

    慕容宁听了太子的炫耀,迟疑了一下。

    “怎么了?”太子笑问,顺手端茶与太子妃,叫她喝一口暖暖身子。

    “您这样在二哥面前炫耀,是不是不大合适?”慕容宁是个关心兄长的好弟弟,见唐王目光都怔忡了一脸的失魂落魄,便迟疑地与太子小声儿说道,“二哥正与二嫂闹着呢,您这话里话外的,叫二哥听了多难受?”

    就是因为这个,做弟弟的连大婚与明秀有许多的甜蜜都顾不得不敢说了,没有想到太子竟然这么不体谅人,拿着与太子妃的甜蜜事来在唐王的心里捅刀,真是太过分了!

    太子迎着弟弟谴责的目光,满脸的肌肉都在狰狞地跳动。

    “昨日,多谢两位嫂子来护着我呢。”明秀才不管这兄弟几个要怎么谈谈人生呢,侧头与太子妃感激地说道。

    “这话说的,咱们这么多年相交,莫非我要无动于衷?”太子妃就笑道,“凑个热闹,你不嫌咱们闹腾,我就已经安心了。”

    明秀昨日大婚,太子妃往安王府就是为了压阵恐生出什么不和气的事儿来,见明秀与慕容宁圆满,她便笑眯眯看着太子恨不能抽死弟弟的样子,想到最近太子越发待自己温柔体贴,连睡梦中都拉着自己的手,脸也红了,拉着明秀歪到一旁轻声问道,“四弟跟前,可有淘气的人?”

    虽然慕容宁立身正,然没准儿就有些丫头自己有些小算盘。

    “并没有,您放心。”明秀知道太子妃这是担心自己,感激地谢了,又问慕容斐兄弟今日何处。

    “今日乱糟糟的,我恐你累着。”太子妃哪里知道明秀与慕容宁盖棉被纯聊天儿呢,本是怜惜她初成亲恐她身子撑不住,因此不许慕容斐兄弟来闹她,见明秀精神不错便含笑说道,“太子说过几日在东宫设个家宴,咱们兄弟妯娌的单独一同吃个便饭,到时候再叫那两个小子来你面前讨个红包儿reads;。”见明秀笑着点头,她侧头看了与皇后垂首说话的唐王妃一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瞧着这两个这样生疏,却不好多说。”太子妃不过是说了一句,又问明秀在安王府可有不便。

    明秀一一地答了,见对面的二公主艰难地啃完了软糯的白糖糕又张着眼睛看过来,招了招手。

    二公主眼睛都亮了,扭着小身子就要扑过来。

    “囡囡过来!”皇后一挑眉,手上端着一叠千层酥与二公主温声道。

    二公主有奶就是娘,顿时抛弃了自己嫂子扑进了皇后的怀里,还知道先拿一个让让大家。

    大家都摇头不要,只有慕容宁哼了一声就伸手去拿,二公主飞快地缩回了手,将手里的千层酥狠狠地添了一舌头,这才将手又递出去,默默地看着自家四哥。

    安王叫这妹妹这无耻的手段给震惊了,看着肥爪子里的酥饼,到底没下得了手。

    “这,这……”顺妃眼前都发黑的,没想到二公主竟然是这么一个熊孩子。

    顺妃娘娘柔美脱俗身段儿婀娜美好,都是恨不能喝花露水儿的存在,怎么生出来个闺女,是个吃货?

    还是个没有下线的吃货?

    皇后却觉得二公主这真是太聪明了,抱着表扬了一下,与顺妃笑道,“你教得很好。”正看着顺妃一脸要晕过去的样子好笑呢,众人就听见外头有宫人的通传声,话音未落,就见几个盛装华美的女子摇摇摆摆地进来,当首一个正是盛年容貌妍丽夺目,透着极致的娇艳。另一个身姿羸弱婀娜楚楚可怜,正是皇贵妃与芳嫔,明秀的目光却并没有落在这两个的身上,而是看向了芳嫔的身后。

    一个穿着赤红,上头绣着能闪瞎人眼睛的黄金勾勒的凤凰的女子,立在芳嫔的身后,隐隐地露出身形。

    “臣妾知道老四媳妇儿今日入宫与长辈请安,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只好自己厚颜来了,见见咱们的新王妃。”

    皇贵妃头上梳着高高的发髻,上头插戴了不知多少的金钗,光辉夺目竟压倒了宫中的光亮,此时一身气势逼人,带着咄咄逼人的美貌转头看见了漠然无声的明秀,挑了挑红唇便笑着说道,“大抵是皇后娘娘处太叫人喜欢,这安王妃,也眼里只有您了呢。”

    这就是隐隐在指责明秀目无尊长了,皇贵妃这回来,瞧着就不带善意。

    慕容宁正笑着的脸顿时就搁下来了。

    明秀才大婚就想往她头上安一个不孝的罪名,皇贵妃这是嫌庞家死的人少了啊!

    明秀却抬手握住慕容宁要拍案而起的手,挑了挑眉,笑看了皇贵妃一眼。

    她抬头对着皇后与昭贵妃一笑,唤了一声母后母亲,之后,扫过皇贵妃,仿若看着空气。

    完全没有将人放在眼里,显然此处无声胜有声。

    皇贵妃虽然得皇帝宠爱因此在宫中不必日日盘算心计,然而却也看出了明秀的意思reads;。

    一个嫡母一个生母,安王妃是孝敬的,只是别的阿猫阿狗,就不要出来给自己找不自在了。

    一个皇贵妃,还没有资格在安王妃面前充长辈的款儿。

    看明白了明秀的意思,皇贵妃的脸顿时就涨红了。

    自寻其辱的人,安王妃自然要成全她一二。况明秀既然嫁给慕容宁,与皇贵妃就是天然的仇敌,谁还给仇敌脸呢,又不是圣母!

    “你敢对母妃无礼?!”明秀这态度并没有说出来,都靠大家心有灵犀呢,皇贵妃带来的宫人都突然对皇后宫中的地砖有了兴趣,一时鸦雀无声都不敢当出头鸟儿,却在此时叫一个尖锐的声音叫破。明秀顺着这声音看了过去,却见芳嫔身后那个身影转了出来,露出了一个年轻的贵妇来,初还不觉得怎样,然而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竟唬了一跳往后退了退身子,露出了惊容,

    这女子身段玲珑极好看,然而一张脸上,却有一条极长的伤疤从额头贯穿到了嘴角,伤疤扭曲赤红,将那张本该美貌的脸切成了两半儿一样。

    她虽然插戴了许多的首饰,梳着的也是一个美妙的发髻,然而明秀却还是敏锐地发现,她的头仿佛有些歪曲变形,仿佛是裂开了一回,之后也没有合拢一样。

    “你是……”明秀迟疑了一下,正要说话,却见慕容宁张嘴讥讽地说道,“这就是荣王妃了。”

    明秀呆了呆,之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荣王这样都能下嘴,也是拼了。只是她对荣王妃如此容貌并没有多做置评,冷淡地收回了目光。

    她没想对她如此容貌还能嫁给荣王有什么讥讽之言,荣王能不能忍住这张脸,也与她无关。

    皇贵妃叫荣王妃这一嗓子气得脸都黑了,有心要回头给她一耳光,然而想到皇帝最近又对她看重起来,勉强忍住了,回头用冰冷的眼神瞪了荣王妃一眼。

    荣王妃身子一缩,之后一仰头,见明秀都不肯理睬自己,便冷笑道,“怎么着,四嫂这是看见我了,吓着了不成?!”她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疤,想到荣王对自己冷淡厌恶的目光,想到那些休养伤口时候疼痛不能睡着的日子,又想到这些年别人对自己的嘲笑还有王府的那几个碍眼的妾室,觉得自己的不幸都是明秀带来的,恨得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知道了,四嫂看不起我!”

    “你说对了,我是看不起你,怎么了?”明秀并不怕事,靠山安王还在呢,便淡淡地反问道。

    “你!”

    “红颜弹指老,再美的容颜也有凋零的一日。在我而言,面容如何都并不在心中,只是若有人心存恶毒居心不良,这才是真正的丑恶,叫人厌恶。”明秀抬头看着荣王妃扭曲起来如同恶鬼的脸,只笑了笑和气地说道,“你既然唤我一声四嫂,我今日虽然无德,也愿意教你些道理。做人,心存善念才是长久,反而言之,心怀毒计总想着害人,就跟弟妹似的,害人先害己了。”

    “你说什么?!”

    “够了!”皇后不耐看荣王妃在自己面前蹦跶,抱着二公主脸色冷淡地说道,“阿秀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你还有脸来阿秀面前?!”皇后微微一顿,见昭贵妃都要跳起来了,急忙给压住了这才冷冷地说道,“心术不正的东西reads;!怎敢在本宫面前放肆无礼?!庞氏与永乐,就是这样教导你规矩?!滚出宫去!什么时候宫规学明白了,什么时候你再给本宫进来!”

    她不假辞色,指着抿嘴不语的皇贵妃呵斥道,“越发没有规矩了!看在陛下的体面,本宫纵容你,你却蹬鼻子上脸!”

    皇贵妃没有想到竟然攀扯到了自己的身上,看着今日疾言厉色就跟吃错药了的皇后,竟呆住了。

    说好的对她无视冷淡呢?!

    “皇后你……”

    “皇后也是你叫的?”皇后冷笑了一声,指着一旁的宫人淡淡地说道,“没有规矩,掌她的嘴!”

    她所有的儿子都娶完媳妇儿,还担心个屁!

    虽然皇贵妃是皇帝的真爱,宫中无人敢不敬的,然而皇后宫中的宫人素来忠心耿耿,也不担心日后叫为真爱报仇的皇帝清算,就有两个大声地应了,越众而出。

    “谁敢!”见两个膀大腰圆的嬷嬷真的一脸凶相地挥着竹板出来了,皇贵妃这才发现自己掉进狼窝里了,脸上一白,却还是不敢相信皇后真的敢与自己翻脸。

    几十年都忍过来了,怎么突然就翻脸了呢?!

    她身后也有几个忠心的宫人上前将她护在身后,有一个更机灵些,竟然窜出宫去寻皇帝报信儿,却叫人拿下摁在了地上。

    皇贵妃吓得不行,顾不得对皇后吵嚷了就要推开人往外走,却叫另几个宫人给押住,扣住了脸抬起,将她一张极美貌的脸给露了出来。

    明秀眯了眯眼,飞快地看了皇后一眼,见她面上并无激愤,并不是意气用事,便收回了目光不动声色。

    皇后既然心里有数,她何必在这里操心呢?

    “三十个嘴板子,叫她知道知道宫中的规矩。”皇后淡淡地吩咐道。

    这三十板子,早在皇贵妃刚刚抢走昭贵妃的圣宠,沸沸扬扬志得意满地入宫的时候,她就想要抽了。

    那两个嬷嬷大声地应了,也不堵住皇贵妃的嘴,扬起手重重地落下!

    这一板子力气很大,况竹板坚韧,明秀就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皇贵妃惨叫了一声,雪白的脸上,就被抽出了一条三指宽的血凛子来!

    “芳儿!”皇贵妃怒极,知道今日皇后是不能放过自己了,急忙唤芳嫔一声,叫她救自己一救。

    芳嫔却仿佛已经吓傻了,呆呆地看着那嬷嬷左右开弓,一下一下地抽在了皇贵妃的脸上,不过是须臾间,曾经美艳冠绝六宫的皇贵妃,满脸的青肿淤血,脸上狰狞得怕人。

    “皇贵妃不受教,再给三十板子。”见昭贵妃看着下头的堂妹那张脸仿佛很满意,皇后淡淡地笑了。

    昭贵妃头一个殷勤地将茶杯端给她,目光闪亮殷切。

    “还是四十板子吧。”皇后端着昭贵妃的茶,笑吟吟地改口说道。

    难得叫人服侍一回,蛮开心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