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木然地看着抱狗痛哭的冯五。

    “表,表姐?”这是黏上了就不撒手的节奏呀,看着冯五拼成这样儿,新出炉的安王妃看向自家表姐的目光就带着些责备。

    都临门一脚,什么都看见了,竟然没有将此纨绔就地正法,这合适么?这还有天理么?!

    “表姐都看见什么了?”明嘉还小,不懂事儿,就好奇地问道。

    罗遥沉默隐忍地看着倒霉表弟表妹,抿了抿嘴角,看着冯五继续在那儿装可怜。

    “什么都看见了。”见来了一个捧哏的,纨绔急忙拉住了看似纯良的沈家小表弟含着眼泪说道,“咱们男人身上的物件儿……”哎呀说起来好害臊,都是男人,心里有灵犀就好了不是?

    “我的也被表姐看见过,难道以后表姐也要对我负责么?”明嘉看着这纨绔努力地想了想,终于想起来这是哪根儿葱了,歪着自己的小脑袋就与嘴角抽搐的恭顺公主献宝一样地说道,“表姐以前不是还给孩儿洗过澡么?孩儿的背都是表姐给搓的呢,这位哥哥的意思,就是以后孩儿也要娶表姐么?”

    他抬头看了看木然脸的罗遥,想到这表姐对自己可好,羞涩了,往明秀的怀里拱去。

    “表姐,表姐也很好的。”明嘉眨巴着大眼睛小声说道。

    冯五惊呆了。

    他没有想到为了自己的清白上门来,竟然给自己招出一个情敌!

    “你!你来晚了你知道么?这个是我的!”为了不叫自己的媳妇儿移情别恋,发现别的小鬼的美,纨绔顾不得别的了,也顾不得是在沈国公的面前,嗷嗷叫了一声,飞身扑向了罗大人!

    “喂!”这家伙飞扑的范围还有自家媳妇儿呢,安王殿下顿时看不下去了,也扑了过来!

    “不管!我先来的!”不知是自己身手敏捷了的缘故,冯五竟然看见安王妃笑眯眯地抱着弟弟往后退了一步,罗遥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就叫他扑住了,他心里一开心,猛地跳上去双腿夹住了罗遥消瘦有力的腰肢,张开大嘴用力就啃在了这姑娘的脸上,之后一用力,竟将猛地瞪起眼睛的罗遥给连人带自己一同摁进了眼前的座位,压得严严实实地,警惕地看了一眼笑嘻嘻的明嘉,这才大声叫道,“大庭广众的,你们都看见了!”

    “这人有些傻。”明嘉不过是逗逗这个看起来挺二的青年,见这竟然叫自己说了一句狗急跳墙了,就笑嘻嘻地在明秀的耳边说道。

    “你这机灵鬼儿!”明秀没有想到弟弟竟然坏成这样儿,看他还纯良可爱地往罗遥的方向看,忍不住含笑拍了拍弟弟的头。

    安王顺着这笑容就跟过来了,亦步亦趋,顺便在明秀耳边殷勤地说道,“你身子骨儿弱,嘉儿还是我来抱?”

    “这个也傻。”明嘉小声嘀咕地说道。

    得亏安王没听见,不然还不得画圈圈诅咒一下这嘴甜心苦的破弟弟呀。

    明秀无奈极了,将唯恐天下不乱的明嘉放在地上,又见冯五正使出了八爪*把个震惊得不能自己的罗遥给勒住,忍不住笑问道,“如今,可怎么办呢?”

    “负责!”冯五看了一眼白白嫩嫩秀美可爱的明嘉,再想想自己英俊有余柔弱不足的脸,心里生出危机感,恐叫罗遥移情别恋,便斩钉截铁地说道,“我这辈子都毁了,怎么娶别人呢?见了别人再想起今日这一幕,我这心……”他哽咽了一声,抓着罗遥的手咬牙切齿地说道,“国公府势大,可是,可是我家也不是吃干饭的!若想当负心人,咱们,咱们同归于尽!”

    “滚下去。”罗遥叫这家伙给勒得不行,冷冷地说道。

    “绝不!”

    罗遥冷哼了一声,反手就将这小青年给按住了胳膊,就听哎呀哎呀的呼痛,她沉默了一下,便将冯五地丢在了地上。

    冯五就势打了一个滚儿,跟自家大黑狗抱在了一起瑟瑟发抖,心里觉得……这台词好像又背错了。

    他母亲怎么说的来的?

    “成亲不是不行。”就在冯五努力回忆,就差上吊了的时候,却听见罗遥很无所谓地说道,“只是我也告诉你,若成亲后你生出什么叫人恼怒的事,别怪本大人揍你!”他如闻天籁一样狂喜抬头,就见自己的面前,消瘦的女子缓缓走到自己的面前低着头看着他,目光之中带着叫自己看不透的情绪,仿佛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许久之后,她敛目慢慢地说道,“还有一事,若你觉得无所谓,就成亲。”

    “你说!”只要不是拒婚,冯五什么意见都没有!

    “啊呜!”为了日后能住上罗家宅子天天吃到肉,大黑狗也急了。

    “我前半生征战,劳累困苦饥寒交迫。”这话是真的,塞外本就苦寒,虽然罗遥在军中叫人照顾,然而征战之时在外风餐露宿,再照顾也会叫身子骨儿受不住。虽然回京之中恭顺公主天天抓着罗遥跟吃药一样吃着燕窝当归阿胶等滋补之物,然而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亏空太过。罗遥想到这里,便对用期待眼神看着自己的冯五慢慢地说道,“还受过伤,伤在了腹部,我曾看过太医,说是日后难于子嗣。”

    太医说,有孕会很艰难。

    这才是她迟迟不愿与冯五有个结果的缘故。

    她挺喜欢这个人,对他的纵容她明白是因为什么,可是却不愿害了他。

    或许她一生都没有办法给他生育子嗣。

    这样的结果只有两个。

    她与他一生无子孤独终老,另一种,就是他纳旁人,给他生下儿女,也是圆满。

    这两种结果她都不喜欢,因此在一直拖延,希望叫他知难而退,从此不要再看她,去娶一个真正的女子,而不是一个如同男子一样坚硬的自己。

    罗遥沉静地立在屋里,说着这样的话,自己的脸上却平静得厉害。屋子外头有细碎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却叫明秀笑容慢慢落下,心里说不出的荒凉。

    她慢慢地在冯五也收敛了的笑容里捂住了嘴,好叫自己不要哽咽出声儿。

    原来她表姐早就知道。

    当年罗遥生过一场大病,本是最硬朗的身子骨儿,却差点儿叫一场来势汹汹的伤寒给夺了去,那时她与长辈们守在床边看着无声无息的锐气的少女,太医在给她细细地诊脉,之后一脸忧色地说道,“此女内中虚耗亏空太多,该好好将养不要再身处苦寒之处,调养日久,许还有一点希望。”就是因这个缘故,因此沈国公夫妻回京,才会在罗家夫妻驻守塞外的时候,将罗遥独独地带回了京中。

    从她回京,沈国公就再也没有想过叫她再回去。

    京中虽然军中也苦,却到底是繁华膏粱之地,并不会叫她继续劳心劳力,引动旧患。

    恭顺公主撵着她吃着滋补的各种药材,也是为了这个。

    “表姐……”明秀哽咽地唤了一声。

    “我早就知道,只是不愿说破,叫大家为我担心。”罗遥目光温和地看了一眼明秀,往上看去,看见的是沉默的沈国公与低头抹眼泪的恭顺公主,慢慢地露出了一个大不僵硬的笑容温声说道,“当年如何,我都知道。只是却是我自己的选择。”

    她昂然地说道,“若是不往沙场中去,哪怕身无病痛,却也不再是如今的罗遥。”她喜欢那样的生活,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她虽是女子,却宁愿死在沙场,而不是身在内宅,成为一个只能依靠他人的女子。

    只是她不后悔,却不能去害了另一个人。

    “此事……”就算了罢。

    “我愿意。”冯五轻轻地说道。

    罗遥一怔,仿佛没有听明白,垂头,却看见冯五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她目光坚定。

    “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了。我愿意。”他咬了咬自己的嘴唇,看着第一次露出惊讶模样的罗遥,却笑了,眨着眼睛认真地说道,“只这一件?我愿意了,你是不是也就能嫁给我了?”

    “你想清楚。”子嗣之事最重,罗遥不愿冯五做意气之争。

    “不就是怕生不出来么。”冯五抖了抖自己的腿儿,再一次变得纨绔,仿佛很多年前在酒楼与罗遥初见时那样嘚瑟地说道,“没有就没有,我还不耐烦养呢!况我是幼子,家里那么多的小崽子,冯家不缺咱们俩这个。”他沉吟了片刻,提着腿边儿大黑狗的尾巴揉搓了几下这才慢悠悠地说道,“你爹娘说要生儿子的时候,我还有点儿不乐意呢。如今正好,就咱们俩。”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呀?!”见罗遥沉默起来,恭顺公主急死了,一边扒拉身边的沈国公一边握着双手眼巴巴地问道,“万一你以后,又喜欢孩子了呢?”

    “我家四个哥哥,哪个不能给我过继一个?”冯五方才迟疑的就是选哪个哥哥给自己一个儿子了,别的都没有想过。什么罗遥不能生自己就赶紧给她拜拜,那简直就是开玩笑呢,见恭顺公主呆呆地看着自己,他又想了想,方才有些不乐意地说道,“她大概不喜欢冯家的孩子,那等以后……”他的邪恶的小眼睛慢慢地从沈明程三兄妹身上扫过,抹着下巴嘿嘿地笑了。

    沈明程默默地将挺着大肚皮的媳妇儿给护在了身后。

    “你这是什么意思?”沈明嘉仰着头好奇地问道。

    冯五嘿嘿地笑了,一脸不怀好意。

    还能是什么意思……既然罗遥与沈家这么好,以后,从这国公府里抢一个儿子丫头的,那不就解决了!

    罗遥没有想到纠结了自己数年的问题在纨绔的心里完全不是问题,还都想好了怎么解决,一时看着大家,张了张嘴。

    “既然如此,大善!”恭顺公主见罗遥没有什么意见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笑眯眯地叫人去往罗府,阳城伯府送信儿,之后叫了冯五到了自己面前这才笑呵呵地问道,“你还有什么条件没有?日后成亲了住在哪儿呀?”

    “还住罗府就行,她那院子就挺好。”冯五一脸的不嫌弃地指着罗遥说道。

    因他今日虽然开始十分无赖,然而之后表现特别良好赢得了恭顺公主的芳心,此时就得到了在公主面前有个座儿的最好的待遇。他偷偷儿仰着头对罗遥示威了一下,沐浴在公主圣洁的笑容里,英雄什么的简直不值一提!

    心里太得意了,纨绔的嘴里就满嘴炮火车地炫耀地说道,“我就说!凭我这样英俊的面容,和煦的仪态,如同仙人一样洒脱的气质,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呢?!原来,这是自惭形秽,恐配不上在下!”

    他一仰头,笑出了八颗牙来,小人得志到了极点。

    明秀沉默了一下,迟疑地往自家默然不语的表姐处看去。

    这么欠揍,想必忍得很辛苦。

    “你被看光了,是什么缘故呀?”恭顺公主可叫这厮给恶心坏了,不是恐吓跑了他再也寻不着冤大头,公主殿下跳起来抽他的心都有了,此时死死地按捺着,寻思等生米煮成熟饭的,她忍了忍,这才在冯五笑得嘎嘎的声音里笑呵呵地问道,“大冷的天儿,你怎么就在外头沐浴呢?冻病了可怎么好呢?你母亲把你交给罗家,这若是病了,也不知得多心疼。”

    冯五看着幽幽在自己面前叹息,慈爱得不行的恭顺公主,眨巴了一下眼睛。

    恭顺公主唏嘘了一声,哀伤得眼睛里生出滚滚的泪花儿来。

    大黑狗都看不下去了,趴在主人脚边啃着明秀偷偷儿丢过来的肉干,拿爪子捂着脸做羞愧状。

    “其实也不是特别冷。”冯五见左右生米煮成熟饭了,也不怕人撒赖的,便十分得意地与恭顺公主劝解道,“您别担心,那水是温热的,我在里头穿着衣裳呢!”见恭顺公主诧异地看着自己,纨绔高高地扬起了头,得意地叫道,“看见了人来了我才脱的!前后左右都没人,我本想着她都看见了,怎么也能对我……”他咳了一声,这才叹气说道,“谁知道她转身走了呢?”

    那点儿短短暴露在寒风里简直不值一提,冯家五爷本以为这罗大人看见了自己这么好看的身子能忍不住拖自己回房好好儿温暖温暖自己,没想到这年头儿,还正有面对美色不会动容的。

    不然,何必他厚着脸皮来叫人给自己做主呢?

    明秀听了这个,不由为纨绔的奸计惊呆了!

    罗遥一怔,之后眯了眯眼,脸色不善地看住了这个原来是想要勾引自己的小子!

    “我觉得很受伤!”冯五还用谴责的眼神看她。

    “我跟他谈谈。”罗遥霍然起身,在冯五还没有明白过味儿来的时候,提着这青年的衣领对恭顺公主缓缓点头,之后,转身拖着这人去了。

    那大狗迟迟疑疑地起身,抬着毛爪子举棋不定,不知是该去抱新主人的大腿,还是继续趴下吃肉干儿。

    一声惨叫,从门外传来,带着叫人毛骨悚然的凄厉。

    “英雄,英雄饶命!”

    嗷嗷的叫声之中,那大狗仿佛呆了呆,之后,慢慢地趴下了。

    安王妃听着外头抽抽搭搭传来的哭声与求饶声,觉得很悦耳,笑眯眯地听着,顺便一低头,给那很有眼力见的大狗丢了更多的肉干儿。

    要听话,才有肉吃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