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9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唐王的核桃仁连着一句“天冷了多穿衣裳”的话到了唐王妃的面前。

    唐王妃定定地看了一会儿眼前的东西,沉默了片刻,叫丫头把这匣子果仁儿束之高阁。

    家里已经在劝她了,叫她不要这样别扭地跟唐王拧着过日子,毕竟唐王已经回头,府里的姬妾都疏远了,还想怎么样呢?

    把她放在心上了,不要别的女人了,还有什么不好的呢?

    “别太挑剔了。”母亲苦口婆心的话还在耳边,“谁家没有个三妻四妾的?你父亲房里也有好几个,不都是这么过的么?唐王已经很好,对你也上心,你这样远着他,叫人心寒。”母亲担心的目光还在唐王妃的眼前,她静静地坐在屋子里,想到的却是慕容宁与明秀相视一笑时的和睦与亲热,那是她与唐王从来都不曾有的,她那时羡慕,如今,也很羡慕。

    其实是她当年爱慕唐王,非要嫁给他不可。可是嫁给他以后,她却越来越贪心了。

    见不得他宠爱别的女人,把自己生生地逼成了一个妒妇。

    如今想来,那时的激烈算什么呢?

    太累了,算了罢。

    这如今的种种挽回,她也已经不需要了。

    唐王妃笑了一声,觉得眼前豁然开朗叫自己不再纠结往事,想了想,便叫了人备车往安王府上去了。

    她一路晃悠悠地到了安王府府上,径直去了上房,就见暖烘烘的屋里,慕容宁正缩在墙角默默流泪,几个小包子围着明秀正开心地玩耍。

    明秀的怀里搂着二公主与慕容复,摸着慕容明的头喂着慕容斐点心,目光温柔地讲着什么,几个孩子都睁圆了眼睛露出“啊!”的表情,显然听得很专注。明秀一边讲故事一边还叫人取了许多的各式各样儿的木头摆在桌上,教几个孩子搭积木,摆出了各种的造型来新鲜极了。见自己的儿子慕容复眼睛亮晶晶地搂着明秀的脖子手里抓着一个小小的布偶,唐王妃就笑了。

    “我就知道,弟妹这府里最招人爱的!”唐王妃一点儿都没有把儿子丢来养的脸红,与明秀笑嘻嘻地说道。

    “虽然招人爱,只是也不好经常来呀,我这正新婚服侍王爷呢。”明秀从不与唐王妃客气虚伪的,此时便幽幽儿地叹气道,“况地主家也没余粮不是?天天组团儿来,这是要吃穷了咱们王府的节奏!嫂子再看看这些玩意儿,样样儿都精心的,花销大呀。”见唐王妃指着自己哈地一声就笑了,神采飞扬的,明秀就知道唐王妃这日子最近过得确实不错,心里放心了,便笑眯眯地与她说道,“等我有了儿子,那时才好再一起来呢。”

    “你也不臊的慌?”唐王妃哪里见过明秀这样无赖的时候,骇笑问道。

    “嫂子面前若还端着,多累?”明秀将怀里的小包子们往唐王妃的怀里一塞,对着另一个白花包子招了招手,就见自家美人儿哭着滚了过来。

    “他们一来,你眼里就没我了!”安王哭着控诉。

    “这不是满满的都是你?”明秀无奈死了,安抚着哭得打嗝儿的安王,见唐王妃笑看自己夫妻,便咳了一声说道,“新婚,都这么热络。”

    “是么。”唐王妃见慕容复眼睛开心得亮晶晶的,便很放心,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慕容宁一眼,这才与明秀笑着说道,“我这回过来,就是想跟你说说,想叫复儿在你这儿住两天。”见明秀愣了一下,她便甩着帕子叹气道,“我娘家虽然有的是服侍的人,只是你也知道我与你二哥的……那府里头说道这个的太多,复儿听见了到底不好,我也担心他心里难受。”

    若不是为了儿子,唐王妃早就叫唐王滚蛋了!

    “复儿……”

    “他是你二哥的儿子,我不会离间父子之情。”唐王妃慢慢地说道。

    明秀明白唐王妃的意思,长辈们的事儿,与小辈无关,只是……

    “时日久了,复儿长大明白事儿了,还得知道。”明秀是为唐王妃心疼的,见她漫不经心,却也能猜出些家中会如何劝她,有什么风言风语。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罢。”唐王妃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才不管明天怎么样呢,摸着儿子的小脸蛋儿与明秀笑着说道,“再给我儿子好好儿补补,看瘦的!”

    还没有二公主胖呢!

    这个也赖她?

    明秀无语地看着浑身充满王八之气的唐王妃,觉得这可真是太无耻了啊!

    “回头,还给你一个肥仔儿!”这就是同意把慕容复给放在自家王府里了。

    慕容宁听了这么个悲剧的消息已经咬着衣角哭得不能自己,不是唐王妃对他好,偷偷儿卖掉侄儿的心都有了。

    唐王妃眼里就露出温和的笑意。

    把慕容复放在明秀的面前,她也放心。

    明秀与慕容宁生性良善,府中又没有东宫那些姬妾侧妃乱七八糟的事儿,更能叫她放心些。

    “瞧瞧这哭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这个嫂子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儿呢。”唐王妃挑着眼角看着扭头忿忿不看她的慕容宁,见明秀忍笑去安抚这个青年,嘴角微微勾起一瞬,正要说些宫里宫外关于眼前这对儿夫妻的趣闻,却见外头一个模样儿俏丽的大丫头匆匆进来,给她福了福,便走到明秀的身边儿去,一脸的不开心。

    见这是明秀身边常见的丫头,唐王妃便笑问道,“这是怎么了?怎么还挂着脸?”

    “外头来了几个庞家的人,说要给王爷王妃请安呢!”这来的正是鹦哥儿,因与明秀常在各家走动,此时便天不怕地不怕地说道,“后头还跟着车,仿佛是女眷。我听门房的人说还有年轻女子的说话动静,门房没敢叫进门,传话儿进来叫王爷王妃定夺呢。”

    门房并不是慕容宁的心腹,不知道慕容宁坑庞阁老那一二事,因庞家到底是慕容宁的母家,因此踌躇不敢自作主张将其赶走。

    “庞家?”明秀搂着二公主诧异地问道,“来错了府罢?”

    “没来错。”这个最近宅在家里甜蜜蜜的安王夫妻不知道,唐王妃却门儿清,讥讽地笑道,“荣王府,前两日人家就已经登门拜见过了。”

    明秀便不耐笑道,“既拜见荣王,又为何来拜我家?”脚踩两条船,也不怕船翻了淹死!

    “大抵是荣王不中用不牢靠,因此再多点保险。”唐王妃哼笑了一声,见明秀还未如何,慕容宁已经脸色冰冷起身,便笑着说道,“不叫他们进来是对的。那日庞家去了荣王府,转头荣王就留下了一个表妹纳做了侧妃。我听这丫头的话儿,说是外头还跟着车?里头有年轻的女眷?只怕这个,就是给四弟预备的好人儿了。”她的脸上就带着几分厌恶鄙夷,显然很不喜上杆子送妾上门的人。

    离间别人恩爱夫妻的,都是贱人!

    “真是混账!”慕容宁以为坑了庞阁老,就能叫庞家这群王八羔子消停了缩起王八头老实些,没想到竟各处投机,这上蹿下跳的是不想活了!

    “你不必恼怒,左右不喜不叫进门就是,算什么呢?”明秀见慕容宁脸色铁青,就知道他动了真火儿,一边摸着他的手背安抚,一边温声劝道,“为了他们气伤了自己个儿,这不是便宜了他们?”她没有想到,按着罗遥的话庞家折损了这么好几个有前程的小辈,竟然还能百折不挠。

    须知庞家也是急了。

    庞阁老身陷囹圄只怕是凶多吉少,庞家年轻一辈出息的小辈又死了三个,眼见家族凋零,自然要赶紧再寻出路。

    若从前,安王是不叫庞家看在眼里的,只是最近安王转运,竟得皇帝青眼在朝中屡屡有赞赏的话出来,还亲自赐婚,有另眼相看之意,就为了这个,也得奉承起来。

    今日往安王府上来,庞家就带了家中的一个小辈姑娘预备送与安王做个侧妃,虽然美貌姿容不及荣王府的侧妃,然而庞氏女大多美丽动人,也是难得的美人儿了。

    虽然侧妃是妾,不过庞家真不在乎这个。

    论起来,皇贵妃昭贵妃芳嫔的,哪个不是妾呢?得宠起来,正室也得靠边儿站不是?

    宠爱才是真的,男人的心才是真的,庞家敢确信的,安王看见了自家美貌的姑娘,那必然得动心。

    慕容宁此时确实动心了,动得满心火热恨不能一把火烧了庞家全家!

    “我出去瞧瞧。”知道这庞家只怕是想要送女人,慕容宁恨得眼睛流血,目光落在明秀担忧看着自己的脸上一瞬,慢慢地握紧了手。

    当面送妾,这是在讨好他,可是又何尝不是在打明秀的脸?

    他媳妇儿叫人欺负成这样,枉他从前还下定决心,再也不叫人能欺负她,叫她不开心。

    庞氏,好大的胆子!

    “我也去罢。”明秀温声说道。

    “你不要出去,不然日后,你名声不好听。”慕容宁忍不住握了握明秀的手,见她对自己信任地一笑,鼻子一酸,有点儿心疼她,却急忙压住了脸去与唐王妃拱手道,“嫂子陪阿秀说说话儿。”

    “你且去。”唐王妃便笑道。

    慕容宁这才一笑,不舍地看了明秀一眼,就往外头去了。

    明秀怔怔地看着慕容宁的背影,那一瞬不知为何仿佛就想跟着他一起去,后头唐王妃的笑声传到她耳边,她便红着脸低声说道,“叫嫂子看笑话了。”

    “你若想去,就偷偷儿跟过去瞧瞧,我陪着你。”唐王妃心里也好奇,想知道慕容宁要怎么应对,见明秀呆了呆用力地点头,便叫几个丫头陪着四个孩子玩儿,自己牵着明秀的手缓缓走到前院儿处,一同立在门口往外看。却见此时大门口处已经敞开侧门,露出了外头的一行赔笑的人来。一脸冰冷的慕容宁目光森然,褪去了在明秀面前的嬉笑讨好,变得叫人心生畏惧。

    大门处几个庞家人围拢的正中,一顶小轿落在地上,一只纤细白嫩的手挑起了帘子,露出了一个娇媚多情的婀娜少女来。

    这少女目光流转,看着慕容宁就带了十分的情意。

    哪怕慕容宁一脸漠然,然而明秀看见这个女孩儿的时候,却心里发酸。

    “醋了?”唐王妃偷偷儿推着她笑问。

    “嗯。”明知道慕容宁不会多看别的女子一眼,可是明秀竟也不愿意自己的丈夫叫别的女子多看一眼。

    远处慕容宁,也微微皱眉,厌恶地看了那少女一眼。

    “这是……”他冷笑了一声。

    大概是因有在荣王府的开门红,庞家都觉得自家女儿无往不利的,又见只慕容宁一个人出来,王妃不在,越发欢喜,其中一个便上前赔笑道,“王爷在朝中忙碌,这后院儿不得有个知冷热的好好儿服侍?咱们是一家人,王爷的喜乐自然是放在心上的。”他手中一指那含羞带怯的少女,见她看向安王的目光羞□□慕,就知道这是叫这姑娘喜欢的了,急忙继续笑道,“这个论起来是王爷的表妹,亲上做亲,咱们岂不是更亲近一层?”

    其实更好的是有昭贵妃赐下这女孩儿做侧妃,可是昭贵妃是个不明白事理的糊涂蛋,竟将他们给骂出来了。

    不仅骂了,不是有皇贵妃的人过来,昭贵妃竟敢召禁卫打人!

    “做亲?”“慕容宁缓缓地问道。

    那少女见慕容宁开口,仰头看向他。

    听说安王妃额上有疤,拖了好几年叫皇帝赐婚才能嫁出去,她这样年轻美貌,岂不是强出安王妃几条街去?

    哪里有不喜欢美人的呢?

    皇贵妃的故事,在庞家流传日久,谁不想要做第二个得宠的呢?

    “你也配!”慕容宁便笑了,迎着这少女的震惊的眼神慢慢地说道,“下贱胚子,也敢在本王面前招摇!还做亲……瞧瞧你是个什么东西!狗屁表妹,说起来都脏了本王的嘴。一个玩意儿罢了,在外头不知叫多少人随意取笑过,还敢登我家王府的大门!我老实告诉你,赶紧滚蛋!本王府中,不纳姬妾,莫非你们当本王在这儿跟你们开玩笑呢是吧?!”他哼笑了一声,眼睛便微微眯起来了。

    送上门的筏子,不用白不用,这一次过后大抵会叫人骂自己暴虐草菅人命,然而杀鸡儆猴日后王府太平,他宁愿顶了这恶名!

    “表哥宁愿守着一个无德的妇人么?”听见王府不纳妾,那女孩儿脸都白了,仰头颤巍巍含泪唤道,“我对表哥的一颗心……”安王这样美貌,这王府这样富丽,沈国公家的女孩儿又如何?不过是身份比她强些。

    “既然有这么一颗心,就挖出来给本王瞧瞧。”慕容宁听见这丫头竟然说道明秀,听着这话儿的意思就知道出自荣王妃之口,心里将荣王妃这笔账给记下,抬头却笑得风情万种,一挥手叫许多的王府亲卫从他的身后冲出来,将庞家众人给压在了自己面前,这才看着那花容失色的女孩儿柔声说道,“本王再告诉你一句,做鬼也当个明白鬼!”他扬声道,“本王王妃温柔娴淑,可本王不是个好性儿的!谁敢仗着王妃好心生事,这个,就是样板!”

    他一声令下,亲卫们围拢过来,也不怜香惜玉,五大三粗的男子们就踹翻了那小轿折下了上头的木板,纷纷抽在了那尖叫的女孩儿的身上。

    那女孩儿本是个柔弱女子,几棍子就倒在了地上。

    慕容宁就这样看着这个庞家的女孩儿在自己面前断了气,鲜血蜿蜒流到了他的脚下,他却无动于衷。

    “再敢想进安王府的,都想想这个!”他指了指那个死了的丫头,冷笑一声转身,却突然顿住了。

    遥遥的门里头,明秀扶着门,目光沉静地看了过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