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1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安王妃虽然无缘习得打狗棒法这等绝世神功,然而搂着一个美滋滋直翘尾巴的安王,还有余力抽得荣王妃哀嚎不已。

    她素来冷情,然而这一回却真恼了狗拿耗子的荣王妃,自然懒得手下留情。

    至于名声……也就那么回事儿,莫非就为了名声,就不许她抽想坏她姻缘的仇人了?

    这是什么道理?

    莫非这年头儿谁还要当憋屈的不得不看在名声的份儿上原谅仇人的圣母?

    明秀对做圣母没有半分兴趣,抬起重棍只往荣王妃的头上招呼,将这女子满头的发钗都打落了,这才冷笑说道,“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沈国公府出来的姑娘是这样怕事的不是?!真以为我不敢动你呢!”

    她挑了挑眉,见荣王妃满头都是鲜血地往后缩去,竟仿佛是畏惧了自己一般,便笑了笑,将沾了荣王妃鲜血的重棍丢在地上缓缓地说道,“本王妃忘记跟你说后头的话了。狗咬了人,人自然是不能去咬狗,只是敲死这狗,谁也不能为只畜生与本王妃纠缠,是不是?”

    “你!”荣王妃自己也是皇家妇,竟没有想到明秀胆子这么大敢抽弟妹,脸上生疼,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额角流下来,叫她得脸更为可怖,听见明秀如此刻薄,竟只觉得心口乱跳,满心的恼怒。

    “你得谢我,我这是帮你整整容。”也不管荣王妃能不能听懂什么叫整容,明秀偏了偏眼角,就见慕容宁的大脑袋笑眯眯地枕在自己的肩头。

    “阿秀方才是为了我生气么?我可真高兴。”身材高挑的青年弯着腰非要拱在自家王妃的肩膀上,若不是人太多都恨不能把脸都埋进媳妇儿的脖子里去了,甜甜蜜蜜地说道。

    这才是真爱呀!

    “谁觊觎你,自然是我的仇人。”明秀嫌弃地看了看那地上的重棍,招手唤人来将这重棍烧了,转头对荣王妃很有礼貌地解释道,“脏了,咱们王府不稀罕要。”

    沾了她的血就是肮脏了?荣王妃又气又怕浑身发软,头上又疼得厉害,又觉得自己的脸仿佛裂开了一样,哽咽了一声竟不敢去寻明秀的晦气,趴在地上小声儿地哭起来。

    她看着十分狼狈可怜,然而明秀想到是她撺掇庞家来闹这一场,就半点都不同情。

    她从未伤害过荣王妃,可是她却总是对自己依依不饶,总是针对她。

    明秀不是被动挨打的性子,既然荣王妃这样咄咄逼人,她也只好使出手段,叫她再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猖狂。

    “阿秀以后要好好儿看住我呀。”慕容宁才不管荣王妃多可怜呢,叫安王殿下的心里说,把这个到处作妖的大卸八块才是称愿呢,就继续歪在明秀的身边扭着明秀的衣角小声儿说道。

    唐王妃还没醒过神来儿来,荣王妃就叫明秀给几棍子抽到地上去了,正觉得这弟妹越发对自己胃口,想要探讨一二心得……想当年唐王妃娘娘虽然没有用过棍子,然而十指纤纤差点儿就学会了绝密武学九阴白骨爪,这是唐王妃最得意的一件事儿了,因心里想要说点儿当年勇来,唐王妃正上前一步就听见安王这么恶心的对话,脸都抽起来了,翻身想要呕吐,干呕了半天。

    太恶心人了这个……

    “嫂子?”见唐王妃脸色不好看,明秀恐方才自己吓住了她,便笑了一声。

    “我无事,不过是见不得四弟这样……”怎样呢?黏黏糊糊,小白花儿?总之,唐王妃虽然羡慕慕容宁与明秀之间的感情,然而心里却知道,不管见多少回,哪怕是重生回去,她也不爱这一款。

    她还是喜欢强悍硬朗型的。

    例如从前的王八羔子唐王殿下。

    这可真是王八配绿豆,对眼儿呀。

    “叫嫂子在外头喝了这么久的冷风,咱们回去喝口热茶就好了。”明秀对唐王妃还是很抱歉的,见唐王妃颔首,她目光漫不经心地扫过了萎靡在地的荣王妃身上,沉默了一会儿,却突然笑了,推了推慕容宁的大脑袋,见他歪着头幽怨地看着自己,因这是做正经事儿的时候,不得不柔声安抚道,“乖,往一边玩儿去,啊!回头,咱们好好儿说话。”她一推,就见慕容宁脸上的表情破裂了。

    “阿秀你推我。”他指控道。

    还是不是真爱了?

    “我还有事……”

    “可是腿还软呢。”慕容宁一瞥一瞥地看着她,两只手就跟八爪鱼似的抱着她不放,小声儿说道,“这么多人使唤,叫他们来!”

    “你呀。”明秀对这家伙无可奈何,心里却又有些隐秘的欢喜,咳了一声叫王府的亲卫提住了荣王妃就往外头拖去,自己拖着抱得自己喘不过气儿来还嘤嘤嘤哭泣的慕容宁就到了了大门外,就见外头庞家人见荣王妃这是不好了一哄而散,便对荣王妃笑了笑,柔声说道,“这就是弟妹的盟友,实在不足为惧。”

    她敛目,面上慢慢地露出森严肃穆的表情,大开了王府大门指着荣王妃厉声呵斥道,“身为皇子妃,弟妹不为皇家表率,却蝇营狗苟暗箭伤人,简直就是给陛下母后抹黑!你如此无德,不闭门家中思过,竟还敢出来为恶?!”

    她一声令下,荣王妃就叫亲卫给摔出了大门,整个人都乱七八糟地落在地上,肮脏凌乱。

    “我虽是新妇,却也知皇家体面。弟妹这样无状,我做嫂子的,只好多教导你些道理,叫你日后不必这样狂悖,竟往兄长王府上大喊大叫,还与个犯官之家沟通往来!”见荣王妃伏在地上,在四周人家异样的目光里几乎要把头给埋进雪里去,明秀只是笑了笑,温声道,“我虽然严苛了些,却都是为了弟妹好,弟妹若明白事理,就该明白我的心意。我也是不得已,总不好叫弟妹没个人管束,日后更给皇家,给五皇弟丢脸,是不是?”

    她口口声声都是大道理,竟方才抽了荣王妃,还希望得一声感谢。

    荣王妃感谢个屁!

    若是目光能杀人,她都恨不能把眼前这个得意的女人千刀万剐,又见明秀对她微微一笑,荣王妃嚎叫了一声,转身踉踉跄跄地扶着方才噤若寒蝉不敢动的丫头们走了。

    这一路走一路都是血,各家是个什么心情,就不必多说了。

    安王妃彪悍还嘴巴好使,是个不好招惹的。

    “不知好歹就是弟妹这个意思了。”明秀却不以为然,还对嘴角抽搐的唐王妃笑道。

    唐王妃天幸自己不是明秀的对头,不然只怕都得被气得英年早逝的,见明秀转头还对自己笑眯眯的,她哼了一声,却忍不住噗嗤笑了起来。

    叉着腰笑得浑身乱抖,唐王妃自己开心了一会儿,这才抹着眼睛叹气道,“罢了,你有这样的手段,复儿留在你这儿,我也不必担心什么了。”明秀允文允武的实在是全挂子的武艺,就算今日这事儿传开了,众人也只会说荣王妃不好,不去说明秀嫉妒。

    唐王妃想了想自己的名声,服了。也不说喝茶了,回头叫了慕容复在自己眼前,指着明秀笑道,“在婶子家住几日,好不好?”

    慕容复小脸儿迟疑地看了看对他笑得十分温柔的明秀,抬头看了看唐王妃,抿着嘴角不说话,却拉住了唐王妃的衣角。

    “复儿若留在这儿,我天天给复儿讲故事。”明秀温声道。

    慕容复听了眼睛一亮,然而想到了什么,却退后了一边,奶声奶气地与唐王妃说道,“在母亲身边儿。”会讲故事会带着他玩耍会笑得很慈爱的四婶他很喜欢,他也很喜欢在她的身边打转,可是他的心里头,母亲却是最重要的,若是要为了婶子就要看不见母亲,他宁愿没有故事玩具小伙伴儿的。

    唐王妃目光落在儿子依恋的眼睛上,怔了怔,眼眶微微发红。

    “你这孩子!”

    “母亲。”慕容复咧着小嘴儿小声儿地叫起来。

    “复儿舍不得嫂子,嫂子还是带着他罢。”明秀觉得慕容复是个十分有心的孩子,虽然年纪小,然而年少看到老,就知道他的性情,舍不得叫他失望,便也在一旁劝道。

    “可是……”唐王妃就是觉得儿子在娘家住得不自在,不说几个侄儿侄女儿对儿子的恭敬不像自家人,她也担心家里头流言蜚语的叫慕容复心里生出什么阴影。

    “也好。”迟疑了许久,等明秀不再劝说自己,唐王妃便一咬牙抱住了笑开了花儿的儿子,与明秀叹息道,“我本觉得你家里头自在,你又是会照顾孩子的人,只是没想到……”她虽然说得很遗憾似的,可是抱着与自己头碰头拱在一起的儿子,却又觉得心里熨帖,忍不住摸着儿子的小脑袋瓜儿笑道,“这孩子,竟是个磨人精。”她说完了,也不再与明秀多说什么,抱着儿子就走了。

    明秀今日神功无敌十分威武,低头见自己身上没沾上血,为自己的伸手满意了,拖着哼哼唧唧只说自己怕得腿软的慕容宁回了后院儿。

    后院儿里,二公主带着两个侄儿巴巴儿地趴在门板上往外看,见了明秀的身影,二公主眼睛亮了,急急忙忙地跑过来拿小身子去试图拱开自家亲哥。

    只是二公主虽然很肥,力气却不如自家二哥,这没良心的二哥也不说让让妹妹,就哼笑着继续扒着自家媳妇儿。

    二公主拱得一脑门子汗,愤愤滚回了侄儿们的面前,之后三个孩子都用讨债的脸来看无耻的安王。

    慕容宁叫明秀拉着回了屋子,不打不撒开了自己的手臂坐在明秀的身边,见了明亮的三根小蜡烛头儿,他沉默了一会儿掐指一算,自家蜜月还没过完呢。

    顺便说一句,蜜月这词儿就来自自家媳妇儿的友情贡献了,安王殿下很喜欢这其中带着甜蜜意味儿的意思,恨不能将这个拖延成蜜年来。此时看二公主还虎视眈眈,他低头想了想,抬头就用十分慈爱的眼神看住了她。

    这等变脸功夫唬了二公主一跳!

    “囡囡玩儿的好么?”

    “好。”二公主歪头想了想,点头。

    “和复儿一起玩儿,开心么?”

    “开心。”

    “复儿都回去了,囡囡什么时候回去呢?”这其中少了几个步骤,不过安王殿下等不及慢慢儿问了,左右就是一只肥仔儿,想必很好糊弄。

    “母后说,叫我在嫂子家住几天。”二公主想到临走前皇后与自己叮嘱的话,迎着慕容宁那震惊的美貌脸庞便认真地说道,“母后说,宫里不太平,不叫囡囡在宫里。”她虽然不大懂事,可是却也见了母亲顺妃这些日子露出了忧容,又有皇后抱着自己看向窗外的冷凝与沉默,那种叫人心头肃杀的感觉让二公主很害怕,这种害怕不知道怎么说,却叫她敏锐地不想留在宫里。

    “不太平?”明秀诧异问道。

    二公主到底小,明秀也没有想过要问她究竟,伸手唤了跟着二公主一同过来的宫人问道,“宫里如何了?”

    这宫人却是顺妃的心腹,不然不会放心叫她服侍二公主,此时急忙给明秀福了福这才有些不甘愿地说道,“娘娘们也是得小心了,那芳嫔竟然有孕了!”见明秀目光一闪,她急忙叹气说道,“王妃也觉得芳嫔运气好?她是个得志便猖狂的小人,从知道有孕就在宫中折腾,宫里都装不下她了似的,咱们娘娘也是担心公主叫她看见吃亏,因此奴婢们带着公主躲出来。”

    若冲撞起来,还是二公主要吃亏的。

    “二妹妹不在宫中没有妨碍么?”明秀便担忧地问道。

    “皇后娘娘允了的。”这宫人舔了舔嘴唇,有心想要叫明秀多知道些,便急忙说道,“皇后娘娘还说,近日几位王妃不要往宫里去,恐叫人坑陷。”

    “我知道了。”明秀觉得芳嫔这一胎来得蹊跷,这位可是在皇贵妃手底下讨生活儿的,就算叫顺妃点破了秘密,却也不该这样快就有孕不是?

    莫非还仁者无敌不成?!

    从前看过太过宫斗戏,明秀深知拿有孕来陷害仇敌是多么好用,想到了这个,她心里就一冷,低声说道,“芳嫔,莫非是要陷害母后?”

    皇帝喊得热闹要废后,可是却并没有什么要紧的把柄,然而若是皇后坑害妃嫔弄死皇家血脉,这罪过可就大了。

    心里想着这个,明秀急忙与这宫人叮嘱,叫她回宫将自己的担心与皇后说一说,叫她警醒,不要在这关头着了皇贵妃与芳嫔的道儿。

    安王妃心里记挂皇后,还想着这只怕是宫斗高手在做局,却不知此高手本不是什么有毅力的性子,已然发作。

    奢华奢靡的宫室之中,一声瓷碗砸碎在地上的哗啦的悦耳的脆响,皇贵妃手上还保持着捧碗的姿势,却看着在自己面前捂着小腹一脸痛色软倒的芳嫔,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姑母……”芳嫔仰头悲怆地喊道,“你为什么要害我与陛下的孩子?!”她伏在地上,身子底下,慢慢地散开了鲜红的血水来。

    皇贵妃看着这一幕,突然后背发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