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3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五日之后明秀就到了宫里的消息,皇后与昭贵妃叫她回去吃饭。

    顺便带上在安王府白吃白喝白睡的二公主。

    听了这个消息,因被霸占了自家床铺的安王殿下弹冠相庆,几乎迫不及待地就操起了哼哼唧唧在嫂子身边住出了感情的肥仔儿二公主就往宫里去了,一边将抱着明秀一根手臂的二公主给提起来丢车里,一边感慨地说道,“可算来接人了!”

    二公主用讨债的脸表示要跟嫂子一起睡听故事,于是安王殿下失宠五天,睡了五天的书房,真是空虚寂寞冷呀。

    “你呀,也不知道让让二妹妹。”明秀忍不住笑着低头给仰着头撅着嘴巴的二公主擦嘴,见慕容宁美丽的脸上十分哀怨,唧唧歪歪地拉着她的手到处拱,便摸了摸他的头柔声说道,“平日里,也不是没看顾你。”

    虽然不能睡在一起,不过明秀也常常给饿得嗷嗷叫的安王殿下点儿好处,挨挨蹭蹭总是少不了的。

    “你不知道那日子,真是……”习惯了与明秀睡在一起,慕容宁孤枕难眠总是能睁着眼睛到天亮。又因如今总是挨挨蹭蹭的,安王殿下心里一股子火气发不出来,抱着被子在床上打滚儿一晚上,第二日总是要留下一些额外的痕迹。

    吉祥就是在书房侍候的,收拾了两天书房的软榻,现在看慕容宁的眼神充满了惊恐。

    小厮太漂亮也很为难的,吉祥就担心自己魅力太大,哪一天自家王爷忍不住了,把他给就地正法了!

    若有这么一个悲剧,那可怎么活呢?

    已经与鹦哥儿很要好,就等着明年成亲的吉祥都不爱给主子收拾书房了。

    明秀听见鹦哥儿与自己这样抱怨的时候都要笑死了,只觉得吉祥这小厮跟慕容宁简直绝配,都又蠢又二,见慕容宁眼巴巴地看着自己,也明白他的委屈,神色便越发温柔地安抚道,“这回回宫里,咱们不是把二妹妹给送回去了?”

    “这可真是太好了。”慕容宁幽幽地说道。

    二公主低头把一把小瓜子儿给塞进嘴里,鼓着胖嘟嘟的脸颊咀嚼了一会儿,看了看一脸菜色显然欲求不满的苦逼二哥,一转头,喷着瓜子儿就撅着嘴巴啃在了明秀白皙的脸上,拱了拱又蹭了蹭,含糊地说道,“舍不得,嫂子。”

    在宫里,哪里有在嫂子面前随意吃喝快活呢?

    二公主都不想回宫了。

    “小崽子!”慕容宁脸色狰狞地摁住了扒拉着短胖四肢的二公主,就要人道毁灭。

    “行了,瞧瞧你小气的那样儿。若伤了二妹妹,母后可不会叫你好过。”明秀摸了一把脸,二公主的口水都流下来了,不由哭笑不得地拿帕子给自己擦脸,见慕容宁转眼就跟二公主掐成了一团,整个车都晃悠,越发说不出话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安王妃养了两个小孩子。

    只是明秀这些日子虽然闭门家中只带着二公主与慕容宁玩耍,却也听说过宫里隐隐传出的风声,其中芳嫔小产,皇贵妃……如今该叫庞氏了,阴谋陷害皇家血脉被废了位份打入了冷宫,连荣王都被连累了的传言闹得沸沸扬扬的。

    想不明白芳嫔这小产怎么就算在了庞氏的头上,竟然没有坑着皇后,明秀却在心里松了一口气。虽然这些日子早朝上皇帝又异想天开,说后宫妃嫔小产是皇后不作为没有尽到恩泽后宫的典范之故,吵吵着要废后,不过这一回,朝臣们连劝都不愿意劝了。

    天天要废后,大家都累了啊。

    朝中都冷眼看着皇帝闹腾,又见皇帝上蹿下跳地要废了太子,什么都不说,转头就把自家的女孩儿们都往东宫送。太子眼瞅着根基稳固,皇帝这又有点儿神经病的趋势,没准儿什么时候就要不好,此时攀上太子可划算多了。

    只是太子也不知是不是吃错药,竟然一个臣女都没有要,东宫并未进新人。

    当然,为了表示太子殿下的心跟群臣在一处的,东宫赐出了不少的东西。

    明秀听到这个消息,不管太子是因为什么没有广纳妃妾来拉拢朝臣,都是为太子妃欢喜的。

    想到这个,她便含笑摸了摸二公主的头,眼神温和了起来。

    二公主仿佛能感觉到明秀的欢喜,拿软乎乎的小脸蛋蹭了蹭明秀的手,转头一口咬在了兄长的手上,之后一顿在慕容宁嗷嗷叫着的声音里松开了嘴,面无表情地坐在了明秀的身边,在后者诧异的目光里拱了拱嘴巴,吐出了一颗小烂牙。

    明秀咳了一声,用谴责的眼神看着目光游移的慕容宁。

    “看你招她!”抬手将二公主的头抬起来,明秀往二公主的嘴里看了看,见掉了的是一颗门牙,只是并没有出血,显然是早就活动了,心里就松了一口气。拿帕子将二公主的小牙给抱起来,这才在慕容宁泫然欲滴之中好笑地说道,“叫顺妃娘娘看见,看饶不饶得了你。”

    大好的闺女送过来五天,牙没了……

    亏了二公主性子怪,哪怕是这个时候也只是张着眼睛看着明秀手里的牙齿,也不哭也不闹,抬头用讨债的眼神阴森森地看着自己的仇人,明秀心里越发抱歉,抱着二公主软乎乎的小身子,点了点慕容宁的头。

    因自己干了这样的坏事儿,慕容宁也垂头丧气,歪在明秀身边伪装正在检讨。

    “坏!”二公主见这兄长眼睛滴溜溜地转,就知道他装的,指着他认真地说道。

    慕容宁把脸隐藏在阴影里,在明秀看不见的方向对二公主龇牙咧嘴,一脸威胁!

    明秀又不是瞎子,都看见了,却只是笑眯眯当没有看见,这一路就这样复杂地往宫中去了。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皇后的宫中,明秀的眼角就微微一跳,只觉得皇后面上有淡淡的肃杀,虽然很快就一闪而过,却叫她心里头发凉。

    “我与你母亲在宫里想着你,只是因宫中多事不好叫你们进来,如今叫我瞧瞧气色如何?”皇后拉着明秀细细地看了,见她面容娇艳水润,气色极好,心里有些疑惑,又见慕容宁一脸憋得够呛,有心想说点儿什么,到底嘴角抽搐地忍住了。

    莫非……这是儿子还不行?

    皇后娘娘已经决定给儿子补补了。

    昭贵妃却看不出这个,正高兴着呢,见皇后与明秀慢吞吞地说话,顿时不耐烦地把自家儿媳妇儿给拉过来,示威地看了一眼笑着摇头的皇后,看着她拉过二公主去,二公主张着自己的小嘴告状要求抽她四哥,也不管儿子死活的,只与明秀说话。

    “你好多天不进来,我可想你了。你看看这个,一会儿你拿回去,夏天正好儿用得上!”

    昭贵妃怀里抱着一个大大的玉枕,就往明秀的怀里塞。

    这玉枕触手微凉细腻,白玉莹莹,显然是极好的材质,明秀急忙笑道,“母亲用罢。”

    “我还有呢。”昭贵妃可大方地说道。

    皇后无语地回头看着这个拿自己宝贝补贴儿媳妇儿的昭贵妃,便也笑着与明秀说道,“叫你拿着你就拿着,我宫中还有几个,不缺这一个。”她说完这个,便又叫宫人去自己的库房取了差不多一样儿的玉枕与各色的首饰宝石字画儿的,一份给了明秀,另外两份叫送出宫去给太子妃与唐王妃。

    明秀可算知道自家婆婆拿着皇后的私房补贴自己了,见昭贵妃竟然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谢过了两个婆婆,又对一旁对二公主没了牙无动于衷,只是柔柔地笑着的顺妃微微颔首,露出歉意的表情。

    顺妃只是微笑。

    看着闺女与安王在皇后面前掐起来,顺妃是欢喜的。

    这样吵闹才像真正的兄妹。二公主这辈子恐怕是不能够有一母同胞的弟弟了,若是孤身一个,日后的日子怎么过?没有兄长做主的公主,哪怕是皇女,也未必会叫人看在眼里,如今有几个兄长的照拂,二公主也能叫顺妃放心。

    就是看明白了这些,顺妃对皇后才越发忠心,对昭贵妃也十分恭敬,不敢逾越猖狂。

    “你们成了亲,我就放心了。”皇后断了眼前慕容宁与二公主的官司,这才看着被判有罪的便宜儿子委屈地一头滚进了儿媳妇儿的怀里,想到糟心的二儿子一家,她心里轻轻叹了一口气,便与明秀笑道,“看着你们好,我与你母亲这心里才快活。”

    明秀默默咀嚼这句话,却觉得有些怪,将这股子异样给压在心底,她便笑道,“若不是宫中事多,我是想天天进宫来讨母后母亲的好处的。”她笑吟吟地将手摸过了身边的宝贝,见皇后笑了,也跟着笑了。

    “你也听说了是不是?宫里可热闹呢!”昭贵妃虽然对皇帝没有什么感情了,不过却深恨庞氏,听了明秀的话急忙拉着她的手哼哼地说道,“风水轮流转,也有她阴沟翻船的一日!做姑母的竟栽在了小辈的手里,叫小辈给夺了宠!”

    皇帝扬言芳嫔做能再有孕就晋她为皇贵妃,还迫不及待地削了庞氏的位份给芳嫔让路的事儿,宫里就没有不知道的。想到当年自己被堂妹夺去帝宠时那被亲人背叛的痛苦与心伤,皇贵妃就忍不住冷笑了一声。

    那个时候她伤心的,不仅是皇帝的冷落厌弃,而是来自至亲的背叛。

    那是叫自己的妹妹从背后捅了一刀的绝望。如今,庞氏也该尝尝滋味儿了。

    “翻船?”

    “芳嫔并没有身孕,这瞒得过陛下,瞒不过咱们去。”顺妃便和声说道,“那太医都是叫她收买了的。芳嫔以为自己做得全无痕迹,却不知那太医早就来与皇后娘娘禀报,若不是娘娘允许,他也不敢生出这样大的谎言。”

    “芳嫔想要踩自己的姑母,本宫成全她。也叫庞氏尝尝叫至亲陷害的苦楚。”皇后含笑扫过了昭贵妃,之后便温和地说道,“庞氏当年亏欠了的,如今,是该还回来的时候。”既然有胆子当年入宫,就要有心理准备落到今日的下场不是?

    人心都是偏的,皇后厌恶庞氏,自然也想要给昭贵妃讨回这么一个公道。

    “冷宫里,她住得还挺舒坦。”顺妃知道皇后的心意,便在一旁笑道。

    皇后微微颔首,见昭贵妃脸上带了笑意,也微微笑了。

    她只是没有想到皇帝真的这样无情,庞氏到底是他宠爱了很多年的女人,可是在他的眼睛里,仿佛那根本不算什么,一旦不喜欢了就随意作践,甚至一点的体面都不留。干净利落地就废到了冷宫去。

    这样凉薄无情的男人,实在叫皇后心生忌惮。

    如今她还根基稳固,若有一日不稳了,只怕自己膝下的几个儿子都要倒霉。

    皇后心里微动,微微敛目,就见昭贵妃拉着明秀起身,急忙笑问道,“这是要做什么去?外头冷,你不如在屋里下棋多好?”她见昭贵妃已经开开心心地往身上披了披风,便知道她是要去做什么了,无奈地将身边一个小小的白玉暖炉给昭贵妃放在怀里,叹气道,“你何必记挂一个那样一个人。”

    “天天看她倒霉,我才开心能吃得下饭呢!”昭贵妃可不是那种见人落魄不能再在自己面前搅风搅雨就从此不放在心上的人,贵妃娘娘心眼儿小着呢,就想多看仇人的凄惨样子,此时便哼道,“要我说,她多凄惨,我都觉得不够!”

    “冷宫里折腾人的花样儿多了去了,你若是愿意,就吩咐人折腾她去。”皇后见昭贵妃就爱这一口,也就不劝了,无奈地叫人跟着人陪着昭贵妃去欺负庞氏,又教她如何欺负人,却还是叮嘱道,“只是要离她远些,不许自己动手脏了你的手。”

    庞氏若狗急跳墙,伤了昭贵妃,谁都没处哭去。

    “哎呀你越来越唠叨!”昭贵妃不耐烦地拉着明秀就走。

    明秀叫婆婆兴高采烈地拉着去欺负人,觉得这世界都裂了,回头见皇后无奈地笑笑,正拉住了也要跟着自己去的慕容宁叫他在面前说笑,抿嘴儿笑了一下,这才与仰头仰头开开心心的昭贵妃笑问道,“咱们去见庞氏么?”

    昭贵妃用力点头,冷笑道,“可有她这一日了!”

    明秀对昭贵妃怎么可怜都不在意的,她素来偏心昭贵妃,也不劝昭贵妃什么“得饶人处且绕”这等狗屁不通的大道理,一路就顺着后宫奢靡的亭台楼阁慢慢地往后走去,越走越荒凉,直到到了一处远离后宫繁华的凄凉破败的大殿,方才止住了脚步。

    看着这个白日里还透着阴森森冷气,大殿上的瓦片都缺了几块儿的冷宫,明秀只觉得一股子寒气从身后冒出来,仿佛听见那大殿之中隐隐传来了女子细细的模糊的哭声,还有一些奇怪的声音,叫素来胆子大的明秀都有些寒蝉。

    她没有想到冷宫是这样破败的地方,也没有想到皇帝竟真的这样狠心,将庞氏给丢来了这儿。

    昭贵妃方才说得兴高采烈,此时也打了一个寒战,抱住了明秀的手一同往里走。

    皇后叫人跟过来的宫人都围过来,护住两个主子一同进去。

    “每回来,我都害怕。”昭贵妃来冷宫看庞氏的笑话也不是一回了,却还是哆嗦着与明秀说道。

    她这个时候又怕了,明秀无奈笑了一声,顺着昭贵妃的后背慢慢儿地安抚起来。

    她走进了这昏暗的大殿,才看见这一处竟四处漏风,冷风呼啸着进来,又照不到阳光,竟比外头还要阴冷数倍。而这昏暗的大殿之上,她就见几个年老的宫人围着一个美艳的女子,将一桶一桶的冷水泼在了她的身上。

    庞氏浑身都是冰碴子,将身子蜷缩成一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