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4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庞氏趴在地上,一点儿都没有想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

    明明几天前,她还是那个后宫艳压群芳的皇贵妃。

    可是转眼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叫从前自己眼里跟蝼蚁一样低贱的奴才随意欺凌,不能将她们杖毙不说,还叫不知多少的□□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怨不得总是听说哪一朝某某妃子入了冷宫就疯了,庞氏从前还不相信。

    不过是落入冷宫,使出手段复宠就好,况能在宫中厮混的女人哪个心理不强悍呢?何至于叫帝王厌弃就发疯?

    可是她落在这境地才明白这个缘故。

    太折磨人了。这些在冷宫里住了一辈子的宫人心理都有疾病,都喜欢折磨从前高高在上的主子为乐。冷宫本就不叫人放在心上,因此沦落过来的妃嫔在她们的手上,不知吃过多少的糟践,这样才是叫人发疯的缘故。

    先头那个掉进冷宫的和嫔就已经疯疯癫癫,天天见了这几个宫人就尖叫reads;。

    疯了的这些宫人就不在意了。她们就喜欢折磨清醒的。

    哪怕庞氏外头还有一个荣王,还有一个大公主,在宫人的眼里都不算什么。

    若荣王与大公主得力,庞氏怎么会沦落到冷宫里来。

    想到昨日夜晚叫人往嘴里灌了许多的冷水又给推进了井里头,今天早上才被提上来,庞氏是真觉得害怕了,竟端不起自己皇贵妃的架子,爬到了几个嬉笑的宫人的脚下央求放过她,然而她入冷宫那一日身上的值钱的首饰都被拿走了,谁会理睬她呢?

    其中一个没有看见进门的昭贵妃与明秀,正笑嘻嘻地一脚踹在了她的小腹上,看着她咳嗽起来,一口一口地往外吐着水,本想继续给她多灌些凉水下去,却猛地见着了后头的昭贵妃,露出惊容后,急忙赔笑上来请安。

    别看昭贵妃也是个失宠的倒霉蛋儿,谁敢碰一下试试!

    皇后不千刀万剐了她才怪了呢!

    “给娘娘王妃请安。”见是昭贵妃又来了,知道这庞家两姐妹之间的爱恨情仇的,这宫人眼珠子一转急忙赔笑道,“这地方冷得很,娘娘贵足踏入此地,实在是奴婢们的荣幸。”她看见扶着昭贵妃的明秀,面上露出几分惊艳,讨好地笑道,“给王妃请安。”

    她虽然从未见过明秀,然而看与昭贵妃亲近,又是王妃品级的打扮,就知道是安王妃了。

    “这是……”明秀见庞氏形容凄惨,全没有了从前的盛气凌人,便抬了抬头笑问道。

    “这是罪妇庞氏。”这宫人急忙笑道,见明秀的嘴角微微勾起,也不训斥她们私刑,就知道明秀的心意了。又见昭贵妃正目光冷淡地看着对面那个匍匐在地的女人,又恭敬地说道,“不是奴婢们折腾人,只是来了这冷宫的总是些犯了错的妃嫔,此时不好生□□起来,回头闹腾起来,奴婢们也没法儿管束。”

    明秀微微颔首,转头询问地看着昭贵妃。

    她对冷宫印象并不好,看着庞氏吃苦,谁不震惊是骗人的,只是庞氏如何,真的与她无关。

    她不是一个冷酷的人,然而也不是一个随意播撒同情心的好人。

    庞氏落到如今的地步,只能说技不如人,与人无尤。

    当年她能踩着昭贵妃上位,如今自然也可以叫小辈给踩下去,因果轮回,谁心疼谁呢?

    “姐,姐姐!”庞氏见对面的昭贵妃,目光落在她惬意的脸上,就见这个从前叫自己不看在眼里,甚至觉得极傻的女人一身盛装叫儿媳妇儿恭敬地扶着立在她的眼前,仿佛是天上地下的距离一样,急忙趴着过来哭着央求道,“姐姐给我说句话!求姐姐去求陛下,我是冤枉的呀!”

    “与我无关。”昭贵妃早就看着庞氏不好了,只是这是第一次与她说话,见庞氏苍白的脸惊恐地看着自己,便摸着怀里的儿媳妇儿的温暖的手冷淡地说道,“你以为,陛下不知道你是冤枉的?不过是芳嫔比你得宠。你老了,他不喜欢你了,所以你做什么,都是错的。”

    她说起这个的时候,脸上就露出淡淡的讥讽。

    当年她抓着这个堂妹厉声质问她与皇帝的私情的时候,春风得意满脸娇羞的妹妹,也是这么回答她的reads;。

    她不叫皇帝待见了,皇帝烦了她了,换一个人宠爱,有什么不对呢?

    看着庞氏如被雷击一样的表情,昭贵妃心里却十分地痛快。

    “你如今这模样都是活该,我看你笑话来不及,还救你?做梦呢!”昭贵妃才不怕叫人看见自己这么狠毒的模样儿呢,因她很有信心就算明秀皇后顺妃等人看见自己这模样,也不会嫌恶自己半点,越发仰着头冷笑道,“我每日都过来,就是看你狼狈,怎么了?”

    “姐姐?”庞氏怔怔地看着昭贵妃,转头看明秀。

    她就不怕儿媳妇儿厌恶她鄙夷她?

    “拖远些,不要叫她伤了母亲。”明秀却不以为意,轻声吩咐身边的宫人将庞氏给拖远了,这才柔声与昭贵妃说道,“母亲忘了母后的叮嘱不成?怎样欺凌都随您,只是要叫她远远而的,叫她不能伤了您。”

    “忘了。”想到皇后笑里藏刀的样子,昭贵妃猛地缩了一下脖子。

    “咱们看完热闹赶紧回去,回头,我陪您下棋。”明秀笑眯眯地说道。

    说到下棋昭贵妃脸上就露出了几分愤慨,正要与明秀抱怨一下皇后不知吃错了什么药,棋风竟然凌厉了起来,还不许贵妃娘娘拿棋盘上的棋子儿“研究”一下了,想到这是在庞氏的眼前,她心里冷哼了一声,再次看住了这个堂妹。

    “我今日看见你,心里痛快许多。你也放心,你在冷宫的日子我都打点好了,必叫你过得不好的。”昭贵妃见大殿的里头传来了许多女子的疯疯癫癫的笑声与幽幽的哭声,又见庞氏听见这些就很惊恐地缩成了一团,目光变得悠远了起来。

    若是没有一个好儿子,若是没有皇后的庇护,早在她当年失宠的时候,是不是下场也与这些冷宫中可怜的妃嫔一样凄惨?就算不疯,可是却也不会过得很好。宫中人都生着一双势利眼,无宠没有地位,还叫与她有仇的得宠的皇贵妃打压,那样的日子该是什么?

    也未必比庞氏眼下好多少罢?

    她唯一还能牢牢记住的,就是失宠的那年的冬天,格外地冷,可是宫里一根炭都没有分给她的宫中。就算宫人去讨要,却被骂回来说昭贵妃娘娘自己没能耐还不如冻死算了。堂堂贵妃,却叫奴才欺凌。

    她吃了这一遭,抱着被子倒在冷冰冰的床上的时候,若不是想到还有个儿子,真的想死了算了。

    皇帝不要她了,家族也不要她了,她挣扎地活着还是为了什么?

    贵妃的自尊不叫她去与那些宫人纠缠,可是真冷呀。

    昭贵妃一直都记得那一天,大雪下了三天,她的宫里就跟冰窖一样冷。见她失宠,宫中树倒猢狲散,从前的宫人都去奉承新人去了,只有两个小宫女陪着她。没有炭,就偷了御花园的树枝来在屋里烧,屋子里全是烟。

    她心灰意冷地等死,却等来的是破门而入的皇后。

    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用可怜的眼神或是怜悯的话来给她安慰,只是温和地叫人散去了屋里的烟气,叫人端了许多的炭进来,又叫人给她身上盖了厚厚的棉被,笑了笑,就走了,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很寻常的事情reads;。

    她倔强地不肯与皇后道谢,可是皇后走了以后,她却缩在被子里痛哭失声。

    原来有的时候,叫人温暖的,也不过是那一点点从前不值钱的炭火,还有一个人对她看顾的心意。

    那个时候,她的宫里头,似乎比这冷宫还要冷。

    昭贵妃静静地看着被拉到了远处,叫人拉着叱骂,一下一下打在身上发出哀嚎的庞氏,突然觉得自己竟不需要再看这个女人了。原来她一直记在心中的仇恨,也没有自己想象得那样了不得,不能撒手。

    她有更多在意的东西,眼前这个,就不是那么重要了。

    “好好儿服侍皇贵妃,侍候好了,本宫有赏。”昭贵妃傲然地对那几个点头哈腰的宫人说道。

    她以后不会再来看庞氏的凄凉了,只是却不会饶恕她。

    她吃了苦也就罢了,可是她儿子的,因这对母子过得委屈,她不会就这样算了。

    明秀看着突然想开了的昭贵妃,心里一松,脸上就露出了微笑。

    “您比她过得好。”明秀挽着昭贵妃的手臂,见她看过来,娇艳的脸上露出了得意,便温柔地说道,“您有母后,有阿宁,有我。咱们都喜欢您,把您放在心上。可是她呢?”她点了点庞氏,柔声说道,“却什么都没有。”

    从庞氏被废,庞家就如同当年舍弃了昭贵妃一样地舍弃了她,一门心地侍奉起了芳嫔。庞家也就罢了,可是庞氏在冷宫这么多日吃了这么多苦,荣王却仿佛不知道一样一声不吭,这其中的姿态,不是傻子都能想明白。

    荣王,她的亲生儿子,对她都避之不及了。

    “你说的对,我确实比她过得好。”昭贵妃看着笑吟吟,不管自己做了什么都站在她身边的明秀,想到皇后慕容宁,甚至想到了顺妃,脸上就露出了笑容,那点抑郁与不喜都散去了,又听见了庞氏的一声哀嚎,转头看过去,却意兴阑珊。

    庞氏叫骂骂咧咧的宫人给推在地上,其中一个宫人从头上拔下了一根簪子,用力地刺进了她的手背,眼见鲜红的血就流出来,看着就叫人心惊肉跳。后头竟还有一个宫人端了热水来泼在她的身上,说是给她暖暖。

    “没意思。”昭贵妃觉得自己应该看得很开心,却又觉得不过如此。

    “母亲累了,咱们就回去。”明秀看了庞氏一眼,眯了眯眼睛,想到庞家的那个叫慕容宁打死的丫头,轻轻地说道,“庞家,这次损失了许多。”死了三个要紧的小辈,折损了一个皇贵妃,“失了”一个皇子,又死了一个美貌的姑娘,庞阁老竟然还没有救出来,眼看着,庞家是要起不来了。

    至于芳嫔的皇贵妃,真是跟天上的浮云一样,等名分真的下来再说罢。

    昭贵妃连连点头,不屑地说道,“你不必在意,不是那丫头跑得快,在宫里我就打死她了!”她见明秀对自己感激地笑了,便摸了摸她的柔软的头发目光软和了许多说道,“你别怕,有我在,谁都不别想打阿宁的主意!”

    “我就都指望母亲了。”明秀撒娇地蹭了蹭昭贵妃的手。

    “你放心!阿宁若敢叫你不开心,看我怎么收拾他reads;!”还是软乎乎的女孩儿可爱呀,昭贵妃叫明秀撒娇得心都软了,冷宫里都变得天光大亮,一时间觉得自己英雄极了,仰头挺胸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儿,还给明秀支招道,“这小子腰间是弱点,他叫你生气了,你就捅他!”

    那真是一捅就软呀!

    明秀顿时咳了一声目光深沉,默默地看着卖儿子的老岳母。

    “记得啊。”昭贵妃还在叮嘱,叫儿媳妇儿不要吃亏。

    她可知道了,就比如唐王妃挠唐王的时候,唐王竟然敢反抗敢跑,跑起来飞快抓都抓不住。

    明秀若能捅软了儿子,儿子还怎么跑呢?真是生死都在儿媳妇儿的手里了。

    卖了儿子的贵妃娘娘觉得自己做了一件大事,心旷神怡哪里还记得什么庞氏呢?拉着明秀就走了。

    明秀回头,就见冷宫慢慢地离自己远去了,漠然地收回目光,与婆婆继续讨论如何欺负安王殿下。

    这个话题,可比庞氏要招人喜欢多了!

    一路哄得昭贵妃欢喜极了,明秀就与她一同回了皇后的面前,就见此时顺妃正抱着二公主吃东西,皇后面前只有一个满脸通红目光潋滟的安王殿下在垂头不知听笑眯眯的皇后说话,觉得慕容宁这模样儿有点儿怪,明秀急忙上前笑道,“我与母亲回来了。”

    “回来就好。”皇后笑眯眯地说道。

    慕容宁抖了一下,有些幽怨地看了明秀一眼。

    安王妃莫名其妙,觉得这家伙吃错药了。

    “回去罢。”皇后拍着明秀的手赶人,一点儿都没有想到是这母后自己说“思之如狂”叫人进来的。明秀总觉得皇后的眼神怪怪的,一拉慕容宁的手,只觉得手中滚烫,仿佛还在颤抖,手上还十分用力。

    这是病了?

    她迟疑地看了慕容宁一眼,见他轻轻地喘着气儿,面容难耐。

    嘴角一抽,安王妃有点儿明白了,急忙拉着这厮告退,出了皇后宫中急忙摸着他的头,滚烫滚烫的。见他将头放在自己手中小声儿呻/吟,不由哭笑不得地问道,“母后给你吃了什么?”

    看这销/魂模样,仿佛是大补呀!

    可见皇后多担心呀。

    “鹿血,新鲜的。”慕容宁红唇越发鲜艳,看着明秀仿佛要把她给吞下肚去,目中泛着水意在她的耳边小声儿笑道,“到底是母亲的美意,况总算家里就咱们两个了,我吃些算什么?总之,你得好好儿……”

    陪陪热血沸腾的安王殿下。

    这句话还没说完,呼吸变得越发急促的安王殿下,就觉得自己的衣角被人扯动了一下。

    目光不舍地从红着脸唾了一口的媳妇儿娇艳的脸上挪开,安王殿下不耐往下看去,看见了一只肥仔儿讨债的脸。

    “嫂子留在宫里。囡囡跟嫂子一起睡,讲故事!”讨债的二公主用天真可爱的声音与自家嫂子说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