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想到这个,沈明珠就迫不及待站起了身,要往太夫人的屋里去。

    她心里满心的筹谋,哪里还顾得了别的,一进了太夫人的上房,就叫丫头们都出去。

    不知为何,沈明珠总觉得从方芷兰离开沈家往闵王府去了,太夫人看她的眼神就越发地古怪。

    仿佛心灰意冷,又仿佛有些怨恨,只是太夫人如今话都说不出来了,自然是不必叫她有什么应酬的了。

    她进门之后不理睬卧在床上艰难看过来的太夫人,只往后头去,就见里头码了好几个的红木箱子,眼睛就一亮,转身出来预备叫人来抬走。

    她形色并未瞒着人,太夫人虽然老了,然而在内宅厮混了这么久,哪里有不明白的呢?顿时就想明白她想要做些什么,眼里就滚下了两行浑浊的眼泪来。

    这是她疼爱了十几年的孙女儿,哪怕是卧病在床,她都想着要为她除了方芷兰这样的心腹大患,就为了叫她日后顺遂。

    可是如今,这个孩子竟然这样对她。

    “老太太身子不好,何必这样激动呢?”沈明珠不耐烦地往太夫人脸上看了一眼,有些不喜她落泪,又看了看她的药碗,见里头的汤药还没动,目中就露出几分恼怒来,顿足道,“老太太为什么不喝药?!我好心叫人特意端来的,老太太这是不知好人心么?!”听大夫的意思,若断了这汤药,老太太转眼就得驾鹤西游,那她这些日子小心翼翼是为了什么?

    恐真的守孝,那时闵王府只怕就是方芷兰的天下了,沈明珠亲自动手掰开了挣扎的太夫人的嘴,将汤药给灌了下去,这才放心一笑。

    “您疼爱我,我心里知道。”沈明珠对太夫人还是有感情的,况太夫人素来对她好,她也想着要孝顺祖母,只是如今大难临头,沈家三房眼瞅着败落,各人顾着各人了,沈明珠也就不能多管太夫人的闲事了,看着太夫人呛了满嘴的药,胡乱地给她擦了擦这才柔声说道,“您疼了我这么多年,就最后疼孙女儿一回,也是您与我赔罪了。”想到太夫人引狼入室带回了方芷兰,她脸色就难看了起来。

    太夫人眼泪滚下来,一双颤巍巍的手想要拉住沈明珠,却到底没有拉住。

    她荣华富贵还没有享受完,还不想死。

    虽然不能张嘴说话,可是太夫人只想告诉沈明珠,只要她活着,她还有更多的好处来给这个孩子。

    老国公没了那一年,她偷偷儿藏下了老国公的一笔私房,足足有二十万两。

    那是老国公要留给平王妃与安固侯夫人姐妹的私房,却没有来得及告诉沈国公,老国公就没了。

    她知道这笔银子,因此瞒下来,就是恐有一日自己没了钱要过不了好日子。

    那才是她当初想要给沈明珠的嫁妆,因有这个,所以她从来在沈国公面前都很有底气。

    二十万两银子,远远比她屋子后头那几箱子古董摆件儿值钱多了。

    然而沈明珠只以为太夫人是要叫她救命,懒得听,摔了手就往外走,走到了半路,却见外头进来了一个神色匆匆的大丫头。

    “怎么了?”见这丫头这样惊慌,沈明珠就有些不快地问道。

    “国公爷来了。”这丫头紧着声音小声儿说道,见沈明珠一惊,急忙垂下了头去。

    自家国公爷从来不待见老太太的,哪怕知道继母卧病也从不看望,没想到今日竟来了,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儿。

    与非要跟沈国公对着干的太夫人不同,这府中的丫头哪个不畏惧沈国公呢?

    沈明珠脸上也露出几分惊恐来,心里迟疑了一下,便急忙带着人往外头去,就见外头一脸冷淡的沈国公大步进来,急忙退后了些叫这伯父进来,偷眼见沈国公目光在太夫人身上逡巡,沈明珠心里一个激灵恐叫他看出些什么,急忙赔笑道,“大伯父怎么来了?母亲近日头疼,不好往老太太房里来,我陪着伯父说话儿罢?”

    因沈国公素来在御前得脸,沈明珠目光一闪,就带了几分讨好。

    沈国公却并不看她,只看着对着自己露出希冀表情的太夫人。

    “我过来看看姨母。”因闺女已经嫁人了,沈国公半点儿心理压力都没有,终于能腾出手来关照这姨母了。

    太夫人用力地喘息了几声,对沈国公露出求救的眼神。

    她知道明珠坑了她,只要这便宜儿子愿意帮她寻一个好的大夫来,没准儿就能治好她。就算治不好,也能叫她逃离苦海,不要叫儿女作践无视。只觉得从高大威严的沈国公进来,这昏暗的内室都变得肃然,困扰了她很久了的不知多少的幻像都不见了,太夫人的脸上就露出了欢喜之意,可怜地动了动自己的身子骨儿,眼泪滴滴答答地就落了下来,布满了她的脸。

    沈国公从来没有见过太夫人这样狼狈可怜,挑了挑眉,走近了些,垂头看着她。

    太夫人目光狂喜。

    “姨母精神不错,我放心了。”沈国公退后了一步,冷淡地说道。

    抓着衣襟的沈明珠低低地吐出一口气来,满脸的庆幸。

    太夫人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散去,就听到这样的话,只觉得自己从天上掉落一样,欣喜暮然化作绝望,竟叫她浑身都颤抖起来,猛地吐出一口血。

    “气血旺盛,极好。”沈国公转头往沈明珠的方向看去,见这个格外娇艳,容色绝丽的女子本是要出去唤人,听了这话竟迟疑了起来,之后收回了脚步,就看着头否认慢慢地说道,“今日我来见姨母最后一面,日后都不会再见姨母。”迎着太夫人央求的眼神,他漠然地将眼神放空淡淡地说道,“姨母可知道,为何我今日要来见你?”他说话今日格外细致,竟都不像他了。

    太夫人不管这些,只想叫他带自己离开,可是却知道,自己已经是在做梦了。

    “二妹妹死了。”沈国公嘴里的二妹妹,就是安固侯夫人了,他垂头看着自己粗糙的大手淡淡地说道,“她一生糊涂,拎不清,因此惨死。”

    虽然平日里与安固侯夫人有许多的龃龉,他还抽过妹妹给妹妹没脸,然而沈国公的心里,这个却还是亲妹妹的。想到妹妹死的凄凉,罪魁祸首就是在妹妹幼时蓄意将她养歪了,日后成亲坑了妹妹一生的太夫人,他便静静地看着她轻声说道,“都亏姨母照料。只是二妹妹地下难免孤单,姨母该去陪陪她。”

    他忍到了明秀大婚之后,如今,就不必再忍。

    太夫人听到这,迎着沈国公森然的眼神,浑身恐惧得发抖。

    她是不安好心,可是,可是……

    原来他来,就是为了给她一个希望,然而再用力打碎,看她跌到更绝望的地步去!

    好狠毒的心思!

    “姨母如今这境地,也是吃苦。”沈国公见太夫人越发激动,也不理睬,慢慢地转身,看都不看垂头不敢看自己的沈明珠,冷淡地说道,“那二十万两,多谢姨母多年保管,我带走了。”

    他才知道当年父亲曾给妹妹们留了私房银子,却叫太夫人私自留下。若不是太夫人病了露出破绽,他竟然也被瞒过去了。想到那二十万两银子叫太夫人置了不少的良田,如今几乎翻了翻儿,沈国公便在心中冷哼了一声。

    太夫人听了别的还好,待听见自己最后的退路都被打断,一时忍不住,又呕出了一口血来,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老太太!”沈明珠没听明白什么二十万两银子,只是见太夫人不好,顿时就急了。

    “姨母若死了,吃亏的是谁,你该知道。”沈国公仿佛能看透人心一般,叫沈明珠心中一凉。

    她只恐这伯父是知道了自己做的一切,可是见沈国公并无追究之意,就急忙往太夫人的床前奔去。

    哪怕是加大药量,叫老太太日后更痛苦,她也得叫她活过这几日,叫她安然出嫁!

    沈国公微微转头就看见了身后沈明珠用力去掐太夫人人中的模样,转头走了。

    他自然不会亲手宰了太夫人脏了自己的手,就叫她叫自己最心爱,寄予厚望的孙女儿给送上路,才能叫她更痛苦。

    如此,才能缓解她害了他妹妹一生的仇恨。

    沈国公一路出了沈家三房,也不去看别的主子,一路就回了国公府。

    国公府中十分热闹,恭顺公主与罗夫人都凑在一起,清点着一份儿嫁妆。

    罗遥罗大人的嫁妆。

    因毁了冯家小五的“清白”,阳城伯夫人亲自哭上了门,非说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就赶紧办罢,不然叫没了清白的纨绔怎么活呢?还献上了自家几个豁牙肥仔儿来表示喜欢哪个就认了哪个当儿子,半点儿没将罗遥不好生养当回事儿。又请媒婆上门再三地逼婚,逼得罗大人差点儿上了吊不得不松口同意将婚事提前,急忙就将三年前就预备好了的聘礼给送进了罗家老宅,十分招摇地带着聘礼晃悠了整个京城,告诉各家勋贵,罗大人有人儿了,别打她的主意了。

    说起来,因罗遥往来军中揍了不知多少的勋贵子弟,由揍生出爱慕的,其实不是一个两个。

    不然冯五当年不会天天抱着狗抱着鸡的蹲点儿军营,实在是恐自己没看顾着,罗大人叫别有用心的狼崽子给叼走。

    就这样儿呢,听说罗大人竟定亲了,还有几个平日里深深暗恋,不过是以为罗大人不喜欢男人的勋贵羞答答地表白了一下。

    在这件事情上很有操守的罗大人一一冷漠地拒绝,表示自己是有主儿的了。

    就算是这样,冯家纨绔还看见了一个羞答答地询问,介不介意再多一个夫君的王八蛋,还表示自己愿意做小的……

    纨绔的心都碎了,虽然罗大人再次冷酷拒绝,可是外面的诱惑太大,真的好不放心……

    怎么还不给名分?!

    因急了,冯五这段时间天天往罗家老宅跑,非要赶紧成亲从此把住后院儿,再不许哪里混蛋进门的!

    罗夫人到底心软,听了冯五的哭诉,也觉得这孩子挺倒霉,又觉得闺女大了还是早些成亲更好,便与恭顺公主忙碌起来,给罗遥备嫁。

    恭顺公主最喜欢做媒做亲的了,顿时同意。

    沈国公回府的时候,就见一脸木然浑身杀气腾腾的罗遥僵直地立在地上,由着老娘舅母的提着各色的料子往自己身上比比划划,觉得这孩子心理素质不错,是个可造之材,沈国公便信步走到了恭顺公主面前,拿起嫁妆单子看了看,见上头大多是银子,还有几把前朝有名的宝剑等等,很合适罗遥,便微微颔首转头与罗夫人淡淡地说道,“还有八万两银子的东西,你并入嫁妆里去。”

    那八万两大多都是良田地契,有了这个,家里养着一个纨绔也不是什么沉重的负担了。

    纨绔败家,沈国公心里真担心冯五败家败得罗家去喝西北风儿。

    “不必兄长给她。”罗夫人一怔,急忙说道。

    她怎么还有脸去要兄长的银子。

    “这是父亲临终前留的,我才从姨母手里拿过来。”沈国公便淡淡地说道,“本就是给你们姐妹做私房。”

    “我一衣一线都仰赖大哥,怎好再要这个。”罗夫人是个知足的人,如今这样幸福美满已经足够了,对这笔银子就没有什么多余的感觉,柔声说道,“父亲留下来的,也是要给姐姐们的,我知道大哥心疼我,只是这不该要的,我也不能要。”她目光清明地对沈国公轻轻一福,低声说道,“我得大哥与姐姐们多年看顾,大恩已经不能回报,还求大哥叫我……”

    “你的已经少了,我已叫人往平王府,安固侯府各送十六万两。”沈国公对罗夫人如此视而不见,有些漠然地说道。

    老国公当年虽然对罗夫人并不重视,然而沈国公却能猜到,这其中是有罗夫人那一份儿的,哪怕是远远不及两个嫡女。

    都不差这点儿银子,推来推去,倒叫人生分。

    恭顺公主就在一旁劝了罗夫人,说了许久,方才叫她感激地受了。

    “你这看起来心情不大好呀?”恭顺公主抽空儿就与沈国公偷偷儿地问道。

    沈国公抿了抿嘴角,敛目沉默片刻,方才轻声道,“陛下看中嘉儿,想与我家下降大公主。”

    “什么?!”大公主那可是庞氏生的,恭顺公主顿时脸色就变了。

    这是坑她呢?!

    “那怎么办呀?!”她急忙拉着沈国公的衣袖急急地问道。

    “不必担心。”沈国公的眼角露出淡淡的冷厉,转眼一瞬就恢复了平静,淡淡地说道,“我拒了。”他顿了顿,想到自己在御书房掀了皇帝御案时的暴怒,稳了稳心方才轻声说道,“谁都别想算计我的儿女,陛下,也不行!”他抬眼,目光冷冽森然,想到皇帝笑呵呵与自己改口,说不过是开个玩笑,大公主体弱多病据说活不到十六,绝不会祸害明嘉的模样,便眯了眯眼。

    而此时,永乐公主跪在皇帝面前,有些忐忑地仰头,看着对自己笑了的皇帝,哆嗦了一下。

    “朕与淮阳侯府,再做一回亲家,如何?”皇帝温声笑道,见永乐公主诧异起来,便挑了挑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