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大公主赐婚淮阳侯府?”明秀今日并没有进宫,正与慕容宁歪在一起说话,听了宫里传出来的消息,不由诧异地问了一声儿reads;。

    由不得她不诧异。

    打从入京这都多少年了,宫中明秀也是常去的,来来往往这么久,愣是一眼都没有见过这位传说中的大公主。

    据说这位乃是皇贵妃说出,荣王的同胞妹妹,只是身子骨儿不好,因此养在深宫之中谁都见不着,也不叫人去打搅她。

    因此说起大公主,明秀是极陌生的。

    慕容宁正拿修长的手指把玩落在明秀肩头的长发,听了这个眼角微微一动,之后将头枕在了明秀的肩膀哼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父皇,这是真烦了永乐了。”

    因他记恨荣王妃当年伤了明秀,永乐公主竟然还刺穿了他的手背,还跟昭贵妃掐了一场,因此这些年对淮阳侯府多有厌恶,见明秀好奇低头看着自己,他目光一闪,便低声说道,“我与你说句实话,大公主……”他抿了抿嘴角,方才带着几分惊疑地说道,“还有没有活着都说不定。”

    “这话何意?”若大公主没了,直接说殇了也就完了,何必这样藏着掖着的。

    “那孩子当年生出来的时候就说是身子弱,只是我去瞧过。”慕容宁对当年皇贵妃夺宠还是有些耿耿于怀的,想到大公主算是自己重生后的一个很大的变数,还偷偷儿溜过去看过,谁都不知道的。

    见明秀好奇,他目光有些冰冷地说道,“那孩子也是可怜,庞氏……”庞氏是个蠢货,当年生出来了一个丫头就不大喜欢,更何况她已有荣王,就不是很在意这个女孩儿,又因大公主出世竟天生残疾,因此本是要溺死的。

    “也是个可怜的。”慕容宁淡淡地说道。

    大公主出生只有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没有睁开,小小的孩子有些狰狞,又叫皇贵妃给丢在水井之中,没死也差不多了。

    虽然后头皇帝传话儿过来,说极爱女孩儿因此要抱养到别宫去,然而慕容宁却知道,大公主被带走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

    可是这么多年,一直都说大公主活着,连皇后都并不出言,慕容宁也不知这是个什么意思。

    然而那年以他看见的情况,大公主该是死了,皇帝非要说没死,如今还赐婚,这里头就古怪。

    明秀对这其中的古怪并没有什么在意的,大公主不管生死都并未祸害过她。况不管与庞氏有什么龃龉,大公主并未招惹过她,她也不会因庞氏之故来对一个小丫头幸灾乐祸。

    “只是若尚了大公主,淮阳侯府只怕又要起来了。”别管如何,只要家中有人做了大驸马,淮阳侯府这就算是又立起来,况大公主与荣王一体,这亲上做亲也是来往得更亲密。明秀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拉着慕容宁的手叫他不要作怪,轻声问道,“大公主有残疾这事儿,都有谁知道?”她心里总有一些非常古怪的念头,想到皇帝的脾性,竟忍不住生出了异样来。

    “都说不知道,可是谁又不知道呢?”慕容宁说到这儿,突然想到什么嘴角一抽。

    眼下安王夫妻只是抽抽嘴角罢了,然而淮阳侯府竟已经是雷霆俱动!

    这几年越发憔悴,虽然俊美依旧,可是已经带了几分萧瑟之意的淮阳侯咬着牙看着在自己面前仰着头仿佛很有理的永乐公主,一双手抓得咯吱咯吱作响,见她竟然还觉得自己挺有功似的,他忍不住勃然而起,在淮阳侯太夫人流着眼泪的劝阻里上前就提住了永乐公主的衣襟厉声道,“你这个败家的妇人reads;!”

    他只觉得心口疼痛难忍,又听着身边弟弟弟妹小声儿的哭泣,突然浑身无力,踉跄了一下。

    “造孽啊!”淮阳侯太夫人这是真想哭了,拉着儿子的手哭着说道,“再没有这样祸害家族的贱人了!”

    永乐公主进宫一回竟拿回来了一卷圣旨。赐婚,将淮阳侯府二房嫡长子赐婚给了传说中的大公主。

    想到这个,一家子都想哭,见永乐公主还一脸没错的样子,就有人十分不忿起来。

    “我这也是为了咱们侯府,况公主下降,这是喜事儿,有什么好埋怨的。”永乐公主在皇帝面前一口答应了婚事,叫满意笑了的皇帝夸了好几声好妹妹的,此时正是得意的时候,哪里见得了这些人在自己面前哭泣呢?

    想到这些年在淮阳侯府遭的罪,她心里有就生出了恨意,又见淮阳侯将自己推搡到了一旁轻轻地咳嗽,便狡辩道,“皇兄这是信得着咱们家里头呢!也是信得过我的意思,大哥儿有什么不乐意的呢?”

    “你疯了!大公主为何多年不在人前,你不知道?!”二房嫡长子是淮阳侯很看好的孩子,本是要给自己做世子,没想到竟然遭此大劫。

    想到庞氏被废,荣王颇有些站不住脚,淮阳侯若不是还有个亲闺女在荣王府里,恨不能说一句“不认识”,没有想到永乐公主又给家里招来了一个烫手的山芋!

    与庞氏联络越发紧密,淮阳侯如今只觉得满心惊恐。

    皇帝上蹿下跳这么多年都没有能废了皇后与太子,如今帝王越发乖僻,谁知道以后生出什么?

    庞氏在宫里与皇后的仇大发了,万一太子即位,淮阳侯府拢着皇后这么多的仇人……

    想到这里,淮阳侯后背心儿里都生出了一股子凉气。

    “不就是大公主有些残疾么。”永乐公主也没见过大公主,只是听说过几回,说少了一只眼睛,便不在意地说道,“正室不过是为了名头。大哥儿若有喜欢的丫头,就收在身边就是。这好处也有了美人也有了的,算得了什么?”见淮阳侯府众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她心中越发一动,便不在意地笑着说道,“说到底就是一个丫头罢了,荣王年华正好,若日后于大位有望,大哥儿得了大公主,岂不是也是好处?就如我与皇兄等同。”

    她不说这个才好,说了这个,淮阳侯就闭了闭眼。

    他这一生面对永乐,痛苦多过欢喜百倍。如今就是这个一心要娶的女人,又推了他的侄儿入了火坑。

    他半生的遗憾,就是为了这么一个结局?

    看着在自己面前笑靥如花的永乐公主,淮阳侯心灰意冷,听着母亲在自己身边哭着说后悔,脸上就露出淡淡的苦笑。

    当年,也是母亲在他的面前哭,与他陈说利弊——恭顺不招新君待见已然失宠,娶了只怕连累家门。永乐一心爱慕他,又是帝王唯一的亲妹妹,只要娶了光耀门楣或许能叫侯府蒸蒸日上。况恭顺除了美貌又有什么?小性儿天真什么都不能支持他reads;。他不只是有情饮水饱的纨绔子弟,还是一家之主。日后莫非不会与恭顺越发疏离?还是永乐好不是?殷勤又为他谋划,是多好的贤内助?

    母亲一声声的哭求他为难,心里就生出动摇,终于离了自己心爱的公主,娶了母亲心里最好的这个。

    可就是这个最好的,如今将淮阳侯府陷入万劫不复。

    或许,这是报应。

    淮阳侯眼角露出淡淡的潮湿之意,捂了捂自己的眼睛,看都不想看如今又在他面前哭的太夫人,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

    赐婚的旨意已下,若不想抗旨被诛了九族,哪怕大公主是阎王呢,淮阳侯府也得娶回来。这苦果,就得叫他们吞下去!

    永乐公主本是带着表功的意思过来,却见淮阳侯看都不爱看自己就走了,急忙追上去急切地说道,“侯爷!”见淮阳侯停了停却不看自己,她心里又难受又怨恨,一股子毒火没处发泄,咬着牙说道,“永寿叫沈家那丫头给打了,莫非侯爷竟半点都不心疼么?!”见淮阳侯侧目冰冷地看着自己,她想到荣王妃身上脸上叫明秀抽出来的伤疤,心恨欲死,死死地抓着他高声叫道,“永寿也是侯爷的女儿呀!”

    “往人府上送妾的女儿?”安王没招自己说理就不错了,淮阳侯想到荣王妃竟还对明秀依依不饶,顿时大怒,将妻子推到一旁,怒气冲冲地走了。

    永乐公主伏在地上哭了一场,到底心里怨恨极了,挣扎起身低头想了很久,出了侯府就往荣王府上去了。

    她如今只想护着荣王妃别叫荣王府上那几个妖精给欺负了,若逼急了她,非要了这群妖精的命不可!

    因大公主在京中可有可无,因此皇帝的赐婚并未掀起多大的水花儿,沈国公听了大公主被赐婚,冷哼了一声到底丢开了手去不管。

    只因罗遥与冯五的亲事就在眼前了。

    据羞答答的冯家五爷的意思,他都被看光了,还什么多等些时候成亲呢?赶紧地吧。

    罗遥对这货的无耻程度已经到了木然的程度,既然要成亲,那就成亲好了,况罗大人也觉得,既然纨绔这么哭着喊着,那就给个名分就是。

    省得这厮又出什么幺蛾子,没准儿再有个忍不住的,下一回就自荐枕席了。

    明秀成过一回亲十分有经验,听说了自家表姐要成亲,顾不得安王哼哼唧唧腻歪,也往沈国公府上去帮忙,待知道大公主差点儿给自己做了弟媳妇儿,顿时抹了一把汗。

    “你父亲说了,谁都不能坑了你们。”恭顺公主美滋滋与明秀炫耀,见明秀微微颔首含笑听着,她微微一顿拉了明秀到了自己的身边,摸着她的柔声说道,“我听了这些话,觉得心里很欢喜。”她目光痴痴地看着自己的手轻轻地说道,“我糊涂了很多年,从没有眼前这样明白的时候。你父亲,很好。”

    她从前或许是真的爱慕着淮阳侯的。青梅竹马的少年,谁会不喜欢呢?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或许,从淮阳侯娶了永乐之后,她的心里就再也没有这个人了。

    多年的糊涂,不过是来自自尊心,也或许,是笃定了自己嫁给的男人,永远都会包容她。

    或许那个时候她的心里就已经有沈国公了,不然性子那样倔强的自己,这么会这样没心没肺地在他面前怎么娇气怎么来呢?只是她不肯承认而已reads;。

    “我很喜欢你父亲,只是你不许告诉他!”恭顺公主趴在女儿的耳边哼哼唧唧地说道,一脸的神秘。

    明秀的目光在窗纸上一晃而过的人影上停驻了一瞬,含笑应了,又一本正经地在恭顺公主威逼的目光里发誓守住这个小秘密,这才看母亲眉开眼笑地去了。

    只是这一日陪着恭顺公主吃饭,她就看着沈国公看着母亲的目光仿佛能吃人一样炙热,还有一种很迫不及待的表情。

    恭顺公主犹自不觉,叼着筷子吃得美美的,还给明秀夹菜,顺便打掉慕容宁给明秀夹菜的筷子,凶巴巴的,就是一个标准的坏岳母。

    迎着慕容宁对自己泫然欲滴的表情,明秀只在心里给亲娘点了一根蜡,很没有良心地回了自己王府,好好儿安慰了一下受到了伤害的安王殿下。

    也不必说沈国公府被吃掉哭了一晚上的倒霉公主了,只说过了数日,罗遥就成亲。那一日张灯结彩十分热闹,因罗遥在军中人缘不错,因此前来道贺的军中同僚不知有多少。明秀守在新房里头,就见罗家老宅今日到处都是喜庆的大红之色,红灯笼的光落在各处,叫人眼睛发花。

    对冯五竟然好意思在罗家老宅成亲,明秀心里觉得纨绔脸皮挺厚的,在外头张望了一下,转头就与一身火红长衫,映照在冷厉脸上越发气势凌人的罗遥笑问道,“这个,算是入赘?”

    “不是。”罗遥在军中打滚儿许多年,哪里能穿什么嫁衣呢,只好穿了与冯五一样儿的衣裳,看着却十分俊美。

    “表姐夫不会自己穿了嫁衣盖头罢?”心里有些紧张,身边还有一个叽叽呱呱的表妹在聒噪。

    罗遥扫了一眼坏笑的明秀,哼了一声,就见明秀又趴在外头看,沉默了一下,便低声道,“我虽然特立独行,却不会叫他在京中失了脸面。”

    明秀诧异转身,见罗遥敛目,浑身的气势都慢慢地淡去,便柔柔地应了。

    “表姐喜欢他,我都知道。”罗遥对冯五的纵容明秀都是看在眼里的,见自家表姐嘴角微微勾起,明秀想了想,便与罗遥笑道,“以后表姐,要好好儿过日子。”

    “我会照顾他。”罗遥颔首,带着明秀就到了窗前,看着外头密密麻麻站着的十分兴奋的军中小伙伴儿们,嘴角顿时一抽。

    明秀也看了一眼,弯起眼睛笑了。

    也不知道这么多的武将,一只纨绔怎么冲进来娶了这媳妇儿呢。

    安王妃幸灾乐祸,然而此时带着许多的下人浩浩荡荡志得意满地骑马而来的冯家五爷,滚鞍下马就见了堵在大门口的眼冒绿光五大三粗的武将们,腿肚子顿时转了一个圈。

    好容易扶住马站好,冯五眼珠子一转,如骄傲的小公鸡一样扬起了高傲不屈的头颅!

    “快点儿让开啊本少爷告诉你们!”冯家五爷很认真地威胁着这些拦路虎道,“敢耽误了本少爷娶媳妇儿,回头,回头叫我媳妇儿揍你们!”

    他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