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68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纨绔有靠山,不过军中待着的武将不是吃素的。

    罗遥的名声在军中颇响亮,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一个女人能在军中挣出头儿来的总会叫人侧目,更何况罗遥并不是靠着手段上位reads;。

    罗大人是真的一点一点拿拳头打出的威名。

    教武场上,留下来大家多少的血泪和大牙呀。

    一个好运气的纨绔竟然靠没脸没皮一哭二闹三上吊就扒住了大家心目中的大英雄,这合适么?

    太叫人生气了啊!

    如今这小子竟然还敢在大家面前嚣张,有点儿血性的武将那都是忍不住的,嗷嗷叫着就扑上来了!

    明秀虽然没有看见外头的场面,不过却仿佛听到了嘤嘤嘤的哭声,之后一个敏捷的身影飞快地窜了过来,竟是一脸惨不忍睹的安王殿下,躲进了明秀的屋里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真是……太惨了。”

    安王今日为自己的小伙伴儿做了一把陪同的朋友,因冯五与他关系不错,因此一陪着冯五一同来的,一到门口看见这群虎视眈眈的武将就知道大事不妙。

    因冯五得志猖狂竟然还敢嚣张放话儿,慕容宁就知道此事只怕不能善了,缩着头躲出来了。

    安王殿下的预感很不错,因为没躲出来的,都在外头哭爹喊娘呢。

    “被揍了?”明秀想到哭声,便笑问道。

    安王幽幽地叹息了一声,真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罗遥一眯眼睛,眼角流露出一抹寒光,叫慕容宁与明秀同时抖了抖,也不管作为新妇是应该腼腆在新房等着的,咔吧一声捏着手指出去了。

    罗大人捏了第一声手指的时候,安王夫妻就默默地装起了透明人,正在心中唏嘘了几声,就听见外头传来了更大的喧哗,之后,就听到了很多沉闷的击打声。不过这一回被揍的都挺有种,只是惨叫,没有个求饶什么的。

    看起来就不是没下限的纨绔能比得了的。

    听着这惨绝人寰的哀嚎,明秀笑得浑身乱抖扶住了吓得腿都软了的慕容宁,等了一会儿,就见一脸漠然毫发无损的罗遥提着一个衣裳都凌乱,哭哭啼啼的纨绔进来了。

    “英雄啊?!”被英雄解救出来并给自己报了仇,冯五抱着罗遥的手臂被拖进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道,“他们竟然敢打我!”

    “别哭。”罗遥抹了抹手上方才沾的血揉了揉这青年的发顶,目光落在门边儿青着眼眶趴着大门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同僚们,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冷笑。

    看见这冷笑的武将们顾不得体面啥的了,转身嗷嗷叫着跑了。

    见自家英雄这样给力,冯五抖起来了,拍了拍自己皱巴巴的大红衣裳,松开罗遥扑到门边叫嚣道,“你们回来啊?!再来揍我啊!都给本少爷等着!乖乖洗干净,等着死吧!”他叫完了,见了屋里女眷们都在呆呆地看着自己,急忙露出了一抹小小的和气扭着手赔笑道,“不过是说说,我怎么会仗势欺人呢?”

    他说完了,这才大步走到了罗遥的身边,目光落在这人今日格外皎洁的眉目上,想到这人方才天神一样降临,就忍不住笑了。

    “咱们该去拜堂了reads;。”他伸□□胆包天地牵住了罗遥的手。

    罗遥并无不可,况闹都闹完了,自然是该做正事,走到前头去对两家父母叩拜。

    明秀并不是一个爱玩儿爱闹的性子,见这两个坐床之后一同喝了交杯酒便告辞出府,慕容宁本兴致勃勃还想听墙角,只是叫自家媳妇儿给威胁了一下,表示若罗大人知道自家被听墙角,那还不揍死他呀,急忙抖了抖跟着明秀一同回了王府。因今日有喜事儿,虽然不是自己的喜事儿,不过也叫人心里快活不是?抱着明秀痴痴纠缠了一个晚上,第二日慕容宁早早儿地就起来,就见自己一头长发与明秀的缠绕在一起,不分彼此。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慕容宁枕着自己的手臂看着身边轻轻地睡着的明秀,看着她安详宁静的眉眼儿傻笑了一声,小心地凑过去将脸凑过去,只觉得两个人呼吸都纠缠在了一起,叫人心里发热。

    他此时却并不想做别的,只将头放在明秀的身边,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静谧。

    明秀张开眼睛就看着这青年闭目悠闲地假寐,翻了一个身,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安王殿下叫拍了一下,急忙动起来趴在了床上,露出了自己的后背来,抬头看着明秀目光炯炯。

    明秀无奈地笑看了他一眼,伸手在这人的背上轻轻地抚摸,就见慕容宁眼睛眯起来,就跟一只懒洋洋吃饱了被顺毛的大猫一样儿,便含笑问道,“今日可进宫?”

    “不去。”慕容宁抱着明秀的腰肢拱了拱,并表示顺毛不能停,只觉得身上更暖和了,眉开眼笑地说道,“母后放了我好几日的假呢,咱们不去宫里忙忙碌碌的。”不知皇后是不是担心儿子,这些时候往慕容宁的府中赏下了很多的药材来,其中泰半都是燕窝人参等等,然而另一些就是鹿鞭虎鞭之类的大补之物了。

    这些对安王殿下可都是宝贝来的,用心地天天炖了,吃得很开心。

    跟媳妇儿在一起睡得也很开心,总之慕容宁觉得自己不想再上朝给皇帝太子当牛做马了,就想当个富贵闲人。

    天天在府里才好呢。

    “你呀。”因皇后为了不叫慕容宁一个人不好意思,因此这些大补之物还给了太子与唐王,并没有现出慕容宁来,明秀就笑了。

    “唐王府,没有什么罢?”她忍着心里的幸灾乐祸轻声问道。

    唐王这些日子就跟吃错药了一样,天天儿往安王府上来,默默地观察弟弟与弟媳妇儿的生活日常,安王妃表示压力很大。

    谁卿卿我我的时候叫大伯子围观,这种心情真是……

    “没有什么,二哥现在不睡在王府了。”要说太子苦逼就在这儿了,两个弟弟都罢工,自己一个人孤军奋战不说,荣王最近还有些异动。想到荣王的异动,慕容宁心中冷笑了一声作死,却不以为意地拱着明秀柔软的身子小声儿说道,“二嫂子家隔壁的宅子叫他买来了,他现在住在那儿呢。”

    唐王妃也是勋贵之家的贵女,隔壁的邻居身份自然也差不到哪里去,唐王能买下人家的一个小院子来,也很不容易了。

    这是跟唐王妃卯上了的意思,明秀想了想皇后赐唐王大补之物,就怜悯地叹息了一声reads;。

    唐王殿下不会流鼻血罢?

    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唐王妃正带着离不得母亲的慕容复往西山上香去,一路虔诚地叩拜保佑家人平安,唐王妃的目光就落在了佛寺门外静静立着的唐王的身上。

    敛目不语,她自觉与唐王已经无话可说,便垂头抱着慕容复出来。

    “这个给你。”唐王在她上轿前就拦住了她,将大手向上翻开,露出了手心上一只金光璀璨的金簪来,迎着唐王妃淡然的目光,他敛目沉默了片刻,方才低声说道,“我亲手打的,或许你并不稀罕,只是我只想叫你看到我的心意。”他见唐王妃只是冷淡地颔首,倒是慕容复张着小手儿看着自己,脸上便柔和了起来,将金簪连着一包点心掷进了唐王妃的轿子里,这才摆了摆手要走。

    唐王妃看着那金簪,突然笑了笑。

    若是当年,她得了他亲手打的簪子,那得多高兴?

    如今却不能叫她露出快活了。

    她喜欢他的时候他心里她不重要,他喜欢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心如止水了。

    “母亲您哭了。”慕容复小手给唐王妃擦眼睛,抹下了一手的眼泪,一双大眼睛也晶莹了起来。

    他不明白父亲和母亲怎么了,只是却觉得为母亲难过。

    “只是有些事放开了。”唐王妃笑了笑,见慕容复目光懵懂地看着自己,便忍不住笑了一声问道,“复儿想念父王么?”

    “想的,只是更想念母亲。”慕容复觉得父王虽然好,可是母亲更重要,便小声儿说道。

    他小小的人儿就依偎在唐王妃的怀里,喃喃地说道,“父王叫母亲哭了,复儿不喜欢父王。”他抱着唐王妃的手奶声奶气地说了许多天真的话,又巴巴儿地与她说道,“咱们去看婶子。母亲见了婶子,开心呢。”他扭了扭自己的衣角有些羞涩地说道,“复儿也开心。”

    他很喜欢爱笑温柔,怀里香香软软的四婶儿,也很喜欢慈爱的太子妃伯娘,母亲在她们的面前总是很自在,笑起来也更多。

    他不明白为什么母亲不住在王府了,可是却觉得,那一定是父王的错。

    “行,咱们去见你婶子。”太子妃最近精神不大好,总是犯困,唐王妃心里猜出了一些,虽然为太子妃欢喜,却也知道她此时是不能费神的。

    为什么没有明确的信儿出来,只怕太子与太子妃总有自己的道理。唐王妃想到这儿,便叫人转了方向往安王府去了,一进门就叫人迎到了上房去,听说这王府的两个主子来没起身呢,不由嘴角抽搐了一下,喝了半天的茶才等来姗姗来迟的明秀,便嗤笑道,“日上三竿,我上香都回来了,你竟然还没起来?”见明秀咳了一声,扶额伪装虚弱,越发地嘲笑道,“都说君王不早朝,你也是这么个意思了。”

    “我表姐成亲,难免闹得累了。”明秀绝不肯承认自己与慕容宁腻歪得不肯起来的,狡辩道。

    “你表姐是个人物儿,从前我就听说过她。”唐王妃只见过罗遥两面,然罗遥名声不小,行事与寻常闺中柔弱女子不同,她还是很仰慕的,便与明秀笑道,“何时,与我引荐一二reads;。”

    “嫂子都这样说,若我推了,我成什么人了。”明秀将慕容复抱在怀里给他喂了些甜甜暖暖的甜茶,见这孩子垂头乖巧地吃着东西,便与唐王妃笑道,“只是我表姐性子冷淡,嫂子不要见怪才好。”她转头叫鹦哥儿往外头传了一些这两天慕容宁在厨房鼓捣出来的薯条儿来,蘸了一些梅子酱与慕容复,见这小东西好奇地尝了眼睛都亮了,自己动手吃起来,便与唐王妃笑道,“前儿二哥还来呢,与阿宁在厨房钻研了许久。”

    唐王殿下对弟弟殷勤下厨嗤之以鼻,待在厨房挑三拣四将个弟弟给埋汰得不行,坚定地认为弟弟夫纲不振,很鄙夷了一番。

    慕容宁没皮没脸,回头还与她笑言这二哥嘴上说得厉害,只怕转头就得自己下厨去讨好二嫂了呢。

    唐王妃心中微动,想到了与金簪一同落在轿子里的那包黑黢黢的点心,沉默了一回儿,方才轻声与明秀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矫情?”

    “这话怎么说?”明秀便笑问道。

    “他既然已经回头,我却还是对他这样冷淡,是不是不知好歹?”唐王妃苦笑地看着儿子吃得香喷喷的样子,目光有些茫然地说道,“家里头也叫我闹一闹就算了,别过了。只是我与你说一句实话,我这真不是闹他,而是……”

    “伤了心。”明秀就当没有看见这个性子总是如同一团烈火的女子眼角湿润,柔声说道。

    “是了。”唐王妃笑了一声,轻声道,“就算我如今回头,也不会像从前那样对他那样上心。”她的所有激烈的感情都在那几年消耗完了,就算回王府去,举案齐眉,却也不是当初心里眼里都是他,愿意为他豁出命去的心情了。

    “心若伤了,要痊愈怎会那样轻松?”明秀一点儿都不觉得唐王妃矫情。莫非唐王这些年叫唐王妃为了满府的女人这样痛苦,现在回头,唐王妃就要欢天喜地叩谢君恩,就觉得唐王浪子回头是千金不换的么?

    并不是这样。

    女子也是人,与男子没有什么不同,凭什么男子由着自己的心想回头就回头,想伤人就伤人呢?矫情之类,不过是女子套在女子身上的枷锁,是用来束缚人的。

    “我想母后虽然不说,却也是知道的,只是母后心里向着嫂子,也不肯为二哥说话。”明秀柔声说道。

    皇后又不是瞎子聋子,唐王府这么大的事儿会不知道?

    默不吭声,就是她的态度了。

    皇后并没有向着唐王,也没有觉得唐王妃不知好歹。

    说起这个,唐王妃就心里是感激的,叹气微微点头道,“有时候,我觉得就冲着母后对我的心意,就……”皇后对她太好了,好到唐王妃有时会有些惭愧。

    “母后与我,与太子妃,都是向着嫂子的,外头人说些什么,嫂子还怕什么呢?”明秀便柔声劝道,就见唐王妃脸上又露出了轻松的笑容来。

    “你总是说得有道理。”唐王妃也是叫家里给逼得心里憋得慌,听了明秀的话正心里松快,却见外头一个满脸惊慌的小厮冲了进来。

    “王妃不好了!”这小厮竟是唐王府出身,见了唐王妃眼泪都出来了,冲过来伏在她的脚下哭道,“王爷,王爷遇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