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2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芷兰身上不好,我去瞧瞧,你先歇着罢。”慕容敬转头看着正对他露出期待表情的沈明珠,淡淡地说道。

    可怜方芷兰还怀着他的孩子,今日早上起来就身上不好叫了大夫来,然而知道他今日成亲,竟转头抹了眼泪很坚强地叫他不要耽误了吉时赶紧把沈明珠给娶回来。这样通情达理一心为他为了姐妹的好女孩儿可不多了。

    想到自己走的时候那个柔弱可怜的女子挣扎着趴在门板痴痴地目送他远走,眼里全是眼泪却还是对他露出坚强笑容,慕容敬的目光便温柔了许多,甩开了沈明珠越抓越紧的手。

    “可是今晚!”今日是成亲第一次,若慕容敬不与她洞房,那她岂不是要被王府嗤笑?!

    都说她是世子的真爱,新婚第一天就不给她做脸,去别的女人的房里,她日后怎么在王府立足?

    沈明珠本不是一个很温柔的性子,况因太夫人之事,因沈国公的威胁,她心里憋得够呛,从前又常与慕容敬拿娇娇嗔的,一时忍不住便顿足高声叫道,“她是个什么身份?!我才是世子的妻子,她身上不爽利就叫大夫来看!莫非世子去就好了?!”见慕容敬诧异地看着自己,沈明珠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地说道,“我好不容易才能与世子成亲,世子的心里,我算什么?!”

    说好的真爱呢?!

    为了娶自己都敢跪在闵王妃面前的,他的心里不是该自己最重要么?!

    “明珠,你竟然如此狠心?”慕容敬顿时用陌生的眼神看住了十分冷酷的沈明珠,不可思议地说道,“芷兰可是你表姐。”

    “我没有这样下贱的表姐!”沈明珠高声骂道,“有没有在妹妹成亲却偏要闹事的表姐?!”

    她面上扭曲,本是绝丽的姿容此时竟扭成了一团,叫人不敢直视。

    慕容敬也觉得自己不敢看这样的沈明珠,退后了一步,目光变得冷淡起来,冷冷地说道,“芷兰可从未说你一句恶言。”方芷兰嘴里沈明珠样样儿都是好的,是叫她感激的,说要把她当主母侍奉,卑微若斯,叫慕容敬心里怜惜极了。

    “她心中藏奸,最会装好人的了。我叫她唬住这么多年,从没有怠慢她的时候,她却夺了世子。这样的人,世子觉得可是好人?!”沈明珠踉跄了踉跄了一下,觉得自己头晕,摸着手腕儿上一串儿鲜红的手串儿给自己静心,见慕容敬抿着嘴角看着自己,心中一凛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性子虽然极不好,可是却是聪明人,顿时知道自己叫方芷兰给下了套,沉默了一会儿便换了面孔柔声说道,“要不,我陪着世子去看看她?”

    慕容敬诧异地看着突然换了一张脸似的沈明珠,说不出话来。

    许久之后,他竟心里头发凉,退后了一步看着自己倾心爱慕过,本觉得是世间最温柔善良的女子,目光狐疑。

    他是不是,看错了人?

    想到方芷兰背着人的时候忧心的哭泣与惶惶不安的表情,每每听到沈明珠嫁过来以后会与她继续做姐妹的惊惧,慕容敬觉得自己发现了真相!

    她并不是一个真正善良的女人,这在他面前贤良纯善都是骗他的!

    不然方芷兰背地里怎么会那么怕她?

    心中已经对沈明珠有了怀疑,慕容敬的心就冷淡了起来,将沈明珠推到了一旁,头也不回地走了。

    “世子!”见慕容敬竟甩开自己走了,王府里的丫头还出来拦着自己叫她不要跟着,沈明珠追了几步追不上不得不停住,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嫁衣,心里竟生出了很不好的感觉,

    仿佛……她嫁过来的日子,未必如想象的那样好。

    一夜坐在本该是喜床的边缘熬过了漫漫长夜,慕容敬一直都没有回来。沈明珠只好自己换了新妇的衣裳独自往上房去给长辈请安。然而闵王妃却并不见她,却也不肯叫她回去休息,只叫她守着做儿媳妇儿的本分立在空无一人的上房,美其名曰立规矩。

    跟傻子一样站了一早上,沈明珠又饿又累回了慕容敬的院子,才要叫人上饭,就见姹紫嫣红穿得各色好看衣裳戴了不知多少金银首饰的女人带着几个小孩子过来,纷纷给她见礼请安。

    这些都是慕容敬的妾室,沈明珠心里跟火烧似的,几乎喘不过气来。

    这些妾室对她并无恭敬,一则是因这几个女人大多都已经有了儿子,站住了脚跟,另一个却是昨夜慕容敬没有圆房是瞒不了人的,无宠的沈明珠自然不叫她们看在眼里。

    “当日多谢奶奶照拂,不然,怎有妾身立足之地呢?”其中一个一脸妖娆地给脸色僵硬的沈明珠福了福,拉过了一个看着已经四五岁的孩童来,推到了猛地捂住心口的沈明珠的面前方才笑着说道,“不是奶奶,大哥儿也养不下来,妾身谢您。”

    她虽然口中笑说着谢,然而目光却越发地鄙夷讥讽,还穿着大红看着比沈明珠还喜庆,见沈明珠看着她说不出话来,便笑看她头上的首饰笑道,“奶奶的首饰都不鲜亮了,回头,妾身叫世子给奶奶置办些。”

    她说笑完了,后头的妾室们也都低低地笑了起来。

    沈明珠看着这个当年自己救下来的慕容敬身边的有孕的大丫头,花容惨淡。

    “奶奶这是昨晚累着了?也是,不知世子多疼爱奶奶呢,不是说心里只有奶奶么?”哪怕知道慕容敬昨晚之事,这些妾室却还是装作不知来刺沈明珠的心。

    方芷兰因身子不好,慕容敬特别传话儿来,叫她不要来给沈明珠请安。

    左右都是表姐妹感情最好的,方芷兰这点小小的失礼,想必宽和大度的明珠都会明白的,不是么?

    慕容敬的原话就是如此,还是当着所有妾室的面传话,沈明珠愣愣地仰着头听完了,一颗心就灰了大半。

    这一刻她想喊叫,想杀人,可是却觉得都堵在心里头出不来,那一瞬间,她默默地恨上了慕容敬与方芷兰,甚至比当年的荣王更甚。

    荣王也曾经抛弃过她,可是却远没有慕容敬这样伤了她的脸皮!

    沈明珠刚刚嫁入闵王府就被扫了脸面,从此竟忍住了小性儿对慕容敬周到起来。她本就是聪明人,一时倒也哄得慕容敬转圜,与方芷兰在王府之中各有胜败。

    明秀却管不了这么多了,盖因皇帝的病情越发沉重,虽然还吊着命,可是却仿佛有江河日下的意思。

    皇子与皇子妃们都留在宫中,旁人还好,荣王却一日比一日焦躁起来,时常想要出宫却叫人阻拦,不得不在皇帝面前做个孝子。

    这一日明秀陪着皇后正在宫中说话,就听见外头宫人说荣王求请安,便试探往皇后的脸上看去。

    皇后正一脸愉悦地执着一枚棋子与气哼哼的昭贵妃下五子棋,听见荣王有事,脸上就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仿佛是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明秀,这才淡淡地说道,“不必叫他进来,我都知道他想求什么。”见明秀也跟着笑了,皇后便懒洋洋地说道,“真是个蠢货,我若是他,就老老实实留在宫中,日后许还会保住这条命。这个时候出去,本宫将来,可是护不住他的。”

    这话意味深长,明秀心中想了想,便摇头说道,“荣王只怕看不清。”

    眼瞅着皇帝要不好,荣王只怕是要往外头去清点自己的兵马人马,来与太子相争了。

    只是荣王不动,谁都不能拿他如何,一动就有了把柄,这条命就差不多了。

    “此时还不缩着头做人,活该去死。”昭贵妃冷哼了一声,见皇后低头喝茶,眼珠儿转了几转,宽大的水袖拂过棋盘,棋盘上顿时少了几枚棋子。

    皇后垂着的眼睛对明秀眨了眨。

    对于一个连偷棋子儿都很没有水平的家伙,皇后已经喝了两碗茶,放水放得很艰难呀。

    见昭贵妃不动了,皇后方才抬头,一边将手上的棋子一无所觉般地放在一个空出来的位置,一边笑道,“到底是孝心,叫他进来。”

    虽然皇帝病了,不过皇后懒得去照顾他,只叫些太医宫人守着,自己是看都不去看一眼的。

    须臾之间,一个容色极美仿佛将整个宫室都照亮了的青年脚步迟疑地走进来,见了上手的皇后与昭贵妃急忙请安,之后又给明秀拱了拱手,这才一脸担忧地落泪道,“儿臣方才往父皇的宫中去了,父皇人形憔悴,叫儿臣瞧着心里难受,竟不忍多看。”他默默地给自己擦了擦眼睛,见皇后含笑看着自己,心中一动便低声叹道,“儿臣也不会医术,在宫中也无用,想求娘娘叫儿臣出宫去,去请天下的神医,来为父皇看诊。”

    “你父皇最疼爱你,只怕是舍不得你出去的。”皇后便温声说道。

    荣王脸色一白,越发认定皇后是要将自己扣在宫中瓮中捉鳖,急忙说道,“若父皇召见,儿臣再进来。”

    “你这么急着走?”皇后脸上露出不满,将手上的棋子往地上一掷冷冷地说道,“你就是这样的心来待你父皇?!”

    这话说得厉害些了,荣王竟觉得有些不好,却还是勉强地说道,“儿臣还是想出宫去!”

    “诸皇子,连太子都在陛下的床前不肯离开,五弟这匆匆而走,实在叫人心里生寒。”明秀温声说道,“五弟这样走了,岂不是叫人非议五弟不孝?”

    “嫂子这样说,我是不敢应的。”明秀这话实在是太厉害了,直指自己是不孝之人,荣王汗都出来了,心一横,便继续说道,“孝顺自在人心,如何能用这些肤浅表面来看呢?”他沉默了一会儿,方才抬眼用诚恳的眼神看着皇后,殷切地说道,“我心里都是父皇,在宫外心里也记挂得很,不如,将我的王妃留在宫里,好好儿服侍父皇。我与她夫妻一体,有她在父皇面前尽孝,与我无异。”

    当然,如果皇后能宰了他这个王妃,那就更好了!

    每次两人同榻就跟上刑,家中侍妾这两日又叫荣王妃给打死了两个的荣王默默磨牙。

    左右他不喜欢她,不如叫她留在宫里给做个人质才好。

    皇后果然忖思了片刻,方才微微颔首道,“既如此,你就留她在宫里。”说完了这个,见荣王面露喜色,皇后就挑眉笑了笑,又笑道,“大公主前儿没了,可怜见的,淮阳侯府的婚事只怕是不成了,你回头与你姑母告恼,叫淮阳侯府不要太过悲伤。”

    又问荣王可去冷宫见了生母,见荣王听见庞氏脸都白了,显然是不敢去看的,皇后就觉得与荣王无话可说,挥了挥手叫他下去。

    荣王听说大公主没了也没有什么表情,反正没见过这个妹妹,只是想到淮阳侯府,便皱了皱眉。

    永乐公主因应了这婚事已经与侯府交恶,本以为这亲事成了也就罢了,可是如今鸡飞蛋打,又叫侯府记恨,也不知这姑母加岳母的日子怎么过。

    怎么过荣王也懒得管了,如今还有更要紧的事儿呢。他匆匆地出了宫来,暗地里见了如理国公等等朝臣,又许诺了许多,如日后立理国公府的小姐为皇后等等,说得天花乱坠一心等着即位大统。

    只是荣王也知道这京中被守得极严,承恩公与沈国公虽然在朝中不和各为其主,然而都不是吃素的,没有一个对荣王有好印象,虽然迟疑,却还是买通了兵部管理兵器的司官,暗藏了兵器与各家各府,就等皇帝驾崩京中混乱之际就骤然发难,许会打得皇后一个措手不及。

    只是皇帝若没死,荣王到底是不敢的,只好又遣人暗中往荣王妃处求证,好知道皇帝每一日如何。

    荣王妃叫荣王甜言蜜语给留在宫里为了正义与邪恶的皇后妯娌们做着斗争,因荣王若能登基,自己就是皇后,越发积极起来。

    皇后只当看不见荣王这诸般谋算,由着这后宫乱套,每日只与明秀等人说话,待知道留在宫外的唐王身上渐渐好转,便松了一口气去。

    她唯一不放心的就是唐王,旁人的死活,并不在她的眼中。

    慕容宁也不上朝,每日就在宫中当孝子贤孙,只是看着皇帝那张沉睡的脸,却有些复杂。

    这是他上辈子一心仰慕的父亲,本以为是对他最好的人,可是原来看透了才发现,他对他全是算计利用,死活都不放在心上。

    他看透了,所以成了安王。可是另一个还看不透,就在荣王这个仿佛是代表了天地间宠爱极致的位置上连连不去。

    荣王在外头折腾了什么,他都知道,看着他去送死,再看看宫中一无所觉的荣王妃,却觉得可笑。

    他上辈子再王八蛋,也做不出来拿妻子做人质这种混账事。

    荣王却不知道兄长在心中如何鄙夷他,忙着串联朝中给自己拉拢帮手。

    待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荣王殿下满心激动的时候,一盆冷水哗啦一声,泼了他一脸。

    都说不好了,昏迷了多日就差去死的皇帝陛下,他醒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