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5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因皇帝驾崩,因此京中就少了许多的乐事,各家都在观望新君是个什么态度。

    是恨先帝冷落皇后太子预备翻旧账呢,还是想要先叫大家领点儿功劳呢?

    新君在宫中猜不透,出了宫的皇帝的心腹弟弟们就吃香了起来。

    唐王府与安王府都叫人踩破了大门,不知多少人想要进来与慕容宁唐王殿下谈谈人生理想啥的。

    这其中也有想给翻身了的两位皇弟当个老岳父的,只是可怜当初庞氏在安王门前碰了钉子,那还是表妹呢,都叫安王给亲手打死,别人……只怕还没有这么个体面。

    唐王殿下更别提,据说把后院儿都给隔开了独宠自家王妃,可见是得多惧内呀。

    托唐王妃先头彪悍的名声,唐王回头是岸落在大家的眼里,这都是夫妻俩掐起来,唐王殿下被唐王妃给打服儿了的意思。

    夫纲不振呀!

    况连唐王都给揍趴下了,那唐王妃得是个什么样儿的母老虎?各家回头看看家里花儿一样柔弱的姑娘,觉得还是不要送闺女送去去死了。

    一时各家往两个王府只送金银财宝,从来都没有别的了。安王殿下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来者不拒,回头就猫在家里数钱,发了一笔横财。

    虽然这横财在过几日皇帝亲哥又与他谈谈人生之后,贡献出去了大半。

    慕容宁瘪着嘴儿坐在笑眯眯的皇帝面前,看着他大哥对他翻开了手,有些不甘愿地将一打儿银票放在了皇帝的手上,一边将谁来与自己送过礼毫不犹豫地给卖了,这才有些不乐意地说道,“皇兄如今富有四海,竟还与弟弟计较这点儿小钱?”他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见皇帝心情不错地点了点揣进了龙袍里,这才巴巴儿地说道,“弟弟还有媳妇儿,以后儿子要养活呢,皇兄是不是……”

    “等你生了儿子再说。”皇帝是富有四海,不过这年头儿有钱人也不容易,诺达的家财都是一两银子一两银子攒出来的,皇帝拒绝当给弟弟们扯虎皮没好处的冤大头。比起这过的很滋润的弟弟,皇帝陛下的私库还在皇后手里攥着呢,不自己找点儿私房钱,日子怎么过?

    “想要我生儿子,您把阿秀放出宫呀!”才新婚就成了牛郎织女,这合适么?人道么?!

    “等我儿子生出来,就放她出宫。”要不怎么说人往高位走就变了模样儿呢,皇帝这话得多渣呀。

    “什么?!”皇后才有孕,天赋异禀也得等几个月才能生出来,安王殿下顿时眼前一黑!

    “呵呵……”皇帝最近心情不错,看见了弟弟的苦逼脸越发高兴了,觉得这样儿不好,不大兄友弟恭,可是皇帝陛下忍不住哇!

    “你放心,好吃好喝的不会委屈了她。只是可怜了你,每天孤枕难眠,有些凄凉。”见弟弟被自己一刀一刀捅得眼泪花儿都出来了,皇帝爽了,见慕容宁低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本子来咬牙切齿地往上写着什么,便觉得有趣笑问道,“这是什么?”

    这个弟弟可比冷酷没有什么表情的唐王好玩儿过了,皇帝本今日见了些不大可爱的人,见了弟弟这么可爱,不由乐了。

    “小黑账!”慕容宁用怨恨的眼神看着现在越来越惹不起的大哥!

    皇帝咳了一声,笑得浑身发抖,许久之后才摆了摆手温声道,“罢了,你们夫妻真是像得很。”

    安王叫他很开心,明秀在后宫叫皇后的心情很顺畅,就是因为这个,皇帝都不愿意叫明秀离开后宫了……这话说得有点儿邪恶,不过作为皇帝,自家媳妇儿的喜乐才是最重要的,弟弟弟妹这点儿小小的孤单凄凉什么的,皇帝也只好当做看不见,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了。

    这想法越来越渣,皇帝可不敢叫弟弟知道。

    不然弟弟还不谋朝篡位啊。

    “今日叫你进宫,是另有一事。”皇帝记得自己儿子们也很喜欢明秀,摸着下巴看着下头一脸愤怒意图力透纸背的弟弟,便温声道,“老五,该有个了结了。”

    荣王生事虽然没成,不过外头的手段都已经使出来了,不过是人傻手段输了一筹,这个时候自己傻乎乎地进宫叫人给扣了,既然扣了人,皇帝自然不会来做兄弟情深优柔寡断放虎归山这等蠢事,见慕容宁停了笔仰头静静地看着他,皇帝便和声道,“将他禁闭废宫,这辈子,就不要出来了。”

    严加看管,这一生只能住在那囚笼之中,荣王的日子会过得好不好,皇帝就不管了。

    这个弟弟的存在对他来说如鲠在喉许多年,如今□□也叫他心中痛快。

    “那他的王位……”

    “废了罢,无功无德,怎敢用荣这样尊贵的封号?”皇帝哼笑了一声淡淡地说道,“他正妃死了,那些侧妃就送去与他作伴,咱们也不是分离夫妻的冷酷之人。”见慕容宁一一记下,皇帝的目光便温和了许多,许久之后方才继续说道,“庞氏,都叫出京,永生不许回来。”他见慕容宁沉默地看着自己,便摸了摸他的头笑道,“总不好叫你有一个罪人的母家。”

    “我不在乎这个。”

    “可是我在乎。”皇帝笑叹,长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你是我的弟弟。”

    他登基为皇,是为了守护家人,而不是为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儿,叫家人受到伤害。

    “多谢皇兄。”慕容宁觉得眼角有些湿润,低头小声儿说道。

    “莫非叫我感动得哭了不成?”

    “若我说是,大哥会不会把阿秀先还给我?”慕容宁一抬头,眼睛好亮地问道。

    “这个不行!”皇帝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挥手道,“赶紧去安置老五去!”见慕容宁磨磨蹭蹭地不肯走,仿佛与自己还有许多的话要说,皇帝哼笑了一声说道,“若你这事儿办的快,还能回来与你媳妇儿吃口饭。还有,你与老五说件事儿。”他沉默了一会儿,露出了淡淡的讥讽笑着说道,“他最上心的理国公的姑娘知道他如今落难,已经说不认识他,想要去另一个好人嫁了。”

    真是改得好快,前些日子还非他这个弟弟不可呢,转头,成了陌生人了。

    只怕这才叫最后一击,也叫荣王明白明白,什么真爱,都不过是看在他的从前的权势罢了。

    真以为自己挺美呢!

    “如此背信弃义,这姑娘真是不提也罢,叫人耻笑。”慕容宁一怔,想到这女子竟然这么轻易地就变了人心就觉得恶心道,“识时务虽然叫人会一声聪明,可是这样的人……”他沉默了一下方才淡淡地说道,“就算她如今与老五撇清了关系,莫非就能有好了不成?满上京谁不知道他们这点儿事儿,沸沸扬扬的,是个好的都不会看上她!”

    如此背信弃义,谁家娶了不得有一头冷汗呀。

    能抛弃一个荣王,谁知道这姑娘日后还会背弃谁?

    “这就是蠢货了。”皇帝便温声道,“若是我的话,老五既然落难,她的名声也完了,不如一条路走到黑,还能博一个忠义之名,叫家中也有光。”

    不离不弃,虽然很傻,却叫人钦佩,理国公府的门楣也会亮堂许多。

    况谁知道日后荣王会不会翻身被放出来呢?

    鼠目寸光,怨不得理国公很多年不能在上京立足脚,只能在蜀地厮混。

    厮混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想明白。

    慕容宁也笑了,挑眉道,“这样明白的人,也少了……”他觉得心里隐隐咯噔了一下,有些发虚,却不知是因为什么,只是突然一颗总是很踏实的心忽悠悠的,浑身不由自主地发凉,竟叫他有些笑不下去的意思。只是不明白这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宁心口疼的慌,急忙转头喝了一口热茶努力将方才与皇帝的对话想了想,并没有想到有什么不对,却情不自禁地双手发抖。

    “怎么,你病了?”见慕容宁突然脸上发白,皇帝急忙问道。

    “不是,只是突然心里不踏实,慌得很。”慕容宁想要起身,却双腿发软,脸上冒出了冷汗。

    他勉强扶住了桌子撑起身,迎着皇帝担心的眼神勉强笑着说道,“大概是急着想见阿秀了,皇兄你知道我的。”此时他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却不敢想……仿佛有什么,若是一旦想明白了,就会叫他跌进深渊。

    “你呀,弟妹都是你的了,莫非还会飞了不成?”皇帝早就见识过弟弟对弟妹的死缠烂打一刻都不想离开的,便撑不住笑了,摆手笑道,“赶紧去安置老五,回头……”他想了想笑道,“还有你二嫂在宫里。罢了,你运气好,叫你媳妇儿一会儿跟你出宫去。”见慕容宁用力点头,果然精神了许多,大步地往外走了,又忍不住追在身后道,“放你两日的假,不许真病了!”

    不过这弟弟不会是苦肉计,骗他把明秀给放出来罢?

    “皇兄好啰嗦!”慕容宁方才那变得莫名慌乱的心听了这个就稳当了,觉得自己最近大概是有些多愁善感,竟忍不住笑了一声儿,之后脸色一沉就往关押荣王之处去了。

    荣王此时被困在宫中,目光所及都是面无表情的铁甲卫士,不仅如此,哪怕是沐浴如厕,身边也都跟着人,形同犯人。

    他呆呆地仰头看着宫室上头的横梁目光散乱,顾不得身上的锦衣已经好几天没换了,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落到了这个田地。

    明明前几日,他还是帝王最喜欢的儿子,是高高在上的荣王,与皇位不过是一步之遥。可是一转眼什么都没有了,自己变成了阶下囚。

    他目光散乱的时候,就见门哗啦一声敞开了,一个与他容貌相似,美貌绝伦的青年踏着日光缓缓而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五弟。”慕容宁看着荣王,仿佛是在看着前世的自己,轻轻地唤了一声。

    荣王眼睛一亮,顾不得众人的呵斥与从前与慕容宁的仇恨,竟猛地扑到了慕容宁的脚下用力地磕头,眼泪流了一脸叫道,“四哥!四哥救救我,我不想死!”

    他以为慕容宁是送自己上路的,巨大的恐惧叫他忍不住脸色都扭曲了起来,抓着慕容宁的袍子叫道,“四哥放我一条生路,我是你弟弟啊!”他哭得鼻涕眼泪都出来,哪里还有半分美丽,呜咽地叫道,“我给陛下磕头,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陛下绕过我吧!”

    他缩成一团,哭得可怜极了。

    慕容宁静静地看着脚下的弟弟,才发现自己与他并不像。

    上辈子,哪怕到死,他都没有求过新君一个字。

    他宁可死,也不会对别人低头……

    “你不会死,放心。只是一辈子不能出来了。”慕容宁笑了笑,见荣王委顿在地上目光僵硬地看着自己,就忍不住笑了,俯身将手放在了这青年的消瘦的肩膀,带着几分怜悯地说道,“皇兄不会杀了你,只是……”他轻声道,“如果一切都能重来,不要相信父皇了。”

    他与眼前这个青年的悲剧,或许都来自驾崩了的先帝,他用父爱抑或是别的感情束缚他们,然后将他们送上死路。

    他一定从来都没有想过若他驾崩之后儿子会怎么办,因为他从来都不在乎。

    “你真傻。”他这句话,不知是在对眼前的荣王,还是在对上一辈子的自己说。

    荣王付出了一生的自由,自己付出了的,是他与明秀曾经的两条命。

    “真的?”荣王瑟缩发抖地问道。

    “当然,不仅如此,你的姬妾也会跟着你,你不必担心。”慕容宁沉默了片刻,突然觉得心里又开始空荡荡的,有些茫然地说道,“理国公府的那个,她说不认识你,就要嫁给别人了。”见荣王呆了呆,突然泪流满面,他一抹脸竟诧异地发现,自己竟然也哭了,他有些不明白地看着手上的眼泪,之后急忙松开了荣王身上的手几乎是仓皇地不敢再去看这个弟弟,转身淡淡地说道,“带他出去。”

    荣王还与他不同的是,哪怕是到了现在,他也没有问庞氏一个字。

    对他的母亲,他并没有那样孝顺。

    身后的护卫大声应了,呼和着将荣王给押出去,慕容宁目光落在这空荡荡的废宫,只觉得浑身发冷。

    他心里生出些惶恐,竟再也等不及就往后宫的方向过去,匆匆地穿过了开始有些温暖之意的御花园,他就听见了孩童嘻嘻哈哈的笑声儿。

    他看见远处,明秀一脸温柔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孩子,那孩子仰着胖嘟嘟的小脸儿,用孺慕亲近的眼神看着她,仿佛看着最重要的人。

    “最喜欢姑姑了!”他抱着俯身下来的明秀,用力地啃了一口。

    这从前会叫慕容宁大怒跳脚儿的一幕,却叫这青年远远地看住,笑了一下,之后心中一凉,脑中清明一片。

    聪明人,总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是识时务划清界限叫自己半生叫人轻贱辱及家门,还是破釜沉舟,博一个美名?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完结远目……

    幸福的霸王票嘿嘿,渣翅膀儿幸福打滚儿哇~

    文若水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16:04:55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13:45:10

    莹yingt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13:05:59

    ♂璎埖祭べ_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12:52:04

    双鱼座的王小晶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12:46:19

    demeter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5-12-05 09:07:43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