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6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明秀今日难得清闲。

    也并不是闲着了,而是唐王妃大包大揽,将事儿给包了。

    皇帝在宫中也住了一段时日,前朝都差不多理顺了,自然要理一理后宫。

    不然新君的太子都立了,这宫里还都住着“太子侧妃”,这也不像样儿呀。

    皇帝从前在东宫的姬妾不少,废了一个许侧妃去了冷宫,还有不少等着呢,那远远儿的期待的眼神儿看得明秀眼睛都疼。

    都等着皇帝能给一个好一点儿的位份。

    只是皇帝这一回倒是很果断,只一个入东宫服侍最早,没有子嗣的老实侧妃封了妃,之后都封了嫔美人等等,有儿子没儿子的都一样儿。

    想要高位,慢慢儿熬着罢。

    就有人不服想往皇帝皇后面前哭诉,然而皇帝最近只歇在前头,皇后有孕谁敢此时打搅呢?出了事儿怎么办?况还有一个太后,虽然如今美其名曰不大管事儿,可是从前的手段谁敢小瞧呢?硬是顶着先帝的折腾熬到了先帝驾崩,那从前的真爱什么的如皇贵妃芳嫔等等眼下都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这么一个猛人在后宫镇着,宫中新君的妃子们就不敢闹得太厉害,不过是哭了一场,就认了。

    因还要给妃嫔们分拨宫女按例处置待遇等等,明秀就一个头两个大。

    女人多了就是这点不好,太糟心了。

    唐王妃却觉得英雄有了用武之地,她本是京中最出名的母老虎,从前的妃嫔就没有不怕她的,又因皇后宽和明秀温顺,都不是干这个的料 ,因此就自己接下来了。

    她最看不上侧室大家都知道,竟不敢落在她手中没脸,因此新君的诸妃嫔就十分老实。

    大家都等这母老虎滚蛋好继续在皇帝面前邀宠。

    皇后有孕,皇帝守过了先帝的丧期总要往后宫来消遣,到时才是最要紧的时候呢。

    明秀得了清闲就往御花园里来了,就见雪慢慢地融化,有的地方显出了淡淡的嫩绿,还有一些树枝都变得柔软了。想到之前给先帝哭丧的时候还有些冷呢,明秀还是觉得此时有些阴冷,裹住了身上的雪白的狐皮披风坐在花园里头四处看着,见四处都是满眼的绿意就忍不住笑了,又带着几分憧憬地望着远远的湖水,心里有些期待,想着赶紧将宫里的事儿完了,回自己家去。

    她在后宫也听到些前朝的事儿,虽然沈国公冲撞了新君,不过新君十分大度,还叫沈国公领着如今的军权,且厚赏夸沈国公为忠臣。

    罗遥官升一级,领神机营,却是名正言顺的武将,而不是宫中的女官衔了。

    家中越过越好,她自然也是高兴的,更高兴的是新君虽然对弟弟们已经封无可封,可是却叫两个弟弟领双亲王的俸禄,又赐了皇庄等等,虽然明秀不是眼皮子浅的人,然而想到慕容宁最喜欢与兄长亲近,这如今皇帝登基也并没有冷落他,就为慕容宁开心,不然安王殿下心里失落又哭了起来,这个可怎么办呢?安王妃觉得有一个爱哭的王爷好操心,虽然这心操得挺乐意的。

    她正想着呢,就见假山之外探出了一颗小小的脑袋来。

    “明儿过来。”见竟是慕容明,明秀就笑了,对他招了招手。

    慕容明眼睛顿时就亮了,迈着小胖腿儿都冲到了明秀的面前,伸出两只小爪子眼睛亮晶晶地仰头叫道,“姑姑!”

    明秀将他抱在怀里,觉得这小肉球儿肥嘟嘟暖呼呼的,小暖炉似的,便摸着他的头笑问道,“怎么一个人?你大哥呢?”

    “大哥,去东宫了。”慕容明垂着头揪着明秀的衣带,仰头看一眼她,眨巴了一下眼睛,急忙垂头,不大一会儿,又偷偷儿地抬头看了明秀一眼。

    “心里有心事?”见慕容明眼眶湿润了,明秀心中微动,只叫服侍自己的人往远处去了,这才柔声与他问道,“有什么人怠慢你了不成?”

    “有大哥在,她们不敢怠慢我。”慕容明却眼睛慢慢儿地红了,拱着明秀的脸小声儿说道,“母后有孕了,她们都说还是一个弟弟。大哥也开心。”见明秀怔了怔,这小小的孩子就吸着鼻子抱着她的脖子小声儿说道,“她们说,那才是大哥的亲弟弟,我,我不是……”他大滴大滴的眼泪滚进了明秀的脖子里,有些怯怯地说道,“她们还说,等弟弟出世,大哥心里就只有这个弟弟了。”

    他与慕容斐从小儿一同长大,叫慕容斐护在羽翼之下,比仰慕父亲还要仰慕这个兄长,听说兄长以后不会亲近自己,就觉得害怕。

    “明儿问过兄长没有?”明秀有些心疼这个孩子,温声问道。

    “不敢。”慕容明摇着头说道。

    “多少的误解,都是因不敢不问而出,其实这些都不过是明儿自己的猜测,不是你大哥的心情。”慕容明仰头看着明秀,明秀便微笑道,“近乡情更怯,有时候明明一句话能问到的,却不敢问,因为明儿怕你哥哥说出叫你伤心的话么?”见慕容明抹着眼泪点头,她便笑了,摸着他的小脸儿柔声道,“可是明儿也可以想,你如今在心里猜的,她们嘴里说的,已经是最坏的结果,就算听到,又能如何呢?”

    其实,还是抱着一点希望,才不愿被人盖棺定论,宁愿惶惶不可终日。

    “没有比这更坏的了。”明秀笑道,“明儿不相信你哥哥?”

    慕容明小小的脑袋装不下这么多的事儿,已经呆住了,张着小嘴儿看着明秀。

    明秀见他傻傻的样子,便笑了一笑,轻声道,“而且明儿有了弟弟,不是该开心?”

    “他抢走大哥,我讨厌他。”慕容明瘪着嘴儿小声儿说道。

    “你哥哥是抢不走的,明儿以后也要如哥哥对你一样对弟弟好。”见慕容明转头,她便柔声笑道,“明儿想想,等以后弟弟长大了,就像明儿跟在哥哥身后一样追在你的身后跑,叫你哥哥,谁与你说话就很不开心。也像明儿今日一样,也会担心明儿不喜欢他了,会不会也很幸福?”见慕容明歪着小脑袋想着自己勾勒的画面,眼睛都亮了,便温声道,“你们是同胞兄弟,以后也要在一处,什么都不要改变。”

    “那以后,我也能带着弟弟玩儿,可以摸他的头?”慕容明眼睛亮晶晶地问道。

    “能。”

    “能叫他听我的话,喜欢我?”

    “只要你喜欢他,他自然会喜欢你。”

    慕容明咬着自己的胖手指笑了,扭了扭自己的小身子,觉得方才自己哭了,还说了那样任性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我就跟姑姑说,别人,我都不说的。”他抱着明秀的脖子小声儿说道,“母嫔可烦了,总是叫我努力,要我比大哥还强,说我也是父皇的儿子,也能坐上那个位置。可是明儿不喜欢母嫔这样说。”

    他静静地歪在明秀的怀里小声儿说道,“明儿想做唐王叔,安王叔那样的弟弟,做大哥的臂膀,以后跟大哥一辈子做兄弟。”可是陈嫔不愿意,总是用歇斯底里的声音叫他长点心,可是出了宫门,陈嫔却对皇后恭敬有加,脸上还带着叫慕容明感到可怕的温顺。

    母亲的两面叫他感到害怕,竟不愿意面对她。

    “我不想见母嫔。”他低声说道。

    “辅助你大哥,这是对的,姑姑很高兴。”明秀将这个总是有许多心事的小包子给抱在怀里温柔地说道,“你心里有许多的话,都要一点一点与陈嫔娘娘说来。逃避,只会叫你与你母亲都受伤。你得告诉她,你不喜欢她为你制定的那条路,叫她安心在宫中。也不要不见她。”她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你是她的儿子,她这一生所做的一切,哪怕是叫你往上爬,都不过是为了你。她再坏,在外头再叫人害怕,可是对你,她却总是用心在爱你。”

    “姑姑不是也不喜欢母嫔?”明秀不与后宫妃嫔来往,显然是不喜欢的。

    “我可以不喜欢,可是作为她的儿子,你不能不喜欢她,知道么?”明秀笑着顶了顶慕容明的大脑袋问道。

    慕容明觉得自己懂了,又有些不懂,却觉得自己在心里的那些憋闷都不见了,忍不住扑上去拱着叫道,“最喜欢姑姑了!”

    “叫婶子。”这要是叫安王看见还不咬死狼崽子呀,明秀戳了戳他的大脑袋笑道。

    “不,明儿的,姑姑!”才不是婶子呢!

    明秀正笑着要再说些别的,却见远远的不知何时,一个身上穿着素净锦衣的美貌青年看着自己,见是慕容宁,她忍不住脸上就露出了笑容,又把慕容明给放下了。

    慕容明转头见是四叔,歪头想了想笑嘻嘻地跑了。

    他还要去见大哥,见弟弟,很忙碌的。

    “脸色这么不好看,这是累着了?”明秀见慕容宁一步一步走到自己的面前,脸都是苍白的,看着自己的目光有些怔忡,急忙握了握他的手,只觉得满手冰凉,便将身上的披风解开与他披上,嘴里就有些责备地说道,“虽然暖和了些,到底还不是春天,你怎么穿得这样少?”她要给慕容宁系上衣带,却叫一只冰冷的手给猛地握住,一仰头,就见到了一双定定的眼睛。

    “怎么了这是?”明秀笑问道。

    慕容宁看着面前对自己笑靥如花的女子,想要笑一声,却轻轻地落下一滴眼泪,他急忙低头把披风拉下来围在明秀的身上,低声道,“我还好,只是别冷了你。”

    他心里有许多话想要问,却问不出口。

    他很害怕,害怕得手脚都冰凉,害怕到不敢放开这个女子的手。

    她对他……是喜欢,还是不得不陪着自己去死?

    她原来并不喜欢他么?

    可是如果她不喜欢他,那他该怎么办?

    他喜欢她,喜欢得心都疼了呀……

    还是上辈子,原是他逼死了她?她本可以不死,却是他不肯对新君低头,总想拼死一搏,叫她不得不踏上一条死路,没法儿回头?

    是他逼死了她。

    慕容宁想要笑一笑叫明秀安心,可是心里有不知多少的暗流,叫他心都乱了。

    如果她知道,眼前她关心的这个人逼死了她,或许她并没有爱过他,那会怎么样?

    会不会恨他?会不会离开他?

    “我就是去见了老五,有些难受。”慕容宁不敢去看明秀那双清澈的眼睛,低着头轻轻地说道。

    “他跟咱们不一样,何必搅乱心情?”明秀知道慕容宁没有说实话,他看着自己的眼神充满了痛苦与恐慌,仿佛是有什么异样不敢放开自己的手指,心中默默地想着慕容宁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她却只当做不知道,反手握紧了慕容宁的手轻轻地说道,“都过去了。从前的那些,都叫它过去,以后都不要再想。”她感觉一滴眼泪落在自己的手背上,烫得手疼。

    “如果过不去呢?”慕容宁声音嘶哑地说道。

    “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就算有,咱们一起面对。”明秀见慕容宁猛地抬头,便笑着说道,“我陪着你。”

    “陪着我?”

    “我嫁给你,就永远都陪着你。”

    “阿秀……”

    你有没有喜欢过我?两辈子加起来,有没有喜欢过,哪怕一点点?

    这话到了嘴边,慕容宁看着明秀温柔看着自己的眼神,却觉得不重要了。

    她在他身边,就够了。

    不要想那些年叫自己痛苦的猜想,他什么都不想知道,只要她在身边,能温柔地对他,关心他,就已经都足够了。

    他已经很幸福。

    “怎么了?”见慕容宁眼泪又落下来,明秀便含笑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我能留在你身边,真是太好了。”慕容宁一边笑一边流眼泪,弯下腰将头抵在了明秀的肩膀上,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腰肢轻声说道,“我现在,已经很幸福了。”

    他此时有一种叫人迷惑的脆弱,明秀突然觉得心口有些疼,却抬手将手臂环在了这个青年单薄的后背上,轻轻地说道,“我也觉得,有你在身边,很好。”

    她很幸福,也很欢喜。

    慕容宁哽咽了一声,之后笑着放开她的手抹了脸上的眼泪,声音还是嘶哑,却有些精神了地说道,“咱们出宫去。”

    明秀微笑颔首,第一次十分柔顺地跟在他的身边,手拉手一同回了安王府。

    这一夜夫妻俩什么都没有做,相互依偎地睡去,可是明秀睡梦里,却还是觉得这一夜,有一道视线定定地落在自己的脸上,一直都没有放开。

    她有心想要睁开眼,却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伸手抱住了身边这个不安的青年。

    他迟疑地动了动,之后用力地将她抱住,仿佛永远都不会松开。

    他还是相信她。

    那些年,与这些时光,都不是假的。

    她心里有他,他知道,也一直会相信下去。

    这一夜明秀睡在这人的怀里,却觉得很踏实,直到了第二日起身,端着慕容宁笑眯眯递给自己的粥,她笑看了这青年一眼。

    看起来,这是好了,还会跟以前一样儿笑得很讨好很谄媚了。

    有心想要调侃一句,她才要说话,却见外头鹦哥儿喜气洋洋地叫道,“王妃!”

    “做什么这么嚷嚷。”慕容宁一边给明秀擦嘴,一边小心眼儿在明秀面前给这丫头上眼药儿道,“惊了阿秀怎么办?!太不小心!”这么碍眼的丫头,就该早点儿嫁出去呀!

    鹦哥儿翻了一个白眼也不理睬他,转头就对明秀喜道,“咱们公主,被封了大长公主了!”她顿了顿,又很解气地说道,“淮阳侯府的那位,还是公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