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7章

飞翼Ctrl+D 收藏本站

    皇帝登基之后,除了灭了几个叫自己看不顺眼的,自然也要分些好处给自己身边儿的人。

    恩赏了很多人,眼下就轮到公主们了。

    矮胖矮胖的二公主不必说的,已封了慧敏长公主,当然怀恨在心的长公主她四哥背地里跟自家媳妇儿吐槽,说一个肥仔儿圆滚滚胖嘟嘟,什么聪慧机敏那都是天上的浮云啥的,只是新君对这个异母妹妹的宠爱真是大家都看出来了的,然而皇帝陛下的姑姑们等着呢。

    到了眼下,皇帝活着的姑母一共四人,两个姑母在京中就是恭顺公主与永乐公主了,另两个一直在地方,大家都不常见的。

    虽然不常见,不过这时候也不好落下她们不是?索性一起加封了。

    恭顺公主封了之后又加了三百食邑,这个是别人没有的,有另眼相看的意思。

    大家都加封了大长公主,然而只有永乐还是从前那封号,就仿佛皇帝将这个姑母给忘了一样,亦或是完全不放在眼里。

    此圣旨一出来,京中就一静。

    永乐公主,这位先帝最宠爱的妹妹,只怕要不好了。

    这猜测还没有两日,荣王妃早前御前不敬的后续就来了。

    太后亲自下懿旨呵斥永乐公主教女不严无德无行不堪,又历数永乐在京中数十罪过,命叫闭门家中思过,没有懿旨,就不许出来。

    这懿旨一下,大家就都知道,至少在本朝,公主殿下是翻不了身了。

    至于日后如何,如果公主殿下能熬过得她侄儿,或许还能有点儿希望,只是希望不大,大家都留给念想儿罢了。

    因永乐公主从前得宠时不知得罪了多少人,先头先帝未驾崩,因顾虑她是先帝亲妹,哪怕先帝待她不如从前却也不敢太踩她。如今永乐完全失势,大家就更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不仅永乐公主在京中被排挤轻贱,连淮阳侯府都越发江河日下。又有前头先帝下旨淮阳侯府子弟尚大公主,谁知道大公主竟然就没了。这岂不是克妻?一时间这子弟虽然是侯府名义上的老大,却娶不上媳妇儿了。

    这时候好人家的也不敢把闺女给淮阳侯府,都担心被皇帝迁怒。

    永乐公主从皇帝封了几个姐妹却当她是隐形人那一日,就已经傻了。更何况荣王妃死在了宫里,叫她已经痴痴地,万念俱灰。

    昨日淮阳侯又因一事与她争执,一个耳光抽得她眼下还脸上红肿,叫她心中苦闷。

    她晃晃悠悠地走出来走到园子里头,就见远远地仿佛是家中的两个妯娌在亲近地说话,如今她心里难受,对平日里看不起的妯娌也有了几分想要说话的想法,况在侯府之中被看人下菜碟儿的下人给苛待了几日,永乐公主才知道从前自己能在府中横行不过是因先帝之故,急忙露出了一个有些亲热的笑脸来往哪儿走去,还未走近,却见那两个妯娌看向自己,目光厌恶冰冷。

    因她之故,淮阳侯府倒了血霉了,怎么还能笑出来。

    “我屋里还有点子内造的珠花儿,一会儿给两位弟妹戴?”永乐公主艰难地说道。

    她女儿已经死了,淮阳侯在荣王妃死后对她就再也没有了牵连,她不得不来讨好这些妯娌,叫她们在淮阳侯面前给自己说说好话儿。

    她只剩下他了。

    “嫂子还是收着罢,都是从前的样式,谁稀罕呢?”其中一个就是倒霉的贡献一个儿子尚公主,谁知道公主没尚着却多了一个克妻恶名如今还娶不上媳妇儿的倒霉蛋儿了,看永乐公主就跟看仇人也差不多了,简直恨不能吃了她,又见这平日里高高在上,还卖了她儿子的女人竟然还有脸在她面前示好,便冷笑说道,“这京里谁不知道嫂子早就近不得宫了呢?什么内造外造的,都还是自己留着,以后当个念想罢!”

    “你忘了,太后懿旨,叫嫂子以后都不必入宫了。”另一个就越发地笑道。

    永乐公主脸上的笑容一僵,看着这两个妯娌偷笑看着她,仿佛完全不把她放在心里,心里委屈极了,忍不住就往淮阳侯的屋里去了。

    这个时候,他是唯一属于她的了!

    此时淮阳侯屋里,却并不止他一人,还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夫人。

    “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娶了一个祸家之人。”淮阳侯太夫人此时脸都是灰败的,想到因永乐公主之故,新君冷落淮阳侯府,京中勋贵多有恩赏,却在淮阳侯府这儿一点儿表示都没有,还屡屡下旨呵斥永乐公主叫淮阳侯府蒙羞,太夫人便叹息说道,“早知道,不如叫你娶了恭顺就好了,”她充满了后悔地说道,“这才是兴旺家族的人呢!看着她娇怯怯不好生养,可是你瞧瞧,两子一女,都成才!”

    永乐公主一辈子就生了一个闺女,还是个坑爹货。

    恭顺公主再像个狐狸精,然而长子如今在军中声名赫赫,一女也为王妃,可是那王妃可比荣王妃招人喜欢多了,长袖善舞的伶俐人儿,多少家内外贵妇都与她亲近。更有一个小儿的,淮阳侯太夫人曾远远地见过,跟观音座下的金童一样,听说读书也是极好的,叫人赞一声早慧。

    沈国公那五大三粗的,恭顺公主都给生出了这样的好孩子,若当年嫁给的是她的儿子,那生出来的,还不知得多叫人称赞。

    淮阳侯,可比沈国公好看温润多了。

    淮阳侯如今性情平和了许多,对朝中沉浮也看开了,敛目轻声道,“母亲何必再提从前。”

    他折腾这一生已经累了,不想再折腾下去。

    如今彻底断了念想,也好。

    “怎么不能提?如今咱们家都成了什么样儿了。”淮阳侯平和,可是太夫人却忍不住,见儿子只是笑笑不说话,又有些不甘心地说道,“莫非以后,叫你侄儿们就这样跌进泥土里?他们这么年轻,就叫他们没了前程指望,以后就在家里憋着?”见淮阳侯沉默,太夫人便忍不住滚下泪来,握着儿子的手伤心地说道,“事到如今,母亲要跟你说对不住。若不是我这个老不死的,你怎么会,怎么会抑郁了半生……”

    她老泪纵横,不知是哭儿子,还是在哭自己的孙子们。

    淮阳侯手颤动了一下,眼角闪过了一丝明亮的泪光。

    他从前,只在梦里想过,若是当年自己没有背弃婚约,如今是不是就会很幸福?

    她给他生几个可爱的孩子,共享天伦,他在朝中一步一步往上爬,她在后头操持家中,每日他回来,就能看见她的笑脸。

    岁月静好,原来他要得并不多,只是这小小的温暖与幸福。

    “都是从前的事了。”他垂头抹了眼角的泪光,勉强笑道。

    见他伤心,太夫人越发捶胸哭道,“可恨我老天拔地地活着,看着这家业就这样败了呀!我以后闭了眼,怎么能有脸见你的父亲!”见淮阳侯上前安慰自己,她急忙抓着儿子的手哭着说道,“事到如今,母亲只求你最后一件,日后你若恨我,怨我,我都认了!”她哭得满脸都是眼泪,又头发花白,叫人看着就生出几分可怜,淮阳侯急忙扶住她轻声说道,“母亲有话吩咐就是,不要如此。”

    “你休了她罢!”太夫人就哭道。

    淮阳侯手一颤,下意识地松开了太夫人的手,仿佛不敢认自己的母亲。

    “她就是个灾星!”太夫人声嘶力竭地叫道,“若不休了她,陛下与太后娘娘对咱们侯府永远都要厌恶,你侄儿们就一辈子都没法儿翻身了!”见儿子脸色苍白,太夫人也知道这儿子虽然不喜永乐公主,只是此时若舍弃也有些可怜她,急忙说道,“她招惹了多少人?这些都咱们侯府给背着呢!还有沈国公府,安王府,这都是仇人,你若留着她,只怕日后,死无葬身之地呀!”

    “不行。”淮阳侯皱眉道。

    此时休了永乐,那他岂不成了落井下石的小人?

    “还不如叫我死了!”太夫人见儿子不肯,顿时哭着倒在了地上,脸色都发青,竟仿佛发了旧疾。

    “母亲!”淮阳侯急忙抱起她,要去寻大夫。

    “你不休了她,我还治什么病!”太夫人哭道。

    见她已经只剩一口气的样子,淮阳侯沉默了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

    太夫人喜笑颜开,这才叫儿子托自己往卧房去,谁知道一开门,就见脸色绝望的永乐公主立在门外,不知听到了多少去。

    淮阳侯此时没有时间理会她,撞开挡路的妻子,将太夫人送到了卧房,叫了大夫来,好好看了见无事,这才转身,却见永乐公主一直立在那里没动。

    “你听到了,就该知道我的意思。”淮阳侯沉默片刻,看着这个对着自己泪流满面的女人,然而眼前看见的,却是很多很多年轻,那个妩媚倔强的少女转身流泪,不肯再见他的模样,心里竟生出了不知多少的快意,脸上露出凉薄来,慢慢地说道,“咱们没缘分,这些年,我是对不住你,可是淮阳侯府如今境地,也算是还给你了。”他侧身避过了永乐公主央求来拉自己的手,冷酷地说道,“我不休你。”

    “侯爷?”永乐公主心里又生出希望来。

    “和离罢。”淮阳侯冷冷地说道。

    这句话打碎了永乐公主最后的希望,见她顿了顿,突然尖叫着冲进了他的怀里,哭着央求道,“侯爷!我只有你了!”

    “或许当年,本就是错的。”淮阳侯知道这辈子自己休了永乐公主,自己的名声与前程也算是完了,谁会信任一个背信弃义的小人呢?可是他还有弟弟侄儿要保护,哪怕用的是自己的名声,也得把家族给托起来。

    她嫁给他半生,可是最后只有这一句盖棺定论?

    她与他,是错的?

    永乐公主见淮阳侯转身就走了,没有看自己一眼,伏在地上竟忍不住失声痛哭。

    哭到最后,看着府里的人都在嘲笑地议论纷纷,用轻贱的眼神看着她,不由想到了那一年。

    她兄长即位,她成了最尊贵的公主终于扬眉吐气,志得意满地拥有了这世间最好的男子,看着从前把自己比下去的妹妹趴在地上被人嘲笑,什么都没有,绝望得要去自尽。

    那时她是多么快意呀。

    她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

    可是为什么明明以为的幸福,却落到了如今?她什么都没有了,夫君,女儿,家,都没了。

    永乐公主哭着缩成了一团,不知哭了多久,却见侯府的管家带了自己被快速收拾好的家当,一脸不屑地笑道,“奴才送公主回公主府去!”

    她从来都没有住过的公主府,如今,成了她最后的归处。

    永乐公主想要叫,却叫不出来,这一刻,她仿佛明白了当年恭顺公主众叛亲离的心情。

    可是她没有一个沈国公那样的人,来救她了。

    恭顺,她总是被人护着,得到她得不到的东西!

    永乐公主慢慢地将双手放下,露出了一双冰冷怨恨的眼睛,突兀地发出了一声尖锐凄厉的笑声。

    她得不到的幸福,恭顺也别想得到!恭顺幸福着什么,她就打碎什么。

    她还有一个把柄,能叫恭顺这辈子,都不能安稳!

    想到这里,永乐公主觉得自己有了些力气,缓缓起身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从来不曾接纳自己的淮阳侯府,之后转身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

    第二日,京中就沸沸扬扬地传开了,淮阳侯与永乐公主和离。

    这事儿在京中反响不大,因永乐公主早就是地上的泥,已经被踩得稀烂了,大家对她也没有什么更多的兴趣。

    只有慕容宁把玩着手上的帖子露出了几分疑惑。

    他与永乐公主从来没有什么交际,为什么会来请他往公主府上去?恐这其中有什么内情会伤及明秀,慕容宁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去一趟。

    “何必生事?不必理会她就是了。”明秀见他真的要去,便柔声道。

    “她如今就是个疯子,我不放心,得去看看,若她真疯了,我也得早些叫她闭嘴。”慕容宁知道永乐公主与恭顺公主的纠葛,一则恐她拿住岳母的把柄,一则当年明秀与荣王妃屡有冲突,没准儿也有什么把柄被拿住,慕容宁目中冷光一闪,安慰明秀笑道,“若她真的敢说出什么,我一刀捅死她就完了,就说她怀念先帝去陪伴兄长去了。”见明秀无奈地推了他一把,他便笑道,“开个玩笑罢了。”

    是不是开玩笑明秀看得出来,慕容宁目中十分认真的,她顿了顿便柔声道,“捅完了,记得擦了血再回来。”

    “嗯!”慕容宁觉得之前的那点儿悲伤春秋纯属吃饱了撑的,笑嘻嘻啃了明秀一口,转身走了。

    明秀也只是笑笑,拿着手上的信纸听着面前下人的回话,心里叹了一声。

    这一日到底是来了。

    没有想到先帝才驾崩,闵王就忍不住,竟已经上书要废了世子了。

    也不知沈明珠这一回该怎么办。

    她才心中叹息了一声,就得了闵王妃与自己的帖子叫她往闵王府去,觉得自己不好去见人家家的家事,这不是瞎参合么,只是见帖子上说苏蔷从庄子上回来了,明秀就有些不放心。

    闵王妃也是不放心这个,因此才叫明秀来护着苏蔷些,不要叫人冲撞了。

    也有沈明珠是沈家姑娘的缘故。

    明秀到了闵王府的时候,皇帝准了闵王请求废了世子改立次子的诏书已经进门。

    闵王府里此时乱糟糟的,明秀才进门就听见里头传来了慕容敬不敢置信的咆哮,还有愤怒的吼声。

    这个时候若还能心平气和,那一定不是人!

    “父王,为什么,这是为什么?!”慕容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才从妾室的床上爬起来,此时头发都是散开的,胡乱地披着一件儿衣裳,虽然有些不恭敬,只是这时候谁还记得这个呀,正一双手掐在冷冷地看着自己的闵王的衣襟上一脸悲愤地叫道,“父王怎会这样对我?!”他没有想到自己说被人废了就被人废了,从前闵王一点儿预兆都没有,且原因还是告了自己忤逆。

    他忤逆什么了?

    “大哥,先放开父王。”慕容轩急忙上前抓他。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父王面前进了谗言?!”慕容敬从来没有将弟弟放在眼里,因为这个弟弟容貌不如他,看着也不如自己聪明,虽然同母所出,却一点儿都不像。

    这个弟弟对他还十分恭敬,一副好弟弟的样子,谁会想到背后插刀的竟然是他!

    “不是我进了谗言,是大哥做得不对!”慕容轩并不是非要闵王府的爵位不可,他如今在御前十分得用,皇帝拿他当能大用的宗室子弟多有看顾,就算没有闵王的爵位,他日后未必挣不出一个前程来,又何必与兄长抢一个位置呢?只是慕容敬做得太过,没有眼力见儿不说,这京中得罪的海了去了,娶回来的女人也都是败家货,想到这里,慕容轩的眼前一冷,看着冷笑连连的兄长认真地说道,“大哥若继承王府,闵王府日后只怕就要败了。”

    他不能眼睁睁叫闵王府淹没在京中,哪怕慕容敬能守成,他都不会眼看着闵王将废世子的折子递上去。

    可是如今,他只能请兄长退位让贤。

    他以后好好儿养着他,养着他全家都可以。荣华富贵,什么都有,只是不能叫他做闵王府的主。

    就是这样简单,然而看着慕容敬一双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眼睛慕容轩心里也难受,努力地说道,“大哥放心,咱们一定不亏待你。”

    “不必多说。既然陛下已经允许,敬儿从今以后,就不要留在王府!”闵王妃的心更硬一些,不会叫闵王府日后多出一个主子来,见儿子们都看着自己,将明秀拉到自己的身后叫她看顾一脸惊容的苏蔷,这才对慕容敬冷冷地说道,“你行为不肖任意妄为,耗干了我对你最后的情分!”她看着冲进来的几个女眷,对着慕容敬冷笑说道,“连女子的忠奸都看不出来,日后闵王府落到你的手里,就是大祸!”

    “母亲。”慕容敬没有想过对自己那样纵容的母亲怎么会翻脸。

    “我早就想废了你,忍到现在,已不能再忍。”慕容敬到底是亲子,闵王妃说着刻薄的话,可是眼里却露出了几分伤感,摆摆手叹气道,“罢了,日后,你过自己喜欢过的日子去。”就算纳上一百个女人,她都不管了。

    “母亲这是不要大爷了么?!”沈明珠冲进来见了这个,急忙扑到了闵王妃的脚下,吓得浑身发抖。

    她嫁给慕容敬就是为了闵王世子的名位,若慕容敬被废,那她还有什么希望?

    “你?不孝的东西!”闵王妃冷笑了一声,将沈明珠给一脚踹开,冷笑与慕容敬道,“这样的女人你当做掌上明珠,你还叫我信你?!”

    明秀将苏蔷掩在身后,目光落在趴在地上哭泣的沈明珠的身上,竟忍不住诧异了一下。

    总是明艳照人的沈明珠此时形容消瘦苍白,透着一股子垂暮之气,明明正是新婚,可是却没有半点儿新婚的喜色与娇艳,反而有惶惶不安的模样。她穿着的虽然是簇新的衣裙,然而却并不十分光鲜,整个人疲惫得不行,又因今日突生事端,露出了慌张恐惧来,明秀见她哭了几声就叫着慕容敬往他的方向爬去,然而慕容敬竟毫不犹豫地将她踹到一旁,就知道这夫妻俩只怕生出了嫌隙。

    哪里只是嫌隙呢?

    沈明珠没有多看明秀,抓着地面哭着。

    不知是谁将太夫人没了,自己却隐藏祖母死讯的秘事密告给了闵王妃,当日当着王府许多人,闵王妃骤然发难,将她问得哑口无言,不能反驳。

    那时起自己就成了一个为了荣华富贵什么都不在乎的畜生,不仅闵王妃喝令她滚出去,慕容敬知道了,也痛骂她不孝,说看错了她。

    还因为方芷兰知道太夫人这样凄惨当场就伤心晕厥,因此慕容敬更加心疼了,都将这些赖在了她的身上。

    她嫁给慕容敬这么久,竟都没有圆房。王府里的下人都是踩低捧高的,见她被闵王妃慕容敬厌恶,将她欺负得不成样子,连平日里的吃食都是冰凉馊坏的,不能下嘴。这天儿还有些寒冷,却只给她一点点黑漆漆的木炭,烧起来满屋子都是烟。闵王妃明明都能知道,却不肯管。方芷兰如今得宠,又在慕容敬耳边吹了风,竟眼看着别人作践她,还要叫人说一句活该。

    这样的日子她过的艰难,能坚持到现在就是为了世子正妻的名分,可是如今,连这个都没了。

    沈明珠满心绝望,眼前黑暗一片,抬起头来看着这屋里目光冰冷的众人,看着慕容敬又在发疯,垂头吐出一口血来。

    闵王妃见她吐血,冷哼了一声,转头对明秀歉意颔首,这才叫人拖了她下去,与明秀抱歉地说道,“并不是有意作践她,而是……”她有些厌恶地说道,“国公府的老太太到底是她亲祖母,然她竟然为了嫁到王府来,明明祖母没了还若无其事,这样的心性,实在叫人心中发凉。”闵王妃只担心日后,自己若有这一日,凉透了外头还不知道呢,想到这个便叹气道,“真是冤孽!”

    “老太太没了?”明秀还不知道这个呢,顿时一惊。

    “没了许多天,她那娘家母亲也跟着瞒着,只怕这一回是要被休。”闵王妃才懒得给儿子休妻呢,慕容敬想怎么折腾日后她是不管的,只说沈家三房事。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三太太莫非还能好的了?哪怕她真无辜呢也自身难保。三老爷本就不是个东西,听见妻子竟然隐瞒老娘的死,顿时就拿住这么个把柄,嚷嚷着休妻。

    只是三房如今不过是京中寻常的人家,明秀也早就不与三房来往,因此不知道罢了。

    “老太太这一辈子。”明秀沉默了片刻,摇了摇头,心里却并不同情。

    太夫人做了许多的坏事,如今却被真心疼爱的子孙这样对待,也不知临死之前,有没有后悔。

    三老爷就算休妻再迎了他外头喜欢的那个进门,莫非就好了?她知道得很清楚,那就是一个瘦马,养在外头也就罢了,若做了妻,不怕头上变色儿?

    三房的事儿明秀管不着,听到这已经觉得不管什么都不必再管,她看着沈明珠被人拖出去,又听到隐隐地传来了一声哭嚎,之后仿佛是方芷兰冲了进来,捧着肚子惊慌失措,花儿一样的容颜都衰败了,想到她机关算尽偷了妹妹的丈夫,还想着荣华富贵亦或是被扶正,再看看她眼前一切皆空的绝望模样,明秀没有什么快意,只觉得意兴阑珊,不愿意再多看一眼。

    她如今不想再看这些人的结局,只想回到自己的王府去,安安静静地与慕容宁腻在一起,悠闲又自在。

    不去看这些争斗,因为不管看着谁的输赢,都叫人心里不自在。

    “你吓着了不成?”见明秀抿嘴垂头,闵王妃便怜惜地说道,“这家里头的事儿,我本不想叫人看见,只是……”她轻轻地叹了一声看着明秀身后脸色发白的苏蔷,轻声道,“阿蔷最信你,你在她身边,她能好些。”慕容轩也能叫苏蔷安心,可是她也知道,有许多的话,苏蔷或许会与明秀说,却不会与自己的夫君说,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也是一种不愿叫夫君看到自己难看的心态。

    “我明白王妃的心。”明秀握了握苏蔷发白的手,轻声说道。

    方芷兰绝望的哭声变成了尖叫,外头有人冲进来说见了红,慕容敬冲出去看了,乱哄哄的屋里空了下来,苏蔷将头抵在了明秀的肩膀上。

    慕容轩在远处对明秀深深一揖,这才跟着父亲母亲走了。

    “我并不害怕,这点子闹腾算什么呢?”苏蔷虽这样说,却还是浑身颤抖地说道,“我家里也不是一团和气,几位叔父与父亲相争的时候还拔刀要杀人,只是……”她轻声说道,“我看着他们这样儿,就想着,若有一日我生下来的孩儿也如此,又会怎样?”

    她捧着自己的小腹与明秀慌乱地问道,“谁得孩儿一定会是好的呢?若是他不好,难道就要逐出去?那我还生下来做什么?”

    “母亲当年,也是疼爱过他的罢?”她轻轻地说道。

    “谁都不能保证日后孩儿如何,只是你要相信你的丈夫。”明秀柔声说道,“相信他不会伤害你的孩儿,不会叫你伤心。”

    “可是他对大哥……”

    “他夺了能要他大哥性命的东西,给了他一生富贵,叫他一辈子都能安逸享乐。”明秀轻声说道,“或许这不是他大哥想要的,可是却能叫他自在。又多大的能力,就承担多少的事,他大哥不能承担,或许日后赔上的就是性命。王妃与他看似无情夺走一切,又如何不是一种保护?”她摸了摸苏蔷的小腹轻声说道,“你想想看,有你,有王妃一家,你的孩儿,怎会变成那样?”

    苏蔷沉默了一会儿,努力地对明秀笑了笑。

    “仿佛你说得都对,也或许,我并不应该想这样多。”她轻声说道。

    “他大哥就是例子,有了他在前头,谁敢将孩儿养成这样呢?”明秀便笑道,“你得相信他,对不对?”

    “我信他。”苏蔷抬眼,目光变得清明了起来。

    知道她是遇上了大事,虽然从前嘴里说得很强硬,到底是不安的,明秀也不笑她,只拿皇后在宫中的点滴来与她说笑,还笑着说道,“你这回回来,就该往宫中请安去,皇后心里记挂你,还在我面前说起。”苏蔷是皇后亲妹妹,自然情分不同。皇后如今地位稳固,连苏蔷在闵王府都超然了起来。闵王妃本就喜欢她,如今有了这样的姐姐与太子外甥,更会对苏蔷极好。

    好日子都在后头,何必还想不开心的事儿呢?

    做人,不要纠结那些会叫自己心伤的事儿,难得糊涂,也是极好的。

    明秀劝了苏蔷破涕为笑,这才与感激自己的闵王妃告辞出了王府,才出门就见自己的车前,拦了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

    见慕容宁看向自己的目光异样,明秀一怔急忙叫他进来,却见他进来的瞬间,猛地将她扣进了怀里,就跟要将她揉进自己身体一样。

    “又想我了?”明秀笑着摸了摸这个粘人的家伙,只听到这青年哽咽地应了一声。

    慕容宁的眼睛落在明秀的发间,看见了自己亲手打的丑丑的簪子,心里疼得难受。

    他想到自己见到永乐公主之后,这个缩在公主府昏暗角落里的,头发全都白了的女人带着恶意与自己说出的一切。

    “八字不合,相冲相克,你真以为这是命?”迎着慕容宁惊恐的眼神,永乐公主只是在狂笑,嘶哑,几乎是破釜沉舟一样地指着慕容宁尖锐地笑道,“都是我做的!其实他们俩的八字好着呢,天作之合,白头到老的命格!”她仿佛是疯了,都不看慕容宁的脸仰着头嘻嘻地笑着说道,“我就是想看恭顺痛苦,果然她就很痛苦。她的爱女被退亲被伤害,若是没有你,这一辈子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

    她就是要叫沈明珠也跟自己娘一样叫人退亲,叫人嫌弃,叫满上京的勋贵都笑话她,叫她日后就算能嫁出去,夫君也会介意她订过亲!

    她一生都不会幸福。她不幸福,恭顺就得日日悬心,也不会快乐。

    她打算得好好儿的,可是却叫慕容宁给毁了!

    他怎么能这样喜欢沈明秀,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理会?!

    凭什么?!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慕容宁记得那时自己颤抖地问道。

    “因为我要叫你心里记住这些,心里难受,以后面对沈明秀,永远都带着心结。”永乐公主伏在地上大笑道,“那时,你们之间,一辈子都不会心无芥蒂!”

    慕容宁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永乐公主的府中走出来的,他只知道自己出来之前,叫人将永乐公主所在的那屋子门窗都钉了起来,叫她永远都在黑暗里疯狂,永远都不能自由。

    他不会杀了永乐公主,只会叫这个伤害了明秀的女人活受。

    没人与她说话,没人照顾她,叫她在那个黑屋子里自己腐烂,到死都凄凉一个人。

    可是这样对待永乐公主之后,他却更觉得恐惧。

    他不知自己该怎么办,去问皇帝,去问唐王,可是得到的是更叫他崩溃的回答。

    他的哥哥们,原来早就知道。

    不是事后知道,而是永乐公主动手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却什么都没有说,没有阻拦,叫这一切发生。

    “我们都是为了你。”皇帝轻声叹息道,“你多喜欢她,我们都知道。”

    “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回去过日子去罢。”唐王冷冷地说道,“就算是罪孽,我与皇兄都给你背了,你只要幸福就好。”

    “对不起,阿秀,对不起。”原来都是因为他,所以她才会在当年伤心若斯。

    若没有她,其实她本可以更早地幸福圆满。

    他不能瞒着她过下半辈子,哪怕她知道了会愤怒,会怨恨,会离开她,他也得告诉她真相。

    慕容宁的眼泪落在明秀的衣襟上,这个从来笑嘻嘻的青年第一次哭得像一个孩子,喃喃地说道,“是我的错,对不起。”他坏了明秀与堂弟的姻缘,还以为这是上天的安排,可是到最后才发现,原来一切都不过是一场阴谋。疼爱他的兄长冷眼旁观,也都是为了叫他能够得到自己喜欢的女子。

    明秀身上有些发凉,静静地看着一声声对自己说抱歉的青年,许久之后,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没关系。”她听到这个的那一瞬,或许有恨意,或许会有怒气,可是一切都化作了眼前这个人对自己的点点滴滴,还有他对自己的眼泪。她伸出手给仰着头看着自己的青年轻轻地擦眼泪,万般的言语都在嘴边,可是很久之后,却化作了一句话,“我不怪你。”她闭着眼睛轻轻地说道,“若是,我并没有想过要嫁给你,就算当年与表哥的婚事不成,我也不会将就嫁给你。”

    她想嫁给他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心意了。

    或许……从前的那些很叫人痛苦,可是错不在他。

    错在永乐心存狠毒,错在……很多的错交织在一起,永乐与恭顺两代人的恩怨……

    她只是与慕容南,到底缘浅。

    “我,我……”慕容宁握着明秀的手颤抖地哭道,“我……”

    “我现在喜欢的是你,那就够了。”明秀突然笑了,掐了掐慕容宁的脸笑道,“哭得真难看。”

    她说,她喜欢的是他……

    慕容宁急忙转头去擦自己的眼泪,又开了车帘子叫风吹一吹自己脸,却见外头一个女子正在大叫,后头有许多人拉着劝着。

    “我记得她,那是理国公家的小姐。”明秀也看了那个容颜憔悴的女子,收回目光轻声说道,“我听说,她弃了你五弟?”

    “都说若她忠义,就该跟着五弟一起呢。”慕容宁忍不住哼道,“如今,就算没有叫五弟祸害,也没有什么好儿。”理国公家的小姐背信弃义,连累了家中所有女孩儿,京里都传开了。

    “她只是为自己罢了。”明秀见慕容宁将手臂迟疑地伸过来,由着他将自己紧紧地抱住,见他脸上露出安然,便妥协地笑了。

    她果然,更喜欢看见他欢喜的样子啊……

    “若五弟死,她是不是也死了才对呢?才是忠义,叫家门荣耀?”慕容宁轻轻地说道。

    “死有很多办法的。”明秀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个,仿佛是冥冥之中的牵引,仿佛是什么,这回答仿佛就在心中很多年一样熟悉自然,她看着理国公家的小姐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仿佛眼前晃过了一片片的血色,看慕容宁诧异地看着自己,便柔声说道,“死并不是结束。”她敛目,与慕容宁十指相扣,仿佛眼前的一切都圆满,心中那隐隐的缺憾都被填满,柔声说道,“若不愿意为他一同赴死,诈死,隐姓埋名就好了。”

    她觉得眼睛有些酸涩,轻声说道,“对外头都说为那个男人死了,谁又知道真相呢?她出身豪族,总会有许多办法保住自己的命。真的愿意为他死,生死也不离开他,大概……”她一滴眼泪落在这双交握的手上,仿佛有什么释然,有什么叫人心伤的东西离开了自己,喃喃地说道,“大概,她是真的很爱他。”

    永远都不会说出口,可是却愿意生死都陪着他,永远都不离开他。

    慕容宁仰着头看着明秀目光温和地落泪,张了张嘴,却露出了一个带着眼泪的笑容。

    “我知道的,都明白。”他虔诚地将额头抵在了妻子的手上,轻轻地说道。

    他也是爱着她的,所以,才会愿意,跟着她一起死去。

    往日种种,都过去罢。

    以后,他握着她的手再也不松开,就这样幸福地走下去,白头到老。

    “咱们回家去?”明秀笑了,如从前一样摸了摸他的头。

    “回家。”青年用力点头。

    回他们两个人的家去,再也不分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